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自那片血紅淋在我的眼球上時,昔日那麼多天建立起來希望高塔就倒塌了。橫樑被折斷,釘子被彎曲,在那些人的兵刃之下變成了一堆廢墟,再無恢復的可能。

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假如那時我沒有選擇回頭去幫助其他人,假如那時我選擇了另一條路線,假如那時我們沖向核心塔……

細如蚊喃的聲音縈繞在列昂尼德的耳邊,嗡嗡的,讓人聽不真切。要不是安菲婭還坐在身旁,他就感覺自己像是個靠在某個倒塌的礦洞裏的工人,耳邊的細細聲音就是從石縫中刮出來的微風。

不過現在看來他們確實是變成了「落難者」。隊伍全軍覆沒,領頭者盾衛也死在了那些牧群傭兵手裏,活着的恐怕除了他們三個就沒人了。

安菲婭坐在地上低着頭,列昂尼德看不到她的臉,但他肯定此時這個小姑娘一定在流淚。不久前跟其他人辯駁時以及在指揮隊伍時的領導者氣質在此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她一直挺著的脊背也塌了下去,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顆長歪了的樹,彷彿除了被砍掉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結局了,令人心酸。

女孩身旁的葉菲姆狀態也不咋樣,甚至頹的比安菲婭還狠,跟坨爛泥似地糊在牆上,抬起腦袋望着天花板,眼睛無光。

在很久以前列昂尼德剛遇到這個小夥子時他就是這種狀態,上頭來任務了就站起來活動活動跟行屍走肉似的,沒事幹了就往休息處一躺,也不知道在看啥。要不是他心不錯,會給倖存者收集食物,列昂尼德估計根本不會管他。

葉菲姆拿着食物遞給倖存者時的眼神和表情是活泛的,也只有這時列昂尼德才能看到一個真正的人。

挺好的兩個年輕人,雖然大環境很惡劣,但他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對抗。列昂尼德很希望能帶領着他們成長,他也這麼做了,並且效果還不錯。

結果就在他們仰起頭舉起武器時,世界朝他們揮灑下了惡意。

那些蠻不講理的大石頭在他們剛看到希望時就突然出現堵住了所有人前進的道路,將大多數朝着光明奔跑的人埋進了永恆的黑暗中,除了一句「造化弄人」列昂尼德是什麼話都不想說。

對了,這個炎國詞語還是他曾經從瓦倫丁那兒學來的,現在來看他不僅僅是學會了這個詞,還TM學到了這個傢伙的壞運氣……

現在自己的後背還疼著哪!

剛剛為了保護這倆年輕人列昂尼德硬吃下了從爆炸中心飛來的碎石,哪怕他有源石技藝保護也不能完全抵擋住傷害。至於整合運動標配的防刺服就更不用說了,那就是張紙,主要用途就是個心理安慰,沒啥用處。

無數碎屑穿透了列昂尼德的冰衣擊打在他的後背上,將白色的袍子撕爛,留下一道道血紅的划痕。稍微一動他就能感受到後背上火辣辣的疼,只能用源石技藝讓傷口的血快速凝結緩解一下痛苦,順便想想怎麼安慰這倆跟這個世界都不在一個畫風裏的年輕人來轉移注意力,也許過不了多久傷口就好了。

不過現在還是讓他們靜一靜吧,把情緒緩緩。

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跟硝煙混在一起有些難聞。不過周圍的環境倒是挺安靜,似乎周圍其他的隊伍已經離開了,除了風聲什麼都沒有,也挺適合休息的。

說起來自己也曾這麼頹廢過啊……

久遠的回憶撥開迷霧浮現在列昂尼德的腦海之中,眼前的兩人讓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自己,那個在雨天中站在酒館廢墟前看着父母遺體默默流淚的男孩。

那時的列昂尼德是烏薩斯皇家學院的高材生,只要畢業就能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如果運氣好還有可能會被某位貴族小姐看上從此鹹魚翻身平步青雲。在大城市生活的那幾年他都快忘了在貧民窟生活的日子了,結果切爾諾伯格警局一個電話就把他給拉了回來,順便把他推進了深淵。

