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我與你們秦家家族不熟,所以,恕難從命,留下你們身上的包裹和那名小娘子,我可以考慮讓你們過去。」

「諸位,你們可不要欺人太甚!」秦鳴強壓著自己內心的怒氣,心平氣和的說道。

「我就是欺負你們了,你們能奈我何?」

話音剛剛落下,十幾名大漢凶神惡煞的大漢從樹梢上跳下,一個個手中都拿著大砍刀,「小子,按照我剛才說的辦,可以放你們三個人過去,要不然我一個個的將你們宰了,丟到山裡面喂狼!」

秦鳴通過靈壓判斷出來他們的修為,除了為首的這名大漢是一名人仙五重修為左右,其他人都是凡仙巔峰的修靈者,要是平常人還真能被他們給嚇住了,可惜此次他們遇到了秦睿他們。 小狗哥哥聽了牛亮的話一愣,舉步跨驚帳篷,手忙腳亂大的幫著桂花姐姐,桂花姐姐一邊炒菜,一邊數落著小狗哥哥,小狗哥哥微微笑著,不敢回嘴。

這也許就是另一種愛的表現吧!愛到了只能默默的承受委屈,而且還承受得有滋有味!

牛亮洗漱過後,走到工地上看著工地,一陣沉思,下一步,假如自己找不到工作,自己也只能來工地搬磚了!

搬磚也好,做什麼都好,就是不做違背自己良心的事就對了!這是慧娘媽媽說的原則問題,自己要時刻記住!

桂花姐姐把菜做好,小狗哥哥出來,看到牛亮站在工地上,不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

小狗哥哥明白,想要牛亮這傢伙來工地搬磚目前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到了南牆,撞了南牆還差不多!

不撞南牆,不碰壁,在這大城市,沒有關係,沒有人脈,想找一份工作是很難,要不然我怎麼有那麼多小混混騙子呢!

小狗哥哥走到牛亮身邊,心裡有一個問題實在忍不住道「小亮!你為什麼不讀書呢?」。

牛亮一聽這個問題,心中一酸,自己也想讀書啊!可自己有選擇嗎?既然沒有選擇,自己幹嘛要不高興呢!

「哈哈!小狗哥哥!出來大城市闖一闖,是我一直的夢想啊!你不知道嗎?現在終於實現了,難道你不開心嗎,」牛亮自己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從來就是不藏話的人。

小狗哥哥看著牛亮一臉的豪邁,這氣勢,真是的,我不開心,我怕你不開心才是就嘿嘿笑道「是啊!城市這麼大,現在小亮,就看你的本事了!我呢!只有乖乖的認命搬磚就好的,走我們回去吃飯吧!不然飯涼了就不好!」。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走進帳篷,一進去帳篷,只見桂花姐姐已經把菜炒好了!

牛亮看了一眼桂花姐姐炒的菜,立即拿起筷子嘗了一口,色香味俱全,好吃!雖然原料很簡單,但經過桂花姐姐的一雙手一弄,還真好吃!

牛亮吃了一口菜,忍不住抬起頭來道「桂花姐姐也是在工上班的嗎?」。

桂花姐姐也聽呵呵笑道「小亮!你覺得我炒的菜好吃嗎?」。

牛亮一聽哈哈笑道「桂花姐姐炒的菜,好吃!這味道我天天吃都吃不夠啊!哇真的好吃,小狗哥哥以後真有福氣了」。

桂花姐姐一聽牛亮誇讚自己,一高興,一笑,身體酥胸一晃動,牛亮頓感眼前一花,身體血液沸騰起來,桂花姐姐也太有料了,牛亮現在是發育身體的時候,身體器官最是敏感,那受得料這樣的刺激呢?

牛亮瞟了一眼,立即轉移目光,臉一下發熱起來,渾身不自在,眼前只人可是小狗哥哥的未來之妻啊!自己怎麼可以胡思亂想呢!牛亮想到此,立即鎮定心神,不停的撿著菜,往自己嘴裡塞,用吃來化解別的想法。

桂花姐姐見牛亮很不自在,明白牛亮是青春期萌動期,這個時候見到什麼都是好奇,衝動的時期,誰的青春不迷茫,誰的青春不衝動呢!

