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也不用想,那一定又會成為一個吸引許多人目光的舞台!

「為了在擂台賽上取得優異的名次,大家好好努力吧。」

莎拉教授淡然地說完,就從教室門口離去了,留下一群炸開了鍋的學生,相互之間嘰嘰喳喳就開始熱烈地討論起來……

有些發愣的蒼穹連忙轉回頭,對坐在後面的黛西說:

「等等,沒搞錯嗎?魔寵都不能相互攻擊,怎麼打擂台賽啊?」

……在《玩家手冊》中的「獲得魔寵」法術上,明令禁止了魔寵進行攻擊。雖然蒼穹一直搞不清這是什麼原理,但規則書既然這麼寫、他也就一直是這麼遵循的。

但蒼穹換來的只是黛西的挖苦:

「你說的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啊。自從咒法系大師耶古對『獲得魔寵』法術進行過框架性的改良之後,現在的魔寵契約早就不包含『禁止魔寵進行攻擊』的條款了。」

蒼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在這個世界中,即使是同一個法術、也完全有可能流傳有不同的版本。使用魔法的法師們在進步,法術也在進步。

「你有想好和什麼類型的魔寵契約嗎?」

蒼穹隨口問黛西。

「我的話……大概沒得選吧。」

「啊?什麼叫沒得選?」

「……說來話長。」

蒼穹本來還想追問,這時候卻見艾瑪從旁邊向黛西招了招手。

「黛西姐!等下要不要一起去逛商業街,我知道那邊開了一家很好看的法袍店!」

「明天吧,今天我有點事,抱歉啦。」

黛西回過頭去,對艾瑪溫和地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蒼穹:

「對了,蒼穹,借書的事……呃。」

黛西話說到一半,突然卡殼了。她有些愣愣地看向蒼穹的頭頂,一向冷靜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點驚慌的表情。

「什麼?」

蒼穹感到大為奇怪。有什麼事情能讓黛西都吃驚的?

追着黛西的視線,蒼穹略略地抬頭看向半空;但是自己的頭頂上、除了白色的天花板就什麼都沒看到了。

「怎麼了?上面有什麼嗎?」

「……蜘、蜘蛛……」

蒼穹睜大了眼睛。

他並不能看見什麼蜘蛛……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覺察」技能熟練,讓他敏銳地觀察到了——

從天花板上,不知何時、有一條幾乎微不可查的銀色細絲垂落下來。

「FireBolt(火焰箭)!」

咒語比蒼穹的思考速度更快。當下他凌空一指,一道烈火便向半空中蛛絲的盡頭打過去!

——嘭。

火焰確實地打中了什麼東西。在蒼穹頭頂幾寸之外,一個節肢動物慢慢顯露出輪廓……

那是一隻足足有半尺多長的大蜘蛛,有雪白的底色和淡藍的斑點,八隻優雅的長腿在半空中屈伸著,幾乎只差一點就要碰到蒼穹的臉頰。

此刻,被烈火所擊中,那蜘蛛彷彿受驚似的、一下子就沿着蛛絲縮回到天花板上去了。它看起來並沒有受到什麼實際傷害,只是攀在天花板上、繼續用那八個眼睛觀察著蒼穹的行動……

看到這一幕,一直在關注這裏的艾瑪一下子發出了尖叫的聲音。

黛西也臉色蒼白。畢竟是女孩子,對這種巨大的節肢動物並沒有多少抗性。

而蒼穹皺了皺眉。

什麼鬼?

就在他疑惑這個不怕火的隱形大蜘蛛、究竟是從哪裏來的時候,周圍傳來了一陣鼓掌和喝彩聲。

「……好厲害!剛才真的看不見了!……」

「……一發戲法都打不死,果然不愧是杜登公子的魔寵啊!……」

蒼穹聽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名。他循着鼓掌和喝彩的聲音望過去,果然看見了被男男女女簇擁在中心的杜登·瓦爾德克。

他招了招手,於是那隻蜘蛛從天花板上攀爬向他的正上方,然後輕飄飄地垂到了他的肩膀上。

「我自小就對召喚異界生物很感興趣,所以可能比諸位更早一點、就學習了獲得魔寵這個法術。」

當下他的嘴角上掛着從容優雅的笑容,向簇擁着他的人群慢聲解釋。

「這隻『鬼靈蜘蛛』斯班是我在經歷幾百次失敗的魔寵召喚以後才成功契約的。一點微末本領,給大家獻醜了。」

「……杜登閣下太謙虛了!……」

「……杜登公子,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召喚魔寵有什麼心得嗎?……」

「……杜登閣下……」

對於人群的提問,杜登一概用從容、俊朗的微笑來回答,眼神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奧瑪環視眾人一眼說道:「諸位,我們組織現在是滅亡在即了。」

