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悟道有些尷尬的撓著頭。

無論是混沌葫蘆藤,還是空心楊柳。

那都是靈性十足的寶物。

說白了,這兩個東西是有思想的!

自己雖然是和這兩個東西有了些許的共鳴。

但是想要使喚這兩個寶貝,卻是不大可能的!

畢竟自己和他們並不是主僕關係……

聽着孫悟道說自己不會。

太白金星看着孫悟道,恨不得上去掐死他!

「對於這種天地靈根,大王不妨嘗試着把他們給煉化試試看……」

太白金星只能就地給孫悟道開始現場教學起來。

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能夠儘快離開花果山!

離這個地方越遠越好!!

他已經被孫悟道給搞出來心理陰影了!

「那……俺試試……」

孫悟道走到了這兩顆植物面前。

將自己的雙手分別的放在了藤蔓和楊柳的表面。 程嘉朗沒搭理她,閉着眼睛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裏繼續玩憂鬱。

程晚晚毫不氣餒,再接再厲,「哥哥知道小九之前為什麼生病嗎?」

程嘉朗睜開眼睛,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小九以前很安靜的。」

被嫌棄多話,程晚晚毫不在意,繼續言之灼灼地說道:「小九是因為早產,出生后又一直高燒不止,所以才生病的。」

程嘉朗漂亮的眼睛動了下,眼神有些令人琢磨不透,「誰跟小九說的?」

程晚晚眨眨眼,疑惑的看着他,「這事大家都知道,哥哥不知道嗎?」

程嘉朗當然知道,他只是好奇,她小小年紀,怎麼什麼事情都清清楚楚。

程晚晚看他願意配合,小板凳移了移,湊近他,一臉的好奇,壓低聲音,小聲問道:「哥哥知道媽媽為什麼掉進河裏嗎?」

程嘉朗靜靜地看了她兩秒鐘,再次閉上了眼睛。

程晚晚仗着年紀小,起身將小板凳搬到他身旁,繼續童言無忌,「哥哥,小九都聽說了,是大伯娘的水桶把媽媽撞到河裏的,那天大伯娘自己也承認了。」

「哥哥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那些事情跟哥哥一點關係都沒有,媽媽是因為水桶才掉進河裏的,每個人都會生病,小九跟七哥哥是人自然也會生病。」

程嘉朗自懂事後,就不喜歡待在家裏。

如今因為打架受傷,又退了學,不得不待在家裏,心裏鬱悶得很,聽到小妹妹費心費力地要開導自己,嘴角不覺揚了揚。

他的小妹妹真是個小天使,都懂得要安慰哥哥了。

程嘉朗再次睜開了眼睛,沖她淡淡一笑,「小九乖,去跟七哥哥他們玩,哥哥沒事。」

「哥哥騙人。」程晚晚嘟起小嘴,毫不客氣直接揭穿他,「哥哥有事,哥哥現在一點都不開心,覺得家裏發生的事情全都是因為自己引起的。」

「哥哥不願意吃飯,就是在懲罰自己,懲罰自己不該跟人打架,覺得如果自己不打架受傷,奶就不會跑到醫院,奶不去醫院,八哥哥就不會被人拐,八哥哥不被人拐,七哥哥就不會被關進柴房,七哥哥不被關進柴房,就不會犯病。」程晚晚噼里啪啦一股腦把想到的全說了出來。

程嘉朗詫異地看着這個小妹妹。

他的確是這麼想的……

程晚晚看到他有所反應,還想繼續開導他,韓旭停摩托車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了進來。

「小娃娃,叔叔前些天給你帶的書本看完了嗎?」

程晚晚:「……」

那些公仔書,她能說上輩子自己都不看的么?

跟他進來的還有石閔峰。

「看看人家小娃娃,四歲半比你認識的字還要多,你小子慚愧嗎?讀這麼多年書,認得一百個漢字了沒有?」韓旭邊往裏走,邊伸手拍他那仍舊綁着紗布的腦袋。

這石閔峰跟他老媽一樣的時髦拉風。

那一身牛仔裝,絕對是鎮上那條街最亮的那個仔。

一看到程嘉朗坐在院中,他就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朗哥你傷口好點了沒有?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石閔峰的大哥!」。 瓊熒臉色微變,當即撇下這群人朝着樓上跑去。

「糟!」灼華咬牙,也跟着往前沖。

距離這麼近!要是女主出事,狗比天道不會把帳算在她們身上吧?

