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根本不需要主動調用腦力去進行數字解構和數字建模。

只要他看一眼,電子眼鎖定的東西都會以被動方式變成彈窗里綠色1/0線條組構的數據圖。

踩花街的所有店面都察覺到這裏的變故,都開啟了主動防衛系統。

而遠處的電子保安的腳底也踩着火輪,向這邊衝來。

「這地方不能待了,得趕緊撤。」

從震驚中回過神的柳秧一把拉住了他,搖了搖頭:「我們不能走。」

「怎麼了?」

「得將這事解決了,不然踩花街的傳奇不會放過我們的。」

她口中的傳奇指的是活躍在這條購物街背後的保護神,那都是賽博修真界響噹噹的大人物。

她不想惹麻煩。

柳乘風定定地看着她,不說話。

柳秧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風緊撤呼,豈不是萬事大吉。

她苦澀一笑:「先人,你剛才那麼風光,賽博修真系統肯定是上線了,既然這樣,你好好看一看這周圍,尤其是那些霓虹光。」

柳乘風疑惑之餘,仰頭望天,電子眼鎖定着那些霓虹燈光,他看到了光暈,還看到了光中飛舞的小精靈。

小精靈?

等等,光裏面竟然有東西。

電子眼彈窗裏佈滿密密麻麻的數碼光點,每一個數碼光點就是一點光。

或者說可視性光子。

上至頭頂的浮空綠野,下至地面的逼仄水溝,閃耀的霓虹燈束正在不間斷地噴發着一粒一粒光子。

電子眼對光束進行數字解構,然後看破虛妄,得見真實。

這些光子都是活的。

它們微末如納米,卻擁有着類似「噬菌體」一樣的科幻外形,隨着數據之風搖曳飛舞,不管你身處在哪裏,它們總能拂動你的每一寸毛囊。

「這些光是人造的?」這個發現讓他渾身難受。

「嗯,這些光不管飄到哪裏,都在記錄着光中發生的一切,不管是語言還是行為,一切在光中無所遁形。」

「…病態…」柳乘風想說的是病態的世界。

一直以為嵐是依靠無孔不入的義體後門程序去監控全世界,沒想到別人玩的是天胡招式,利用「人造光粒子」監控全世界。

人造光搭配滿世界播撒光的霓虹、全息,就算是真仙,恐怕也望塵莫及。

這才是不可解的科技枷鎖,真正的賽博未來。

過去,神說,要有光。

世界誕生於光。

現在,仙說,要有光。

世界臣服於光。

柳秧卻在頭疼待會怎麼解決,燒了別人的店,看來只能賣身為奴了,見到她老祖看透了,跟着苦笑:「當你成為真正的賽博修士,才能發現光中的秘密。」

「為什麼你不早點告訴我?」

「我早就說了,潮汐黑洞程序就是防止光探測的小成本手法,只是你一直沒怎麼在意而已…」

「確實疏忽了。」他很尷尬,這丫頭確實說過那什麼潮汐黑洞程序。

原來小丑竟是我自己。

「踩花街的傳奇只需要進入數字空間,繳納一些拷貝費,就可以申請拷貝這店面燒掉的視頻數據。」

這麼看來,他們怎麼躲也躲不了。

二人說話的功夫,電子保安已經將他們團團圍住,天羅地網,插翅難逃。

他們排成一個圓形,將他們圍在中心,人貼著人,胸口的全息服如同一個巨大的全息屏幕,閃爍著『不許動,舉起手來』的電子警告語。

他們手中的微核槍可不是吃素的,槍口的幽幽藍光似乎在說,我可以將你們轟成渣渣。

「別開槍。」

柳秧急忙給他使了個眼色,然後將雙手慢慢舉起。

柳乘風很不屑:「舉手,這輩子都不可能舉手的。」

他調節了武功服的光學機制,舉起了一雙全息手,肉眼根本難以分辨。

柳秧:「……」

當兩人舉手之後,所有電子保安胸口的全息屏開始變化色彩,常見的紫、紅亮色被黑、白色代替,而黑、白色往中心靠攏,最後變成一個女人臉。

女人的臉盤很大,但中心只有一小塊撲著厚粉,一雙眯眯眼,沒有眉毛,嘴巴也很大,卻只有一小塊塗着血紅色的唇彩。

