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行星核源接收器,是人類為了進一步了解與利用類星球上的資源與環境,所製造的一種接收器,英文簡稱,CR。

有了這個接收器,人類方可進一步了解行星內部的資源與環境狀況,更為之,還能與星球合二為一,如果本星球有什麼異像?

接收器,就可以第一時間彙報給地球CR總部,接到訊號的人員,就會立即上報高級領導,再讓星探團去一探究竟。

以人類的科技,目前能夠裝入接收器的可知最大星球為木星,其次之,月球、火星、水星……等這類與人類接觸時間甚長的星球核心內部。

在此期間,人類不知付出了多大的人力、物力與財力?損失了多少科研精華?與各國精英級別的技術員。

且之,星球與接收器結合的技術相當的繁瑣,光靠一項『蟲』空間物質傳輸系統,根本行不通!

就因如此,A國損失了三名『蟲』時空·空間轉換技術員,都是A國極少數高級技術員中的精英中的精英。

這一打擊,使A國科學界元氣大挫,而之後的各個國家為了各自的利益,都紛紛的向類星球之內,裝入接收器,卻都以失敗而告終!

至於,C國,則不同於別國,光想着藉以『蟲』時空走捷徑,卻忽視了一個最重要的環節,就是類行星之上的大氣壓與輻射流層。

『蟲』時空的技術是以某空間與某空間之間,達成一個互聯的作用,方能達到空間移動的能力。誰也不知道?行星內部究竟是不是一個空間?

排除球外氣壓與輻射流的影響,人類想要靠『蟲』時空進入的話,要先確認本星體之內,是不是一個空間?

就像雞蛋殼與石子一樣,雞蛋殼內部是一個空間,人類靠曲速引擎的翹曲空間的技術,方可進入另一個空間。

而石子則不然,石子本身就是一個實心體,想要進入其中,需要更加繁瑣的一些技術,目前人類還沒有完全掌握,只能用地球周邊的一些小行星地帶來測試。

而後,C國率先靠反物質能源轉換器,來連接接收器裝入水星核心內部,完成了人類歷史上一大重大突破。

剛才這個以奇類文明說到過超光速飛行,這個人類在27世紀就做到了,人類在太空探索行間艦成功裝入了超光速發動機,按秒計算,每0.3秒,就能飛0.6光年。

直到,29世紀四十年代中期,科學家對之展開了大膽的研究,如果將之與瑞爾技術結合,興許就能達到星際航行的效果。

德牧拉·瑞爾,S國著名的作家,發明家,大學教授,是一代疊合空間核心十大理論提出者,曾慘遭世界科學家的唾棄。

疊合空間屬於塌縮空間的一種,要是利用不當,就會讓人類文明造成巨大的打擊,甚至還會將人類文明在這個歷史長河之中抹去……

到後來,瑞爾憑自己的實力,證明了他提出的疊合空間核心十大理論的說服性與正確性,更是向全世界證明了疊合空間技術會使人類文明進入另一個科學領域之中。

到今天,科學家終於展開了一次大膽的實驗,聽說郭江山被認命為繼任與唐繼坤之後的出色科學家,引星探團,來親自測試此次實驗。

……

至於,翹曲時空,進入另一個維度空間,這個人類只在一次航天運載貨物的時候,誤打誤撞的碰到了一個高能量空間切割光束。

此光束本來是27世紀一次J國與B國雙方交戰之時,用來破壞敵軍戰艦的殺傷性極大的武器,后在29世紀中期,廣泛運用於極其重要物資運輸與軍事上。

莫名其妙,就穿越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時空之中?具飛行員的描述,當時他的視角屬於一條直線,整個世界就像一個永遠走不到盡頭的長廊,此世界的人們只會一味地向前行走,或是向後慢行……

他也一樣,只看到一條徑長的大街,由於維度空間中的生物的規律,他例外的可以左右觀摩,他就像一隱形人一樣!

兩邊的人們根本注意不到他,只有前後人會跟他打招呼,而打完招呼之後,就像有什麼急事似的?匆忙離去了……

想必,大家都分析出來了!

