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偶像劇

江南曦眼眸一深,這麼說,江氏的危機,真的是江雲夢一手造成的?

江雲深這個混蛋,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江雲夢的計劃?

他們是想讓江氏破產?

呵呵,就憑他們兩個人?做夢呢吧?

她哈哈一笑:「江雲深,你是不是想多了?你姐姐就是一個縮頭烏龜,躲在後面不敢露面,讓你和你媽給她當馬前卒。你和你媽就是她的犧牲品,她才不會管你們的死活!」

江雲深冷哼一聲:「江南曦,你不用在這裏挑撥離間,我不會上當的。」

江南曦站起身,一手探進自己的背包里,附身看着江雲深:「是嗎?她有多在乎你的死活?你要不要和我賭一賭?」

江雲深的眼眸驟然放大:「江南曦,你要做什麼?」

江南曦的手從背包里出來,指尖捏著幾根細針。

這幾根細針,不同於針灸的銀針,只有兩厘米長,比銀針堅硬。

她捏著針尖,讓江雲深看:「我說了,我要和你打個賭……」

她說着話,手起針落,一根針就扎入了江雲深脖子一側。

江雲深只覺得脖子一疼,想阻止都來不及。

「江南曦,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江南曦一笑,手指再次抬起,一根細針沒入他的另一側脖子,還有一根刺入他的胸椎。

她手法之快,讓江雲深瞠目結舌。

江南曦拍了拍手,笑得一臉無害:「我的好弟弟,你剛才不聽話,我有點生氣哦,所以,給你點教訓。我給你身上扎了三針,你知道這三針叫什麼名字嗎?」

江雲深直直地望着她,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江南曦又是一笑:「叫鬼泣三針!顧名思義,就是鬼都怕這三針!這三針,第一天會讓你渾身如螞蟻咬,酸癢難忍;第二天,會讓你渾身各關節疼痛僵硬,感覺自己像是一個機械人;第三天,會讓你渾身的肌肉無力,甚至喪失吞咽和排泄能力;第四天,你記住,第四天,你會五感盡失。如果這時候,讓我取針,你還有救,不然,你就是廢人一個了!」

江雲深撐大了眼眸,驚駭地望着江南曦。

江南曦拍拍他的臉,笑道:「乖乖地給你姐姐打電話吧,告訴她,不只是只有她,會用威脅這一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還真是你,那在外頭點稻草放火的人,也是你了?」雲若月道。

「那不是,那是柳如煙乾的,他只能幹那些沒有技術難度的活。我乾的,可是一般人幹不了的活。」陌離自信的道。

雲若月輕笑,「這些是什麼信?」

「這些都是我在蘇誠的書房裡找到的,全是他收受賄賂,以及與上下級官員來往的信件。王爺王妃,這些信里有很多蘇誠貪污受賄的證據。」陌離道。

楚玄辰一看,頓時冷冷的眯起了眼睛,「好,把信收起來。陌離,你們再多搜集點蘇誠的犯罪證據,等時機一到,本王要宰了他!」

接著,楚玄辰親自去放那信件,陌離則走了出去。

等陌離走出去時,雲若月突然跟出去,對他道:「陌離,我要你去找蒙正,叫他替我辦一件事。」

「什麼事,王妃?」陌離恭敬道。

雲若月湊向他,小聲道:「是這樣的……」

陌離聽后,連連點頭,連夜就去客棧找蒙正去了。

另一邊,那地牢門口,當那兩名家丁迷迷糊糊的醒來時,發現都到大半夜了。

他們的腦袋昏昏沉沉的,兩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是一臉的疑惑。

「咦,我們怎麼會睡在地上?」家丁甲道。

「不知道,你快檢查看看,看鑰匙還在不在身上。」家丁乙道。

「鑰匙還在,不過真是奇怪,我剛才好像被人打了一下,然後就暈了。」家丁甲道。

「此事不同尋常,快,快去檢查一下地牢里的糧食還在不在。」家丁乙著急道。

家丁甲一聽,趕緊走向地牢,拿鑰匙打開那門鎖。

然後,兩人趕緊走進地牢,仔細的檢查了一圈。

最後才發現,那些糧食都堆得好好的,根本沒少一包,他們這才放下心來。

只是,他們為何會暈倒,這讓他們很迷茫。

家丁甲檢查完后,一臉慶幸的說,「幸好糧食沒丟,你說,我們要不要把這件事稟報給大人?」

「不用了,反正糧食也沒丟,咱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被大人罵。」家丁乙道。

家丁甲一點,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第二天中午,當蘇誠請楚玄辰吃飯時,他卻一個勁的在那裡唉聲嘆氣,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

