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三(自駕【新版財富系統】

【宿主:何凡】

【財富等級:6級】

【財富值:7153】

【身高:176】

【體質:8.0】

【魅力:7.5】

【每日額度:一千萬】

系統任務(0/3)

【任務一(提升魅力)】:宿主必須把魅力提升至8.0,衣着搭配都是自身魅力的一部分。(註:整容不提升魅力)

【任務二(創辦公司)】:宿主創辦一家自己的公司,估值不得低於五個億,註冊資金不得超過五千萬!(註:宿主創辦的公司不得接受別人的注資,宿主自己也不能追加投資!)

【任務三(自駕游華夏)】:宿主駕車遊歷華夏每個省會城市跟自治區還有特別行政區,並且每個城市駐足的時間不得少於十天。(目前進度30/34)

看到任務三後面標註的進度,何凡不由得露出了笑容,這個任務總算快完成了。

而且看着系統面板上的魅力值,何凡也挺高興的,魅力值已經7.8了,只要再上升個0.2就能把第二個魅力值任務也完成了。

就是剩下了那個創業的任務目前還沒有任何進展,不過何凡經過這半年的時間也有了一個想法,不過具體還得等他把這個自駕游的任務完成再說。

在桂城待滿十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何凡第二天就直接趕往了過去。

瓊城是一個沿海城市,由於四季的氣候都差不多,所以很多人都會過來旅遊。

而且這個城市的綠化面積接近了整個城市面積的百分之五十,還被世界衛生組織選做為「世界健康之城」,簡直就是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了。

