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以前慕安安覺得,管你喜歡還是佔有慾,反正能讓她成為他的女人,能夠跟她在一起,她都可以。

但現實卻是,貪心這個東西,很可怕。

別人不知道,但慕安安很貪心。

剛開始喜歡宗政御,只是希望留在她身邊。

後來希望成為他的女人。

而現在,是想完全佔據他的心,想要成為他最愛,最無法忘記的人。

慕安安想,有一天她會被自己的貪心玩死。

與此同時,宗政御已經走到慕安安身邊,跟她並排走著。

他低頭看了一眼慕安安,「那天晚上的事,需要我繼續調查嗎?」

慕安安聽不懂,「你要調查是你的事,我是一個被追求的人,我什麼都不想管,反正你好好追我。」

宗政御一笑,「好,你滿意了就答應我,小姑娘要好好享受被追求的過程啊。」

「包括……」

宗政御突然壓低聲音,附身在慕安安耳邊說道,「有什麼小秘密,你高興了再告訴我。」

「我能有什麼小秘密?」慕安安將視線移開。

二人走出醫院。

慕安安看著停在馬路上的車時,想到一個事。

是關於寧修遠找慕安安說起,下周三老爺子要舉辦宴會一事。 葉林坐在自己的房間里,腦海中「呲呲」之聲不絕於耳。

系統將他買到的功法全部灌輸完畢。

這次購買秘笈,葉林已然傾家蕩產。

之前購買丹藥煉體就花了500萬輪迴積分,送給父親10萬輪迴積分,剩下的1490萬輪迴積分全部花光!

「雖然有些肉疼,但是這種一擲千金的感覺真爽!」

更重要的是,他修鍊了一百本功法秘籍,赫然獲得了10萬點悟性!

輪迴積分歸零,但上品功法——(神)開元經來到100000級,再次圓滿!距離下次晉陞只有半步之遙。

此刻,葉林腦海里各種功法縈繞,只要他動一動念頭,就可以平山川,斬日月,殺人於萬里之遙。

「哎。」他卻無端嘆息起來,「要是能有個對手可以試一下這些功法就好了。」

就在這時,他神色一動。

「竟然有人偷偷摸摸溜進學院了?」

葉林足不出戶,一道金色的虛影卻從他的身體里脫離而出,瞬間破空遠去。

這是葉林的元神,自從他成為上神后,元神便可以出竅,與體同修。

此刻元神呈虛無狀態,別人看不見,他卻清楚地「看」到一隻小白兔蹦蹦跳跳地通過了幻境空間和鏡花水月兩大時空禁制。

悄悄來到雜役院門外后,跳在地上變成了一個紅衣小姑娘。

「都說聖天法則學院乃當世第一學院,也不過如此嘛,輕輕鬆鬆就進來了,嘻。」

小姑娘高興地蹦蹦躂躂,「我來都來了,希望玄天寶塔不要讓人家失望哦。」

「玄天寶塔?」葉林肉身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就聽到了那人所言。

據葉林了解,玄天寶塔乃創世祖神所立,目的是為了給後人開闢一條捷徑。所有的人進入塔內后,寶塔都會識別出那個人目前的境界,並為他下一步晉陞提出修鍊條件。

一座寶塔,能頂萬人之師。

正因如此,聖天法則學院才坐穩了天下第一學院的寶座,引得眾多人覬覦,時常潛入以期望獲得提示,少走點彎路。

但學院有學院的規定,外人不得隨意進入。

之前有院長這位上神坐鎮,所有人自是鎩羽而歸。

沒辦法,打又打不過,唯一的途經是考進去。如果考不進去,只能認命了。

這一次不同,院長閉關,實力第二的副院長白侍又受了重傷,且消息外泄,各方人等瞬間蠢蠢欲動,其中就包括這個來自異界的小白兔。

她幻化成人形后,為了謹慎起見,身形逐漸變得透明,繼而消失不見了。

「嗯,這樣應該安全多了。」小姑娘功法特殊,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神功,直接讓身體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了。

只要不是上神境界,一般人輕易不會發現。

「嘻嘻。」隨着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由近及遠,小姑娘開始朝玄天寶塔走去。

「這個小姑娘是人是妖?」葉林凝神觀看,發現暫時看不出虛實來。

哪怕他看遍天下書籍,也不知道宇宙之中究竟蘊藏了什麼秘密。

這方世界,有人,有神,還有魔。

除此之外,在人界、神界、魔界之間,還存在着很多的空間夾層,通向遙遠的深淵。

深淵幽暗,神仙莫進。

殊不知其中暗流涌動,生活着一群似人非人的種族,他們自稱異人,於夾縫中生存,伺機而動。

異人們有着特殊的能量波動,看到什麼就能幻化成什麼。

這算是一種非常強大的非凡能力,但是也有着致命的缺陷,就是容易造成肌體損壞與畸形,壽命皆不長久。

千萬年來,異人們為了減輕族群大量壞死和變異,經常遷徙,到達不同的空間夾層去尋找解決辦法。

這一次,他們穿過無數的深淵后,猛然被一種爆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所吸引,便來到了天界。

