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小狗哥哥聽了這些話后才呵呵笑道「是!好的,我聽你的桂花」。

牛亮一聽心裡暗想,小狗哥哥什麼時候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奇怪了,在老家的時候記得小狗哥哥最怕的就是女人,現在怎麼不怕了呢?小狗哥哥來城市裡變了,是遇到桂花的原因還是因為來到大城市的原因呢?

小狗哥哥洗完手,立即走進帳篷里幫著桂花姐姐的忙,很快菜就擺上桌子,所謂的桌子就是用兩個四四方方的凳子湊在一起併攏而成的。

桂花一人發了一雙筷子,大家開始吃起飯來,牛亮因為肚子太餓的原因,吃什麼都好吃,狼吞虎咽的吃著,桂花一邊吃著飯一邊要眼睛餘角斜視著牛亮,一邊撿菜到牛亮碗里,牛亮一見桂花這樣只撿菜給自己,不撿菜給小狗哥哥,這做法有點勸妥,就立即撿菜到小狗哥哥碗里,瞟了一眼小狗哥哥,見小狗哥哥一把端起酒碗就使勁的喝酒。

牛亮吃得差不多,發現這情況后,立即放下碗不吃了道「小狗哥哥!桂花姐姐你們慢吃,我飽了!」。

桂花看了小狗哥哥一眼呵呵笑道「小狗呀!你幹嘛呢!生氣了呀!你這男人怎麼那麼小氣呢!哈哈!傻瓜!我是故意氣你的,你以前說喜歡我,我現在用小亮來考驗一下你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呵呵!現在我知道你喜歡我是真的了,我看你生氣的表情我就知道了!因為你在吃牛亮的醋對嗎?」。

桂花姐姐說出此話,牛亮小狗哥都是一愣,桂花居然用牛亮來考驗自己是不是真的愛她,小狗哥哥聽了心裡自然高興極了道「哈哈!來小亮我們繼續喝酒吧!」。

牛亮聽了桂花姐姐的話,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想說什麼?又忍住了,覺得桂花這女人有心機啊!既然用自己來考驗小狗哥哥對她的感情是真是假!

。 慕容連凱說:「我剛才把消息都散了出去,然後有一艘遠洋貨船剛好從南美回來,途徑華國和R國之外的那片公海。

他們確實是發現了一艘和你描述契合度很高的水翼船。但是那條船上有個傢伙實在是太兇猛了,比索馬利亞那些海盜還要猖狂。

我那艘是商船,雖然個頭大,但上面都是正經守法的人,拿那幾個人也沒辦法,他們手裡有槍,還有人質。」

「我明白,」顧微微不想再聽這些她自己都能預料到的消息,「說點我不知道的,接下來呢,你有什麼計劃。」

「計劃嗎?你知道的,就算我現在召集人手也來不及了,不過我的船一路都在注意他們的行蹤。雖然沒有個準確的位置,但他們大致的路線還是能摸到的。」

「那大概是個什麼樣的路線?」

「具體的經緯坐標我沒辦法掌握,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現在那隻船已經進入到大湄公河次區域了。」

「大湄公河次區域?」顧微微皺眉,她對這裡不是很了解。

「對,你這些年沒在亞洲發展可能知道的不多。大湄公河次區域包括了湄公河流域的6個國家和地區,這裡的形式比較複雜,一些小國家的政府不作為,那些人就算直接攜帶武器靠岸登陸或者從入海口進入湄公河應該也沒多大問題。」

慕容連凱在說這些的時候,顧微微就已經打開了手機地圖,她試圖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自己搞清楚狀況。

她一邊看著地圖,一邊對慕容連凱說:

「這麼說來他們不管是走入海口進入湄公河,還是直接登陸,都會進入越國境內。

這樣,我把其中三個人的照片發給你,你找人直接在越國境內幫我盯一下。另外我懷疑他們可能要去金三角。」

「金三角?那他們走水路的可能性就比較大了。」慕容連凱想了想說,「行,我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你馬上把照片發給我!」