畢竟這年頭有錢沒個好身體也沒用,誰都希望自己能健健康康的。

不過何凡其實想去的還是旁邊的鹿城,畢竟著名的海天盛筵就是在鹿城舉辦的,何凡可是慕名已久了。

不過不急,可以等在瓊城待滿十天再過去鹿城,這次何凡打算過去那邊浪幾天。

雖然鹿城不是省會城市,但何凡還是打算給自己放個假,就當是過去度假了,畢竟他這半年多以來都是遵循系統的任務去每個省會城市,還沒有自己好好去旅遊過一次。

在瓊城的十天也特別順利,何凡依舊是每天吃吃喝喝,然後順便逛逛這裏的旅遊景點。

有錢的旅遊從來不用擔心吃穿用度的問題,就像是何凡,住的是總統套房,吃的是私家廚房或者米其林餐廳。

而且最近何凡還迷上了雪茄,拖羅滿華從國外寄回來的正宗雪茄,一根起碼都是兩三千美金起步。

而且通過羅滿華的介紹,何凡現在的衣服都是私人訂製的,一身下來也都是十幾萬美金。

起先何凡還覺得挺貴的,不過自從穿着這些私人訂製的衣服在接近四十度的高溫城市步行之後,何凡就再也沒有抱怨過了。

你能想像在這麼高的溫度下小內內還是涼嗖嗖的么,簡直就是移動的小空調了,何凡對這個簡直就是愛不釋手。

就沖着這件小內內,何凡都覺得這些錢花得值。

而且何凡現在隨行的人也不僅僅是王子傑跟吳旭濤兩人了,他在這半年裏又增加了兩名隨行人員。

其中有一個是David,他在魔都那邊的事情已經忙完了,覺得每天躺在公司里有些對不住何凡開的工資,所以主動提出過來。

何凡也沒拒絕,反正David來了還能幫他省了不少事。

另外一個是何凡在旅行路上遇到的中年漢子,何凡看他身手不錯,就主動花重金邀請過來了。

中年漢子年紀接近四十,名叫洪大剛,長得倒是不高不壯,但那眼神炯炯有神,時不時就露出精光,讓人有些望而生畏。

別看這漢子年紀有些大,可身手真不是蓋的,王子傑跟吳旭濤兩個加起來都不夠他打的。

何凡還記得那天在春城遇見中年漢子的一幕。

那天何凡如往常一樣帶着王子傑跟吳旭濤在街頭小巷找美食,忽然看到洪大剛正掐著一個二十歲左右青年脖子。

眼看着那個青年面色通紅青筋暴起,何凡頓時嚇了一跳,急忙讓王子傑跟吳旭濤上去制止。

可當何凡以為王子傑跟吳旭濤能手到擒來,可沒成想這下捅了馬蜂窩,那洪大剛直接扔下那個青年就跟王子傑還有吳旭濤展開搏鬥。

沒過兩分鐘,王子傑跟吳旭濤就被洪大洪徒手制服了,兩人趴在地上都直接起不來。

何凡當時那叫一個目瞪口呆,他可是見過王子傑跟吳旭濤出手的,要知道他們兩個可都是搏擊高手,一個人打四五個普通青年那是綽綽有餘的,沒想到被洪大剛三兩下就制服了。

本來何凡當時也以為他會被洪大剛毒打一頓了,可現在終究是法治社會,在洪大剛要出手的時候警察過來了,直接制止了洪大剛。

現在這年頭武力再高也還是怕挨槍子的,所以洪大剛只能舉起雙手投降了。

等事後何凡去了警察局才知道,原來那個青年是個人販子,而且還是團伙作案,總共有三個人。

他們三個在偷抱人家小孩的時候被洪大剛發現了,於是洪大剛上前制止了。

他們三個人販子見事情敗露自然是跑了,而且腦子也好使,分開三個方向逃跑。

洪大剛也是個狠人,當場直接拿起旁邊的垃圾桶扔過去砸倒一個,用皮帶直接綁在垃圾桶上面。

然後又追着青年追了整整一條街,最後才惡狠狠的逮住了這個青年,就是何凡遇見洪大剛的那一幕了。 趙佗是南鎮撫司最高官職之人,管著整個南鎮撫司,因此他的官廨是一個單獨的院子。

到了趙佗的官廨,蘇超也沒有帶別人,只是帶著熊霸和焦橫二人進了趙佗的官廨,讓那些錦衣緹騎等在外面。

進了院子,蘇超三人便直奔趙佗的廨房,同時他也對焦橫一擺手,說道:「上前告訴他本候來了。」

焦橫應了一聲,快行幾步,走到趙佗的廨房前高聲說道:「領錦衣衛指揮同知蘇大人到。」

他的話喊完,直接推開了趙佗廨房的大門。

蘇超這時也到了門前,直接邁過門檻走了進去。

廨房中只有趙佗一個人在,他見到蘇超進來了,這才站起身來,朝著蘇超抱了抱拳,說道:「趙佗見過冠軍侯。」

蘇超笑了笑,說道:「想要見趙大人很難啊,還要本候親自來見,看來陛下的旨意在趙大人這裡不怎麼管用啊。」

「蘇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趙某什麼時候不聽陛下的了?你這是來栽贓在下嗎?」趙佗也沒有給蘇超面子,直接回了過來。

蘇超呵呵一笑,自行走到椅子上坐下來,然後也不看趙佗,自顧自的拿出煙斗和煙絲袋子來,往煙斗里塞著煙絲,口中淡淡的說道:「陛下委任蘇某暫領錦衣衛,那也就是說,南北鎮撫司都在本候的統領之下。

本候命人請趙大人即刻來見,商議事情,可趙大人的所作所為是什麼樣呢?

