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刻四方變。」

一連五道時間印記,融入劍法。

張若塵一劍刺了出去,卻形成二十五道人影和二十五道劍影,同時攻向七大長老。

方圓數十丈之內的空間,時間的流動速度,變得緩慢了一些。

正是如此,七位長老想要抵擋張若塵的劍,卻遲了一點點。

等到二十五道人影合為一體的時候,七位長老的眉頭,同時出現一個酒杯大小的血孔,氣海破碎,聖魂湮滅。

「嘭嘭。」

七位高階半聖失去聲息,同時倒了下去。

張若塵剛才的那一劍,實在太驚艷,驚懾住很多人,黑暗中,響起一大片倒抽涼氣的聲音。

歐陽桓知道張若塵的劍道境界很高,卻沒想到,竟然高到如此程度,出乎他的預料。

「本來,我已經相當高估你的實力,卻沒想到,還是低估了你。」

歐陽桓看著地上的七具死屍,嘆了一聲。

若不是,他低估了張若塵,七位長老也就不用死。對神教而言,死去七位高階半聖,絕對是一筆巨大的損失,會驚動教主。

張若塵站在石美人的身旁,提著血淋淋的劍,道:「那麼,接下來,你要親自出手了嗎?」

「剛才,我已經見過你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的確很厲害,但是,卻有兩個缺陷。」

歐陽桓繼續說道:「第一,你需要一定的時間做準備,才能施展出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第二,無論是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攻擊的範圍其實很有限。一招,只用一招,我可以殺你。現在,留一句遺言吧,我可以替你轉達。」

張若塵道:「你看出了我的弱點,難道就沒有看出你自己的弱點?」

「我的弱點?」歐陽桓道。

張若塵道:「你太過自信,以為掌控了一切。卻不知道,在這世上,總有一些力量,會超出你的預料。今天,我便給你上一課。我不殺你,我只廢了你的雙腿,算是給你一些教訓,免得今後,你因為自己的那種自信,枉送性命。」(未完待續。) 車開到香江一處神殿禱告的場所,葉凡下了車,紅衣主教彌留塞湊近葉凡身邊,「葉,你的神跡是可以複製的,是不是?」

「彌留塞,我是醫生,治病為主,不是神跡。」

聽到葉凡這麼說,紅衣主教彌留塞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心生喜悅。

葉凡也不管他和教宗、神殿私下達成了什麼協議,教宗已經展現自己的誠意,而且葉凡也希望這種奇怪的朊病毒可以讓蠱王進階。

手裡有十幾個距離破碎虛空只有一線的強者助陣,走到哪不是橫趟?

那天朱老太監已經表達了自己的忌憚。

假設現在朱老太監來卧龍山偷襲,葉凡有把握逼退朱老太監。要是再有幾隻蠱王,葉凡有把握留下他。

「孩子,需要什麼么。」老人慈祥的問道。

「不需要,教宗大人。」葉凡淡淡的說,「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有十幾分鐘就好。」