雲若月見狀,便放下筷子,戴上面紗。

她從裡間走到外間,看向蘇誠,「大人是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蘇誠難受的嘆了一口氣,狠狠的揉著眉心,「哎,不知道怎麼的,本官最近總是覺得頭暈頭痛,疲勞心悸,還胸悶乏力。這頭一天到晚都在痛,好難受啊。」

「頭暈頭痛?大人可知道這是什麼病?」雲若月問。

其實她一眼就看得出,蘇誠患了高血壓、高血脂等病,她只是假裝不知道而已。

蘇誠一愣,「本官請郎中來看過,那郎中就說本官是為了百姓操勞過度,才患了此病。具體叫什麼病,本官也不知道,但是的確是為了百姓才生的這病。」

蘇誠愛面子,他當然不可能告訴雲若月,他得的是富貴病。

雲若月也不揭穿他,她仔細的圍著蘇誠轉了一圈,突然掐指一算,然後大驚道:「天哪,大人。你印堂發黑,兩眼發黃,滿臉浮腫,眼中似有惡煞作亂,身上似有惡鬼相聚。你這不像是生病,倒像是中邪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夫人遞了帖子之後,兵部尚書秦大人不放心,特意交代秦夫人。

「你記住提醒娘娘一定要穩住,不要中了別人的圈套,我越想越覺得這是別人設下的圈套,故意挑釁娘娘和皇貴妃之間的關係,讓她們斗個你死我活。要知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最後兩敗俱傷,就得不償失了。」秦大人考慮再三之後,還是把自己的擔憂告訴了秦夫人。

秦夫人聽了鄭重的點頭,「妾身知道了,妾身一定會告訴娘娘的。」

「另外你也可以藉著去謝恩的機會,試探一下皇貴妃娘娘的態度,看她對你和德妃娘娘是不是有什麼不滿……」隨後秦大人細細的跟秦夫人商量一番。

*

粹玉軒

當雲拂曉在暖閣里歇息的時候,白英偷偷進來找到降香,降香聽了白英的稟報后,看了一看刻漏,心想娘娘也睡了快一個時辰,叫醒也合適了吧。

於是降香輕手輕腳的走到羅漢床前,微微彎腰小小聲的喚道,「娘娘,娘娘。」

「嗯。」雲拂曉懶洋洋的應了一聲,慢慢睜開眼眸,有點迷糊的問道,「什麼時辰了?我睡了多久?」

「回娘娘現在未時(下午13點-15點)三刻,娘娘睡了快一個時辰了。」降香上前小心的扶起雲拂曉,讓她靠大迎枕上醒醒神。

「哦,我睡了快一個時辰了,幫我梳洗吧。對了是不是有事找我?」雲拂曉慵懶的靠在大迎枕上,伸了一個懶腰問道。

平常降香一般都是讓她睡到自然醒,不過一般她也最多睡一個時辰,所以現在起也差不多了。

「娘娘,剛剛華宸妃派人送來這個帖子。」降香把白英給她的帖子呈給雲拂曉。

雲拂曉挑了挑眉不置可否的接了過來,打開一看,眨了眨眼笑道,「你就回復華宸妃,就說准了。」

這不年不節的德妃的母親求見德妃,也怪不得華宸妃要送來這裏請示她了。

嬪妃不是不能見自己的家人,而是有規定什麼時候見一次,要不一個個的遞帖子進來,這皇宮不就成了菜市場了。

只是不知道這次秦夫人有什麼緊要的事等不及八十五的機會,現在就要進宮,她很好奇。

第二天辰時(早上7點-9點)末,秦夫人如期而至。

「娘娘,兵部尚書秦夫人求見。」大門口白英快步進來稟報。

「請她進來。」雲拂曉端坐在偏殿的羅漢榻上,為了這次的會客,她一改平常的舒適淡雅,換了一件白底綉紅紅色楓葉,滾了紅邊的對襟過膝褙子,下面系了一條紅色紗裙,層層疊疊的紗裙走動見隱隱泛著金光,細看就知道那紅色紗裙挑了金線。