顧微微『嗯』了聲,頓了一秒后說:「另外,你幫我準備一支雇傭兵隊伍,一定要可靠的,不然我的小命可能就要交代在你這兒了。」

「什麼?」慕容連凱猛然拔高了聲音,「你幹什麼?你不會打算自己過去吧?那邊是暴力的天堂,毫無法律和人性可言,很危險的!」

顧微微皺了皺眉:「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幫我準備最可靠的人就行了,主要是要了解金三角那邊的地形和基本情況。要不然我就自己調人過來了。」

「好吧,」慕容連凱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鄭重地承諾,「你放心微微!我是不會讓你的命丟在我手裡的!」

即便是隔著電話、相互都看不見對方,顧微微還是點了下頭。

她笑了笑說:「我相信你,連凱。」

掛斷電話之後,顧微微準備往回走、去找趙隊了解一下最新情況。

可她沒想到,一轉身竟然撞見了葉一恆。

看葉一恆這個樣子,她好像已經在這裡站了很久。

顧微微瞬間就皺起了眉頭,但她一句話還沒說出口,葉一恆就先笑了。

「怎麼?是不是感到十分懊惱。心想『該死,我竟然沒發現他在我身後』?」

被猜中了心思,顧微微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你還挺了解我的嗎葉醫生。」

「那可不是嗎?好歹也算是一起經歷過生死的好朋友了,要是一點都不了解你的話,那又怎麼對得起我們認識的這段時間?」

顧微微點點頭:「這話我挺愛聽的。那你是什麼時候來的,都聽到了些、、」

「我全都聽見了。」葉一恆沒讓顧微微把話說完,直接就打斷了她。

「…………」顧微微怔了怔,「你倒是實誠。」

「是啊。」葉一恆側著身子,斜斜地靠在了一旁的巨大集裝箱上,他看著顧微微,

「你之前不是跟封燁霆說你不喜歡別人騙你嗎。再說了,如果我跟你說我什麼都沒聽見,只是路過,你能信嗎?」

「當然不會全信。」顧微微走到了葉一恆身邊,和他一起並肩靠在了集裝箱上,「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什麼?」

「別告訴封燁霆。」

「可是顧微微,」葉一恆皺起了眉頭,「這很危險你知道嗎?」

顧微微撓了撓頭:「我都快說膩了。我外婆的命、封燁霆的解藥、還有我的徽章,哪一樣都值得我親自過去一趟。況且……」

顧微微看了葉一恆一眼:「這也不是我去過的最危險的地方。」

「好吧,」良久的沉默后,葉一恆再次開口,「你決定了的事情好像也沒誰能阻止你。那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問。」

「既然你這麼自信的話,那你為什麼不想讓燁霆知道?你是怕他擔心對不對,如果你知道他會擔心,那你不去不行嗎?」

「不僅僅是這個原因而已,」顧微微眉頭緊鎖,她看著葉一恆,「他說過了,如果我去他就跟我一起。

可你是他的醫生,他的身體狀況你再清楚不過了。他現在反應能力和體力大不如從前。

這意味著什麼你很清楚。如果遇到同樣的危險,我可能輕而易舉就能躲過去了,但現在他不行。我過去是有很要緊的事情要做的,我不想帶著他去送命。」

「你非去不可嗎?」

顧微微點頭:「我是去救人的,不是去找死,任何情況下保命第一,你們別把我想的那麼魯莽行嗎?一句話,答應我暫時替我保密,行還是不行?!」

看顧微微這麼嚴肅,葉一恆忽然就很想逗她一逗。

「如果我現在就去告訴封燁霆你能怎麼辦,要把我滅口嗎?」

顧微微已經在他的眼神里看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她好笑:

「殺人滅口還不至於,我不是那麼窮凶極惡的人,但打你一頓是無可避免的了。」

「那不行!我可太怕疼了!但是顧微微,你一定要小心,務必做好萬全的準備,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一定開口。」