「我寧願相信這是神跡。」

葉凡笑了笑,和老人來到一處安靜的地下室。

「孩子,我能知道你用什麼辦法治療么?」老人坐下,看著葉凡問道。

葉凡知道眼前這位教宗看著似乎行將就木,但的確是強者。

自己沒有十足的把握戰勝他。

而且這裡是神殿的地兒,外面有光明騎士團,葉凡也不想在救楚雪巧之前節外生枝。

「教宗大人,是一種南洋蠱蟲。」葉凡如實回答,「可以吞噬病毒……類似於人類身體的白細胞?」

老人怔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果然神奇。」

「你說的喪屍病毒其實是一種朊病毒,現有科技無法治癒,聖水也無能為力。教宗大人,我需要你的配合。」葉凡道,「如果你覺得有威脅……」

「放心,不治療的話我最多能活2年。」老人笑了笑,慈祥的說道,「而且我聽彌留塞說沒有什麼感覺。」

「你和他不一樣,他太弱了。」

「哈哈哈,你是第一個說紅衣主教弱的人。」老人很愉快的大笑。

「實話實說。」

「那我們開始吧,再次重申,請你放心,我不會抵抗的。」

說著,老人把上衣脫掉。

他後背有一道猙獰的傷疤,全身皮膚有些鬆弛,讓那道傷疤看起來有些古怪。

「年輕的時候在異域作戰,留下來的傷。」

「就這樣,不要動。」

葉凡對陳舊的老傷不感興趣,他淡淡說道,手伸進帆布書包。

當葉凡拿出蠱蟲的時候,他感覺到老人身上隱約散發出一股子白色的氣息,蠱王對這種氣息有些恐懼。

但教宗很快收斂氣息,蠱王聞到朊病毒的味道,在葉凡腦海里留下興奮的喊叫聲,順著老人的皮膚腠理鑽進去。

整個過程要比給紅衣主教彌留塞治療更順利,葉凡擔心的各種情況都沒有發生。

甚至在蠱王吃乾淨最後一點朊病毒,心滿意足的膨脹的瞬間,教宗還幫著葉凡壓抑住蠱王的氣息。

葉凡收回蠱王,長出了一口氣。

這是第二隻,有石中古佛的幫助,蠱王的休眠期也會大幅度縮減。

應該可以治療所有神殿被感染的人。

「果然是神跡。」老人穿上衣服,恢復了以往的從容,他知道自己已經好了。

「只是一種治療方式而已。」葉凡笑道,「比如說肝膿腫,可以注射細菌,加速膿腫形成的速度。」

「這個比喻有些不恰當,就把蠱王當做是身體的白細胞好了,像白細胞對付細菌一樣來對付病毒。」

「孩子,神殿並不卑鄙,你不用這麼擔心。」老人轉過身,看著葉凡,用很誠摯的口吻說道。

葉凡笑了。

教宗果然是蓋世強者,他能覺察到自己很緊張,隨時隨地準備爆發。

或許他連帆布書包里的那隻進階之後的蠱王也能覺察到。

「教宗大人,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出手凈化蠱王。」

「怎麼會。」

「呵呵,我不想成為女巫,也不想被綁在火刑柱上。」

「年輕人謹慎點是好事,但請你接受我的善意。」老人悠悠說道,隨即站起來,「孩子,可以繼續治療么?」

「可以,但是我不去神殿。」

老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剛剛簡單的勸說,可以說是淺嘗輒止,兩人誰都沒撕破臉皮。

「孩子,你要做的事情需要神殿的幫助的話,就去找彌留塞,他是下一任教宗,可以幫助你做很多事情。」

「謝謝。」

葉凡很誠摯的道謝。

「你的蠱王很強大,可以吞噬病毒來加強自己,真是很好奇呢。」

對教宗的好奇,葉凡什麼都沒說。

開玩笑,自己的蠱蟲可是距離白日飛升只差一線的強悍存在,是自己的幫手。

面對未知的咒術師門派,葉凡不知道有多少艱難險阻,怎麼可能送給教宗做切片。

「孩子,今天還能治病么?」老人不想就這個問題糾纏,他換了一個新的話題。

「可以。」葉凡手裡還有蠱王,自然有底氣。

尤離別耗費一生心血還沒養熟一隻蠱王,葉凡抽時間用3d列印的心臟、人工血液、ecmo等現代化的設備批量製造出來一批蠱王。

人比人,

氣死人。

「其實你也看出來我的癥狀不重。」老人說道,言語之中自然而然的帶著威嚴。

葉凡笑了笑。

「接下來是一位修女,她的情況很不好。」老人嘆了口氣,「如果你去神殿……」

「教宗大人,我是不會去神殿的。」

老人搖了搖頭,「修女……有點麻煩,我能在場么?」

葉凡沉吟了幾秒鐘,點點頭,「在醫院裡,醫生總是要避嫌的。雖然治療手段比較古怪,但我想教宗大人不會覬覦我幾隻蠱蟲。」

「只是蠱蟲么?那隻小傢伙身上的氣息讓我感覺到了危險。孩子,謝謝你的慷慨。」老人說著,拍了拍手。

外面有人推開門,抬著擔架走進來。

擔架上躺著一個女人,她臉色蒼白,非常慌張。

送修女進來的人轉身出去,老人淡淡說道,「孩子,開始吧。」

葉凡卻沒動手,甚至他的手都沒伸向帆布書包,而是眯著眼睛看這個女人。

「孩子,怎麼了?」教宗有些詫異。

「她的情況不對。」

。 陳寧望著滿臉震撼的魏延,微笑的道:「魏少將,你還得多加練練啊!」

魏延面色瞬間漲紅,尷尬的道:「是,大都督!」

陳寧笑笑,帶著典褚跟八虎衛轉身離開。

可是剛走兩步,又一次被魏延喊住了:「大都督!」

陳寧皺眉,他以為魏延還不服氣呢!

可是,當他剛剛轉過身來,卻錯愕的見到,魏延腰桿挺直,以最標準的軍姿站立著,抬手啪的敬了一個軍禮。

魏延身後的虎豹營,還有113師方陣,也沒有了之前的弔兒郎當。

一個個同樣腰桿筆直,神情肅穆,眼神帶著尊敬的望著陳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