桂花想到這道「今天天氣有點熱,剛炒了菜好熱,我還是把外衣脫了吧!」。

桂花姐姐說了就做,她才不怕什麼?她是過來人,什麼事都知道的人,而且還是有意無意為之。

桂花姐姐一邊說話,一邊把自己的外衣輕輕脫下,往床上一放,輕輕走到牛亮和小狗哥哥身邊,拉個凳子一坐,似有意無意的擦著牛亮身邊坐,牛亮一碰到桂花姐姐的身體,立即一縮,身上立即冒出汗來,不對勁啊!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自從坐了一次客車后,被兩個女孩刺激后,自己的身體就無法掌控了呢!只要一貼著女性就會有反應,這是怎麼回事,是自己定力不好嗎?牛亮想到此,目光瞟了一眼小狗哥哥!只見小狗哥哥大口大口的吃著飯,沒有發現,還是沒有留意這些,心裡稍微放鬆了一點。

桂花姐姐見牛亮眼睛瞟了一眼小狗哥哥媚笑道「小亮啊!你惹的話也不身上衣服脫了吧!沒事的,你叫小狗叫哥哥!你想叫我嫂子也行啊!你來我們這,就像回家一樣,不要拘束,知道嗎?小狗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呢!一天只會吃吃!」。

小狗哥哥一聽,桂花要牛亮叫她嫂子,心裡一下激動道「是!老婆說得對!小亮不要拘束,這就是我們和你的家了」。

桂花姐姐一聽小狗哥哥叫自己老婆,瞪了小狗一眼道「小狗啊!不要亂叫老婆,我和你還沒有結婚呢!我要小亮叫我嫂子,是因為我之前結婚過,不是我和你的事哦!我和你的事,就看你的努力了,你讓我滿意后我才決定,呵呵!我們不說這些了,我們趕緊點吃飯吧!」。

張小狗一聽這話,心裡有點彆扭,瞟了一眼牛亮,只見牛亮低著頭吃飯就道「小亮啊!你是不是在想娟娟和阿鳳了……」。

牛亮一聽立即抬起頭道「小狗哥哥!我當然想她們啊!難道你不想嗎?」。

小狗哥哥一聽突然嘿嘿笑道「小亮呀!你喜歡阿鳳多一點,還是喜歡娟娟多一點,么……還是兩個都喜歡呢?」。

牛亮一聽小狗哥哥的話,一下愣住了,小狗哥哥的這個問題,自己還真沒有想過,腦中出現了阿鳳姐,娟娟多影子,兩個女孩的影子一閃而過,腦袋裡又出現了唐婉芸的影子,而唐婉芸的影子卻久久停留在自己腦海里,一想到唐婉芸,牛亮心裡就有一種甜甜的滋味,而這滋味很美好,很美好,美好到自己一想到他,精神就會突然強盛起來的那種感覺。

桂花姐姐一聽小狗哥哥一下提到兩個女孩子,難道小亮在老家和這兩個女孩子有關係嗎?對了!聽小狗剛才說的話,很明顯啊!有兩個女孩子都喜歡牛亮是沒有錯的,這傢伙,就是討女孩子喜歡,有自己不一見就喜歡上人家了呀!

桂花看了一眼牛亮呵呵笑道「小亮,在你們老家,有兩個女孩子喜歡你呀!厲害,真厲害哦!」。

牛亮一聽桂花姐姐的的話突然呵呵笑道「桂花姐姐,不是,你不要聽小狗哥哥亂說,我可沒時間想這些,現在我吃了飯就想出去找工作去,還是先找到工作才是我唯一的出路了,其它事,現在我不想!」。

。 經過媽寶事件的發酵,南溪集團經受了一次嚴重的痛擊。

在地方政府有關部門的支持下,南溪集團的情況,總算有所緩和。

但經營業績,大不如從前。

顧佩琴連續作戰,動用了各種關係,把損失降到了最低。

就在她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時候,輝琪集團的馬千里卻聞到了氣息,採取了他不可告人的計劃。

顧佩琴也有所察覺,心裏暗暗擔心。

沒過多久,就有人跳出來,要求召開董事會。

顧佩琴無奈,以代董事長的名義召開。

在董事會召開的現場,顧佩琴看到了馬千里。

顧佩琴很奇怪,他怎麼會來呢?

