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兩輛重機車,呼嘯而來!

直接,攔住了汽車的去路!

「幹什麼的?」

「前面不準走…!」

幾名打手,都是神色兇惡,恐嚇氣勢十足。

車窗,緩緩搖下。

秦蒼穹神色漠然,「秦某,是來互換人質的。」

幾名打手。

拿起通訊設備,問了一聲。

「行了,上去吧。」

如今,倒是沒有攔截。

秦蒼穹神色平靜,轟然一腳油門,朝著山上呼嘯而去。

而,此刻。

後方。

不斷有打手,匯聚而來。

原本松垮的防線,此刻……徹底嚴密起來! 凱爾來到烈陽星已經是第八天了,這八天以來,她並不是只過着兩點一線的枯燥生活,也展翅擁抱白雲,與海鳥一同於浪花之上疾行;也到過偏遠的鄉鎮,與兩名勞作在日光下的烈陽農民交流。

也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能見到一個真正的烈陽,一個不止是皇宮豪宅的烈陽。

烈陽人真的如他們所追求的那樣「國泰民安」。

凱爾曾見到過兩戶與鄰居相比十分貧窮的人家,而這兩戶人家並沒有因為貧窮而受到歧視,反而在凱爾觀察的那兩天內都有受到過鄰居的幫助。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係也不同於天使那般難以緩和,而是互相尊重著。

就算是面對從未見過的凱爾,他們也不抱有什麼敵意,所有的不過是對未知的不解與好奇罷了。

「你們就一直這樣耕種嗎?不試着使用機器嗎,後者的效率會更高。」

「機切兒?」看着身後手拿鐮刀,頭戴草帽跟着一起割麥子的凱爾,白髮老農握著鐮刀指著遠處道:「那兒不就有台機切兒,不過喔們現在都是無聊得很,所以就自己個下來幹活了。

平時也是開那『特特』叫的機切兒收麥子滴~」

儘管額頭都已經滿是汗水了,握鐮刀的掌心也緊了又緊,但是老農的臉上卻沒有什麼疲憊感,反倒是充斥着喜悅。

「跟你們年輕人不同滴很,我們這些個兒老頭子、老婆子的,平時也沒得什麼玩的,還是在這田裏活動活動才安心一些,開心一些。

哦對了,小女娃子,你先前說你是那個天神來的噻?」

「是天使,長翅膀的,不是天神。」

「都一樣滴啦,都是在那個……那個《超神學院》裏住的,對頭不得?」

「大、大概吧……」

凱爾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眼前的這位實際上比她小了不知道多少歲卻還要叫大爺的烈陽老農了。

大爺的思維不能算是跳脫,只能說是異於常人了。

像剛才凱爾回答了自己是住在《超神學院》之後,大爺很快就激動的道:「那你不是天天都可以見到烈陽王嘍?」

凱爾點點頭。

「那烈陽王他在家裏種地的時候,開的機切兒是幾代的?我聽隔壁村的老王說,最新的機切兒是叫啥啥五號來着,老貴了,那烈陽王他家是不是就用的這個的?」

看着大爺激動又好奇的樣子,凱爾不禁感嘆——這烈陽星也真是奇葩,博學與無知居然可以如此完美的結合在一處。

雖然很喜歡大爺的這份活潑,但是凱爾還是決定用現實來冷靜一下過於熱情的大爺。

只見凱爾在短暫的沉默后,很快就回答了大爺先前的問題——

「烈陽王他不開機器,準確來說,他是不種地的。」

但是大爺卻大聲道:「那怎可能!他不種地他吃什麼?終不能吃空氣吧?」

凱爾回答道:「你們會給他食物的,不是嗎?」

「哪裏會了哦,我的娘咧,早在喔爺爺那一代就不交納皇糧嘍~

現在的糧食都是一半拿來吃,一半拿去賣。

那烈陽王他不種地,他一家吃什麼?」

大爺看着凱爾,凱爾也看着他,思考良久后凱爾覺得還是不解釋了。

淳樸大爺的思維或許就是烈陽一眾農民的思維。

在他們看來,人要活着,就要吃飯,神和天使也不例外。

想要向眼前這位大爺解釋烈陽王為什麼不種地,其實很簡單……

「他很有錢,吃的都是靠花錢買,不會自己去種地的。」

「說的也是哈。」

大爺點了點頭,便不再與凱爾討論這個問題,而是問她願不願意去自己家裏吃頓晚飯。

「你看你嘞…也幫了老頭子大半天嘍,就去喔屋裏頭吃頓飯撒。」

凱爾沒有正想推脫,但是肚子裏卻突然傳出一聲「咕~」

「呃…」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那就打擾了。」

大爺一邊擺着手,一邊笑着回答:「不打擾,不打擾,有人來陪老頭子吃飯,喔高興還來不及呢,哪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