「東瀛機械姬?」柳乘風一怔,這個女人臉太像前世一個賽博朋克作品裏的東瀛機械姬了。

不知道這女人的臉會不會裂開,然後露出裏面的機械器件。

「侯花子大人。」柳秧表情微變,立刻喊出了女人的名字。

眼前的女人擁有着築基境的實力,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天。

「練氣士,你的腦子是不是被圖靈天尊的丹房門夾了,竟然來我的道土搗亂?」女人一眼就看穿了柳秧的實力弱於自己。

她的眯眯眼滾動着一抹寒光。

在她的道土上,她擁有寂滅一切的權力。

這就是規矩。 根據葉慕雲發的位置,程景珅很快來到了學校小操場,遠遠的便看到操場中間站着幾個女學生。離近些才看清葉慕雲就在其中,奇怪的是她跟和另一個女孩好像被四個女學生圍在中間,似乎在爭論什麼。

程景珅有些擔心,快步跑過去護在葉慕雲身前,問:「你們在幹嘛?」

四個女學生居然異口同聲的回答:「在等你呀,帥哥。」

其中一個短髮女學生小聲說:「帥是挺帥,就是有點凶。」

程景珅看了短髮女學生一眼,又看了看其他女學生,除了葉慕雲,他並不認識其他人,詫異的問:「等我?等我幹嘛?」

「等你定輸贏呀!」短髮女學生回答了程景珅的問題后又對葉慕雲說:「臭丫頭,又讓你贏了,男朋友挺帥的哈。老規矩,等會兒給你發紅包。」

聽到男朋友三個字,程景珅心裏居然有些緊張。可是,當聽到發紅包三個字的時候,他又有些難過,他已經明白了葉慕雲叫他過來的目的。

四個女學生離開后,葉慕雲身邊的女孩對她說:「雲兒,我也先回去啦。」

葉慕雲拉着女孩的手說:「青青,你別走呀,趕緊過來認識一下我哥。」

葉慕雲親呢的抱着程景珅的胳膊,煞有介事的向女孩介紹:「珅哥哥,這是我最好的朋友程青青。」

葉慕雲又一本正經的對程青青說:「青青,這就是我跟你說的我親愛的珅哥哥,比親哥哥還親。」

程青青略顯羞澀的笑笑,低着頭不敢看程景珅,這年頭這麼靦腆的女孩子可不多見了。葉慕雲趕緊晃了晃程景珅的胳膊,輕聲提醒:「哥,紳士紳士。」

情緒低落的程景珅這才想起來打招呼:「你好,我叫程景珅。」

程青青羞澀的回答:「呃…你好,我叫程青青,雲兒的同學兼室友。」

比起大大咧咧的葉慕雲,柔聲細氣的程青青顯得很淑女。

程景珅禮貌的點點頭算作回應。看向葉慕雲時嘴角不自覺上揚,輕輕的揉了揉葉慕雲的頭髮,寵溺的說:「搗蛋鬼,你好好在學校上課,我先回去了。」

葉慕雲拉着程景珅的胳膊不肯鬆手,反問:「哎哎哎,珅哥哥,你怎麼剛來就要走啊,你都不問問我找你來幹嘛嗎?」

程景珅心裏一緊,表面卻依然輕鬆,笑着說:「臭丫頭,我不是已經幫你贏錢了么?」

沒想到被程景珅看出來,葉慕雲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搖著程景珅的胳膊撒嬌:「珅哥哥,你可別生氣呀。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也不是為了錢。是她們先挑釁的,她們笑話我們倆母胎單身,我一生氣,只好讓你來救急了。」說完還向程青青求助:「不信,你問青青,是吧,青青。」

程青青趕緊點點頭努力為葉慕雲做證。

程景珅苦澀一笑,他怎麼捨得生葉慕雲的氣呢,寵她還來不及呢,他要在有限的時間裏給她最大的包容和寵愛。

程景珅「好心」給葉慕雲提建議:「我看這樣吧,下次有這種好事兒記得一定要給你的帥哥哥打電話,他肯定喜歡玩這種遊戲。」

葉慕雲臉色一變,連忙擺手,說:「他?還是算了吧,別說他來不了,他就是來了我也得挨批,他可沒有你這麼好的脾氣。珅哥哥,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不然我會被他罵得很慘的。」