目標直指玄天寶塔。

這隻小白兔,便是來自於空間夾層的異人。

她看起來十分弱小,實際上是異人中實力非常強悍的一位。

來之前,異人們一直都在收集學院和玄天寶塔的相關信息,覺得院長決塵是最大的威脅,所以沒敢貿然前來。

聽說院長受傷后,異人王就迫不及待地派小白兔潛入了學院,希望能憑藉她高超的潛藏手段前來探探路。

然而。

她剛剛走了幾步,就發現身後跟上來一個身穿灰袍的年輕人。

他急匆匆而來,還差點「撞」在她身上。

「急着投胎啊。」

小姑娘趕緊躲開,卻也在心裏腹誹了一句。

巧合的是,年輕人也朝着玄天寶塔而去,氣人的是,他在入口處停了下來。不知從哪裏撈來一把掃帚后,「沙沙」地掃起地來。

「可惡!大晚上的掃什麼地?!」

小姑娘氣得只跺腳,因為那人擋住了入口。

更可氣的是,他只掃那一個地方,然後掃了小半個時辰!

「這臭小子從哪裏冒出來的?看起來平平無奇,為什麼卻周身透著詭異呢?」小姑娘的功法也不能支持太久,她更不想硬闖,以免被人發現,徒增波折,影響任務。

「這小子不會發現我了吧?」

小姑娘越等越覺得心神不定。

年輕人就是葉林,他已猜到此人多半是個兔妖。

因為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既然他都能成神,還有萬年魔頭,那麼有妖並不奇怪。

葉林本來不想阻攔她進入玄天寶塔的,當小姑娘使用秘法隱身的時候,他又改變了注意。

「她來歷不明,偷偷摸摸的,萬一是想毀了寶塔怎麼辦?」

「不行,我得阻止她。」

於是葉林來了一次壞人當道,希望小白兔可以知難而退。

哪想到這個小白兔幻化的姑娘根本沒有把他這個灰袍學生放眼裏,她早就等得不耐煩了,那一不做二不休,只好解決了他再說。

「嗤嗤!」

小姑娘沒有顯形,只是送出了兩道無形勁氣,只要對方沒有成神,就能將他一舉擊斃。

事實上,她對於這次出手非常自信,甚至沒有用全力。

因為來之前小姑娘打聽過了,進入學院后,分辨一個人的實力強弱是要看他穿什麼顏色的衣服。

黑袍實力最強,只有院長級別的人才能穿;白袍實力第二,都是學院教員;青袍實力最為難測,因為都是天賦一等一的學生,入校多年的,可能有人已經成了神,剛剛入校的,實力最弱的是輪迴塔排名第一百的,可能只有三四品。

灰袍學生實力最差,都是一些二世祖,頂天了三四品,當然也有爭氣成神的,但是那樣的人成神后都會脫掉灰袍離開學院。

所以,她可以斷定眼前的年輕人實力上絕對沒有成神,看他年紀,說不上只有四五品的等級,非常好對付。

下一刻,小姑娘卻瞳孔微微一縮。

只見兩道勁氣劃破虛空后,那個掃地的年輕人還渾然不覺,沒有絲毫躲閃的動作,這看起來很正常。

可當如長虹的勁氣打在他身上的時候,就像溪流衝進了海里,並沒有濺起多麼驚人的浪花,僅是悄無聲息地沒入了海面,消失不見了。

「咦?」

「這怎麼可能?」

小姑娘忍不住脫口而出。 「現在有請62號陳凡選手上場!」

隨著主持人的聲音響起,陳凡開始了今天的分組賽第一場比賽。

陳凡昨天比完自己的第一組新星突圍賽就離場了,但是其他參賽選手基本上都是留在龍湖天街看完整場比賽的。

所以現在的情況就是陳凡的實力,幾乎所有參賽選手都知道,但是陳凡並不知道他對手的具體實力,這頗有點陳凡在明對手在暗的感覺。

誰叫陳凡的「62」和「渣男」名號這麼響亮,不過對於陳凡來說這情況並沒有什麼關係。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突發意外和陰溝裡翻船很少會發生,而且陳凡對於每一場比賽都是全力發揮,認真對待,他並不會有輕視對手的不好習慣。

因為他知道讓他收穫這一生的「人生第一桶金」的斯洛維尼亞當初之所以會全勝奪冠,就是因為西班牙隊在面對斯洛維尼亞的時候輕視了對方。

而讓他穿越到現在這具身體的「原因」,就是因為當初五星勇士在季後賽第二場在領先快船最多達到31分分差的比賽中因為輕視快船而在攻防兩端都放鬆了導致最終被逆轉。

所以陳凡對這兩件事情記憶非常深刻,幾乎全部都刻入自己的靈魂之中,讓陳凡時刻謹記,獅子搏兔尚需全力以赴,殺雞也得好好地使用牛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