頭上梳了一個端莊的圓髻,正中插了一支蝶戲牡丹的步搖,那蝴蝶薄如蟬翼的翅膀上點綴好幾顆金剛鑽,亮閃閃,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好些以前南宮擎賞下的貴重首飾,或者不怎麼符合她以前身份的首飾,現在她終於不用再顧忌這些問題隨便戴了。

今天為了顯示對秦夫人的尊重,雲拂曉特意打扮一番,不過也為了不至於顯得太過生分,她才在偏殿會客。

很快降香就迎了秦夫人進來,因為這次不是正式的召見,所以秦夫人也沒有穿上正一品的誥命服飾,不過也穿的很端莊,表示對雲拂曉的尊重。

「妾身拜見皇貴妃娘娘,娘娘萬福金安。」秦夫人一絲不苟的行禮請安。

「秦夫人免禮,降香快點扶秦夫人起來。」雲拂曉很客氣的讓降香攙扶秦夫人起來,隨即指指自己面前的圈椅,「夫人請坐。」

秦夫人沒有立即起來,反而行禮完畢之後才隨着降香的動作站了起來,由著降香扶她在左邊第一位的圈椅坐下。

在雲拂曉的羅漢榻前,分左右放了一溜的紅木圈椅,椅子上鋪了軟軟的墊子,墊子上再放了一層竹墊,就算坐久了也清涼舒爽,因為時辰還早不算太熱,所以冰釜也沒有擺上。

李蘭和桔梗分別為雲拂曉和秦夫人奉上熱茶,雲拂曉非常有興緻的和秦夫人說了一會子話,之後笑着道,「依本宮看,德妃肯定在關雎宮等着急了,本宮就不耽擱秦夫人,降香幫本宮送送秦夫人。」

秦夫人連連客氣的說不用了不用了,之後還是在降香的陪同下,一起出了粹玉軒。

「秦夫人請上轎,這是我們娘娘特意為秦夫人備下的。」在粹玉軒的大門前,停了一頂藏青色的轎子,降香很客氣的請秦夫人上轎。

秦夫人神情微詫,不過很快就掩飾去那一抹詫異,急忙推辭,「這怎麼行,不符合禮數,降香姑娘麻煩你代我謝過你們娘娘。」

不管是哪一位官員的夫人進宮都是步行的,可沒有坐轎子的資格,不過像這種由皇貴妃賞賜的轎子卻不同,是可以坐的,秦夫人邊說邊從手腕上拔下一個玉鐲子直接套在降香的手上。

「秦夫人,這太貴重了。」降香搖搖頭正想脫下還會給秦夫人。

卻被秦夫人阻止,「這不過小東西,希望姑娘不要客氣,既然是娘娘體恤,妾身就卻之不恭了。」秦夫人還是說了一番好話才坐上轎子離開。

等秦夫人離開后,降香走了回去,回到偏殿低聲和雲拂曉稟報,「娘娘這是秦夫人賞給奴婢的。」

降香把玉鐲子呈給雲拂曉,雲拂曉接了過來,迎著光一看,嗯,成色還不錯,是上品,這秦夫人還真捨得,「既然是秦夫人給你的,你就收下吧。」

以她現在皇貴妃的身份,以後送禮物給降香這樣的大宮女的會更多。

「只是……」降香有點為難,「無功不受祿,她要是要奴婢辦點什麼怎麼辦?」

「這到不會,畢竟德妃的身份也不低,她的身後還有兵部尚書這個強力的後盾,如果她都辦不了的事,估計我也辦不了。」雲拂曉想了想就讓降香收下那玉鐲,不過也由此看出這個降香對她是絕對的忠心,不會因為別人賞賜而背叛自己。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474章試探)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劉毅對蔣倩的專業能力是絕對認同的。

所以,近幾個月以來除了野外任務期間,客觀情況不允許。

其它時間,每天最少都會保證兩到三個小時的睡眠,多的時候甚至能達到六到八個小時。

尤其是休假的一個月里,幾乎就沒有吐納過,每天都和普通人一樣,完全通過睡眠來休息。

也許是因為近幾個月,宋家沒冒出來裹亂。

也許是劉毅從鄭老爺子那得到消息,宋家的所作所為已經被上面盯上了。

只是礙於宋家老爺子的身體狀況,才暫時沒有發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