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而卡菈則是發出了這麼一句意義不明的感嘆。

「手機是什……算了,這花,西昂你需要嗎?」

這話說的有夠晦氣的,不過科洛伏頓顯然自己也很快注意到了,連忙補上一句:

「並沒有咒你父母的意思」

「哈?沒事沒事,反正也死了嗎」

不過,西昂自己完全不在意,在意的反倒是科洛伏頓和卡菈。

「誒、」

科洛伏頓愣了半天,最後還是嘆嘆氣,結果這裡是兩個孤兒在互相說錯話嗎?他想。

「說起來西昂明明是外來者,卻沒有見過父母呢,西昂是為什麼來到這裡?」

在科洛伏頓不知道說什麼好的時候,如同慣例一般,自然是卡菈開口問了。

「嗯……怎麼說呢,是為了一顆寶石,一顆紅色的,心形寶石,那麼說起來的話,你們見過嗎?」 天空樹酒店,總統套房內。

陳寧剛剛接到電話,宋娉婷帶着童珂,剛剛抵達西京機場,讓他過去接機呢。

他掛斷電話,面露苦笑。

旁邊的典褚見狀錯愕:「少爺,怎麼了?」

陳寧哭笑不得的搖搖頭:「小婷跟童珂,帶着幾個寧大集團的高管,已經抵達西京了,讓我過去接她們呢。」

典褚愣住:「啊,少夫人來了!」

陳寧苦笑道:「說是來打開寧大集團肝癌疫苗在西境的銷路,尋找一個合適的西境代理商。」

「其實真正的目的,是她知道我來這邊調查我爸死因,她放心不下過來了。」

典褚也是哭笑不得,小聲的說:「那是少夫人關心少爺你!」

陳寧擺擺手:「你跟八虎衛下去備車吧,我去換套衣服,然後下來。」

典褚跟八虎衛齊齊道:「是!」

陳寧回房換了一套衣服,然後才從房間出來,徑直的走向電梯。

叮咚!

電梯的門很快打開,他抬腳走了進去。

但就在這時候,走廊兩端忽然衝出十幾二十個拎着鋒利水果刀的男子,一邊喊殺,一邊一窩蜂的衝進了電梯。

很快,電梯門緩緩關上。

天空樹酒店大堂內,火鼠獰笑的站在電梯門口,自言自語的說:「殺個陳寧這麼小一件事,就不用天煞出手了吧,我的手下們就能夠搞定了。」

不遠處角落,譚鈞元跟他的手下們在窺看。

很快,電梯從28樓已經降落到一樓。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

火鼠得意的笑道:「呵呵,弟兄們,陳寧已經被你們搞定了吧,將陳寧的屍體拖出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嘎然而止。

他臉上得意的笑容,也瞬間凝固住了。

因為他震驚的見到,電梯里,陳寧冷冷的站立着,他的那些手下,全部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

什麼?

十幾個刀手衝進電梯,卻被陳寧全部放倒了。

火鼠眼睛瞪大,嘴巴張開,久久不能合攏。

躲在遠處窺看的譚鈞元跟他的手下們看到這一幕,都齊齊的倒抽一口冷氣。

一股寒意從他們背脊骨尾端升起,后怕的想:天啊,陳寧這小子這麼厲害,幸好當時忍住了沒有跟他動手。

陳寧踏着黑色皮鞋,從電梯里出來。

他走到火鼠面前,看了一眼表情異樣明顯有問題的火鼠,嘴角微微上揚,指着火鼠西服左胸上口袋的一方白色手帕,淡淡的說:「我的鞋沾血了,可以借你的手帕用下嗎?」

火鼠眼睛溜溜的轉動兩下,眼睛深處閃過一絲戾氣,嘴上笑道:「可以,可以……」

他說着假裝掏手帕,袖口卻悄然滑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然後握著匕首,突然朝着陳寧捅去,低吼道:「給我去死吧!」

陳寧抬手,一拳擊中火鼠的面門。

砰的一下,火鼠臉門骨盡碎,深深凹陷下去,滿臉血污的倒下。

陳寧眯着眼睛,抬腳把皮鞋上的血跡,在火鼠西服山擦了擦,然後緩步走出酒店大堂,只留下譚鈞元一幫驚駭欲絕的傢伙。

陳寧走出酒店,酒店門口停著幾輛黑色suv,典褚親自給陳寧打開最前面一輛usv的後座車門。

陳寧剛剛準備上車!

