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啦,LOVE市的確是我的家但是我已經嫁出去了。」

林夙媛機智反應再次搬出她那百試不膩的招式,也就是那個無中生有的丈夫。

「原來你也是本市人,那你為什麼不回家住呢?」

「家在鄉下,但是我是公司安排調動過來的所以我得在城裡找個落腳點,大概忙完這邊的工作就會回去了。」

「原來是這樣。」

「粑粑~」此時牙牙又對男人喊了一聲還張開雙手求抱抱。

「牙牙,說了多少次這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在家。」

「粑粑~」小傢伙似乎壓根就沒把林夙媛的提醒放在心上,其實也就是孩子太小了壓根就不懂。

「沒事,孩子想要抱抱那我就抱抱吧,可能她想要爸爸的懷抱。」

「不好意思哈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也挺樂意充當爸爸的角色。」

「那我先看下合同沒什麼問題的話就簽約吧。」

「嗯。」

就在林夙媛看合同的時間裡,男人逗著牙牙不亦樂乎,牙牙也漏出了燦爛的微笑。

「對了還沒有互相介紹認識下呢。」

「我叫蕭晉騁請問你呢?」

「我呀,我叫林夙媛你以後叫我包子就好了。」

「包子?」

「那是我的小名,我已經習慣這樣的稱呼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一直叫我包子我不會生氣的。」

「好的,那這個小女孩呢?」

「就叫牙牙。」

「牙牙應該是小名吧?」

「呃是的。」

「幾歲啦?」

「一歲,還很小呢啥都不懂就學會了幾個詞還經常亂叫。」

「沒事我覺得這樣挺可愛的。」

「可愛嗎?呵呵呵~」聽到男人誇自己女兒可愛林夙媛還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孩子那麼想爸爸你為什麼不把孩子放在家裡由她爸爸照顧呢?」

「你不知道呀,她爸爸比我該忙根本沒時間所以孩子在家見到父親的時間也少所以現在看見誰就叫誰爸爸。」

「嗯的確這種情況還是你自己帶著孩子比較放心。」

「那個合同我已經檢查完畢了沒什麼問題,咱們這就簽約吧!」

「行。」

順利完成簽約之後,蕭晉騁幫助林夙媛母女整理行李。

「該弄的都已經弄好了剩下的你就帶回房間繼續弄吧,這房間我就不進去了。」

「好,謝謝你辛苦你了。」

「不客氣。」

蕭晉騁轉身準備離開,林夙媛趕緊對著他喊了一句。

「還有,晚安做個好夢。」說完快速關上門就好像一個小姑娘剛和自己暗戀的學長告白一樣。

蕭晉騁停下腳步有些小驚訝,因為長這麼大第一次和自己說晚安的人還真的沒有幾個,林夙媛是第一個。

他調整好心態搖著頭笑了笑摸著後腦勺回了房間。

林夙媛靠在門后心臟砰砰砰跳得快得要死,自己臉也非常燙紅紅的。

「奇怪?我這是怎麼了?我以前也會和別人禮貌性晚安的但是都沒今天這麼臉紅!」

啪啪啪,林夙媛對著自己的臉拍了幾下后調整好心態開始收拾行李,牙牙坐在床上一直喊著「爸爸」

林夙媛無奈地笑了笑。

「這小傢伙到底怎麼了?自從回到市內后她就一直亂叫爸爸?」

「難道這就是感應嗎?」林夙媛來到窗前看向燈紅酒綠的城市不禁感慨「或許牙牙的父親現在也在城市的某個角落裡吧?」

蕭晉騁這邊他回到房間后並沒有洗漱完並沒有睡覺而是先到書桌前拿起一本書就看了起來。

書看著看著他不禁回憶起牙牙叫自己爸爸的場景。

「粑粑~粑粑~粑粑~」牙牙的聲音一直在他的腦海里縈繞,他無奈地笑了笑放下書便回到床上躺下睡覺。

「那個叫丫丫的小女孩真的可愛。」

夜裡,林夙媛再次夢到了兩年前的那個夜晚。

「唔~哈~」

「呃~」

「好痛,不要,快停下~」

「不行,忍不了了……」

「啪~啪~啪~」

「唔~呃~」

「好痛,咿呀~」

「呃~呵~」

就在即將高潮的時候,林夙媛突然從夢中驚醒!

