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隨着小弟們都一個個的散去坐在床上修鍊起來魂力,葉問也重新躺回床上一個個拆起了錢袋子。

「……唔,徐鴉孝敬了十五個銀魂幣,聾羊是十二個銀魂幣,其他幾個人也都是三五七八個銀魂幣不等,嚯!蕭塵宇這小子到底是城主的兒子,袋子裏居然有三枚金魂幣!」

葉問的眼睛裏頓時閃閃發光。

重活一世讓他明白了不管在哪裏,沒錢那都是寸步難行的道理。

不財迷,那還能叫人么?

葉問統計了一下,小弟們一共孝敬了三金八十銀!

這些錢足夠普通人一家三口富足的過上好幾年!

而據他們說這也只是他們一個星期的零花錢而已!

「草!一群狗大戶!」

葉問忽然就覺得這錢一點都不燙手了!

把錢全部塞在枕頭下面,葉問正尋思著有空得去搞個空間魂導器的時候

「啪」的一聲,六舍的大門突然被暴力踹開了!

剛剛才進入修鍊狀態準備發糞塗牆追上新大哥的六舍小霸王們瞬間暴怒!

今天難不成是命犯封號斗羅不成?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

嗯?

剛剛藏好小金庫的葉問也眯起眼睛向門外打量了過去。

修長筆直的雙腿,蹬著一雙鹿皮小蠻靴。

透紅的臉蛋上滿是膠原蛋白,但卻讓人一眼就覺得這是健康的顏色。

一頭烏黑的長發紮成二隻馬尾,直直的垂到腰部,水靈靈的大眼睛此時正在門口掃視着屋內,似是在尋找着什麼。

好一個嬌俏可愛的小姑娘!

原本氣勢洶洶抄傢伙準備動手的蕭塵宇等小霸王在看見這女孩子的剎那……瞬間全痿了!

哦,六舍中唯一的女孩周可心沒有……

這,這特么的有點子像唐三的姘頭小舞啊!

還躺在床上的葉問有點傻眼。

這小姑奶奶不是應該去七舍那個平民窟和小三兒擠一個床上嗎?

跑六舍來幹啥?

「你,你有什麼事嗎?

徐鴉等人早就被小舞森林精靈一般的可愛樣貌給擊中了,杵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彈。

到是蕭塵宇到底是擁有魂環的魂師,第一個醒來問道。

不過說起話來也是輕輕的,就好像怕聲音大了能把人家小姑娘嚇走一樣……

「呀!不小心力氣大了點!我,我沒什麼事呀!就是宿舍滿了,想到你們宿舍來擠擠!」

小舞鬼精鬼精的轉了轉眼珠,側過身體在眾人看不到的角度用瓊鼻微微抽動了下,隨即眼神猛的一亮,轉過身子就朝葉問的方向看了過去!

「呃……」

「可,我們宿舍也剛滿了啊!」

蕭塵宇雖然很不想說這話,但沒辦法,最後一個床鋪確實已經被佔了,而這個人還是他們剛認的老大…

「哦?滿了?沒事,我隨便找個人擠一擠就行!」

門外的小舞狡黠一笑,踏着小蠻靴噠噠噠的就悶頭悶腦的直奔葉問的床鋪而來。

「………」

葉問傻傻的看着女孩兒帶着一陣花草般的清香來到他的面前。

「你好,我叫小舞,跳舞的舞,可以讓我睡在你旁邊嗎?」

「可……可以!」

「謝謝!」

簡簡單單的二句對話后,葉問剛收拾乾淨的小床瞬間就損失了一半。

蕭塵宇見女孩兒跑到自家老大那邊了,也就沒有再去自找沒趣,賤賤一笑就把一群沒見過世面的憨憨給轟走了。

「哦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

將隨身挎著的兔子小包放在床上,小舞歪著頭用亮晶晶的眼眸打量著一副愣愣模樣的葉問。

「他叫葉問,是我們六舍的新老大!」

葉問還沒說,睡在葉問旁邊一個床鋪的聾羊就挺起胸脯搶答了。

「哦?聽上去你很厲害呀?」

小舞好似聽到了什麼特別感興趣的話題,馬尾辮子一甩,雙手小大人般的背負在身後說道:「我,小舞,武魂柔骨兔,十二級一環戰魂師,現在向你發起挑戰!」

歪了歪了全歪了!!

葉問看着眼前這經典的橋段,腦子裏嗡嗡的響個不停。

他很想問問小舞:大姐您是不是搞錯了?我不是小三兒啊我不想舔你!