程景珅知道唯一能製得住葉慕雲的只有高帥,只能用高帥來讓她長點記性,看着她害怕的樣子想笑卻只能忍着,假裝生氣的說:「哦,原來是因為我脾氣好才總是被你欺負呀?」

葉慕雲趕緊否認:「當然不是。是因為我的珅哥哥是天下第一對我好的。」說完又覺得對不起寵自己的爸爸,隨口說:「呃…,到底是爸爸第一還是你第一?哎呀,算啦,反正你們倆對我最好。」

葉慕雲可愛真實的樣子不僅逗樂了程景珅,也讓靦腆的程青青笑臉盈盈。

午餐時間,吳儷還在忙活,絲毫沒有要休息的意思。

林蔭轉身,問忙碌的吳儷:「姐,還在忙啊?餓嗎?」

吳儷頭都來不及抬,卻還是抱歉的說:「小林,我今天不能陪你吃飯了,你趕緊自己去啊。」

自從那次被南馨叫去辦公室后,吳儷就一直是這種非常忙碌的狀態,林蔭曾側面打探過吳儷忙碌的原因,吳儷都是含糊應付或者乾脆避而不答。林蔭怕吳儷又對她產生成見,沒再敢多問。

知道勸不動吳儷,林蔭好心問:「姐,咱忙也不能委屈自己呀,身體還是最重要的,我一會兒就點外賣啊。還有,你看你這麼忙,我卻閑着,我也很着急,有什麼我能幫的上忙,你就儘管安排,雖然幫不上什麼大忙,打印啊校對啊之類的小事情我還是可以做的。」

現在,吳儷對林蔭是絕對信任的,她相信林蔭是真的為她好,滿含歉意的說:「謝謝啊,我這個當姐的還總是讓你照顧了。有需要我會找你的,你先幫我點外賣吧,謝啦。」

林蔭點點頭轉過了身。林蔭知道她是新人,公司當然不會給她派很重要的工作,吳儷的工作她肯定也幫不上什麼忙。她目前只是負責文字校對和稿件對接,就連稿件初篩都還沒有資格處理呢。雖然心裏着急,卻也明白,想取得公司的認可,並不是短時間內就可以的。

透過南馨辦公室打開的百葉窗,可以看到南馨也正在忙碌著。林蔭明白要想在公司被重視,她也必須加倍努力,儘快讓南馨和吳儷看到她的優秀和努力。

林蔭把外賣拿進茶水間,擺放好餐具等著吳儷。吳儷匆忙進來,看林蔭還沒動筷子,抱歉的說:「你怎麼不吃呀,涼了就不好吃了。」

林蔭趕緊接過吳儷手裏的杯子,邊接水邊回答:「我不怎麼餓,一玩手機就更不餓了。」

吳儷感激的接過杯子,招呼林蔭趕緊吃飯,看到林蔭打開的餐盒,怔了一下,問:「你怎麼知道我愛清淡的。」

林蔭回答:「咱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看你很少點肉也不要辣,所以我猜你肯定是喜歡清淡的。」

吳儷竟然有些感動,說:「趕緊吃吧,要涼了。」

難怪吳儷會感動,工作這麼多年了,她可沒見過職場上有真朋友的。當然,吳儷也並不認為林蔭對她好是有所圖,因為她知道林蔭從她這裏得不到什麼好處。 「死吧!」鎮元子一臉獰笑的撲了過來,這麼近的距離,鎮元子有信心一擊必殺。

「跪下!」就在鎮元子的拳頭距離唐僧還有一尺的時候,唐僧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就是這時候,鎮元子竟然不受控制的跪倒在了唐僧面前,他一臉懵的看了看自己,然後又看了看唐僧,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動作。

其他人也一臉懵的看着鎮元子和唐僧,他們更不明白這演的是哪一出。

但是豬八戒卻隱隱約約明白一點,因為他是見過滅世黑蓮和弒神槍的,雖然他不知道那就是弒神槍,但是滅世黑蓮他還是知道的,那是當年魔祖羅睺的法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