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尼瑪,你要哭了,把老子哭死了怎麼辦?

看到阿木木止住了眼淚,蕭凡微微點頭,看來系統為了隱藏,特意把這兩人製造的正常了點啊。

阿木木看起來一點也不是像是木乃伊,倒是挺像喪屍的。

蒼白的臉色,皮膚乾燥,若非會說話,蕭凡都把這廝當喪屍了。

不過這頭,貌似有點大吧?

心中默念,兩人的屬性面板便出現在了蕭凡眼前。

李青:聯盟遊戲中人物,系統製造,如同常人一般,擁有進化的能力。

當前等級:6級﹙黑鐵六階﹚

天賦屬性:攻擊速度。

能力:金鐘罩/鐵布衫,神龍擺尾。

阿木木:聯盟遊戲中人物,系統製造,如同常人一般,擁有進化的能力。

當前等級:6級﹙黑鐵六階﹚

天賦屬性:詛咒之觸。

能力:絕望光環,木乃伊之咒。

看完了兩人的天賦之後,蕭凡滿臉疑惑的在心中對系統說道:「系統系統,我記得聯盟英雄都是五個技能啊,一個被動四個主動,怎麼你這就三個啊?」

系統打了個哈欠說道:「我這是強化版本,沒用的技能都去掉了,一言不合就放大就行了。」

蕭凡愕然,一臉獃滯的看著李青和阿木木。

一言不合就放大?

還真是沒用冷卻時間啊!

「以後不要喊我主人,喊我老大就行了。」蕭凡搖了搖頭說道。

李青和阿木木點點頭。

蕭凡對兩人示意,然後打開天台大門向樓下走去。

兩人在身後跟著,對這個世界滿是好奇的四處張望著。

隨便找了一個房間,蕭凡踹開大門,進入屋內揮手間弄死了裡面的喪屍,然後開始給兩人找起來衣服。

李青的衣服挺正常的不用換,而阿木木則是必須要更換一下。

這一身打扮太嚇人了。

剛好這家人中有孩子,從衣櫃里搜尋幾件童裝讓阿木木換上,再看起來果然正常了很多。

想了想,蕭凡說道:「阿木木,你的名字太特別了,以後改叫大頭兒子吧。」

阿木木點了點頭,歡天喜地的看著身上的新衣服。

不過蕭凡看到這廝偷偷的把自己的木乃伊繃帶捆在了衣服裡面,頓時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木乃伊來說,繃帶就那麼重要麼?

很顯然,蕭凡忘記了阿木木放大招是需要繃帶的。

看兩人都收拾好了,蕭凡拉著阿木木的手向著外面走去,李青一臉冷酷的在身後跟著。

三人順著樓梯走回了十一樓。

蕭凡之所以不再三人面前召喚英雄,就算怕三人接受不了。

儲物空間?鋼鐵戰車?神奇的裝備?

這些還能理解,畢竟末世來了嘛。

但是英雄聯盟是什麼鬼啊?

當蕭凡敲響房間門,走進房間后,帝無極和金胖子還有翟耀都瞪大眼睛的看著蕭凡帶來的兩個人。 林凡閉口不言。

直到如今,當下這個境界。

林凡依舊固執與堅定的認為,因果才該是這世間最玄妙與難測的規則。

什麼時之道、什麼空之道、什麼雷之道,在他看來都不如因果,就包括輪迴在內,當也牽扯與涉及到因果才對。

至少在林凡看來,這天下萬靈都不能逃過因果,當然,這是在他已知的境界內,也許到了神祗那個境界,但真能超脫五行,不再世內,擺脫因果等。

半晌后,他笑了笑,看向花夢雪,道:「我會努力研製新丹,希望能化解你的困境。」

花夢雪展顏一笑:「從我選擇沉睡在那口朱紅棺材后,就已經接受了這種結果,所以期待不大,神主沒必要費神。」

林凡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麼多年來,花夢雪承認了她弟媳的身份,但卻是不如其他神庭高層女眷一般可以稱他一聲兄長,都以神主來稱呼,無極糾正多次,也就聽之任之。

