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晚上,何鳴回來了,何家的人,立刻圍了上去,著急詢問:「看到軍主了嗎?年齡有多大?帥不帥?有沒有拍照?軍主有沒有女朋友?」

何鳴偷偷瞄了一眼在角落裡被冷落的蕭何,他很想告訴這些人,我看到了,軍主就是蕭何,你們從來都沒正眼瞧過的那個廢物女婿!

然而他已經簽訂了保密協議,絕對不能泄露軍主身份,不然會被直接軍法從事。

所以,打死他都不敢說出來!

他心裡也很清楚,昨天元卓來何家解決麻煩,首富郭羽來何家下跪道歉,不是因為沈溫婉,而是因為蕭何!

他能官復原職,甚至掉到元卓將軍身邊,也是因為蕭何,所以此刻,他內心,對蕭何,充滿了感激!

「當然看到了,軍主很帥,戰力很強,黑虎一號你們聽說過嗎?江州最強特殊部隊的總教官,被他一招擊敗……不過可惜的是,軍主已經有老婆了!」

何家的許多年輕少女,聽到何鳴最後一句話,頓時痛苦的哀嚎起來!

「軍主結婚了,我們沒機會了!」

「誰那麼幸福?嫁給了軍主?」

「君主又帥又強大,給他當小妾行不行?」

何鳴皺了皺眉頭,又偷偷瞄了一眼角落裡玩遊戲,對這邊事情毫不關心的蕭何,他心裡在想,蕭何聽到他們何家那個白痴少女說給他當小妾的話,不知心裡會是什麼感想!

更晚一些,沈溫婉宋青青一群人也回來了!

自然他們也圍著何鳴詢問軍主身份!

何鳴自然什麼都不說,沈溫婉有些失望!

宋青青卻將何鳴拉到了一邊!

「表妹,你別害我,真的不能說,不然我會被槍斃的!」何鳴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他以為宋青青把他拉到這裡,是為了打聽軍主的信息!

哪裡想到,宋青青突然哈哈一笑,低聲對他道:「我早就知道軍主是誰!」

說完,她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專心玩遊戲蕭何!

何鳴頓時大驚失色:「你怎麼知道的?」

宋青青真的是被憋壞了,她知道蕭何身份,卻不能說……看著別人罵蕭何廢物,又不能替蕭何辯解!可想她內心有多麼焦急和難受!

現在不一樣了,何鳴也知道了,兩人自然可以偷偷交流!不用再想以前那般憋苦!

宋青青笑道:「我不但知道他是軍主,還知道他是中鐵商貿集團背後的老闆……我能去中鐵商貿集團工作,全都是因為他!」

何鳴驚愕道:「如此說來,他不但站在權力巔峰,還站在財富巔峰,這樣的人,怎麼會去當上門女婿?」

宋青青道:「那是因為十年前,他還是蕭家少爺的時候,被人陷害,陷入火場,是溫婉姐姐救了他性命,他是為了報恩,才當上門女婿的!」

何鳴點了點頭:「就算是這樣,他也不應該如此低調啊!他這等身份,卻天天被人罵做廢物,現在想來,我都感覺好氣!」

宋青青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姐夫胸懷寬廣,不會跟罵他的那些人一般見識!「

……

第二天,終於回江海了!

但是半路上,沈溫婉就下車了1

她要去哪裡?蕭何也不敢問!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打車離開。

祥泰集團!

沈溫婉來到這裡,劉全親自出來接見她!

劉全好奇笑著詢問:「沈小姐來我們集團有何指教?」

沈溫婉道:「我想見蕭公子,請問他在公司嗎?」

沈溫婉來這裡,就是為了見蕭公子,不為別的,蕭公子幫她這麼多次,怎麼也該說一聲謝謝!

還有,她要弄清楚,這個蕭公子真正的身份!

「抱歉,蕭公子出差去了,要下個月才能回來!」劉全禮貌笑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沈溫婉站起離去,劉全立刻打電話告訴了蕭何。

蕭何有些無奈,這個神秘的蕭公子,看來是瞞不了多久了!

他讓劉全給他重新準備一套身份證件!

又打電話給小天:「幫我準備製作人皮面具的材料!」

著筆中文網 傭人趕緊告訴了她孩子們的去向。

去老宅了?

