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小保安剛一上前,就直接被那群軍人給威壓給震住了。

軍人們沒有說話,眼神掃了那名醫院保安一眼。

醫院保安當場被嚇得身軀一顫,連連倒退。

不敢再問。 「在我的那段故事中,一個人很重要,鍾鐵龍。」

陳慶之指了指身側的粗獷大漢,道:「這位,便是我們白馬幫的副幫主,你小叔我的恩人!如果不是他,我還不知要因為師門被滅,頹廢到什麼時候呢。」

在陳慶之的故事中,鍾鐵龍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陳慶之和鍾鐵龍剛認識的時候,鍾鐵龍的境界比陳慶之高得多,但卻願意和陳慶之結拜為兄弟,將陳慶之從頹廢狀態中拉出來。

甚至鍾鐵龍還願意追隨陳慶之,和陳慶之一起打天下,一起覆滅師門仇敵。

如果沒有鍾鐵龍,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陳慶之,更不會有現在的白馬幫。

陳天龍也非常感激這位小叔的貴人,當即端起酒杯起身恭聲道:「鍾叔叔,這幾年,小叔多虧了你的照顧!無論如何,晚輩得敬您一杯!」

鍾鐵龍倒也豪爽,沒有坐在那兒端長輩架子,直接站起身子,舉起酒碗,笑道:「陳慶之總是在我面前念叨你這位侄子,如今一見,果然是人中龍鳳,可比我家那兩個崽子強多了!今天咱們不醉不歸!」

說完,陳天龍和鍾鐵龍二人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待得二人落座后,陳慶之又指了指鍾鐵龍身側的兩個年輕人。

這二人一男一女,正是前些日子陳天龍在快活林外大戰展長老時,站在樹杈上看熱鬧的兄妹。

不過今天當哥哥的沒再隨性地穿那條花褲衩,而是換上了一套正裝,妹妹也穿着一條十分溫柔的白裙子,看起來嬌艷如花。

「這兩位,是你鍾叔叔的兒子、閨女,鍾漢離和鍾漢沫。」

「說起來,你還真得感謝他們兩個,是他們進城買酒,聽說快活林老闆叫陳天龍,於是立馬去內地調查你的身份信息。」

「他們得知這個陳天龍,就是帝都陳家的陳天龍后,立馬將消息告知我,我才能恰好趕到救了你。」

聽到這話,陳天龍不勝唏噓。

「恰好」這個詞,還真是恰到好處得很。

如果不是陳慶之恰好趕到,陳天龍已經被清柔莊園麾下的九重天高手斬殺了,哪還有接下來的事情?

「鍾兄,漢沫。」

陳天龍倒滿酒,再次起身,看向鍾漢離和鍾漢沫,道:「我這條命,有一半是靠你們撿回來的,我敬你們!」

說完,陳天龍舉起酒杯,先干為敬!

鍾漢離性情灑脫,當即笑道:「乾爹整日裏念叨你,能把你的消息帶給乾爹,是我和漢沫最想做的事情。」

說完,鍾漢離也仰頭幹了一杯。

鍾漢沫則相對羞澀得多。

畢竟之前陳天龍在快活林外斬殺展長老的時候,鍾漢沫就對陳天龍心動不已。

如今得知陳天龍是乾爹的親侄子,又得知陳天龍已能斬殺九重天高手,此刻同桌喝酒,鍾漢沫更是心跳加速得厲害。

她一言未發,甚至不好意思和陳天龍對視,只是小臉通紅端起酒杯,淺啜了一口。

「漢沫,你這平日裏天不怕地不怕的,怎地今天這麼靦腆?」

陳慶之見狀打趣起來。

鍾鐵龍也看了過去,然後忍不住搖了搖頭,哭笑不得道:「這丫頭剛成年就跟着咱們在幫里混,極少遇到優秀的統領男子,害羞也算正常。」

被陳慶之和鍾鐵龍這麼一打趣,鍾漢沫的臉紅得更厲害了。

不過因為得知陳天龍有老婆孩子了,所以大家並沒有就這個話題深入下去。

否則以陳慶之和鍾鐵龍的關係,無論如何也是要撮合撮合這二人的。

最後,陳慶之終於將目光投向了身側的絕美女人。

女人白衣若雪,膚如凝脂,容貌出塵脫俗,彷彿從敦煌壁畫中走出的天女,令人看一眼便有些挪不開眼。

這個女人剛進快活林的時候,那些男性服務員們便傻愣在了原地。

陳天龍也注意到了她。

雖然陳慶之的故事中並沒有提到她,但見她和陳慶之走在一起也坐在一起,陳天龍自然能猜出這女人的身份。

「小龍,剛才在第五家族的時候,沒有給你多作介紹。」

陳慶之拉起絕美女人的手,道:「她叫柳如煙,是你小嬸子。雖然她年齡和你差不多大,但該有的尊重和稱呼,你可不能少。」

「明白!」

陳天龍當即起身,也向柳如煙敬了一杯酒,感慨道:「嬸嬸,自從陳家嫡系被滅門之後,小叔已是我唯一的至親長輩。您是他為我選擇的嬸子,那就准沒錯。以後我陳天龍的至親長輩,便是兩人。這杯酒,侄子敬您!」

…… 余卿卿誰也沒選,一個人駕車去了醫院。與其兩面為難,不如一個人自在。

咦,怎麼有點懷念工作狂單身漢的狀態了呢?