這個飛行員穿越到了一個一維空間之中,空間中的生物只會一味地向前行走,至於為什麼如此匆忙?科學家也沒有確切解釋。

30世紀二十年代,E國分析了他的這一經歷,就研究出了一個划時空能量切片,大致於希特拉姆·卡瑞斯工具的能力一樣!

划時空能量切片可以裝在武器的任何部位,只有在空氣中划動幾下,本來的空間就會與另一個維度空間結合,此結合過程速度極快,空間轉移隨機,準確的說,還是有一定的風險的!

划時空能量切片雖然應用于軍事方面,但還達不到指定空間的效果,由此可見,以奇類文明還是要比人類文明高很多……

……

「哼!」

前者冷哼一聲,道:「小小文明,不足為其,我叫沙波羅·塔利,我們並沒有想過與外來文明開戰,再說,我們的文明也沒有了……」

「沙波羅·塔利?好像,我們人類的一個球星……」

「……」

「故作高冷,都是一個毀滅的文明了,還這麼高冷幹什麼?就當……我們人類想開戰似的?呵呵……」

「快了!」

郭曉飛狐疑的道:「啊?快了,是什麼意思……」

「照你的分析來判斷,人類文明早已超越了三維空間中生物等級文明的範圍區,估計等大史團下達命令之後,你們人類就會頃刻毀滅!」

緊緊的,皺起了眉頭,眼神中不時地映射出了一道驚詫的神光。

「怎麼可能?我們人類文明如此先進,怎麼……怎麼會毀滅?無論是多麼強大的文明,我們人類都會鬥爭到底!」

沙波羅·塔利搖了搖頭,道:「人類。你太天真了!且不說,大史團可以輕而易舉的毀滅你們所在的星系雲,大史團給你們的種族文明的毀滅,是絕對性的,任何人都無法改變……」

狠狠地,錘了一下這個透明的空間,就像一個軟糖一樣,根本打不爛!

沙波羅·塔利道:「就像一隻螞蟻與鷲鷹,螞蟻的極限也只不過只能趴在鷲鷹的背後,這是它的極限……」

「……」

郭曉飛沉默了,想了一會兒,通過腦電波,郭曉飛似乎可以感應到還有億伽能量的存在,只要找到億伽,興許還有機會!

不過,機會卻是少之又少,畢竟億伽只是一個四維空間中的生物,別說六維,就是五維都對他們有決定性的能力壓制。

「喂。小鬼,你還好嗎?」

忽然之間,腦海深處傳來了這麼一句聲音,聽着這句話,本來陷入了絕境的郭曉飛頓時看到了生的希望!

「億……億伽,我被關起來了,你快來,我需要你的幫助……」

「……」

無言。

興許,億伽又想考驗自己,自己在這個空間之中,無可奈何,望着這個大空間,是一個根本沒有一絲絲縫隙,沒有任何他逃出的可能的空間。

「我知道,你又想考驗我了,我的能力實在有限啊!這一次,沒有你的幫助,我……我根本什麼都做不到……」

「看你左邊!」

聞言。

郭曉飛的頭顱微微的朝着左上角看去,看到億伽的身體被禁錮在了一個固體之中,固態之中滿是鐵鎖,束縛著億伽。

「……」

「這……」

「億伽,連你也……」

郭曉飛不可置信的目光停留在了左上空的億伽的空間,與他們的不同,億伽的是一個純粹的隔離區,將億伽的念力,完全封死在了那個巨大的固體之中。

現如今,就連億伽都自身難保了,估計雷破天與卡萊恩也是如此,剛才的希望,頓時由雲端掉在了地上。

「放棄吧。小飛,多瑪是一個六維空間中的神坻文明,就我們這些破兵殘將,根本沒有一點點的勝算!」

不甘心。臨死之前,見不到唐玉瀟最後一面,這讓郭曉飛怎麼甘心?還沒有與雷破天分出勝負,鬼知道這次比賽會遇到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你想出去嗎?」看着他,沙波羅·塔利似乎有辦法,後者點點頭,道:「你需要輔助我,我們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只不過……」

「沒關係。我不知道你是哪個文明生物?只要你帶他離開這裏,持有核星源能量的星源者不受維度空間的束縛。這個傢伙,是不會發現你們的……」

億伽一言,讓郭曉飛甚是感激涕零,這麼好的機甲人,寧可放棄自己,也要保護自己,雖然這是他的責任,但這份至死不渝的責任感,甚是令人感動!