在埋葬了父母之後列昂尼德向自己的導師又請了兩周的假,打完電話就跑到酒館里灌伏特加。醉了就吐,吐完就睡,睡醒了繼續喝,連續過了一周這樣的日子。

他感覺自己心中的支柱斷了,人生也沒有了目標,自己的命彷彿變成了污泥中的廢紙一文不值,似乎除了死亡沒有任何的出路。

直到有一天有個咆哮者的傢伙碰見了列昂尼德,把喝的爛醉的他給狠狠地揍了一頓,臨走前的嘲笑鑽進了他耳朵里像針一樣刺進心中,這個頹廢的年輕人才找到了新的目標。

十年時間,咆哮者大換血,列昂尼德成為了切城西城區地下的王,仇人也被凍成了冰塊讓他扔進了政府大樓中,狠狠地諷刺了一番毫無作為的切城政府。他也找到了新的生活依託,從過去的黑暗中走了出來,開始像一個正常人生活,直到現在。

安菲婭和葉菲姆現在就像當年的列昂尼德,只不過他當時經歷的打擊可比現在這倆年輕人嚴重多了。走出頹廢重拾信心是必然的事情,只不過需要時間,還有領路人。

「哎呦。」

他嘆息一聲,自嘲地笑了笑。

既然自己當時跟你們扯上了關係,那就得負責到底。

至少要對得起這倆年輕人口中的「老師」和「老大」不是?

「安菲婭?」

列昂尼德輕輕呼喚了一聲女孩的名字,沒有得到回應。就在他準備起身坐到女孩面前時,安菲婭突然抬起頭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啊?」

聲音有些啞,眼眶有些紅,那雙美麗的眼睛中仍有迷茫,但至少不再沒有光彩。

這是個好現象。列昂尼德笑了笑,心中誇讚了女孩一句。

自己沒看錯人。

「還在哭嗎?」

他拍了拍手,從兜里掏出一張紙,用手指捏著遞了過去。

隨身攜帶衛生紙是個好習慣,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用到它,但一定會用得上。

就像現在。

葉菲姆靠着牆瞟了眼安菲婭,想要對哭泣的女孩說些什麼,結果話到嘴邊又被咽了回去。

「不,不……」安菲婭接過衛生紙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聲音顫抖著:「我只是,我只是……」

「我只是接受不了……」

從山峰跌入谷底的感覺並不好受。安菲婭曾經歷過一次,在切城淪陷的時候。不過那時她並沒有直接撞到自己家人死亡的場景,與家人之間淡薄的感情和長久以來受到的教育讓她沒有流淚,還能拿走手銃冷靜地朝敵人開槍。

但是現在不一樣。相處了幾個月產生了親情的兄弟姐妹死在了自己眼前,敵人強大到無法對抗,剛剛安菲婭眼中看到的就不是一場戰鬥,而是單方面的屠殺,甚至盾衛都死在了他們的手裏。

情同家人的夥伴們剛看到希望就死了,被敵人狠狠地碾了過去,而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只能逃跑。這種多重絕望一同襲來的感覺就像是朝她的心上砸下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壓抑得根本喘不過氣,就像死了一樣。

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一瞬間就被世界否定毀滅了,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有,這還能叫活着嗎?這還能活着嗎?

「但它已經發生了,小姑娘。」

列昂尼德很清楚現在安菲婭的感覺,他只能通過自己曾經的感受來勸導她。

「我聽說過梅菲斯特在切城中學里搞的那個破事,也知道你就是從學校里逃出來的。在加上你在整合運動待了這麼久,你應該變成一個堅強的女孩了。」

「……不,不對。」

他皺了皺眉頭,很快就舒展開來。

「你本來就很堅強,是個好女孩。」

安菲婭抬頭看着面前微笑着的列昂尼德,不知所云。

「但是,但是我……」

「不就是哭嘛,誰沒哭過?」列昂尼德擺擺手,止住了她的話語。

「我當年遭遇的情況比現在嚴重多了,就感覺整個天都黑下來了,根本看不到白天,人生失去了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和目標。」