不過余卿卿不知道,她身後緊跟着一輛不起眼的黑色保時捷。

辦一隻裝腔作勢的小崽子,還用不着嚴驄出手兩次。女朋友的安危比什麼都重要。

或者說,他怎麼可能忍受得了余卿卿去見別的男人。而且還是他剛回國,小別勝新婚的時候。

推開病房門,余卿卿緩緩走進房間,毫無意外對上柯未然從筆記本電腦前抬起的桃花眼。「喲,還活着呢?」

看到是余卿卿,柯未然也不意外,臉色依然蒼白,卻未減絲毫流氓之氣。「要不然呢?我可不忍心讓你守寡。」

漂亮的五官綻開,沖似笑非笑的余卿卿拋去一個媚眼。

余卿卿呲笑一聲,倒也接茬。「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更願意拿遺產呢?二十億呢。」

她眼兒彎彎,笑得特別真誠,就好像她不是來興師問罪的。

余卿卿如此直截了當,倒也在柯未然的預料之內。畢竟這姑娘,可不是什麼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薄唇掀起,柯未然懶洋洋地往後靠了靠,「卿卿你這樣想就不對了。錢可以生錢,倒時候你拿到的豈止這點?」

一副被戳穿依然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那要看你拿了誰的錢去生這筆錢了。」余卿卿倒也不生氣,一屁股坐在窗邊的沙發上,一副「今天不把這事嘮明白,她就不走」的架勢。

「這話怎麼講?」柯未然無辜地眨眨眼,裝得滿臉疑惑。

余卿卿恨得咬牙,卻不得不壓下火氣。如果吵翻了他死不認賬,她能拿他怎麼辦?

「柯未然,裝傻如果能躲過報應,你就不該是躺在這。」

柯未然一聽,樂得虛弱的身體不住咳嗽。「什麼報應啊?他可是因為你才揍我的。說起來我因你重傷,你不得補償我點什麼?」

柯未然冥頑不靈的樣子,氣得余卿卿連連翻白眼。她真的這輩子都沒見過比他還無恥的人。

毫無下限和原則。

「柯未然,人心不足蛇吞象。你就沒想過,你沒命拿這些錢?」如果不是當時余卿卿攔著,指不定柯未然真的已經躺進骨灰盒了。

柯未然這下更開心。笑眯眯地又沖氣得快七竅生煙的余卿卿拋去一記眉眼,「我知道你肯定捨不得我,一定會『保護』我的。」

這下,余卿卿真的想拍桌子走人。

這雙關諷刺的,拿她當了擋箭牌竟然還嘲諷她善良。她他媽是豬油蒙了心跟這種混賬混了八年。

「好。好啊。理直氣壯。」余卿卿怒極反笑,顯得異常平靜。「柯大少,打人一巴掌還得給人一甜棗呢。把事做這麼絕,你就不怕我魚死網破?」

明知余卿卿氣極了,柯未然要是識趣,就應該適可而止。

可他表情沒有半分鬆動,依然痞里痞氣帶着幾分曖昧。「我做什麼了?明明我才是受害者。我傷這麼久都不來看我的小沒良心,現在還倒打一耙。」。 ,

第1127章

蘇有容在出發的時候,說不想開車,讓一個手下代·開她的車。

因為想著離婚,被壓迫式的離婚,她不舒服。

所以,真不想開車。

她,坐車。

身邊,有孩子們陪著。

宋三喜搏鱷魚,活捉,其實也挺累的,於是坐車。

在卧室里,休息著。

手下,開的房車。

不過,宋三喜倒沒怎麼休息好。

因為,來了不少的電話。

比如崔永年、趙良友、李正剛、錢永宏、褚艷、秦雪蘭、秦長生、崔老等等,甚至連王輝、王文洪、王文井這些,也都致電過來,表示佩服、祝賀,詢問他到底有沒有受傷什麼的,關心的很。

2010年的中海,網路還是比較發達了。

中海新聞網、中海論壇以及相關貼吧,都還是比較火爆的。

宋三喜的事迹,熱度相當高。

王文洪甚至高度讚揚,說三喜啊,你這是中海英雄,為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甘冒生命危險,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嘛!2010年,「感動中海人物」評選活動,一定會有你一份。

宋三喜倒是有點鬱悶,說老王,算了,別把我風頭整的這麼寸勁,我還是低調一點好,不參加這個評選了。

「哎~~~三喜,這可不成。評選是全中海的國民生活大事,候選人以事迹大小為標準。你這個,肯定要入圍,我是改變不了的。這都改變了,我還真成了土皇帝了?」

「嘿,唉,行吧,你們這些,就喜歡搞些虛頭巴腦的事情。我只不過做了力所能及的事,卻要榮耀加身」

「呵呵,三喜,應該的嘛,應該的嘛」

「」

結果,這祝賀電話一個接一個,搞的宋三喜也沒怎麼休息好。

到最後,還是關了手機算了。

至於捕到鱷魚的地點,以及相關情況,他都捅給那個大記者了。

大記者知道組稿,以及和相關部門聯繫,彙報情況。

回到中海的時候,車子停下來。

那時候宋三喜倒睡著了,睡的很香。

大家也知道他累了,所以真沒叫醒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