非但沒有來見本候,還要本候親自來見你,本候的命令在趙大人這裡不管用是嗎?本候在趙大人眼中不是陛下委任的人嗎?」

「蘇大人,你這話趙某不接受。」趙佗冷笑一聲,說道:「趙某也按照蘇大人你的命令來了,只是趙某要先處理一些事情才去見蘇大人你,這又有什麼錯了?」

蘇超點著了煙斗,抽了一口,說道:「本候封陛下之命,調查成國公遇刺一案,你是本候懷疑的對象之一,本候命人傳你來,你居然不到。

原本想著跟你聊聊就算了,你居然不給面子,你這是逼著本候跟你來硬的啊。」

趙佗臉上的肌肉抖了一下,看著蘇超冷笑道:「蘇大人,你懷疑本官謀刺指揮使大人?」

蘇超看向趙佗,微微一笑,說道:「難道不是嗎?」

「蘇大人,你這是誣陷本官,本官要到陛下面前告你。」趙佗指著蘇超喝道:「老子跟隨陛下的時候你還沒有投胎呢,你敢對老子無禮?」

蘇超拍著巴掌笑道:「這就對了,這就是你殺成國公的理由了,你自幼跟隨陛下,結果在南鎮撫司一呆就是二十餘年。

陸大人不在了,你以為你會上位,結果來了成國公接任錦衣衛指揮使,於是你心生不忿,便派人刺殺成國公,本候說得可對。」

「你胡說,你這是在誣陷,我要到陛下面前告你。」趙佗指著蘇超大喝道,跟著抬腿就往外面走。

蘇超哼了一聲,喝道:「熊霸,焦橫,將趙佗拿下了。」

「誰敢?」趙佗站住腳,朝著熊霸和焦橫大喝一聲。

熊霸和焦橫師徒哪裡會管趙佗的態度?他們眼中只有蘇超一人,因此趙佗的那一聲斷喝就等於個屁。

於是趙佗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熊霸和焦橫按倒在地,抽出腰帶給綁了。

這時趙佗的人也沖了進來,將蘇超三人圍住。

這些人自然不敢在蘇超面前亮出兵刃,只是將蘇超他們三人圍住了。

「怎麼?你們要造反?」蘇超環顧了一圈,淡淡的對那些人說道。

「為何要抓我家大人?」一個校尉問道。

蘇超看了他一眼,理也沒有理他,抬腿就往外面走,口中說道:「老熊,焦橫,帶著趙佗一起走。」

別看那些人圍住了蘇超,但是蘇超要走的時候還真的沒有人敢攔著。

因為蘇超說得沒錯,他們要是真的敢阻攔蘇超的話,那蘇超就可以給他們一個造反的罪名了。

他們都知道蘇超是皇帝委任的暫領錦衣衛的指揮同知,在錦衣衛沒有指揮使的情況下,蘇超便是錦衣衛權力最大的人,他們誰還敢冒著身家性命為了趙佗跟蘇超過不去?

蘇超三人帶著趙佗出了趙佗的官廨,帶上那些錦衣緹騎朝著張闊的廨房而去。

趙佗的人緊跟在他們身後,卻不敢阻攔蘇超等人。

趙佗此時倒是沒有跟趙章同那樣大吼大叫的,但也是氣息不穩,呼哧呼哧的喘息著,也不知道是被蘇超氣的還是氣的。

到了張闊的官廨,蘇超即刻叫人將張闊廨房的周圍給圍了,然後叫來他帶來的書記官,便在張闊的廨房內擺出一副就地審問的架勢。

在張闊的廨房中此時只有蘇超、熊霸、焦橫和一個書記官四個人。

蘇超也沒有讓趙佗站著,而是讓趙佗坐在了他對面的椅子上,他自己坐在張闊的書案後面,那個架勢倒像是後世警察審問嫌疑犯的架勢。

「趙大人,緩口氣吧,你還是說說你是怎麼從軍中調出連射床弩的吧。」蘇超說道:「床弩上的號碼雖然被抹掉了,但是也一樣能查出那連射床弩的出處,趙大人,給你床弩的人是誰?」

趙佗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把氣息穩下來,死死的盯著蘇超說道:「姓蘇的,趙某不知道你說什麼,你這是在誣陷我。

我什麼都不會說的,除非我見到陛下。」

蘇超搖了搖頭,笑道:「趙大人,你見不到陛下的,你應該知道,只要不想你見到陛下,你是見不到的。

你在陛下的心中沒有那麼重要的,不然為什麼陸大人不在了,這錦衣衛指揮使一職也沒有落到你的頭上?

趙大人,我看你還是認命吧,陛下把你安置南鎮撫司,讓你掌控南鎮撫司二十餘年,這已經是對你十分照顧了。

想不到你還得隴望蜀,想要當錦衣衛指揮使。

說說吧,那床弩是哪裡來的?趙大人,你最好說出來,別逼著我對你動刑,咱們錦衣衛的刑具你應該是都見識過的。

有點擔當,我可以保證不連累你的家人。」

。 ,

第829章

昨天晚上,王輝還喝大了。

褚艷提前走了,他也萬分理解。

畢竟,這是真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