• Home
  • 偶像劇

林宇說:「你尚未嫁人,為我侍寢之後,等於成了我的夫人,所以,我必須娶你!」

理由非常充分,也符合上官婉兒的心意。

但是,太平公主對林宇垂涎已久,誰敢虎口奪食?

上官婉兒忙說:「林公子,我剛才已講過,今晚不為你侍寢……」

林宇說:「約定不能更改,即使今晚不侍寢,我也要娶你!」

太平公主氣得秀眉倒豎:「你……你比我還霸道!」

上官婉兒勸說:「林公子,別意氣用事,不能為了拒絕公主,而故意娶我!」

林宇說:「我十分欣賞才藝雙絕的女子,你是大唐最美的女官,天後身邊的心腹,我對你一見鍾情,不行嗎?」

瞬間,上官婉兒的臉色微紅。

太平公主氣呼呼地說:「林宇!你簡直異想天開!母后喜歡你,我也喜歡你,婉兒怎會願意嫁給你!」

普天之下,哪個女人敢跟武則天和太平公主搶男人?

林宇深知,與上官婉兒成親很難,舉辦婚禮更難。

可別無他法,只能硬著頭皮爭取。

林宇笑著問:「如果婉兒願意嫁給我呢?」

太平公主直視上官婉兒:「你願意嗎?」

上官婉兒忙識趣地搖頭:「不願意!」

太平公主說:「林宇,你聽見了吧,別企圖耍花招,乖乖地跟我回寢宮,明天母后就會下詔書,取消我與薛紹的婚事,命你與我成親!」

林宇冷笑:「你太盲目自信了!咱們明天走著瞧!」

說完,林宇轉身離開。

太平公主大叫:「林宇!給我站住!留下陪我!」

林宇毫不理會,消失在夜色中……

返回住處,趙穎兒和狄莉娜忙詢問入宮的情況。

林宇言簡意賅,講述了對付武則天的經過。

趙穎兒聽完,臉蛋兒泛紅:「真沒想到,你居然烤了牛……牛歡喜……」

林宇的濃眉微揚:「你吃過嗎?」

趙穎兒的臉色更紅了:「沒吃過……」

林宇立刻取出燒烤爐,擺在廳堂內。

狄莉娜問:「你幹嘛?」

林宇說:「烤兩串牛歡喜,讓你倆解解饞!」

狄莉娜的臉蛋兒比趙穎兒還嫣紅:「你……你真討厭……我才不吃呢……」

林宇調侃:「這麼牛逼的燒烤美食,你倆如果不吃,對不起自己的胃,更對不起燒烤派『左右女護法』的稱號!」

說著,林宇從食物箱中拿出兩塊牛歡喜,用竹籤穿好,擺在燒烤爐上。

「秘汁烤牛歡喜,濃縮了小母牛的精華,堪稱燒烤美食中的一朵奇葩!」

「連一代女皇武則天都讚不絕口,你倆怎能不嘗一嘗?」

趙穎兒和狄莉娜既無奈又好奇,只得站在燒烤爐前,欣賞牛歡喜在炭火高溫中進行華麗的蛻變……

忽然,趙美琪走過來,笑著問:「這麼晚了,你們宵夜?」

林宇說:「牛歡喜,吃過沒有?」

趙美琪一怔,坦然回答:「吃過爆炒牛歡喜,味道不錯。」

林宇又打開食物箱,取出一塊牛歡喜,放在燒烤爐上。

「你今晚有口福了,一起品嘗秘汁烤牛歡喜。」

趙美琪也不矜持:「好呀,我很感興趣。」

林宇說:「瞧瞧,這才是女中豪傑,洒脫不羈。」

見趙美琪落落大方,趙穎兒和狄莉娜不再拘謹。

林宇邊翻烤三串牛歡喜,邊說:「還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們!」

趙穎兒忙問:「什麼好消息?快講!」

林宇說:「五天之內,我必須跟上官婉兒結婚!並舉辦一場隆重盛大的戶外燒烤婚禮!」

霎時,趙穎兒、狄莉娜和趙美琪目瞪口呆!

