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曉慧說道。

「嗯。」小陳點了點頭。

倆人啟動車子朝山頂酒店駛去…..

「停車。」小陳說道。

「怎麼了?」曉慧問道。

「你看這個噴泉,四周已經乾裂了,說明已經有些時間沒水流了。」小陳說道。

「這山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咱們也沒接到報警啊。」曉慧說道。

「你按幾下喇叭試試,我覺得咱們先不要下車,總感覺這裡不對勁兒。」小陳說道。

「嘀嘀……嘀嘀……」

「嘀嘀….嘀嘀…..嘀嘀嘀……」

「外面有人在按喇叭,我去看看。」徐福說道。

「嘀嘀……嘀嘀…..嘀嘀嘀…….」

「誒,你看…..」小陳說道。

「那不是…..」曉慧看見酒店走出來的徐福說道。

「先別下車,你不覺得這山上有點詭異嗎?」小陳低聲說道。

徐福來到酒店門口看見是一輛警察局的車,心裡有點打鼓,這怎麼還把警察給招來了,難道有人去警察局報案了。

「你好,警察同志。」徐福走到警車旁笑著說道。

「你好,徐院長。」曉慧警惕的看著徐福說道。

「兩位來這兒是?」徐福問道。

「哦,沒事兒,那個我們就是想來問問你空明大師是不是在你這兒。」曉慧說道。

「空明大師?誰是空明大師?」徐福假裝問道。

「隊長說是鴻恩寺的和尚,隊長說是被您給請來了。」曉慧說道。

「哦,你說那和尚啊,前段時間我確實是去了鴻恩寺,你們找和尚幹嘛?」徐福問道。

「院長,我問一下咱們學校這是放假了嗎?」曉慧問道。

「啊,放假了啊,怎麼啦?」徐福說道。

「哦,就是問問,那咱們學校放假了不留保安人員的嗎?」曉慧問道。

「這個…..我們學校在這山上,再說我自己也住在學校,門衛本來是有的,這不前兩天家裡出了點事情,臨時回去了。」徐福說道。

「哦,這麼大學校就您一個人住這兒啊?」曉慧說道。

「這…..兩位同志你們到底是來找人的還是?」徐福問道。

「哦,那個我們就是來問問你空明大師是不是在你這兒。」曉慧說道。

「不是,你們找這位空明大師幹嘛?」徐福琢磨著問道。

「我們隊長找他有點事兒。」曉慧說道。

「你們隊長是誰?」徐福問道。

「劉明成。」小陳說道。

徐福看了看兩人,雖然不知道警察找空明大師什麼事兒,又擔心萬一真的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到時可就麻煩了,想了想決定與劉隊長通電話打探一下什麼情況。 「一個億吧!」

「什麼?!」

聽到李羨說出的數字,徐賢和林允兒都差點兒被驚掉下巴。

這分明就是獅子大張口!

林允兒雖然把他的胳膊打腫了,可剛才看病才只不過花了幾十萬韓幣,現在他張口就要一億韓幣的賠償,這也太過分了!

這就過分了?還有更過分的呢。

因為李羨的話太讓人詫異了,所以林允兒被驚的猛地一仰頭,墨鏡就滑到了鼻尖,差點兒被甩下來。

這樣一來,她的眼睛就露了出來。

看到她的眼睛,李羨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小鹿眼?清澈、明亮、閃閃發光,配上張精緻的鵝蛋臉。嘿!絕了!

於是,李羨伸手就把林允兒的墨鏡摘了下來,並柔聲說了句:「挺好看的眼睛,幹嘛要用墨鏡擋着?」

說完,他自己都愣住了。我去!自己都幹了什麼?伸手拿人家臉上的墨鏡!還說人眼睛好看!這尼瑪不是在調戲人家嗎?

自己之前二十多年可從來沒幹過這種事兒,今天這是怎麼了?不會是被原來的那個李羨影響了吧?

至於林允兒,臉騰的一下子就紅透了,又羞又怒的瞪着楚卿,話都說不出來了。

朴永泰雖然有點兒驚訝,可知道李羨身份的他,哪敢多嘴?