忽然感覺一股強烈的殺氣,無形中鋪天蓋地的朝着他席捲而來。

陳寧停下腳步,側頭朝着殺氣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個身材高瘦,左臉有着一塊巨大胎記的中年男子,站在街邊,冷漠的望着他,就像是屠夫在盯着準備宰殺的牛羊。

這個胎疤臉男子,便是天煞。

陳寧跟天煞的目光交擊,彼此眼睛裏,都閃過一抹驚訝。

天煞嘴角微微上揚,如同獵人見到強大的獵物,鬥志昂揚的道:「呵,本以為是沒有挑戰性的小任務,沒想到目標卻是個高手,有意思。」

千千 各位讀者大佬們好,我是本書作者家住飼養員。

這是在下第一次寫文,因水平極其有限,所以有諸多不足之處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但作為一個新人作者,尤其是一個非常熱愛網文的新任作者,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一下的。

所以,如果大家對這本書有什麼意見或是建議,請直接在評論區說出來,說的越細越好。

能改的我一定會儘力去改,改不了的我也會表示非常抱歉。

我保證,你們投的每一張票,發的每一個帖,我都會非常非常重視。

另外,能力有限,時間有限,更新盡量保持每天3000+,如有不足,實屬無奈。

見諒見諒……

《我和女館長的戀愛日常》各位看官請上眼 安娜自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小巫師,能夠靈活應對魔法界的任何突發情況了,然而在被一個巨大的紅怪物追着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錯得很離譜。

身經百戰的勇士穆迪身法靈活地將一個又一個魔咒扔在紅巨人身上,嘴裏的咒語念得像Rap,紅巨人身上滿是傷痕,卻依然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

「吼!」紅巨人明顯生氣了,「皮膚壞壞!」它用小拳拳捶打着地面,讓靠近它的穆迪站都站不穩。

「不行——它身上有東西在抵擋我的攻擊——那些環繞它的靈魂!」穆迪氣喘吁吁回歸逃命的隊伍,從隨身攜帶的牛皮小包里拿出一罐罐藥劑給自己灌下,抓緊時間回藍回血,「我讓傲羅隊伍在溪邊佈置了大型陷阱,我們得把它引到那邊去!」

亞瑟點了點頭,將手裏提着的男孩扛到肩膀上,他的’輕如鴻毛咒’運用得爐火純青,主要歸功於他那比掃帚間還狹小的辦公室,為了舒服地觀看通靈之戰,亞瑟不得不開發頭頂上的剩餘空間,特地向隔壁傲羅部門借了沙發,減輕重量讓它能夠被穩妥地放置在一堆雜物之上——這下終於能把腿伸直了,可喜可賀。

「它要追上來了!」被亞瑟扛在肩上的男孩指著紅巨人嚷嚷,他的穿着實在不適合奔跑,之前摔倒了好幾,上氣不接下氣,現在才有了力氣繼續尖叫。

「深呼吸,孩子,深呼吸,」亞瑟安慰著小男孩,一邊用空出來的右手揮舞魔杖,使用飄浮咒將擋路的樹樁或者石頭提前挪開,安娜跟在他身後,將不小心從男孩身上掉下來的老鼠撿起。

哈利鼠撕心裂肺地向安娜呼救,很幸運地,雖然安娜聽不懂他在吱吱什麼,但大概能夠猜到幾分,她將口袋裏的小眼鏡拿出來給哈利戴上,讓哈利眼中的世界清晰起來。

「鎖腿咒!」穆迪魔杖發出的白光打在紅巨人身上,這個咒語倒是起了很好的作用,巨人的雙腿瞬間併攏,壓彎了幾棵樹,雖然魔咒沒能對它造成太大的傷害,卻終於阻礙了它前進的步伐。

穆迪一把提起腿短的安娜,魔杖對準眼前的樹林,念起一個古怪得不像咒語的咒語——

「Ερπωνδεινρχεται!」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安娜發現那些立在原地的大樹和樹叢像是成了精一樣整整齊齊朝着兩邊躲避,地上的雜草猛地縮回地里,然後又在其他地方長出來,一條有些狹窄,卻通暢無比的泥土小路被臨時建造出來。