「呼~怎麼回事?怎麼又做春夢了?」她看了下手機,此時手機上的時候為凌晨三點。

「啊呀!為什麼會做這個春夢呀!」林夙媛剛剛躺下結果卻發現枕頭非常濕。

「怎麼回事?我……我怎麼……我怎麼流口水了?」

「哎喲,羞死了怎麼一回到LOVE市就開始做這個夢呢?在飛機上也是現在也是。」

「哎呀不管啦,先睡覺可能是我還比較緊張吧畢竟明天要去報道。」

「嗯,肯定是我太緊張了放鬆心態。」林夙媛閉上眼睛再次進入夢鄉。

同一時間的對面房間內,此時男人正在洗澡,為什麼會洗澡呢?

其實男人同樣也做了春夢,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內褲已經濕透了,蕭晉騁有些無奈由於他有潔癖所以他立刻起身前往浴室把內褲扔進洗衣機之後便開始洗澡。

溫水順著身體肌肉的弧線慢慢往下流動,蕭晉騁獃獃地站著任由溫水沖刷自己突然來那個東西沒什麼做春夢也沒什麼但是偏偏春夢內容就是他兩年前和一個陌生女子一夜作歡的內容就讓他特別害羞。

「該死,兩年過去了,我都快忘了,為什麼現在又要讓我再次想起?」

洗完澡后,蕭晉騁也回到床上繼續睡覺。

第二天早上,當林夙媛起床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左右要不是牙牙餓了瘋狂拉扯林夙媛的頭髮說不定林夙媛還要睡下去。

「寶貝早上好呀。」

「媽媽餓餓飯飯。」

「幾點了呀?」

「呀!十點了!我睡了那麼久?」

「不行不行得趕緊起床打扮下和公司負責人約好十一點半見面的要是我遲到了可就要扣工資了。」

「媽媽~」

「啊?寶貝不好意思,媽媽這就給你準備好早中晚三餐好嗎?」

牙牙沒說話她已經習慣了自從有意識開始她的媽媽就經常把自己留在家吃的都是提前準備好的奶粉,一天下來唯一能吃到飯的時間只有晚上。

林夙媛急忙來到客廳準備打水結果看見一個字條。

「我已經準備好了早餐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起床,冷了的話就用微波爐熱一下吧。」

「沒想到他還挺暖心的。」

林夙媛用微波爐熱了下早餐后把孩子抱出來說。

「看,叔叔給我們做的早餐。」

「爸爸……做的……早餐。」

「……」林夙媛無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老奴定會好好伺候主子的,但是現在這裡,大家都是剛進宮的美人。

還請大家把各自的那些花花心思都收起來,這可不是你們府上任由你們撒野的地方!

這說完后便離開…!!!

留下了一個宣華殿的總管,和一個年輕一點兒的嬤嬤。

那嬤嬤上前先自我介紹說著奴才艷華大家可叫老奴花嬤嬤就是,以後和蘇總管就是負責各位美人的衣食住行,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儘管詢問老奴就是。

今天看著大家也累壞了,就先大家好好休息,明兒天再安排嬤嬤教大家宮規禮儀。

還有大家在天黑后就不要隨意出來,特別是不能出這宣華殿….。

這話剛說完,只見蘇總管端著一個梨花木托盤走過來。

說著各位小主兒,大家的住所是按照抽籤決定的,其一個院落住兩位小主,大家來奴才這拿一個牌子,要是兩人牌子上面寫的一樣的名字。

便以後這段時間你們可就是住在一起的。

大家按著順序拿了一個牌子,隨後大家便看著上面寫的,梨花苑..延華殿..紫竹停…!!

夢瑤心裏面很是擔心,可不要和郭煙她們住在一起…。

最好還是和熙姐姐一起就好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