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就算是一個老祖級,就算來了一尊臨神六境的至強者趕至,下場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這就是激怒本座的下場。」無相話語陰森中帶著嗜殺,那威嚴眸子掃過,讓諸人盡皆低頭,不敢與其眼眸碰觸。

所有人都驚恐到無以復加。

這便是打神鞭之威嗎?

這世間,打神鞭諸多,但其實上,都是此器的仿品。

無相持打神鞭,靜靜的站著,半晌后,這才輕笑:「你太讓本座失望,本認為可戰個痛快呢,結果一擊成灰……」

「鏗!」

便在此時,他手中的打神鞭竟然爭鳴,無相變色!

他像是陡然想到了什麼,雙眸陡縮,厲喝道:「是你!!!!」

這門法,這種手段,他曾經遭遇過。

那是他此生最灰暗的一日,差點就讓他一蹶不振。

「鏗!」

一柄暗金的重戟突兀的從無相腦後殺來。

「果真是你!」

無相又怒吼!

這柄重戟,成帶給他無盡的屈辱。

「哈哈哈……真好,原以為只有殺往另一邊,才能雪恥呢!」

無相像是癲狂了。

他一臉的咆哮。

表情更是不一而足,初時吃驚,不解,到最後,整個人的表情都擰在一處了,猙獰得像是惡魔。

「殺!」

林凡出現,后重戟而顯,伸手握住戟柄,狠狠向後一抽,轟的一聲,無相歷嘯,持打神鞭硬接。

巨響爆發,數奪蘑菇雲升空,血河更是掀起數萬丈的血浪。

若非林凡在出手時,就讓諸多小舟遠離交戰範圍,此次碰撞,足以覆滅掉此地所有人。

林凡表情森寒。

他並不想暴露自己。

但沒有辦法。

這打神鞭真的太恐怖了,再不拿出誅天來,就是在自找不快。

根本擋不住。

「轟!」

無相動了,表情猙獰,每一步落下,都如神祗巡天,壓制天地萬物,鎮壓這個世界的大道,可怕無邊。

見到了心心念念的死敵,此時他的氣息攀升到了極致,整個人都達到了最巔峰的狀態。

天地因他而悸動,時空因他而倒流。

「我會殺了你。」

他說得太平靜與簡單了,但這話語中的殺意,卻是凍僵了萬里蒼穹,空間咔咔的往下掉。

「砰!」

無相主動出手,不再沉靜,滿頭長發亂舞,每一根髮絲,都輕易的可以割裂虛空。

打神鞭發光,竟然從其中飛出九個大魔的頭顱來!

「天魔舞!木易,你要小心。」流追月開口,提醒林凡。

這九個大魔的頭顱飛出,圍成一個圈,急速旋轉,最後竟然帶起一個黑色的脖圈,向著林凡的脖頸套下;並且,魔氣滾滾,殺機滔天。

但,從林凡的眼中看去又有不同。

這幾個大魔的頭顱,千變萬化,在演繹他心中最是懷戀的一切,最終竟然是化作傾城等人的虛影,在輕歌曼舞。

「吼……」

林凡咆哮。

在謀一剎那,他差點遭劫了,沉醉於那些幻境中。

「你還是沒長進,忘記世間幻象對我無用嗎?」

林凡怒吼,他腳踩時空,一步就越過萬丈,避開了向他脖頸套下的脖圈,舉戟立劈而去,萬丈溝壑乍現。

兩人攥在一起,天崩地裂,周圍神魔哭嚎,各種異象紛呈,像是來到了神戰時代,神魔共爭雄。

咔嚓。

突然,一束黑色的閃電從一個大魔的口中吐出,向林凡的眉間劈殺而去。

「轟!」

又有一個大魔揚天長嘯,滾滾魔氣遮天蔽日,最終化作一口漆黑的魔刀,立劈林凡後背。「徒兒,你不愁,老夫愁總行了吧,別苦著張臉,一副苦大情深文弱書生的德行,天下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提到此處,李院長乾咳了兩聲,坐到小案邊提起筆,喃喃道:「真是有失體統,讓我糟老頭子操碎了心,既已離開了隱居,與那丫頭還有什麼關聯,這樣挺好,井水不犯河水,男女各自婚嫁,沒半文錢關係…」

有失體統?!

各自婚嫁?!

為什麼人家的師父是大儒賢士,點到為止,他的師父卻是表面受萬人景仰……

《絕品女太傅》第五十九章誤解酒醉荒唐事 亞特蘭大依舊佔據着優勢,估計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很快亞特蘭大再一次發起了進攻,他們果斷傳了一個傳中球。

足球帶飛向了禁區里,算是傳的還可以。

但是足球還是被巴黎聖日耳曼的後衛解圍了出來,足球飛向了禁區外。

后腰馬爾基尼奧斯判斷到了落點,他趕緊從禁區里跑了出來。

他想要將足球解圍遠一點,現在還不是很保險。

然而他的注意力都在空中的足球上,他沒有注意到夏忠也朝着足球迎了上去。

而且他還更加快一點,只見夏忠跳了起來,然後頂向了足球。

這麼遠的距離,當然是無法直接射門的,夏忠是將足球吊進禁區里。

想要去找隊友,卡爾達此時的位置就非常好。

因為足球被頂了出來,所以防守球員稍微往外出去了一點。

當足球落向卡爾達的時候,竟然沒有人盯防卡爾達。

一個球只要射門,就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他現在直接對話門將納瓦斯,而他沒有讓人失望。

卡爾達是背對球門方向,因為他是面朝著足球的。

所以現在他只能用一個回頭望月的射門意識,這個射門選擇當然是有難度的。

可是夏忠這個做球,很好的找到了卡爾達。

再加上沒有人盯防他,所以頂得還挺不錯的。

足球被他頂向了球門,門將納瓦斯已經非常努力的撲救了。

但是這麼近距離的頭槌,納瓦斯也是沒有什麼辦法。

他雖然勉強碰到了足球,但是也並沒有什麼用。

足球還是飛進了球門裏,然後打在了球網上。

「球進啦!卡爾達頭槌打破了僵局!」朱曉宇語速奇快的解說道。

這個進球確實精彩,也難怪朱曉宇這麼的激動。

「一個球夏忠給的很好,而卡爾達打得也很漂亮!」

此時朱曉宇的語速開始慢了一點。

「比分來到了1比0。。。」

朱曉宇的解說慢慢停了下來,之所以會停是因為場上發生了變化。

在卡爾達頭槌破門后,他就開始跑向了場邊。

準備慶祝自己的進球,可是巴黎聖日耳曼的球員不斷說着什麼。

於是他回頭看了過去,而且有種不祥的預感。

巴黎聖日耳曼的球員在卡爾達進球后,第一時間就舉手看向了主裁判。

因為他們看來,卡爾達這是明顯的越位。

只是以主裁判的角度,很看出到底有沒有越位。

但是卡爾達有點空了,很有可能是一個越位。

至於邊裁方面早早就舉旗了,他看的還是比較清楚的。

主裁判和耳機里溝通著,這一刻卡爾達更加擔憂了。

果然主裁判示意越位,這粒進球不算。

「哦,這個球越位了啊,仔細想一想確實有肯定。」朱曉宇平靜下來后解說道。

「卡爾達的位置確實有點靠前,着實有一點太空了。」

此時開始播放之前的慢動作回放,果然這個球越位了。

而且還是比較明顯的,這是正確的決定。

「確實是越位了,真是太可惜了。」

「這個進球還是很精彩的,巴黎聖日耳曼逃過了一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