「滅亡,奧瑪領袖,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們組織滅亡在及,你把話說清楚來。」

「就是,還是說我們組織在你的英明領導下,一步步走向滅亡,你看看,這是第幾次了,我們第幾次失敗,敗給人王殿,敗給神州大地,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奧瑪,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給我一個說法。」

憤怒的言語從在場所有人嘴裏喊了出來,狗屁奧瑪,狗屁神州大地,狗屁人王殿。

「夠了。」

碰。

面對眾人的譴責,氣的奧瑪一拍桌子,大聲吼道,半聖的氣息瞬間爆發出來,橫掃而出,冷麵對視眾人。

「我的話,難道你們聽不明白嗎?我們組織危在旦夕,隨時可能滅亡,你們現在不思如何幫助組織,還跟我爭權奪利,你們要幹什麼?」

「奧瑪領袖,你說我們組織危在旦夕,危局在哪裏。」一個高層說道。」

「就是,還請奧瑪領袖說明白。」

奧瑪說道:「那好啊,既然要問我,那就聽好了。」

「人王殿。」

奧瑪吐出三個字來。

「人王殿,領袖,你不會告訴我們人王殿要滅我們吧,你不覺得這是最可笑的笑話嗎?」一個高層說道。

「人王殿我承認他們很厲害,很厲害,但是他們畢竟是一方勢力,我們了,我們可是組織,跟我們斗,他們是以卵擊石。」

「如果我告訴你們人王殿殿主是一尊聖者了。」奧瑪冷冷的說道。

聖者。

聖者兩個字一出。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聖者帶給他們的壓力何等龐大,猶如一座山嶽一般,讓他們甚至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聖者,足可以滅了他們組織啊。

接着,奧瑪繼續說道:「好了,之前的戰敗,已成定局,已經無法挽回,當務之急,是眼前的麻煩。諸位,我們現在恐怕有大麻煩了,人王殿。」

人王殿啊。

一尊聖者啊。

奧瑪繼續說道:「說起人王殿,還有神州大地你們也不能忘記了。」

說起這人王殿,你們可知道,人王殿當年的威勢,特別是帝朝建立,橫掃全球,我們的先祖可是在他們的鐵蹄之下瑟瑟發抖。

現在神州崛起了。

加上人王殿,我們危機重重啊。

隨着奧瑪一具具說出一個個駭人聽聞的詞語,所有人都沉默了。

正如同奧瑪所說的那樣,如果世界歷史往前推的話,甚至都不需要多久,只是推到兩三百年以前的時候,神州大地,都是世界上最強的存在。

「說起來,當年要不是神州內亂,哪有我們崛起的機會,現在我們組織才是世界最強,既然佔據的世界最強,我們絕對不能讓出來,絕對能不能。」

「對,所以接下來,我們將會面臨最危險的一次考驗了。」奧瑪繼續說道。

「這個世界上兩百多個組織,無數勢力,要想一直成就第一,要想制定組織規矩,那麼就必須要滅了人王殿,打壓神州大地,只有這樣,我們組織才依然是霸主地位,一言九鼎,言出法隨。」

「諸位,你們說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奧瑪說着雙目橫掃,淡淡的看着眾人,屬於半聖的氣息早就達到了極限。

。 ,

第727章

「哈哈大禮包,給我開,開,開!嘣恰恰~~嘣嘣恰~~~嘣恰嘣恰嘣嘣~~~恰」

顧東,一掃在宋三喜面前吃鱉、輸局、丟人之不快。

一邊低頭看著望遠鏡,一邊興奮的扭起了探戈步。

扭腰擺臀,步伐輕妙。

得意忘形,如同瘋癲。

旁邊的阿龍:「」

無語之極。

內心暗念著:狗狂有屎吃,人狂有事出。

鴻運大飯店,門口。

宋三喜下車回來,拿著葯往裡走。

門裡,蘇有容剛下樓,正跟兩個女保安在說。

結果,一瞟眼,看到宋三喜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