細微的摩擦聲從列昂尼德身邊傳來,但他沒有在意,繼續述說着自己的過去。

「那時候我每天就是喝酒,喝完了吐,吐完了繼續喝,實在喝不下去了就往地上一趴,開始睡覺,以至於被酒吧服務員給扔出去好多次。」

「後來有一天我覺得這樣不行,不能再喝下去了,不然這仇誰來報?誰能給你報?除了自己之外沒人了。誰都過得很難受,誰都顧不了別人,只能靠自己。」

安菲婭抽了下鼻子,大眼睛瞪着面前的列昂尼德,輕聲問道:「那結果呢?」

「結果?」

列昂尼德又笑了。

「結果我成功了唄。仇人被我殺死了,他的產業被我奪走了,自己也有了事業家庭。」

「本來挺美滿的,然後過了幾年整合運動又來了。」

「後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一直到現在。」

安菲婭不說話了,低下頭去不再看列昂尼德臉上的微笑。

那笑容讓人心痛。

「扯得有點遠了,不過也沒關係。」

女孩心中的感受列昂尼德不清楚,他只感覺自己說了這麼多好像沒啥效果。

「我只是想說,你表現得比你自以為的要堅強的多。」

「可能連你自己都沒意識到,你是個多堅強的女孩兒。經歷了學校事件還能冷靜地回家拿手銃逃跑,路上遇到敵人不僅沒有被嚇到反而用銃幹掉了他,在龍門被俘虜還敢跟那個羅德島幹員玩殺人遊戲,只是為了要回來幫助被矇騙的兄弟姐妹們……」

那天列昂尼德掙脫繩索后沒有第一時間跑路,而是待在窗外停留了一會兒,聽到了安菲婭和瓦倫丁的對話,結果就是心中對她的評價又上升了一個高度。

「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理想堵上了自己的命,這種勇氣整合運動中能有幾人擁有?」

就算是列昂尼德也不會這麼做,明眼可見的虧本買賣。

他會在裝上子彈的一瞬間給對面來一槍,然後搶了敵人的槍跑路。

這才是正常發展嘛。

「而且你已經走出來了吧,就是心中有些疑問,有些害怕。」

「你在質疑自己不久前的命令是不是正確的,如果自己沒下那個命令而是選擇另一個方向他們會不會一點事沒有,還能幫助到更多的人。」

「你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了,信心也開始動搖了。」

安菲婭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着。

「但實際上,你的決斷一點問題都沒有。」

「核心塔周圍有薩卡茲傭兵的精銳在保護著,如果我們貿然進入一定會碰見他們,那下場跟現在沒什麼兩樣。如果我們待在那個據點不動,不僅盾衛不同意,其他士兵也是如此。」

「最好的辦法就一個:轉移隊伍去幫助別的反抗力量。」

「至於這隊突然冒出來的牧群……」

一想到他們列昂尼德後背就疼,彷彿又被碎石扎了一遍。

「這支隊伍是突然冒出來的,原來核心城裏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薩卡茲傭兵,他們的出現不能說是你的能力有問題,只能說我們運氣不好。」

「不過我們的運氣也沒好過,在切城是這樣,在龍門也是。」

列昂尼德嘆息一聲,在心裏暗罵了一句瓦倫丁。

這傢伙在龍門打他的那一劍力氣是真大,骨頭都快斷了。

「但你從來也沒倒下過不是?做的都很好。」

「哭是有好處的,可以放鬆心情,把壓力排出。但一直哭下去就不行了,人會廢的。你剛剛做的就很好,很快就不流淚了,雖然眼眶還有點紅。」

這個小姑娘讓列昂尼德想起了自己的女兒,不僅性格相像,這哭也是。小時候的薇拉很容易就流眼淚了,結果一會兒她就不哭了,該幹啥幹啥,上了中學之後更是沒見她掉過眼淚,反而經常讓別人流淚。

有好多次她拿着書把瓦倫丁眼淚給錘出來了,直接往臉上糊的那種……

這是從邢一凰口中聽來的,真實度不低。

原來他還擔心自己的女兒會不會被那個混蛋欺負,現在他只想笑。

「現實就擺在眼前,你再怎麼不接受都沒有用,它已經出現了,無法改變。這個時候只能重新振奮起來,想辦法挽回事態,或者報仇。」

「你不能懷疑自己,不能讓糟糕的結果影響到自己的心境,尤其是判斷力。天災人禍這種東西它沒有預兆,出現了並不能說是自己的判斷出錯了。」

「只要自己還活着,那就有翻盤的機會。但你失去了信心,就等於放棄了自己,跟死了沒什麼兩樣,那翻盤的機會也就沒了。」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