林宇說:「任務非常艱巨,你們幫我想想辦法,怎麼擺平太平公主和武則天,讓她倆同意,把上官婉兒嫁給我!」

趙穎兒立馬嚷嚷:「林宇!你瘋了!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狄莉娜說:「太平公主寧可悔婚,都要嫁給你,武則天還企圖寵幸你!她倆怎麼會拱手相讓,成全上官婉兒呢?」

趙穎兒說:「即使武則天和太平公主同意,上官婉兒又不傻,絕不敢答應啊!」

林宇用毛刷蘸足秘汁,塗抹牛歡喜。

他說:「我知道難度極大,所以才跟你們商量,希望你們吃了牛逼的燒烤,想出一個牛逼的辦法!」

趙穎兒翻了個白眼:「哼!你想當女宰相的丈夫,難於上青天,趕緊放棄吧。」

狄莉娜提醒:「穎兒,現在不是吃醋的時候,你冷靜點,幫林宇出謀劃策。」

「我……我……」趙穎兒的臉又紅了,「我才不吃醋呢……」

趙美琪的眉頭微皺:「我有一個妙招。」

林宇忙說:「女俠請講!」

趙美琪說:「很簡單,殺了太平公主!」

林宇說:「不行!太平公主死了,舉國哀悼,怎麼可以舉辦盛大的婚禮呢?」

狄莉娜搖搖頭:「不能殺太平公主,她如果死了,武則天便少了阻力,更加堅定寵幸林宇的決心!」

趙美琪目露凶光:「連武則天一起殺!」

林宇說:「女俠,別總想著殺人,用點智慧。」

趙美琪說:「武則天和太平公主不死,上官婉兒百分之百不敢嫁給你!這件事,用智慧解決不了,只能依靠武力!」

趙穎兒嘆了口氣:「唉……唐高宗李治身患重病,管不了武則天,才導致她獨攬大權,恣意妄為!」

忽然,狄莉娜打了個響指:「我有一個好辦法!」。 ,

第844章

這感覺

酥,真讓人神魂動蕩。

如同,一家三口,走入煙雨蒙蒙。

秦雪蘭,有種莫名的悸動。

走在宋三喜的身邊,這種踏實,安穩,太令人陶醉了。

他,身影挺拔修長,如山一般。

步伐從容,穩當有力。

帶來的,是女人多麼渴望的安全感。

她都注意到,鍾辰,在他的懷裏,都悄悄的抬頭看他。

打量着他。

眼裏,有疑惑,有忌憚。

孩子小,對陌生人,就這麼警惕,極度缺乏安全感。

很快,來到江邊。

江水嘩嘩東流。

江風,略有些大。

宋三喜把葯袋子提起來,對鍾辰說:「辰辰,你扔一下,我扔一下,媽媽再扔一下,好不好?」

鍾辰有些疑惑,看看他,又看看秦雪蘭。

宋三喜笑笑,鼓勵的眼神。

秦雪蘭,也一樣。

終於,孩子鼓起勇氣,抓起了一盒葯,丟出去。

葯落入水中,順水而去。

宋三喜道:「好樣的辰辰,該我了!」

他,拿起一盒,扔遠。

「雪蘭,你來!」

秦雪蘭,也抓起一盒葯,扔了出去。

宋三喜道:「辰辰,加油,下一輪!」

鍾辰放鬆不少,抓起一瓶葯,嘴裏還啊了一聲,給自己打氣一樣。

用力的,扔出去,砸出水花,消失。

瘦瘦的小臉上,有些許的興奮。

就這樣,一輪又一輪,葯被扔出去,丟光了。

要麼順水流去,要麼沉底。

鍾辰蒼白的小臉,佈滿了紅暈。

扔的越來越興奮,叫聲都大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