最後還是徐賢,一把搶過了李羨手裏的墨鏡,然後冷冷的對他說道:「李先生!請你自重!再有下次,我們就報警了!」

李羨本來正獃獃的懷疑人生呢,聽到徐賢的話后,他立刻回過了神來,然後連連拱手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剛才腦子抽風了!真是對不起!」

本來,林允兒和徐賢挺生氣的,可現在看到李羨的臉也紅的跟個猴子屁股似的了,她們反而覺得有點兒搞笑。

臉紅成這樣,總不能是裝的吧?那這麼看來,他就是真的被自己(允兒歐尼)的美貌迷昏了頭了?

這麼一想,林允兒還有點兒小得意,嘴角忍不住微微翹了起來。然後白了李羨一眼,沒好氣的說了一聲:「我希望別再有下次了!」

說完,她就想開車回宿舍。可她剛把手放到車鑰匙上,就又想起來了,賠償的事兒還沒說清楚呢。

「一個億太多了吧?你這不是訛人嗎?」

看到林允兒氣鼓鼓的樣子,李羨笑了:「嘿!我訛人?你們不都是大明星嗎?這點兒錢跟你們的前途比起來,不算什麼吧?再說了,誰讓你平白無故打我了?」

這就有點兒無賴了,可李羨生氣啊!平白無故被人打了一棍子,被打傷了,還要被污衊是壞人、跟蹤狂,這擱誰不得生氣?

要不是看她們是女人,李羨早就大嘴巴子抽她們了!

錢不錢的不重要,李羨也沒真想讓她們賠一個億,他想的就是報復回去,好好的氣氣林允兒和徐賢。

林允兒和徐賢確實被氣壞了!微喘著粗氣,咬牙切齒的看着李羨,卻不知道該怎麼反擊。

確實,和林允兒的前途比起來,一億韓幣根本不算什麼了。如果因為這區區一億韓幣弄的這件事人盡皆知的話,那林允兒受到的傷害將是她不能承受的。

所以,儘管都快被氣死了,但林允兒和徐賢也只能忍了。

不過,讓她們疑惑的是,朴永泰怎麼也不說話呢?他作為經紀人不是應該跟李羨據理力爭嗎?就算是他也拿李羨這個無賴沒辦法,最起碼也要做做樣子吧?

李羨也有點兒無奈,他之前都告訴朴永泰了,讓朴永泰在別人面前要裝作不知道他身份一樣。

可朴永泰現在一直面無表情的端坐在他旁邊,一句話也不說,這看起來不奇怪嗎?

於是,李羨表面上不動聲色,卻在下面偷偷的用腳,輕輕踢了一下朴永泰。

朴永泰不是不想說,他是怕萬一自己說錯什麼,會了惹得李羨不高興。要是那樣的話,還不如不說呢。

不過,他還算會演戲。被李羨踢了一下后,他立刻假裝乾咳了一聲,然後隱晦的朝林允兒二人眨了眨眼,說道:「咳咳!允兒啊,先開車吧。回去了,再慢慢聊。」

林允兒二人接到信號,還以為朴永泰已經有應對方法了,只是因為李羨在場,所以不能說出來。

於是,二人都不再看李羨,而是轉回頭去坐好了,然後林允兒從徐賢手裏拿過墨鏡戴好了。

因為怕墨鏡又掉下來被李羨看到她的眼睛,林允兒還用力的按了按眼鏡。

「哼~」在確定沒問題后,她又通過後視鏡狠狠的瞪了李羨一眼,輕輕嬌哼了一聲,才發動車子回宿舍了。

儘管隔着墨鏡,李羨也能感到有四束想要殺人似的的目光照到了自己身上。

「哈哈!」看到她們生氣,李羨得意的笑了一聲,然後閉上眼睛靠在座位上,嘚瑟的哼起了小曲兒:「啷個哩個啷,啷啷哩個啷……」

看到他這麼得瑟,林允兒和徐賢氣的都快冒火了。徐賢這個時候是真後悔了,自己之前幹嘛要招惹這個無賴?

當初就不該提醒他,讓他被罰款,甚至是被抓起來才好呢!