「謝謝!」顧微微抬手輕輕在葉一恆肩頭上拍了下,「我還得過去找一下趙隊,先過去了。」

「你去吧,我去拿一點紗布。」目送著顧微微離去,葉一恆這才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

顧微微去找趙隊,很快就回到了封燁霆身邊。

她過去的時候封燁霆正坐在長椅上、單手擺弄著手機。

顧微微很自然地把手搭在他了的肩膀上,又低頭隨意看了眼他的手機界面。

「唐林找你啊,在忙公司的事?」

「是。」封燁霆處理的工作的時候並沒有避諱顧微微,處理好了他才收起手機,問顧微微,「趙隊怎麼說,找到外婆了嗎?」

「沒有,讓我回家等消息,一直在這裡乾等著也沒有用,我們先回去吧,你需要靜養。」

封燁霆有些奇怪地看了顧微微一眼:「這就走了?你甘心?」

「當然不甘心,但只能等消息。等警方的消息,也等我朋友的消息。哦對了,葉一恆剛才來過了嗎?」

「沒有,怎麼了?」

「沒事,」確認他沒來跟封燁霆告密顧微微就放心了,「我問問他要不要一起走。」

封燁霆點了點頭,看著顧微微走遠的背影,他陷入了沉思。

…………

葉一恆沒有跟顧微微他們一起走。

顧微微直接把封燁霆送到了碧水江汀,這裡離公司近,方便唐林過來和他談事情。

而且樓下就是她自己家,這也方便她過去收拾行李。

但封燁霆卻不肯放她走,他總覺得今天的顧微微有些不對勁。

「你要去哪兒,就在這裡不行嗎?」

「回家去洗澡啊。」

「這裡也是你的家,在這裡洗不也一樣嗎?」

「可是這裡沒有我的衣服。」

「那你穿我的。」

「你是認真的嗎?唐林在你書房工作,他隨時都有可能出來,你就打算讓我穿你一件襯衫到處亂晃嗎?你到底在擔心什麼?」

封燁霆皺眉:「你不覺得你淡定的有些反常嗎?這不像你,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沒有!」顧微微直接朝天舉起了三根手指頭,「我發誓,我真的只是去洗澡,你也應該洗一個,要不我先幫你吧?」

「可以,那我直接跟你去樓下洗。」

顧微微:「…………」今天還真就擺脫不了這男人了。

跟他在一起相處這麼久了,她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男人如此黏人的一面,甚至連她上個廁所他都要跟著。

在這種情況下,顧微微壓根就找不到機會和慕容連凱取得聯繫。

直到夜裡封燁霆睡著,顧微微這才起身來到外面電梯間給慕容連凱打了個電話。

隨後她又回到室內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然後才靜悄悄地離開。

離開之前她給封燁霆留了一張字條,交代了他要按時去謝老爺子那裡接受針灸,並承諾自己會盡量和他保持聯繫。

最後她又在他唇上輕輕吻了一下:「封燁霆,我肯定會帶著外婆和你的解藥活著回來的。」

…………

接下來,顧微微的目的地是A城郊外的一個山頭。

她將要在那裡搭乘一輛直升機前往華國南省和緬國邊界,然後從那裡潛入金三角地帶。 人們都喜歡新鮮東西。有了報社,大家就很少去書局了。小鳳見得木瀆書局門庭慘淡,覺得特別高興。誰讓他們上回聽了韓樂池的話停了自己的稿費,這大概就是老百姓們常說的報應!她為此特意去買了一份今日的報紙,溜達到木瀆書局門口朝那掌柜的面門就是一晃,氣得對方一個勁兒的嗑瓜子。

「好看呀,真好看,」她舉著報紙故意揚聲讚歎,「人家報紙也有小說,還是每日連載的,劇情跌宕起伏,不僅比你這書寫得好看,賣得便宜,作者的稿費也有保障,每日都能領……」

陳掌柜的冷笑一聲:「小丫頭,你懂什麼,現在便宜,以後看的人越來越多,這報紙可就要漲價上去了。」

「漲價又怎麼樣,一份報紙總也不會比你一本書貴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