「馬總,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她主動上前去打招呼,畢竟善者不來,她想知道馬千里所來的目的,馬千里又是以何種身份參加的董事會。

「顧總有所不知吧?我如今也是南溪集團的股東之一,而且比例還不小。」

馬千里有股份做底牌,自然趾高氣揚。

跨入了南溪集團,還愁將來的前途?

這可是邀功的資本。

顧佩琴見他很嘚瑟,很是不屑:沒想到這人真的很小人,難怪當初會封殺莫曉輝。

顧佩琴後來調查過莫曉輝的一些事。

「哦,馬總是南溪集團的股東之一,我怎麼不知道?」

顧佩琴語氣明顯帶着嘲諷。

馬千里也只是笑笑,畢竟自己做的,很是保密。

這樣的事,太招搖,恐怕就會遭到顧佩琴的阻攔。

「顧總,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馬千里覺得顧佩琴有些不淡定了,他都能想像出顧佩琴待會兒失態的樣子。

他不禁暗自好笑。

就在這時,有幾個老者走了過來。

「佩琴,這位是馬千里,我們幾個的代言人,以後他就代表我們,行使我們的股東權利。」

那個曾經來鬧過事的二叔和舅舅一干人等,紛紛支持馬千里,似乎馬千里已經是他們的救世主。

「所以希望顧總以後多多關照?」

馬千里給自己這樣一個粉墨登場的機會。

這可是勝利者的姿態。

「哦,你們認識?!」二叔很驚訝。

他沒想到馬千里說了假話,他本想藉助馬千里,更好的發展南溪集團。

馬千里也承諾過,會好好幫助南溪集團。

馬千里剛才的語氣,分明就是露出了狐狸尾巴。

二叔一干人等有些後悔了,他們都以二叔馬首是瞻。

幾個人面面相覷,再看顧佩琴,她自然很不高興。

顧佩琴冷笑起來:「二叔,你們還算是親戚嗎?」

幾個老者很是汗顏,都不敢看顧佩琴。

「馬總,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馬千里見顧佩琴面不改色,很有底氣的樣子,心裏也緊了一下:

什麼情況?!

難道是故作鎮靜?

板上釘釘的事,難不成她一句話可以否定了?

這不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顧總,我可是花大價錢買的股份,如果南溪集團運轉上出現什麼問題,我們輝琪集團可不能袖手旁觀?」

馬千里信誓旦旦,如果顧佩琴做不好,那就換人唄?

「我們南溪集團的事,恐怕還用不着馬總操心吧?你是買了他們的股份,但卻沒有實際權力,這可是我們當初有約定的!」

當初顧佩琴找二叔一干人等入股,就怕事後發生不愉快,把事情鬧得太不好收拾。

所以,入股時就有約定,只有分紅權,沒有決策權。

馬千里一聽,不敢相信的看着二叔一干人等。

。 仇佳把君大龍扶到一塊大石頭上坐下,查看他的狀況。

整體無恙。

蘇家的人卻不敢再有任何的舉動,比起老闆的憤怒,這個女人更為可怕。

仇佳拿著刀,三步兩步走到君家兩個保鏢的身邊,兩下割開了兩人的繩子。

「謝謝。」兩個保鏢再一次見識了君小姐這位保姆的血腥實力,又敬又怕。

仇佳看著蘇家的幾人,快走幾步來到跟前。

冷冷地說:

「知道為什麼蘇小妹不給你們配槍嗎?為什麼她帶進去的,都有槍?知道為什麼讓你們在外面,卻帶另外一隊進去嗎?記住了,我對她的了解,就是員工手下,也分三六九等,你們就是最下等的炮灰,我現在把你們全都殺了,她也不會有什麼感覺!」

仇佳的目光掃過每一個人:「你們不是心腹,機密的事情怎麼會讓你們知道呢?還以為自己精明?我告訴你們,還有一隊人馬在路上,就等著摘取蘇君兩家的勞動果實!就算蘇小妹得手了,你們這幾個人,都得被對家弄死!」

幾人面面相覷:「你不用挑撥,只要我們拿錢,老闆其他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哼!守門的人,一般也是用來斷後的。兩家動手,誰先死?」

這句話,不可謂不誅心。

蘇家幾人也想到了這一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