安娜瞪大眼睛,這個魔咒確實有些酷了。

「快!咒語不能維持太長時間!」穆迪帶着安娜朝前方狂奔,光亮的地方已經能夠看見穿着統一的傲羅拿着發光的指示牌在揮舞。

「往這邊跑!」指路的傲羅大聲呼喚著。

眾人終於從樹林里沖了出來,朝着指示的方向一頭衝進團霧裏,霧裏瀰漫着淡淡的青草香味,倒是讓人緊張的肌肉很快放鬆下來。

「這是巨怪保護協會的新設備,請不要緊張,」戴着滑稽巨怪帽子的女人走到亞瑟身邊,她將釋放霧團的茶壺放在地上,準備幫助亞瑟將他肩上扛着的男孩放下來,「巨怪看不見霧裏的東西,它們通常都不太聰明,你們可以稍微休息…」

「啊——」正準備鬆一口氣的亞瑟目瞪口呆地看着剛才還在說着’巨怪不怎麼聰明’的女人被一隻大手抓走。

「清理一新!」危機時刻,安娜掏出魔杖朝着紅巨人的手就是一發除垢咒,戴着巨怪帽的女人很快從紅巨人手裏滑了出來,她身上沾滿了紅巨人手上冒出來的粘稠紅色液體,一股子血腥味。

女人的慘叫更大聲了。

紅巨人將手從霧團中伸出來,表情帶着困惑,它發現自己的手褪色了,露出了下面蒼白的皮膚。

「它的體型是不是縮小了?」穆迪跑出霧團,呆在裏面完全看不見敵人,但敵人卻很容易就能看見這裏多了一團奇怪的霧團,不知道巨怪保護協會到底是怎麼想的,或許想出這種辦法的人本身才是真正的巨怪?

「都準備好了,穆迪前輩!」一個年輕傲羅跑了過來,穆迪點頭,眼睛緊緊盯着紅巨人,「趕快開始吧。」

話音落下,跟在穆迪身後跑出來的安娜發現在場的七位傲羅都站好位置,將紅巨人包圍起來,然後同時舉起了魔杖,像是為了配合施法,一時間樹林的葉子沙沙作響,詭異的風也吹了起來。

「凍結一切——」

傲羅們高喊著,同時用力將魔杖插入腳下的泥土裏。

咔咔的聲音響起,肉眼可見的冷光從七根魔杖中射出,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先是一片雪花落到了紅巨人的肩膀上,在它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又一片雪花掉到了它的頭頂。

十秒,傲羅們圍成的圓圈中彷彿生成了另一個世界,冰雪的世界,紅巨人發現不對想要逃離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腳已經不能動彈了,它大聲嚎叫,最終也逃不過被變成冰雕的命運。

「這種方法對付腦袋不好使的巨怪還是挺不錯的,」穆迪插着手點評了幾句,「但要是用在和巫師的對決中絕對是不明智的,畢竟不是每個巫師都有那麼好的脾氣等着你完成極長的施法準備。」

安娜若有所思地點頭,這個冰凍魔法實用性很低,但剛才在樹林里穆迪展示的那個開道逃命的法術看起來還不錯,也許自己可以去圖書館查一查相關的資料。

哈利鼠從安娜的衣服口袋裏鑽出來,吱吱叫着吸引人類朋友的注意,安娜趕緊將它拿出來,「穆迪先生!這是我失蹤的朋友!能不能讓他恢復原樣?」

穆迪使用破解咒很快讓鼠鼠三人組都恢復原本的模樣,大家看起來都很精神,如果忽視哈利和羅恩腦袋上禿掉的那一小塊,以及赫敏消失無蹤的小皮鞋。

「你們看上去吃了不少苦頭,」安娜拍拍哈利和羅恩的肩膀,「還好一切都過去了,噢!你們的頭怎麼禿了一塊?別擔心,頭髮很快就會長起來的!」

羅恩和哈利都默默看向赫敏。

那是赫敏乾的,她之前太緊張了,不小心薅了兩人一把,「咳,」赫敏咳嗽一聲,她正在將亞瑟為她變出的鞋穿在腳上,「我們確實經歷了很多,當時太危險了…」

赫敏開始敘述整件事情,「我們被博恩斯抓走了,就是那個社區醫生!他還抓過其他小巫師,用他們的血和魔力為自己的妻子續命——」赫敏指了指被冰凍起來的紅巨人,「那個怪物就是博恩斯的妻子瑪麗!她幾十年就該去世了!」

「我們從籠子裏逃了出來,然後從通風口逃跑!」羅恩手舞足蹈地補充,「我們爬上書架,然後跳到燈上晃啊晃啊!把博恩斯老頭兒氣得噴火!」

「噴火?」安娜歪了歪腦袋。

「嗯…也沒有那麼誇張…但博恩斯確實非常生氣!」哈利接過羅恩的話,「我們來到通風管——然後遇到了納吉尼女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