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聶瑜夏路過他身邊,還是要回應「你又幫我解圍了」

楚神臻眼睛沒有離開面板,成熟穩重回應「小事而已,同學熱情沒有嚇着你吧!」

聶瑜夏簡單回復一句「還行」后不在交談

輪椅移動到教室最後空間,要轉彎趨向後門離開。

「停下來吧!交由自行控制。」聶瑜夏嘗試融入班裏看看

輪椅後退回中間一排後面

教室內,只有他一個是輪椅與座椅格格不入。坐着發獃,沒有語言上溝通。

有同學向他詢問一些事,從而了解更多信息。感覺上挺可以,就是過多的話回應。

待在教室沒有新鮮感了,又或者說沒有吸引力。

別人能待在教室學習,是因為不懂,需要吸收大量知識增強實力。

我卻是不同,想要什麼都基本得到。實力和知識不需要累計,稍微一看都明白。

無論科技、藥物、生物、戰鬥技巧等也好,都對我來說毫無意義。能使用的不能使用,一種錯覺科技進化程度太低了。

就像是處於先天優勢,不用後天拼盡一切來獲取。

上午過來上課的老師,是一個行為舉止都優雅御姐,叫姬汶。主要,教導文化類。

她看到聶瑜夏來到教室上課,先是一驚,發信息去楚莜露了解情況。讓聶瑜夏來到前面,重新介紹給班裏的同學。

同學積極發言,問了一些奇葩問題。

比如,是不是單身,要不要小弟。是不是要一鳴驚人,力壓榜上有名等,一系列問題。

面對同學發言,聶瑜夏又一套無懈可擊回應方式,簡稱賴皮。

問東答西,走北向南。回答沒有一個是對的,還是錯的。

姬汶本來安排好座位,聶瑜夏不喜歡,就獨自一人坐輪椅到背後聽課。

沒動力,沒有進程,躺着又實在太無聊。要不要對楚神臻下手,找點稟蕾信息。

要不然鹹魚太干,翻不了身,其實我還能搶救一下。

小聲道「妮鈴,給我開個黑戶,隱秘數據信息,把楚神臻數據給通訊信息過來。」

妮鈴運轉速度很快,直接搞定「面板隔層處,以為你開通黑戶面板。楚神臻通訊信息在裏面,編輯在裏面。」

聶瑜夏記起來,還有一件事「自造人在附近,你能通過網絡找到她吧!」

妮鈴機械性回答,沒有之前情感「無法接觸,聶凜熙身上有着我副系統殘留保護機制。茫然接觸,會引起她身體傷害。」

問了幾次自造人信息,都有一個名稱出現。聶瑜夏有所猜道「聶凜熙是你幫她取的名字?」

「是的」

得到確認,自言自語說一些話。

姬汶忍受不了,有人在上課期間胡鬧「聶瑜夏,你是來上課,還是搗亂的。剛才我說了那些知識,你重新說一遍。」

同學們轉移目光看着,有點小期待他做法。

聶瑜夏沒意識到尊重別人,自我放縱道「哈!啊,剛才講那些來着,一下子緊張忘記了,能從新講一遍嗎。」

「你給我出…

下課之後,你來我辦公……

你給我安靜聽課,不要吵到同學上課。」

姬汶雖然優雅,說話卻很利索。剛才有違背自己道德,忍下來多次改口。

誰叫他被魔女保護著,沒有魔女特權沒法拿他怎麼樣,魔女在外界流傳很兇。

同學們還以為有戲,結果是姬老師敗退,他有什麼背景導致老師忌憚。

課堂鬧劇結束

聶瑜夏盡量將聲音壓低一點,不影響同學聽課,用黑戶發信息給楚神臻。

楚神臻學習新知識面板,被一個神秘面板彈出阻擋。想要當垃圾刪除,有文字出現。

[你所學的劍法跟誰學?在我記憶中,只有一個修鍊,她不可能教人的。]