走走走,我領你去屋裏頭坐坐。」

大爺十分熱情好客,凱爾也飢腸轆轆,於是乎就沒有推脫,壓了壓頭上的草帽,便跟着大爺一起去了他家。

路途中,大爺將割好的麥子扎捆,準備背走。

不過凱爾卻打了個響指——

「咔!」

麥子像是被施展了什麼法術一樣,無風自動,漂浮在凱爾的身後。

大爺見狀,兩眼亮光,嘴巴張的老大:

「這個喔曉得!這是那個仙術!仙術,對頭不得?!」

「用你們的話來說…那就是叫仙術。」

「哦~那娃娃你是不得了滴啊,還會用仙術,像喔們這邊滴哈,都是那些個打仗的將軍士兵才會用仙術。」

大爺說着眼神卻又慢慢變了,他看着凱爾,半猜着問道:「等下下,娃娃你該不會也是個將軍吧?」

凱爾撩了撩被風吹亂的劉海,微笑道:「以前是,後來就不是了。」

「咋滴個,退休嘍?」

「嗯。」

「那也厲害滴很啊!像老頭子喔這樣滴人,去當兵都沒得人要,你個女娃娃還能當將軍,那不是比老頭子喔厲害很多。」

大爺看凱爾的眼神那叫一個喜歡就跟看自己的親閨女一樣,嘴裏也是一路的誇。

等到大爺家門口的時候,凱爾看到的是一副完全不同的風景。

略微簡潔於超神學院的大院坐落在一條馳道旁,大約一百五十平。

半人高的石磚圍牆繞了一個圓,將一棟古色古香的宅子圈在其中。

沒有門鎖的小門輕輕一推便能推開。

進院后就是一條小石子路,也是繞着宅子一圈,並且院落後有潺潺的流水聲傳來。

在石子路的兩旁都是草地,左面種著一顆棗樹,右邊有一條剛過膝的黑狗趴在草地上,吐著舌頭曬著太陽。

不過一聽到大爺的推門聲,那黑狗就「汪」的一聲叫喚了起來,等看清是大爺后,又嗚嗚的繞在他身旁。

「這是喔養的一條狗,叫大黑,」大爺與凱爾介紹了一下,而後又對着大黑叫道:「大黑!這是天使……嘶…娃娃你說你叫什麼來着?」

「凱爾。」

「哦對!凱爾,你瞧喔這個腦子。」

「凱爾!」大爺沖着大黑叫了一聲。

大黑表示一臉懵,並十分疑惑的看着凱爾。

彷彿在說:那不是你的名字嗎?

凱爾不禁汗顏,抹了把臉,指著身後的麥子問:「大爺,這些麥子放哪?」

被問到的大爺也迅速從介紹大黑的狀態下退了出來,他指著一旁的草地說:「就隨便放着,等下喔再來收,你先進屋坐活兒。

哦,還有,娃娃你喜歡吃啥菜?待會兒老頭子給你炒去。」

凱爾思來想去也沒想到自己喜歡吃什麼,倒是她有一點特別想要試試。

「大爺,我想試試炒幾樣菜,你能不能在一邊教教我,幫我把把關?」

「炒菜?娃娃你還會炒菜嘞?」

「對於烈陽這邊的還不怎麼會,不過也看了一下別的師傅是怎麼炒的,算是學了些吧。

主要是想回去的時候能炒給我家裏的那位嘗嘗。」

「那整挺好啊,」大爺說着,然後又問道:「不過娃娃你這是嫁人了?老公叫什麼名字,長得怎麼樣,家裏什麼情況,對你好不好啊?」

對於大爺這一大串的問題,凱爾反而更不需要思考。

「我是結婚了,不過愛人是個跟我一樣的女天使。」

「女娃娃啊?」

「是的,名字叫鶴熙,很漂亮,我也很喜歡。」

「喜歡就好了,喜歡就好啊,」大爺並沒有因為凱爾的性取向而感到太大的驚訝,反倒是一臉寬慰的說:「兩個女娃也好,女娃都是心細滴,相互之間的照顧也更細微些,而且兩個女娃娃走到一起,肯定是喜歡的不得了,不會像有些男人那樣,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