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天怒吼;一頭夔牛震撼出現,足有一座山高,那四條腿就如擎天玉柱。

這頭夔牛身軀太巨大了,就連凌晨時分,那冰冷與寂寥的微光都被遮擋了,投下大片的陰雲。

前蹄躁動的刨地,煙塵四濺,這是天外天的武魂真身,很不得了,是他的拚命手段之一。

「三眼,你我兄弟並肩走黃泉,不孤獨!」

這夔牛咆哮,口吐人言。

王雄冷哼,他向前一步,卻見那一直萎縮於後的三眼,眼中殺機陡然凝聚,眉間的豎眼綻放璀璨的七彩光輝。

但確實出乎所有人意料,這絕對可以橫殺諸多帝君的七彩光輝,並非是照射在林凡一方;而是如一層光暈般,將如山的夔牛封禁。

「啊……」

天外天凄厲的慘叫震天,他怒吼與不敢置信:「三眼、你在作甚?」

他焦怒如狂,殺機肆虐。

這是他的幫手啊,此時竟然也如那些叛軍一般,舍他而去。

「本帝在殺你。」

三眼冰冷開口,且他騰身而起,他眉間的第三隻眼中,七彩光華依舊,可卻是突兀的生出熾白光線,幻化成帝兵,鏗的一聲,斬殺在夔牛身軀上。

「你以為這樣做,林凡就會放過你嗎?別做夢。」

天外天震吼,且他兩支如彎刀的犄角上,竟然迸射出青色的閃電,如天刀向後斬殺。

林凡眼神微眯。

卻聽三眼道:「都督,若我三眼死於此地,可否放過吾族?他們何其無辜。」

林凡眉頭皺起:「好吧,若今日你能斬天外天;既往不咎,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好。」

三眼瞳孔發光,更猛烈的大戰開始,這是帝君級別的大戰,若不是他們征戰於九天之外,哪怕是林凡都承受不住這種戰鬥餘波,會被撕裂不朽的肉軀。

這一戰沒懸念了,所有不願投降的天家武者皆死,沒有一個列外,當然,那些投降者,林凡並沒有殺,可依舊廢了他們的修為。

斬草不除根,這種蠢事,林凡不會做。

整個第七屆赫赫威名的天家,就這般覆滅,就如萬丈高山坍塌,讓整個第七屆都震動。

「轟隆。」

天穹陡然炸響,兩道人影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出現兩個巨大的人形深坑。

林凡微微挑眉,都言天外天是三千島的最強者,可此時看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至少這三眼就能與之拼殺得同歸於盡。

「請前輩出手。」

林凡開口了。

若是今日三眼真的死在此地,那麼說不得他也只有真的去滅了三眼族。

家主死了,家族眾人怎能不報仇。

王雄點頭,他先是將三眼救出,再入人形深坑下,將天外天擒來。

此時的天外天說不出的凄慘,哪裡還有一方霸主的威儀與風采?

他渾身血污,四肢癱軟,雙目都無神,被王雄擰住后襟就這樣拖到林凡面前。

「你天家,亡了。」

林凡俯瞰前方的天外天,冰冷開口:「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並非虛言,因果循環,你天家做了太多惡事,當有此劫。」

天外天虛弱抬頭,但確是在獰笑,陡然林凡瞳孔一縮。

只因,就在天外天獰笑的這一瞬,他整張臉孔竟然就如老牆脫殼,像是要長出另一張新鮮的面孔來。

且,他身軀內,傳來讓人發滲,如棉布被撕裂般的聲音。

「咻!」

從天外天的胸膛上,竟然突然的殺出一支猩紅的利劍來,這柄利劍不過尺許,但太鋒銳了,只是劍芒盪起,就讓首當其衝的林凡肌膚上起了一層細密的寒毛,且被割裂出諸多細小的裂痕。

