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雷霆島,是虛擬宇宙公司所有不朽神靈的聚集地。

在雷霆島最高處!

有著一座籠罩在混沌氣流中的巍峨宮殿,這座宮殿便是……混沌城主的地方。

宮殿內依舊滿是混沌氣流,肉眼都無法看清百米外。

混沌城主單獨站在懸崖上,身邊一個人也沒有,默默俯視著雷霆島和雨相山。

隨著「通天塔」出現,不但整個原始宇宙冷清下來,虛擬宇宙同樣也安靜許多。

因為沉浸在修鍊感悟之中,很多強者都不願意分出意識連接虛擬宇宙,除非有特別重要的事情。

甚至為了專心修鍊,會關閉虛擬宇宙連接。

「我人類族群,到底誰最有可能通過傳承呢?」

混沌城主這段時間不停思考這個問題。

隨著「通天塔」關閉日期臨近,一些勢力族群都開始急躁起來。

「巨斧已經說他沒有把握,我們這些宇宙之主,這些年倒是從通天塔內得到不少感悟,但是離質變還差的很多。」混沌城主感慨。

通天塔的確神奇無比,那種威能讓這些站在原始宇宙的巔峰強者也心生敬畏。

真的很難想象,創造這至寶的到底是什麼存在。

通天塔的來歷被無數勢力研究,人們想找到認主通天塔的辦法,但是直到目前通天塔還是一個謎。

「好消息倒是有,那些尊者,如龐波,天蝕,祖樹,蝕火……等人這次之後,很有機會突破到宇宙之主,那麼我們人類族群很可能在未來很快多出幾位甚至十幾位宇宙之主。」

「不過其他族群也一樣。」

「他們雖然能晉陞宇宙之主,但是一樣沒辦法得到通天塔。」

各方勢力這段歲月不斷嘗試,算是發現了。

通天塔的考驗難度,遠遠超過他們想象。

就像意志考驗,宇宙之主所需要的意志,恐怕就要超過宇宙最強者。

宇宙海歷經漫長輪迴時代的兩大聖地或許還有可能出現這種宇宙之主,但是原始宇宙卻是不可能出現。

「不朽中如七劍這些天才,按觀察,也沒什麼可能,界主……」

混沌城主猶豫一下,「我詢問過王毅,他也創造出究極秘法,但是也沒得到通天塔認可。」

界主就創造出究極秘法,讓混沌城主都有些驚訝,是極為了不起的事情了。

不過混沌城主也忙於修鍊和其他事務,卻不清楚王毅創造的究極絕學走上另外一條全新的道路,和他想象的有本質上的區別。

王毅創造的究極絕學,雖然說是尊者級層次,但是威力應該媲美宇宙之主巔峰絕學了。

混沌城主曾經也對王毅抱著一分期待,但是現在他也失望了。

「哎,通天塔,實在太難了……」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媽躺在血跡斑斕的炕上,奄奄一息,面色慘白,穩婆抱著我在盆里沐浴,手裡拿著刺刀,想要在我喉脈上致命的一擊。

不要!我嘴裡這樣喊,可是發出來的聲音,卻是「哇哇哇……」嬰兒的啼哭。

一條青蛇破窗戶而入,對著穩婆嘶嘶吐蛇杏子,兩隻眼睛綠的可怕,彷彿夜明珠一樣,直勾勾的看著穩婆。

「啊蛇蛇……。」

我差點沒從穩婆懷裡,掉在地上,小手抓著穩婆的衣領,求生欲極強。

就在這時候,鬆軟無力的聲音傳來。

「小青,別吃人,把孩子抱來給我看看。」

我媽,居然那時候就知道小青!

這段記憶,我盡然只有在面臨死亡,迴光返照的時候想起。

對,我不是穩婆親自抱去我媽懷裡的,而是小青幻化成人形,將我抱在懷裡送到她面前的。

那年的小青,模樣和現在的青淺一模一樣,只是現在的他,眉宇間帶著更多的是殺氣,還有一點冷漠。

當時他還捏著我的臉,說了一句,「好醜!」一臉嫌棄,放在我媽身邊后,轉身就在水盆邊洗手。

「初七啊,未來發生什麼事,你一定……一定要好好活著,死……都不要……都不要。」

看著我媽眼睛閉上那一刻,我小手貼在她臉頰上,盡然去蹭掉她的淚珠。

濕濕的,熱熱的,可是我媽再也沒醒過來。

沒有誰能記住剛出生時,所發生的事情,我媽在提醒我死都不要,不要什麼?

