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狼驚呆了。

他的小腦袋裡還腦補著一場大戲呢,沒想到他的親媽這麼不按套路出牌!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江小狼也有些蒙。

江南曦更尷尬了,說:「就是吧,那天我和男朋友分手了,喝醉了,然後也不知道怎麼就走進了一個房間,然後裡面有一個男人,然後發生了,嘿嘿,你長大了就知道了,說白了就是,那晚上媽咪和那個男人共度一晚,然後我就出國了。

過了國外過了好幾個月,我才發現有了寶寶。寶貝,我當時很開心的,覺得是上天賜給我的最珍貴的禮物,然後我就生下了你!你看你,又聰明又漂亮,還具有獨一無二的功能,媽咪真是賺到了!」

江南曦說著,連連在江小狼的小臉上親了好幾下。

其實她是滿心的慶幸,當時保住了這個孩子。因為當時她深陷魔窟,連自己都差點保不住!因為這個孩子,她才勇敢地逃了出來,遇到了墨先生,從此才徹底改變了命運!冥古戰場,南域。

荒涼空曠的紫褐色大地之上,林寒孤身一人,正在踏步行走。

此時,小白神色帶着一份無聊,肥胖的小小貓軀,趴在林寒的肩膀上,有氣無力道:「那冥古密藏所在的地域,還有多久才能夠到呀?」

「快了。」

林寒看了看手中的地圖,隨即道。

這些時日,

《龍血神帝尊》第八百五十一章天知樓 依莎的事情很多,不僅僅是導師的事,她還兼職許多,例如藥劑的研究,還有冒險家公會那邊也同樣有着任務。

不過現在的主職業是導師,所以依莎壓縮了其他任務的時間,盡量將精力集中在教學上。

終於將冒險家公會的人打發走後,依莎回到了模擬訓練場,當她見到學員們在一遍又一遍的練習著剛剛教給他們的方法時,有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不過轉瞬間,這個笑容就變成了怒火。

她看見了什麼?居然有個傢伙在躲在角落睡覺,依莎一時之間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現在的孩子居然都這麼頭鐵嗎?殺雞儆猴了兩次還不管用,還是說因為這些都是自己的學生就情不自禁的對他們手下留情了,所以才會出現接二連三的問題學生。

依莎並沒有立即上前,她強忍着心頭的怒氣,站在外面看着,她倒是想看看那個學員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

原本在練習的學員們都停止了練習,靜坐冥想,因為長時間的使用魔法,無論是精力還是魔力都不可能無休止的跟得上,就算也有些魔力藥水的補充,但也並非無限量的,每個人每個課程都是配有一定的份額,用完也就沒了。

當雷克斯將自己的課程結束后,見到一旁酣然入睡的南迦嚇了一跳。

連忙走過去將其搖醒。

「哦?結束了嗎?」南迦清醒后問道。

「你不會一直都在睡覺吧?」雷克斯想到某個可怕的可能。

「差不多吧。」南迦擦了擦眼睛,看上去並沒有剛睡醒后的萎靡。

雖然時間不長,用來修補神格也算是聊勝於無了。

「你就不怕依莎導師突然回來?萬一她早點回來你可就完蛋了。」雷克斯對南迦的好運感到羨慕,居然到現在依莎都還沒有回來。

南迦對此不置可否,他早就感應到依莎在訓練場外了,不過想了想還是修補神格比較重要。

至於會有什麼樣的懲罰等着他,南迦並不在意,可能這就是所謂的藝高人膽大吧。

依莎現身了,開始了這一天的總結,讓南迦意外的是她似乎並沒有為難他的意思,從頭至尾都在講述了一些修行中的要點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項。

講到了最後,依莎頓了頓,說道:「現在我要隨機抽一個人來檢測一下之前的訓練成果。」

這句話剛一落下,不少人臉色都變的不自然了,他們可都沒忘了雷克斯那副凄慘的模樣。

「就你了。」

當依莎指向某個人的時候,其餘的人均都鬆了一口氣,只有雷克斯同情的看着南迦。

該來的還是來了,果然躲不掉。

其他人陸續離開的時候,雷克斯小聲的在南迦耳邊說道:「節哀。」

南迦無語。

很快的,所有人都走光了,偌大的訓練場只剩下南迦和依莎兩人。

依莎挑了挑眉,看向這個學員,覺得有一絲不對勁,因為南迦表現的太鎮靜了,不,應該說是鎮靜的過頭了,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波動,彷彿就當她是一個木頭人一樣。

這樣的人依莎還是第一次遇到,就是以往她還是學員的時候,不管是誰單獨見她基本都是戰戰兢兢的,像這南迦樣淡定的傢伙真的少見。

「你叫南迦是吧。」依莎開口道。

「嗯。」南迦點了點頭。

「知道我為什麼留下你嗎?」依莎盡量控制着自己的語氣。

「大概,知道吧。」

「哦,我看你似乎很自信的樣子,認為我無法奈何你嗎?膽子很大啊!敢在訓練的時候睡覺!你可不要忘了昨天奧伯特的下場。」依莎陡然提升了音量,渾身散發着強大氣勢向著南迦壓迫而去。