於是乎,郭曉飛配合沙波羅·塔利,兩隻手放在他的背後的兩個鼓包之上,小腹臀部的鼓包頂住了他的小腹。

切念換體,是以奇類文明的一大生物能力,其作用可以與對方切換身體,切換的同時,就會隨機切換所在的空間地位。

兩人靠在沙波羅·塔利的這一能力,僥倖離開了這個地方……。頓了頓,獨緗秀繼續道,「可是獨緗秀還是有私心的,獨緗秀想要將這個條件讓給葉孤嵐,希望王上能夠替葉孤嵐完成。」

知道葉孤嵐這次願意前來這次的宴會是為了慕容纖,想來葉孤嵐很想要娶…

《女暴君惹上死神了》第五百八十二章、不知多麼悲哀 「啊?可,可萬一下官的家產變賣完了呢,到時候無家產變賣怎麼辦?」蘇誠簡直不敢相信,要想治他的頭痛,居然還要天天做好事。

他真受不了。

「如果家產變賣完,你實在無錢可施的話,那你就親自去幫百姓做事。比如幫忙修路,幫百姓幹活,幫忙插秧播種。而且你不能再收受賄賂,因為貪污是壞事,那些冤魂一知道你要貪污,又會來找你。你要想頭不痛,這一輩子都只能做好事,不可做一件壞事。」雲若月無奈的道。

「什麼?那下官這輩子就完了……」蘇誠哭喪著臉,好想找根稻草弔死。

雲若月道:「沒辦法,誰叫你以前做得太過,餓死了那麼多百姓。所以百姓的冤魂一直盯著你,你一有歪心思,他們就會來找你。」

蘇誠抬頭,「王妃,我這幾天頭暈耳鳴,這頭像針扎似的疼,疼得我夜不能寐,食不下咽。是不是我聽你的,我這頭就不會痛?」

「我可不敢保證,不過你可以試試,看有沒有用。」

「有,我感覺有用,之前都有用,這次一定會有用。下官這就去召集官員們,替王爺辦事。」蘇誠說著,趕緊走了出去。

等他一走,雲若月和楚玄辰相視一笑。

楚玄辰道:「月兒,你真聰明,沒想到你只用三言兩語,就治了這蘇誠。」

雲若月揚了揚手中的藥瓶,「不是我的語言有用,而是這降壓藥有用。我看蘇誠他是患了繼發性高血壓,這種患者必須長期、終身服用降壓藥,否則會有併發症。我會讓那廚子盯著他,只要他做好事,就給他服藥。如果他做壞事,就不給他用藥。」

她要用這個葯,控制蘇誠做好事。

楚玄辰看了那些禮盒一眼,原本他以為要在抄蘇家之日,才能拿回這些東西。

沒想到這個蘇誠挺膽小的,主動把禮物還了回來。

這樣,這蘇誠的頭會掉得慢一些。

很快,蘇誠就把所有官員都召集到了前廳,在楚玄辰沒來之前,所有人都站在那裡等待恭迎。

只有張世藩不可一世的坐在那主座上,在那裡品茶。

蘇誠見狀,小心翼翼的道:「張大人,您坐的是下官為王爺準備的主座,可否麻煩您移駕到旁邊的副座上?」

「怎麼,本官就不能坐這主座了?本官乃江州巡撫,為朝廷立下汗馬功勞。他楚玄辰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有什麼資格坐主座?」張世藩不屑的道。

「下官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他好歹也是璃王。而且,他可不是初出茅廬,他打了很多大勝仗。」蘇誠為難的道。

一邊是位高權重的尊貴王爺,一邊是擁兵自重的軍政大臣。

他兩邊都得罪不起,所以真是為難。

張世藩不屑的冷哼,「他打的勝仗多又如何?本官這一生打的仗可比他多,論功勞,本官也不輸他。所以本官坐這主位,絕對實至名歸。」

「可是……」

「蘇大人,就把主座讓給張大人,本王無妨。本王來江州是來救民的,無須在此等小事上計較。」蘇誠正要說話,被楚玄辰冰冷的聲音給打斷。 ,

第182章

沒想到,這個混蛋,這麼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