到底是哪裏搞錯了呢?

葉問看着已經亮出兔子武魂的小舞怔怔的發起了呆。

原六舍之王,現在的六舍老二蕭塵宇看見此景立馬站了出來說道:「小舞,咱們老大可是很強的,我把我六舍二把手的位置讓給你,你看要不然就不要比了吧?」

「不行,我今天就要當六舍的大姐大!」

誰知小舞卻是一扭脖子,根本不給蕭塵宇的面子。

旁邊的葉問看的連連點頭。

嗯,這很小舞。

ps:同人畢竟不是照搬,劇情人物都有改變,大家看看就好,不要認真呀! 尤葉從花房出來,看到林昊楓和白斯明並排站在外面,跟兩棵高大挺拔的白楊樹一樣,愣了一下:「你們倆都在?」

「我剛到。」

「我剛到。」

兩棵白揚樹異口同聲的答道。

目不斜視,問心無愧,心照不宣。

尤葉撲哧一笑:「你們倆怎麼回事,好像小學生回答問題似的。」

「小學生那麼天真可愛,不會撒謊。」趙澤初淡淡地補充一句。

「啊?」尤葉沒聽懂。

「時間不早了,進屋吃飯吧。」白斯明往裏面請。

「謝謝款待。」林昊楓跟着往裏面走。

難得的整齊劃一,尤葉沒聽懂趙澤初的話,他們倆可是都聽懂了。

白斯明接到管家電話時,就吩咐中午加菜,特別囑咐避免辛辣,難消化的也不行。

豐盛的午餐,都是尤葉愛吃的,一起住了大半年,白斯明把尤葉的口味記得清清楚楚的。

坐到餐桌前,林昊楓給尤葉布湯,布菜,白斯明慢慢喝着湯,彷彿沒有看到。

明明是自己準備的一番心意,卻不能親手送到尤葉的嘴邊,也是一種悲哀吧?

趙澤初在一旁看着,揣摩著將來遇到什麼樣的女人,才能將白斯明心中尤葉的影子驅走。

也許,這影子永遠也不會消失吧。

飯吃到一半,林昊楓的手機響了一下,他低頭看過之後,問白斯明:「公司那邊有點事,我們去書房談?」

白斯明起身,兩人朝樓上書房走去。

進入書房,關好門,白斯明表情變得凝重:「什麼事?」

林昊楓能離開正吃飯的尤葉,馬上與他商談,一定不是普通公事。

「看這個。」林昊楓將自己的手機舉到白斯明的面前。

手機上顯示的是一段視頻,白斯明點了播放,發現正是他曾利用黑客技術找到的那個真正與粉末有關的酒鬼的視頻,只是清晰度比他找到的要好得多,甚至能看清這個灑鬼的臉。

「是那個給警察局傳資料的匿名者!」白斯明也吃了一驚。

當晚林昊楓能被放回來,是有人給警方傳了能足夠證明林昊楓無罪的資料。

至於這些資料是什麼,他們之前並不知道。

「你接着往後看。」林昊楓指了指手機。

白斯明點了幾下,發現有三段視頻和幾張照片,能非常清晰地看到警方抓捕時,那個真正的嫌疑人逃離的全過程,還有他臉部清晰的特寫。

「這並不是傳到互聯網上的壓縮視頻,是母帶!」白斯明更加意外。

要知道以他的技術,能找到壓縮后的視頻就不錯了,當時他想向警方提供證據的時候,唯一遺憾的就是臉部不夠清晰,還得進行身份再核實。

「他用這些資料告訴你,是他把你救出來的?」白斯明猜到對方的意圖。

擁有母帶級別的施救者,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嫌疑,就是當時陷害林昊楓的人。

「斯明,你給這個號碼發幾句話,我可以利用這些證據,證明他偷梁換柱,欺騙警方。」林昊楓已經想好了對策。

發信息過來的手機號是匿名的,白斯明很快破譯,將這句話傳了過去。

他明白林昊楓的意思,對方想示好,林昊楓表明,自己不知這一套。

林昊楓心裏也清楚,僅憑這些想抓到陷害他的人,也非易事,他只是想讓對方知道,不要總耍小聰明。

隔了幾分鐘,那邊再發過來一條:「今晚,見?」

這個神秘人,終於主動要求見面了。

白斯明替林昊楓回了個「見」字之後,對方再也沒有回答,五分鐘以後,白斯明再查那個號碼,已經被註銷,信息也發不過去了。

「他急了。」白斯明用只有林昊楓才能讀懂的眼神說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