嘚瑟了一會兒,李羨就陷入了沉思。他覺得自己剛才的行為,很明顯是受了原來那個李羨的影響。

原來的李羨,饞林允兒的身子,甚至想過要潛規則林允兒。只是他還沒來得及下手,現在的李羨就穿過來了。

李羨覺得,肯定因為是他腦子裏有原來那個李羨的記憶的原因,所以才會對林允兒有點兒心動的感覺,甚至還會伸手拿人家臉上的墨鏡。

這可不行!原來的李羨是個閱女無數的流氓,可他還是個童子呢。他可不能隨便對女孩子動心。

就算是找女朋友,他也得找個,可以百分百確定是他自己喜歡的人來交往,而不是受原來那個李羨的影響去對什麼林允兒、朴孝敏的去動心。

誒?()朴孝敏又是誰?

隨着朴孝敏這個名字的出現,李羨的腦子裏又出現了一個「530計劃」!

哎呦我去!原來那孫子可真會玩兒啊!

。 「鎮妖冊所能實現的永生,是基於鎮妖冊不毀,且有源源不斷的靈力維繫群妖生機,列入此冊,永生且永恆受制其中,此冊之主一旦身亡,導致其遺失,其中的妖名將會陷入沉眠,直至下一個得到此冊之人以靈力喚醒群妖……」

鎮妖冊原本存在於崩壞的玄元界,隨著九重天塔遺失在時空狹縫內布置多少歲月,其中的諸多妖名已經在混亂的時空中被抹除,僅剩下「劍妖」之名留存。

其實劍妖是有自己的記憶的,包括它成為鎮妖冊之妖名前的所有記憶,只是,在進入鎮妖冊后,那漫長的歲月讓它幾乎找不到封存的記憶所在,便最終變成了純粹的妖名。

趙風能感覺到劍妖的實力等同元靈九重天,而修為越強大的妖名,喚醒所需的靈力自然也越高,就劍妖而言,喚醒它所需的靈力為八十一道,而作為天階超品之法器,其所能載入的靈力上限是三十二道,所以還無法徹底喚醒劍妖。

「這鎮妖冊,是我見過的法器之中,用途最廣且理論最強的法器!」

趙風給出了十分中肯的評價,隨後將此寶收起,因為冥界殺手已經開始行動了,而他們的真正目的也浮出水面……

……

韓敏俊根據冥界高層的指示,找到了雨屠夫。

「血王的意思是把人質留在韓國,但又不能和忍界撕破臉,所以,只能做出人質被兩界之外的第三方勢力劫走的假象,而我將作為第三方勢力,將這批人質轉移到其他地方,而你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韓敏俊翹著二郎腿坐在單人沙發上,態度十分傲慢,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內。

雨屠夫也在剛剛接到了血王的指示,內容與韓敏俊所言相差無幾,但她還是不解地問道:「僅憑你一人,不可能將所有人質從酒店內轉移出去,何況……我剛才已經受到忍界發來的消息,說是他們會在兩個小時內派人來酒店接人質,你一人擋不住忍界。」

「呵呵,這一點不勞你費心了,我自有安排,你要做的就是帶著你的人,灰溜溜地從酒店撤出去,然後與忍界的人回合,告訴他們人質已經被劫走,剩下的就與你們無關了,好了!帶我去見見人質吧!」

ps://

韓敏俊的態度雖然惡劣,但雨屠夫與他同級,自然也無權追問到底,只能帶著他去關押人質的房間查看。

1011房內,四十二名人質雙手被捆,背部相對、六人一組,圍成七個圓圈。

鄭有為、鄭權、龍鱗亦在其列,這三人之中,龍鱗有暗勁武師的實力,奈何看管他們的都是冥界金牌殺手,以西方力量體系為標準,至少都是b級能力者,更有甚者已經達到了a級,而b級能力者等同暗勁武師,還有西方科技武器加持,龍鱗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此時,韓敏俊進入人質房,他數了一下,確定人數無誤后,將四十二粒黑色膠囊交給了其他殺手,並吩咐給現場所有人質各吃一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