此時,無敵在抓耳撓腮,讓林凡眉頭皺起,瞥向林無敵:「你有事就說,不要露出這木易,成什麼樣?」

林無敵尷尬一笑,起身,向花夢雪拜下,道:「敢問叔母,你說的為天下萬靈效力是何意?」

花夢雪微微沉默,嘆道:「有人要滅世,自然就要有人救世,這本不矛盾,恰好……禁區也好,現世也罷,都是被滅的那一群人,所以自然是要救世。」

苦笑一聲,花夢雪道:「總喜歡給自己冠以高高在上、冠冕堂皇的理由,談什麼為天下萬靈效力,最終只不過是為了自保而已。」

林凡心神微緊。

他真的經歷過滅世的場景,看向花夢雪,道:「所謂滅世,是一群人,又或是……」

花夢雪黛眉皺起,苦笑道:「神主未免也太瞧得起我,我連走入那條路的資格都沒有呢,哪裏又可能知道最終的敵手是誰?」

林凡嘆了聲,道:「那亘古亘今,可有人成功救世過?」

青月道:「有,應該不止一次,否則哪裏還有我們這些後世人?」

她神情微微凝重,道:「在我夢家鼎盛時,族中有各種最絕密的孤本,記載了某些密事。」

林凡來了興趣,換了個最舒服的坐姿,看向青月,道:「媳婦,仔細說來聽聽。」

青月瞪了他一眼,道:「單以我所知,最少就有三次,一次是輪迴大神救世,他很強,單槍匹馬滅了欲滅世的罪魁禍首,當然,最終的結果是,他與那個欲要滅世的罪魁禍首同歸。」

「輪迴大神。」林凡嘆了聲,心中更複雜。

青月道:「第二次,是我父親,他應該比輪迴大神還強,囚了滅世的禍患,並讓歷史繼續正常的發展向後。」

林凡眼眸眯起,道:「那麼……第三次,莫非是丈母娘?」

青月眼中有驕傲之色,道:「母親的確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與實力,但讓三千界沉睡,以至於最終被你喚醒。」

所有人都羨慕的盯着青月!

這身世,真的太恐怖。

雙神之女。

且,都救過萬世。

「好吧,若我們這個紀元還有人慾滅世,我就來當這第四人。」

林凡笑着:「總不能讓岳父岳母專美於前。」

「你知不知羞呢。」李廣狠狠的剜了林凡一眼,而後道:「你還是詳細與我們說說這條路之內的種種。」

林凡微微挑眉,他心有顧忌,但最後,選擇隱瞞關於雷神的一些事。

他說完,一群人都皺眉。

「林兄,若真如此,我怎麼感覺,這條路是我神庭的另一處福地呢?」陳玄東開口,有點驚喜的看向林凡,道:「你是說,就算你在其內,都感覺困苦與艱難,神通被壓制?」

林凡點頭。

陳玄東道:「你感覺你在那條路上,大概有現世中什麼層次的實力?」

林凡皺眉:「不超主宰。」

陳玄東越問越急促,道:「在其內可否修鍊?」

林凡搖頭:「沒有試過,但能隨意感覺到規則與秩序等,想來若是靜心修鍊應該是可以的。」

陳玄東笑了,道:「若是在那條路上……你修鍊到如你現世中的實力,那麼……」

林凡驚悚。

隨後,陡然拍掌,看向小諾,道:「你可以進入八十米,沒有危險,你去試試,若真能修鍊,那麼這條遠古前的征天路,也許真的能成為我神庭的另一處造化地。」

小諾起身應是,而後進入征天路中。

他這一去,耗時良久,回來后,眼中有沉重,當然還有止不住的喜色,道:「父親,前二十米,最是適合當下聖境內的神庭兄弟修鍊,在其內感悟規則等更加簡單與容易,可以隨意捕捉。」

「好,這件事你們安排好,但要知道每個境界能抵達的極限。」林凡笑了!

神庭中。

「小弟,你今天好像有所隱瞞,到底怎麼回事,能說來我聽聽嗎。」

樂瑤的聲音從身後溫柔的響起。

林凡將她拉入懷中,深嗅她的發香,笑道:「總是瞞不過你的。」

樂瑤展顏一笑。

林凡開始將他到底隱瞞了什麼。

樂瑤的臉色也沉重下來,片刻后,直直的看向林凡的雙眼,道:「我不信雷神是大奸大惡之輩。」

林凡點了點頭:「我也不信。」

「所以……也許只是什麼誤會。」樂瑤開口,而後壓低聲音,道:「當然,我們也不能完全不防。」

林凡眼眸眯起,道:「我一定會走到他們那個境界,到時候當面問詢。」

「我家小弟總是最強的。」樂瑤笑着,溫柔道:「別多想,不說其他,就只是青月妹子的存在,就是那兩位神祗送你的最大禮物。」

林凡點了點頭:「對雷神我永遠都是感激的,只是有些東西,我若是不問出,若是不追本溯源,我如鯁在喉。」

「我只是讓你不要先入為主,這會最大程度的影響你自己的賀禮判斷。」樂瑤笑着,道:「並非是說,讓你忍氣吞聲,我的小弟,我又怎麼捨得他去忍氣吞聲。」被室友灌的暈乎乎的,抱歉了各位大大。

此時的馬尾男子也就是張楚嵐見著自己身旁的,一副古怪打扮的男子說起來的不要臉的話來,是整個兒的人都不好了起來。

隨即張楚嵐就看著賈琅舉動不講義氣的賈琅破口打罵著起來道:「你個鱉孫啊,小爺是哪裡得罪你了。」

此時生著氣的張楚嵐的表情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