這太恐怖了,要知道,他可是大聖肉軀,就算是頂尖聖器都能傷他肉軀絲毫,可這柄利劍竟然這般恐怖,並未臨身,只是盪起的劍芒,就讓他肌體出血。

「砰。」

天外天整個人爆成血霧,但在那血霧中,出現一個身影,持劍向林凡攻殺。

這人出現的太突兀,根本無人能夠意料到,且,他五官模糊,像是被混沌遮掩,無人能夠看清他到底何人。

「林凡!」

旭陽睚眥欲裂,他從後方趕來,斬天刀狠狠劈殺而下。

但更快的,還是一直在林凡身邊的囚牛老者,怒吼一聲,他雙手狠狠下拍,根本來不及出動他的帝器,只能用一雙帝掌迎向殺向林凡的利劍。

林凡爆退。

這根本不是他能抵擋的攻殺,若他敢觸碰,絕對會在瞬息內身死道消,會被殺成一灘肉泥。

「鏗!」

殺劍鳴,如龍嗚咽。

「龍吟毒劍!」

「滅生蠱!」

王雄連著兩聲大吼,滿是不可思議與驚駭欲絕!

「你到底是誰!」

王雄也殺來,只因他看見,囚牛帝皇的帝掌,竟然都被這柄利劍削掉了大半,且剩下的帝掌,也在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化作膿血。

這五官模糊的強者一語未發,只是仗劍而行,他先是擋開了王雄的戰劍,又震拳將囚牛帝皇震退一步,手中殺劍掄圓了,如一根大棒向林凡狂斬而下。

「叮。」

有枯瘦的手掌,突兀出現在林凡天靈蓋上,提林凡擋下這一擊,可林凡依舊被劍氣擊中,頭皮都被斬了來,血淋淋。

一聲悶哼,林凡咳血,一種讓他發毛的陰寒詭異氣息,在他軀體內肆虐,要將他整個人都化作膿血。

「轟隆!!」

閃電武魂震蕩,雷池翻滾,一絲絲一縷縷金色閃電遊走林凡每一個細胞中,隔絕那詭異氣息。

這模糊人影冷哼一聲,好像哪一劍沒有斬死林凡,他極為不滿,再次踏前一步,必斬林凡。

「藏頭露尾的東西。」

影子開口了,不再隱藏,直接出現在諸人面前,依舊是一席寬大的黑袍,他的武器,竟然是一盞燈,燈芯如被囚的人,散發青芒芒光輝。

他輕吹一口氣,頓時青火漫天,焚燒向這人影。 可能就會有書友會問了:「為何作者要在這裡大費周章的來提及《星際爭霸》?」

那當然是在以後的某章篇幅里會有主角執行《星際爭霸》世界的主線任務啊!若是不在這裡做個鋪墊怎麼能讓各位讀者稍微期待一下,當然到時候如果我還記得有這麼一個伏筆的話…

好了扯遠了現在我們再次回到戰場這裡,被眾人圍在中央女性生物的右手掌雖然還在滴落墨綠色血液,但是從這傷口的恢復速度來看想要完全癒合也只是分分鐘的事。

而覆蓋在她腰際位置的一塊幾丁質甲殼上有著一道不怎麼明顯的斬痕,雖然此時已經恢復完畢但那受傷時流出的血液已經將這片甲殼染成了墨綠色。

雙方對峙的時間並不長,任誰都不會想到最先發起進攻的居然是一直悶聲不作氣的薩卡沙。

只見從她那寬大的黑袍內突然竄出大量飛蟲,宛如一陣黑色的浪潮般撲向了自己主人的目標!

薩卡沙見到這位女性生物的第一眼就進入到了某種異常狀態,由於她曾經使用過改變自己種族的特殊道具,此時她所屬種族已經變為了某種蟲族!

就在不久前,薩卡沙通過自己體內刻錄在基因層中的原始本能獲知了這位出現在自己面前形似女性生物的名字——「蜘蛛女皇」!