面對依莎的厲聲呵斥與氣勢的壓迫南迦依舊不為所動。

笑話,雖然比起全盛時期力量十不存一,但是被這麼一點氣勢就輕易撼動的話南迦不如拿塊豆腐一頭撞死得了。

「其實是這樣的。」

南迦剛開口準備說些什麼就被依莎打斷了話。

「不要和我解釋,我只認結果,如果你對魔力控制能達到我的要求,今天這事就算這麼過了,如果達不到,那後果…」

依莎的身上寒意刺骨,她是真的有些動怒,班上接二連三出現問題學生,可算是打了她的臉了,要知道在開學前她可是在那老頭面前吹噓過的。

南迦訝然的看了一眼依莎,在他的感應中這位導師應該已經逐漸摸到上位魔法的邊緣了,只剩下精神力的磨鍊差了些許,魔力已經完全足夠了,勉強達到了上位魔法的底線。

對於人類來說這樣的成就真的是很驚人了,人類的先天素質註定了他們最高也只能掌握上位魔法,那位魔法科老院長也不過這個水平,依莎年紀輕輕就能追上,如果再有奇迹發生的話還真的有可能以凡人之身掌控星位魔法。

不過,那種奇迹發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想到這兒,南迦對依莎倒是有些同情了,短短二十年已經把自己未來的路給走完了,接下來數十年毫無寸進怕是會很痛苦吧,若非先天限制,依莎的極限肯定不在這裏。

感受到南迦那不對勁的目光,依莎不由的皺了皺眉頭,正當她繼續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不由自主的閉上的嘴。

南迦伸出了一隻手,手心朝上,五朵精緻的小火苗從手心中升騰。

五朵火苗靈巧的在南迦手掌上躍動,隨着南迦的拳頭忽然緊握,五朵火苗也相繼融合,頓時一個比人頭還大的紅光火球浮現在了南迦的面前。

下位魔法:烈焰火球

名字雖然很普通,但是這顆火球的威力卻要比火苗強大了十倍以上,一擊毀滅哥布林之類的弱小魔物是沒有問題的。

「這樣應該足夠了吧。」

南迦也覺得依莎剛剛說的話不錯,索性直接一點,這樣也省了解釋的口水。

依莎深深的看了南迦一眼,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班上還會隱藏着這樣的『高手』,從南迦舉重若輕的融合火球來看,顯然他的極限並不在這裏。

要知道,依莎她本人也不過在一年級年底的時候才能做到如此的舉重若輕。

這意味着什麼?眼前這個男生的魔法才能還要在她之上!

這不由的讓依莎對南迦的真實身份產生了懷疑。。 聽到這些聲音,蕭炎的臉色陰沉無比,衣袖之下雙拳緊握,雙眸毫不遮掩的,死死盯着,這些在大廳內,出言嘲諷的支脈弟子。

蕭炎只想記住這些人此刻的嘴臉,以後加倍奉還。

聽着周圍的議論聲,蕭戰神色陰沉,淡青色鬥氣覆蓋全身,若不是雲嵐宗之人在此,恐怕蕭戰內心的怒火,早已壓制不住。

見狀,大長老揮手示意,大廳內頓時再度一片寂靜。

大長老沉聲說道:

「蕭媚,破壞族規,允許你,侍奉貴客,彌補過錯!」

聽聞此話,蕭媚臉龐流露出一絲感動,欠身說道:

「多謝大長老,多謝族長!」

說罷,蕭媚便朝大廳一側侍女走去,接過手中茶壺,緩步來到葛葉長老,面前悉心添茶。

當蕭媚來到林洛身前時,雙眸滿含春意,故意將茶水添置溢出,嬌柔說道:

「公子,抱歉…..小女子笨手笨腳的,讓公子見笑了。」

作勢就要替林洛擦拭身上的茶水。

見到此幕,林洛一臉愕然,的看着悉心為自己擦拭茶水的蕭媚,粉嫩的皮膚,楚楚動人的臉龐,感受着鼻尖那股淡淡的女子幽香……察覺到身旁兩側,蘊含敵意的目光,林洛這才無奈說道:

「無妨。」

見狀,蕭媚見目的達到,便不在堅持,微微一笑走到蕭熏兒身前,替其添置茶水。

看到蕭媚來到自己身前,蕭熏兒臉龐閃過一絲鄙夷,輕聲說道:

「狐狸精。」

蕭媚只是此幕看了蕭熏兒一眼,裝作若無其事般說道:

「熏兒姐姐,當心燙!」

說罷,蕭媚便起身來到林洛身後,欠身而立。

蕭熏兒和蕭媚的舉動,讓納蘭嫣然內心極為不悅,如今,偏偏蕭媚如今以侍女身份,服侍林洛哥哥,納蘭嫣然又挑不出任何毛病。

於是乎,內心的這股火氣,自然而然的就轉移到,臉色陰冷,盯着林洛哥哥的蕭炎身上。

看到蕭炎蘊含恨意的目光,納蘭嫣然決定不在隱忍,蕭家她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了,若是在待下去,誰知道,蕭家這兩個狐狸精,還會怎麼勾引林洛哥哥。

想到此,納蘭嫣然看向古井無波的葛葉,神色不耐的用手指敲擊身側的桌子,發出「嗒嗒嗒」的聲音,聞言,葛葉放下手中茶杯,看向納蘭嫣然。

當注意到,納蘭嫣然憤恨的表情后,葛葉一口茶水險些噴了出來,暗自讚歎道:

「唉,還是先辦正事吧…..這位小祖宗自己可惹不起。」

「咳。」

白袍老者輕咳了一聲,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來對着蕭戰拱了拱手,微笑道:

「蕭族長,此次前來貴家族,主要是有事相求!」

對於葛葉,蕭戰表面上自然是不能怠慢,暗地裏找點臉面就可,他連忙站起身客氣點道:

「呵呵,葛葉先生,有事請說便是,如果力所能及,我應該不會推辭!」

蕭戰這個老狐狸的話可以說是滴水不漏,那意思就是,你有事就說,我如果能辦,我自己給你辦,和蕭家沒有關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