這兩人一動,原本在超市中警戒的人幾乎同時動了。

「繼續警戒!」艾九燁毫不猶豫地下令:「剩下人跟我上樓!」

三樓廚房,阿黃將顧思思按在冰冷的地板上,單手卡着她的臉,雙目猩紅。

「艹!老實點!老子弄不了她還弄不了你!」

阿黃跪坐在她的肚子上,空着的那隻手火急火燎的解著皮帶。

這一路上他可是攢了不少火,再憋下去遲早要爆!

反正他們這麼多人,肯定是要吃下這間超市的!

眼前這個戰利品,他先嘗一口怎麼了!

顧思思的雙手被半褪的上衣卡在身後,被阿黃壓在白瓷地板上動彈不得,雙腿蹬動的力道越來越小,腹部的傷口中殷紅的血不住地匯聚。

門內插銷緊鎖,零零機智地繞到裏面,提前打開插銷。

砰的一聲推門而入,血腥味撲鼻。

看到屋中的情景,原身被欺辱的記憶浮現,瓊熒和灼華幾乎同時紅了眼。

「艹!」阿黃沒想到門會沒有半點預兆的被打開,驚得白了臉。

一槍轟在阿黃的肩頭,灼華的手穩極了。

她倒是還有點理智,沒有用大威力的沙漠之/鷹。

因為身邊那個文文靜靜的老闆娘已經沖了出去,潑婦似的、沒有絲毫美感的拽開了阿黃,將他推到一邊。

瓊熒跪在地上,動作迅速的脫下外衣披在顧思思近乎赤裸的上半身上,小心地查看她腹部的傷口。

「避開了……內臟……」顧思思艱難地開口。

樓下的人聽見槍響,本能地拿起武器、運起異能擺出了進攻與防備的姿勢。

站在門口的灼華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了當的將槍口朝外,對準了沖在最前的艾九燁。

「CNM!」

撞在洗菜台上的阿黃紅了眼,餘光下撇,抄起菜刀就朝着瓊熒和顧思思砍去。

「住手!」艾九燁急喊。

灼華回身,砰的一槍準確地轟在阿黃拿刀的手上。

阿黃慘叫一聲,手中的菜刀咣當一聲掉在地上。

「你幹什麼!」小辮子等人也將槍口對準了灼華和瓊熒,就等著艾九燁一聲令下。

「艾首領,這就是您邀請顧博士加入西南基地的方式?」瓊熒將人攙起,盯着艾九燁問。

「這個小姑娘是顧博士?」小辮子驚愕的看過去,槍口往下壓了壓。

但阿黃現在已經上了頭,撐著洗菜池的邊緣,抬手摸著趁手的武器。

「把他抓起來!」艾九燁指著阿黃喝道。

小辮子咬牙,帶着禿子上前,壓低了聲音勸:「阿黃!還不認錯!」

一聽這話,阿黃的心頓時涼了半截,腦中怒火更甚。

「認個屁錯!老子都憋了多久!玩個女人怎麼了!」

阿黃紅着眼睛,受傷的手中攥著一顆手雷。

「我看誰敢過來!」

灼華的臉色微沉,儼然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你冷靜點!」小辮子頓時慫了,頭上冷汗直冒:「把手裏東西放下!」

「冷靜個屁!」阿黃臉上冷汗密佈,腦子逐漸清醒。

鬧到這一步,這事兒肯定是沒法善了了。

他瞥了眼正扶著顧思思不急不緩地往外走的瓊熒,憋屈地暴喝:「你給我站住!」

瓊熒沒理。

「站住,不然我就拉環了!」阿黃急喝。

瓊熒平靜地回眸:「她需要治療。」

「治個屁!」阿黃喘著粗氣怒吼「再動一下今天大家一塊死!」

他喘了口氣,陰損的看着瓊熒:「要走是吧,來,你把衣服脫了!老子要你光着走出去!」

外衣給了顧思思,此時的瓊熒上身只穿了一件長款的運動背心,兩截蒼白的小臂上染了血,刺的人心裏發疼。

「你知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屬於強姦和惡意傷人?」瓊熒木著一張臉問。

「知道又怎樣?」阿黃滿不在乎地說:「這狗比末世,誰還管這些!」

瓊熒點點頭,忽而帶着幾乎站立不穩的顧思思轉身,手中的水果刀猛然劃出了一道刺眼的亮線。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阿黃口中傳來一陣凄厲地慘叫,下身血流如注。

慘叫只維持了一瞬,這人便被突然湧起的大火化成了焦炭。

墨綠的手雷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咕嚕嚕滾在地上。

「快躲!」小辮子驚叫。

原本在後面的朱偉下意識的擋在了艾九燁身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