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也該到發作的時候了才是

她開始面露疲態

眼睛有一下沒一下的眨巴著

這時炎曦月恍然意識到

原來這些人的作用就是防止吃完飯後無所事事的她有了去外面逛逛的心思

也怕她改了主意想要就此離開……

雖然這迷藥對她其實並沒有什麼屁用……

但……

嘖,草率了……

……

她裝作藥效發作的模樣

昏了過去

幾人一開始還裝作懵懂的開口喚她

不過兩秒之後

便原形畢露了起來

「吱呀……」

之前關上的門也在此刻打開

那兩個老人抬步走了進來

身後竟還跟著不少人

陸陸續續響著淅淅索索的聲音

半晌

進入屋子的聲音才停了下來

「……」

怎麼,是真把她當猴了?

一頓好造之後將她迷暈了

然後就在這兒可勁的盯?

躺著裝昏的炎曦月不用睜眼都能感覺到黑壓壓的一片人群

頓時感覺周圍空氣有些稀薄

呼吸有些困難……

……

不過好歹這種詭異的狀況沒保持多久

眾人移開了眼神

「她已經被人類的迷藥暈倒過去了……」

一個方才坐著聽炎曦月講故事的人開了口

只是這話卻怎麼聽都不對勁

不過眾人的注意力都不在炎曦月身上

因此也沒人注意到她在聽到這話之後閉著的眼睛上卷翹的睫毛微微動了一動

人類的葯?

這種稱法…

難不成……這群人是「人」?

就在炎曦月獨自想著什麼的時候

那老婆婆也開了口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試探吧……」 楊予安,一聽這名字,腦海會不禁浮現出一位翩翩公子。

然而,見了真人才發現,只是名字起好了!

又矮又挫,用一個詞形容,就是醜陋。

朱訓樘掩飾驚訝,畢竟人不可貌相,他詢問道:「你可有什麼想法?」

楊予安面色如常,毫不自卑,一副自信淡然的模樣,說道:「臣認為,大明應建立學院,招收大明百姓,在一些殷人區域也要設置一些學校,進行教化,改旗易幟。」

「保持文化優越性,才能使國家長治久安,對於不服教化者,應進行懲戒,近些年來,殷人風俗有明顯反彈趨勢,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如果不加管理,對大明有着巨大的風險。」

「而且,國家應設立翰林,研讀學問。」

立國之初,大部分都是由武將組成,文化水平幾乎不是很高,這些年來,提高的不是很大。

朱訓樘目光微閃,說道:「你和弘農楊氏什麼關係?」

楊予安眼皮跳了一下,回道:「家父曾為弘農楊氏中的嫡子,因犯了錯誤流離海外,而後跟隨成祖出海。」

弘農楊氏在整個中國歷史中都鼎鼎有名,其先祖楊敞,是漢朝霍光的「秘書」,自此發家。

歷經千年風雲,每代都有風雲人物。

建國之後,更有幾位做了大官!

正所謂「天下楊氏出弘農,弘農楊氏遍天下。」

真沒想到這新大明竟然也有弘農楊氏的人,而且也是嫡系。

朱訓樘突然道:「把這件事交給你,你能做好嗎?」

楊予安愣了一下,隨後嚴肅道:「臣必全力以赴。」

「好,那次是就由你負責,不過朕有一個條件。」

朱訓樘笑眯眯地瞧著楊予安。

楊予安的雞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出現,總覺得皇帝不懷好意,他試探道:「不知是什麼條件?」

「很簡單,希望你把你家的藏書開放天下,允許眾人閱覽。」

朱訓樘說道。

楊予安嘴角抽了一下,這個條件可以說真是霸道。

書籍,對於古人來說,那可是傳家之寶,一般秘不示人。

更不用楊家歷史悠久,雖然帶的書不多,但基本都是經典昂貴的書籍。

就憑皇帝一句話,就想對外開放,那……

朱訓樘也只是嘗試一下,沒想到楊予安認真地思考了片刻,竟然答應了。

朱訓樘嘆道:「愛卿大善!」

大明建造學院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天地。

西曆1509年9月,大明第一所官方學校正式成立。

朱訓樘親自出席儀式。

大明皇家學院,初次招生,條件極其嚴格,非大明者不可入內。

第一屆學生一百人,全是各地精英學生,年齡十六歲以下。

學院佔地幾百畝,國家提供飯食,住宿。

緊接着,接下來的時間裏,各地紛紛成立學堂,面向大明和夏人。

大明人學費全免,可以自由閱覽書籍。

而夏人需繳納學費,且優異者才可閱讀藏書。

在部落聚集地設立學塾,針對殷人。

三管齊下,到年底,教導的學生超過上千人。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再說大明東征軍這邊,東犬部落伏誅,九羌,三陌地形險峻,且沒有更好的辦法。

死傷了大約兩千左右的殷兵,徹底剿滅了兩個部落。

由於死傷太過嚴重,為了釋放怒火,郭威下令,搶掠三天。

於是,兩個部落遭受到了沉重的死前刺激。

郭威率領眾人站在山頂的一座廟宇中,周圍不斷響着尖叫聲和呼喊聲。

不斷有衣衫破爛的女子慌亂奔跑在下面,然而,很快就被粗魯的士兵捉住。

滿地都是物漬,尤其是那些貴族,全身都被扒開,黃金雕飾,鼻環,統統搶走。

一位哭泣的女孩睜著純潔無暇的大眼睛,嘴裏喃喃地嘟囔,尋找著自己的父母。

一位士兵紅着眼,褲腰帶松著,懷裏揣著金銀財寶,朝着小女孩撲了過來,簡直禽獸不如。

嗖的一聲,一隻箭叮噹射在他的面前,他回頭一望,只看到一名明兵站立在一旁,他逐漸清醒過來。

軍令,凡幼女不得殺害,全都要運回大明。

大明士兵上前抱起女孩,朝着一側走去。

整場搶掠,大明士兵都沒有參加,因為他們不需要。

每個殷人搶掠的東西,必須上交十分之一交給大明,再重新分配給大明士兵。

而且,軍妓營中大明士兵不需要花錢。

零零總總,大明士兵的待遇已經非常豐厚,不需要再做這種事情。

「報!」

眾將士回頭,一位士兵快速跑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