獲得稱號:蟲后

獲得條件:擊敗(殺死)一隻實力超過自己的「精英級」蟲族!(1/1)

晉級條件:擊敗(殺死)一隻實力超過自己的「首領級」蟲族!(0/1)

獲得稱號技能:蟲群領袖(低)

技能名稱:蟲群領袖(低)

技能類別:稱號技能(被動)

技能需求:獲得稱號:蟲后

技能效果:小幅度增強所屬蟲族生物的實力,增加蟲族單位的控制數量與操控距離,並有一定幾率(低)使其在進化的過程中產生變異!

技能消耗:無

技能冷卻:無

技能介紹:通過使用心靈控制的方式完美操控所屬蟲群的行動,使屬於契約者控制的蟲族生物悍不畏死,並且在進化的過程中有一定幾率產生突變成為更加強大的新物種!

薩卡沙作為一階的巔峰契約者當前所使用的稱號便是「蟲后」,當她在第一次發現蜘蛛之母的時候因為對方的實力並未達到完成她晉陞稱號的標準,所以當時薩卡沙並未對它產生想法。

而接下來因為各種意外的原因讓對方兩次從薩卡沙手中順利逃脫,當雙方再次見面時蜘蛛之母已經進化成了蜘蛛女王。

薩卡沙在發現蜘蛛之母在進化之後居然實力大增便猜測自己稱號能力的晉級說不定能在這次任務世界完成,於是接下來她並未阻止蜘蛛女王接下來的進化行為,這讓它成功進化到了蜘蛛女皇!

(PS:雖然一般來說蜘蛛並不屬於昆蟲,但是在進化遊戲里各個種族分類與大眾所認知的似乎有些不同。)

當蜘蛛女皇出現在距離薩卡沙的一定範圍內,她便基本壓制不住自己心裡那股想要幹掉對方的衝動,率先便朝著蜘蛛女皇展開攻擊!

其實這也是改變血統或種族之後一個隱藏的缺陷,在獲得比普通人類更加強大力量的同時也必須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和技巧來學會控制自己所擁有的力量,否則契約者就是一副被原始本能所控制的一具軀殼罷了。

那些隱藏在基因層深處的原始本能會突然在某些時候佔據契約者的思維高地,進而做出一些讓所有人都難以預料的行為,就比如此時此刻的薩卡沙!

見薩卡沙已經率先攻擊,站在蜘蛛女皇另一側的諾亞雖然一時間有些猝不及防但還是迅速搭弓便射。

數支尖端泛著翠綠色微芒的箭矢自半空中劃過形成幾抹流光,從那高速飛馳的箭頭位置甚至發出了物體在衝破音障時才會形成的轟鳴!

諾亞所發射出去的那些箭矢全都是在空間商店裡花費大量獎勵點才能購買到的「精良級」消耗品,一壺附魔箭矢(20支)的價格甚至能抵得上一件相同品質的裝備,由此可見此時諾亞為了完成隱藏任務絕對是下了血本。

而蒙特則是不知何時已經重新戴上了一副鐐銬,只是這副鐐銬通體呈現出的卻是赤紅之色。

只聽得「啪」的一聲,連接兩隻鐐銬的紅色鎖鏈被硬生生扯斷,鐐銬周身上那些烙印出的銘文猛地閃爍了幾下。

但見一枚通體赤紅的元素之核自虛空中浮現並開始自行燃燒,數秒后一具身高足有三米,全身燃燒著熊熊火焰的元素生物便出現在了蒙特的正前方!

這具憑空出現的小型火元素看其模樣好似一個長著雙臂的倒立水滴,全身散發出的熱量相當驚人哪怕是作為其召喚者的蒙特也有意識地與它拉開一定距離。

火元素突一出現便如之前的土元素般轉過身體朝著蒙特的腦袋一拳便轟了過來,但被元素禁錮鐐銬控制住的火元素最終也只能徒勞地將燃燒著火焰拳頭停在了扎克頭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