回憶壟斷

我全身被女鬼頭髮勒的通紅,就在快要翻白眼時候,噠噠噠。

頭上的玉簪發出白光,籠罩在我全身上,頭髮絲全部斷裂,漂浮在空中。

一根根飄落在池水中,我咳咳咳嗽幾句,抓著欄杆,上了水池邊,立馬披上浴袍。

「白起!你是白起?白起與冥王可是故交,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我不接受道歉,因為我都看見死亡,迴光返照了。

我四處尋找我的衣服,發現破的已經不見了,就只剩他的外袍。

走到古色古香的屏風後面,一雙冰冷的手,抓著我的手腕,抬頭卻見他溫柔如水,水潤光瑩如痴如纏盯著我脖頸以下。

他手裡拿著我的衣服,是老爸在小世界給我的,剛開始我很嫌棄,因為那是從人間燒來的,在冥界這衣服和平常穿的沒什麼兩樣,可是我就是介懷,那是給死人的。

我,還沒有死。

伸手去觸碰那衣服時,摸起來軟軟的,顏色花紋都是我最喜歡的,都是家人的愛。

我爸已經死了,就剩下七魄,都還記得我。

鼻頭一酸,接過衣服,忘記青淺還在我身邊,就開始穿起來。

可是一道炙熱的光線,掃描我全身時,我去!我盡然敞開的在他面前換衣服。

此時女鬼聲音再次想起,「真好,冥王終於和白姑娘在一起了,曾經也是這麼相好,冥王依舊那麼溫柔給白姑娘送衣服。」

對我做的事,曾經也對其他人做過啊,為什麼我的內心,因為這一句話會感到失落。

沒有前車之鑒,哪來後者福分,看來我還是沾了白蛇的光。

「出去。」

我的聲音很冷漠,沒有一絲溫度,而他還沒有發覺。

「需要我給你教訓下她不?」

「冥王饒命啊!」

而我依然保持同樣冷冷的態度,低著頭,不看青淺一眼。

「出、去!」最後這一聲,我幾乎是用吼出來的。

青淺才發現我的不對勁,皺起眉頭,一動不動也不接話,看我態度十分堅決,他轉身就走了。

等我穿好衣服,心裡還是一樣難受,是因為我嫌棄過我爸給的衣服,是那種愧疚,還是因為他對白起的溫柔。

我上身穿著黑色外套,裡面穿著一件粉色的衛衣,心膛中間有個卡通笑臉圖案,黑色的褲子,還有一雙運動鞋。

這身行頭,很適合我的年齡,穿起來剛剛好,一定是奶奶剪得。

我以為他走了,沒想到他坐在木椅上,獃獃的看著池水。

此時的池水,上升著水蒸氣,飄來一股淡淡的靈芝清香。

靈芝,具有補氣安神,止咳平喘的功效。

主治心神不寧,失眠,驚悸,咳喘痰多,虛勞證等。

可能他覺得我剛剛受到驚嚇,再加上泡在溫池那麼久,氣血虛需要多補補,才在池水裡放了這種,只有在人間可以看到的藥材。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旁邊的桌子上,放了很多的石子,他幽幽開口,「玩過水上漂沒?對付水鬼,就要用這種遊戲,水鬼是溺死在水裡的,與水融為一體,石子連串與水面敲擊,就好像打他們的腦袋。」

「冥王,饒命啊!我真不知道白姑娘回來了,嗚嗚嗚。」

水鬼一哭,池水就往上漲,而且熱氣升騰。

「我、不、是、白姑娘!」我握緊的拳頭,咬著牙一字一句說著。

然後走到他面前,都不看他一眼,拿起桌上的石子,眯著半隻眼,水上漂誰不會啊?

我丟!

咻咻咻

這種遊戲,小時候農村裡的孩子最喜歡玩,因為那時候的我們,雖然窮沒有玩具,但是總能在其中找到歡樂。

水上漂就是不讓石子沉落在水裡,一連蜻蜓點水一樣,只沾一點水花,接二連三的與水面觸碰。

而我剛剛那一下,三次蜻蜓點水,最後一次才落水。

女鬼在池水裡,疼的嚶嚶哭,池水越來越往上漲。

「不錯不錯,有兩下子,不過你看我的!」

青淺站了起來,眼裡的光芒,好像孩子一樣,有著好勝心。

彎著腰,細細看著水面的波動,然後隨手就抓起一把,咻咻咻往水裡丟。

石子在水裡彷彿跳跳糖一樣,跳來跳去,就是不肯落水。

一直圍繞著將近五十平方的池子一圈,才掉入水中,他激動跳起來,嘴角上揚。

而我卻依舊面無表情,感覺他開掛了,一定用了什麼法術,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你作弊,冥王了不起?」

「我是蛇,可不懂人類的什麼作弊,只懂交配。」

交配!

我瞪大的眼睛看著他,只見青淺臉色紅潤,一點點褪去自己衣袍,向我走來。 江澈隨意的應了她一聲,走的時候一直和沈清程芸一起。

顧嫣徑直走到江澈旁邊,熱絡的找話題聊,「江澈你訓練的怎麼樣了?」

沈清內心已經對她翻了一百個白眼了,為什麼沒點自知之明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