也好,那裏有霍家人,相信他們會照顧好他們的。

溫栩栩放心了,隨後,她下來,去玄關處準備換鞋出去。

「太太,你要出去嗎?」

「嗯。」

「可是,先生剛才打了電話過來,說他待會就回來了,你不等他一起吃了飯再出去嗎?」

忽然間,這個傭人站在那裏就告訴了她這麼一句。

溫栩栩立刻如同被點穴一般,在那頓住!

他要回來吃飯?

這是……太陽都從西邊出來了嗎?

她根本就不相信這樣的事。

但是,那雙腳,卻好似完全不聽使喚似得,從這個傭人說出這句話后,她就再也邁不出去了。

最後,她乖乖的回到了餐廳里。

二十來分鐘后,非常意外,那個躲了她整整兩天,寧願去住酒店,也不願回來家裏住的男人,竟然真的回來了。

「是先生,先生回來了!」

傭人在聽到這個聲音后,立刻驚喜的叫了一句,然後馬上跑到了大門口,等待起來。

溫栩栩也猛然間心底就跳了一下。

她不願意承認,她現在都已經心死成這樣了,可是,當她聽到他真的回來的聲音,她還是控制不住的又跳了一下。

就好似本已滅掉的蠟燭,忽然又出現了一絲火星。

果然,幾分鐘后,有熟悉的矯健腳步聲朝別墅門口走來,沒一會,那高大筆挺的人,就拿着一串車鑰匙出現。

「先生,您回來了?」

「嗯,太太呢?」

霍司爵進來的時候,一邊換著鞋,居然,一邊問了一聲溫栩栩。

正坐在餐桌邊的溫栩栩聽到,心底的那絲火苗就更加竄上來了。

「太太在那邊呢,我跟她說了,您會回來吃飯,她一早就在那邊等著了。」傭人接下了這個年輕男主人脫下的外套,笑眯眯的指了指餐廳。

男人聞言,抬眸望了一眼,這才沒在出聲。

孩子不在的別墅里,其實,還是挺冷清的,空間本來就大,加上這兩天兩人的氣氛又有些僵持,會活躍才怪。

可是,霍司爵換好鞋洗了手過來后,卻看到餐桌上,還是被盛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湯。

還有,一小半碗米飯。

他平時吃的本來就不多。

他掃過了這碗米飯,佇立在白如明晝的身軀,一瞬的僵硬,針刺一般的痛感,便從他的心底細細密密的蔓延了出來。

連防都防不住。

「快吃吧,都涼了。」

溫栩栩卻沒有看他,而是等他過來后,她就端起了自己飯,然後慢吞吞的扒了起來。

氣氛,有種僵持的冷硬。

再也感覺不到昔日家裏那種歡樂融融的場景,冷涼得真的讓人窒息。

霍司爵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也沒有開口,就端過那碗湯,然後拿起裏面的勺子緩緩得喝了起來。

「洛瑜今天來找我了。」

「嗯。」

「她答應了救我爸爸,幫他研製解毒藥劑。」

「知道了……」

他還是這麼毫無起伏的一句。

他竟然這麼毫無反應?

溫栩栩雙眼閉下去了,上午那一幕出現在她的腦海里,忽然,她一陣的反胃,就覺得手裏這口飯,再也吃不下去。

生生地停在了嘴邊。

「你就真的……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她聽到自己終於從嘴裏,就像是垂死掙扎的魚兒,用盡了全身力氣問出了這一句。

對面正吃着飯的男人:「……」

或許,是她的這個狀態,終於刺痛了他,讓他再也狠不下去。

又或者,是覺得,這個時候是該給她一個答案了。

終於,看到他把筷子放了下來。

「你想讓我對你說什麼?」

「洛瑜,你們……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是用了什麼辦法?才讓她同意救我爸爸的?」

已經快要崩潰的女人,猛然睜開了雙眼,露出了蓄滿了淚水的通紅,死死盯了過來。

霍司爵眉梢挑了挑。

「這很重要嗎?你只需要得到你想要的結果就可以了,不是嗎?」

「不是!!」

溫栩栩終於最後一絲理智都失去,她用力將面前自己那副碗筷全都甩到地上后,她失控到尖叫:「不是,我沒有讓你那麼做!沒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