楚神臻情緒激動,多年尋找都沒有師父消息,今天有人知道發信息過來。特如其來的消息,令他振奮。

正是有師父,他才有着電天賦和劍法。雖然她沒有真正教導,但是傳授給我的東西足以承認。

還有堂哥的事情,也要問清楚。心急忘記還在教室上課,大聲道「你知道師父在哪裏嗎?」

姬汶上課再次被打斷,面對楚神臻沒有剛才忍耐道「楚神臻,下課之後,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現在給重複一遍,剛才所說的內容。回答不出來,給我到後面罰站。」

楚神臻雖然被信息分心,課堂還是有聽,快速重複姬老師的內容。

有了師父消息,無心上課,一心想要聯繫發來信息的人。

課堂又一次恢復正常

聶瑜夏停止發送信息,覺得等有空再發,或許有奇效也說不定。

啊!真的好無聊,又到睡覺時間了。聽的我昏昏欲睡,證明我不是讀書的料。

等下課了,就別想在上課了。上課,我回來逛一會就走。

……

初年級s班,聶凜熙與如雪為同桌。由於她身份特殊,必須有人看管。

整個s班級都是各家族、勢力出身,裏面有着專業情報人員,收集班內信息。

在這個班裏,沒人知道你有多少身份,除非那個人知道的多。

聶凜熙在s班上課,早就被神秘勢力發現。也安排有人盯着,礙於楚莜露防備,才遲遲沒有出手。

雖然在極冰地區基地被破壞,但是人員沒暴露出來。哪怕,極珀學校有人知道他們身份,都不會輕易出手抓捕。

。《入殮師異聞錄》第一百四十章:自圓其說 兩小時后,東區分警署,停屍間。

雨停下了,遠方藍黑色的夜空中泛起接近黎明的白。亞瑟的屍體已經被找到,裹屍的白布下隱約露出亞瑟的紅髮,冰冷、潮濕而僵硬。

神調局的探員卻還沒有趕到。艾德筆直地站定在原地,一言不發,彷彿時間就此停止。

伴隨着濕淋淋的急促步伐,終於有人來了。

與艾德預想的「伊頓先生」不同,眼前的小姐有一對絕美的深翠綠眸和夜影般的眉睫。她穿着一雙漆黑的及膝長靴,白緞馬褲兩側系著紐扣,一件黑灰的雙排扣外套被當做斗篷披在身上。

只是此刻她的眼中凝結著淡紅色的血絲。雨淋濕住了她的頭髮,成綹地粘在了一起,水滴順着黛灰色圍巾流淌在她那黑灰的雙排扣外套上。

她的目光掃過艾德,徑直走向亞瑟的遺體,緩緩揭開蓋在他額上的白布,又輕輕蓋上。

艾德望見她的手指在微微顫抖,此時開口和她搭話顯然不是最佳時間。

於是他望向門口,那裏傳來了第二個腳步聲:

走過來的男人略顯滄桑,臉頰狹而瘦長,雙眸深沉幽邃,灰得像秋夜之雲。鼻子銳如鷹鈎,短髮偏分,鬍鬚剃得一乾二淨,斑白的鬢須留到耳垂。

「伯納德·伊頓,刑偵顧問。那邊是我的另一位助手,你可以叫她奎茵。她情緒低落的時候很少和陌生人說話,還望見諒。」

他摘下了黑手套,伸出粗糙修長的手掌,似乎在給艾德留出自我介紹的時間。

「艾德加·懷科洛,關於亞瑟的事情我很抱歉……」艾德同他握了握手,對方的手掌比他想像的要溫暖得多。

「亞瑟是個成年人,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他語氣平淡、面無表情,彷彿機器一般精密而機械地運轉着,「發生了什麼?」

「今天凌晨有人偽造您的電報叫我們去警署,我們坐上了一輛租賃馬車,卻遭到了襲擊。混戰中亞瑟膝蓋受傷,為了掩護我犧牲了。」

「看來亞瑟沒認清情況……這起案件中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犧牲,只有他不能。」伊頓閉上雙眼,這一刻他更像個兩鬢斑白的疲憊老人:

「奎茵,接下來由你負責懷科洛先生的安全,帶他回偵探所……」

「等等,還有一件事,伊頓先生——」艾德鼓起勇氣站了出來:

「我想我知道兇手是誰。」

「什麼?」聲音來自奎茵小姐,語氣中夾雜着懷疑。

「這並非是一起恐怖事件,也跟饗宴會並無關聯,所謂的『食人密教』不過是兇手為了引人耳目埋下的障眼法。」

「這是一起商業糾紛,一起赤裸裸的謀財害命。」艾德的聲音清晰有力,似鐵釘鑲地。

伊頓點了點頭,示意艾德繼續說下去。

「神秘出現的食屍鬼群、上吊自殺的管制員、饗宴會的印記,確實很容易將思維下意識地往非凡領域上引導,直到偽造電報與租賃馬車的出現,才讓兇手露出了馬腳。」

「但那些食屍鬼是從哪裏來的?管制員又是怎麼躲開食屍鬼回到家中的?」奎茵小姐問道。

「那晚我在地下隧道遭遇的食屍鬼骨瘦如柴、飢腸轆轆,像是在籠子裏被關了許久,我想一定有某種辦法可以買到這樣的『鬼怪生物』吧?」

「是的,地下黑市偶爾會交易少量的食屍鬼用於提取素材、私人研究、地下角斗以及其他用途。」伊頓先生開口證實了艾德的猜想。

「那就對了。」艾德望向窗外,緋色的朝霞已然漫上了天空:

「……地鐵的牆壁經過鋼筋混凝土加固,如同地下的堅固堡壘,想要掘穿絕非一日之功。兇手想要進入地下隧道,除了從地鐵站樓梯或應急通道走進去,還有另一條路徑可選——真空風機的扇葉。」

「巨型真空風機由於其巨大的噪音,往往需要設置在人煙稀少的區域,且連接着氣動管道。」只不過,在近千馬力的蒸汽動力面前,任何人都只可能被風扇絞成肉醬。但是假如有人潛入控制室,將真空風機關閉……」

「所以兇手是管制員?」奎茵小姐皺了皺眉,一臉不解。

「不。他是頭替罪羊,兇手要的就是管制員活着回到家中,然後再以一種離奇的方式死掉將一切嫌疑吞下。」

艾德繼續說道:「兇手把時鐘往前撥了一個列車班次,大概十五分鐘。管制員以為自己等到了最後一輛氣動地鐵,並且按時下班——但那其實是倒數第二班,於是他提前關閉了真空風機,像往常那樣按時下班。」

「我進入控制室的時候,正好撞見兇手在將座鐘撥回原位。作為非凡者他很輕易地幹掉了我,然後趁著食屍鬼襲擊車廂時逃離了現場……至於所謂的饗宴會,他們的符號沒申請過專利,誰都可以用,不是嗎?」

說着艾德望向了伊頓,他本想從對方眼中看到驚訝或讚許的神情,但對方依然是那副平靜而專註的神態。他只好怏怏地繼續說道:

「本來這是個堪稱完美的計劃。但對方沒有料到一位普通的維修技工竟然會起死回生。得知我還活着的消息,對方顯然亂了手腳,甚至偽造了一份假電報騙我離開偵探所並中途截殺。」

「……我想他一定很害怕我將某些關鍵線索透露出來,這真是多此一舉——他並不知道我患上了失憶症,根本不記得兇手的相貌和身份。」

說到這裏,艾德掏出一枚口袋裏的零錢,拋向空中:

「誰有財力和技術偽造電報?誰能在氣動地鐵的關閉中受益?誰能方便地搞到租賃馬車的牌照?」

啪,艾德合上雙掌,將硬幣留在手心,模仿著前一日去偵探所時車夫的口吻:

「我們也就賺個零頭,發大財的是弗洛伊德先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