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莫小漁聞言停住了動作,尷尬的笑了笑:「你好。」

「安夫人今晚真是驚艷全場,安總有福了。」中年男子寒暄道。

安正燁眼底劃過一抹異色,不自在的牽起嘴角:「客氣了。」

薛靜柔這時好不容易追了上來,就聽到了這樣的對話,臉上閃過一絲不甘和嫉妒。

莫小漁一側的許舟心裡更是不舒服,小漁明明是他的女伴。

在場的四個人心思各異,對面的中年男子一無所覺,還客套著寒暄道:「安總和安夫人真是一對璧人,見到兩位是我的榮幸。」

莫小漁乾巴巴的笑了笑,安正燁已經恢復了常態,淡淡的「嗯」了一聲。

只有短短的一聲嗯就讓中年男人興奮的又說了好幾句,表達了對安正燁的崇拜之後,中年男子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樂呵呵的告辭。

莫小漁見他總算走了,不願意再陪安正燁做戲,猛地抽出手腕,轉身就要走。

安正燁眼疾手快的拉住莫小漁的手:「不許走。」

「你憑什麼管我?」莫小漁瞪圓了眼睛,不高興的說道:「我想走就走,你鬆開。」

「不行,你必須陪在我身邊。」安正燁沉聲說道。

莫小漁挑高眉毛,水汪汪的眼睛又瞪大了幾分:「我又不是你的女伴。」

話落,她就注意到在安正燁身後的薛靜柔,指著她諷刺道:「你這不是已經有女伴了嗎?」

安正燁看都沒看薛靜柔一眼,還是不肯放開莫小漁的手。

許舟想要上前幫忙,卻被一個老總叫住了,他只好陪著老總寒暄,眼睛卻一直注意著莫小漁和安正燁的動靜。

莫小漁扯了扯安正燁的手,非但沒有脫身,還被拉越緊。

要是按平時她早就掙脫了,可是這副身體經歷過捐腎手術,她也才剛剛出院,完全沒有她自己健康的身體有力氣。

她堂堂暴力女竟然使不出力量來,可把莫小漁急壞了。

動手不成就動口,莫小漁眼珠一轉,諷刺道:「你是想左擁右抱嗎?你看看會場上哪個男的是一個人兩個女伴的,你還是陪著你的柔妹妹吧,當心她哭暈在會場上。」

「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靜柔只是我的女伴而已,既然你在這裡,就必須待在我身邊,陪我一起應酬。」安正燁冷冷的道。

「你想得美,我才不和你逢場作戲。」莫小漁憤慨的甩了甩手。

安正燁乾脆伸開手指,與莫小漁十指交握,牢牢的抓住她:「如果你不想要財產了,就繼續鬧。」

「……」莫小漁鬱悶的停著掙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安正燁一下刺中了莫小漁的軟肋,男主可是超級大富豪,她可捨不得馬上就要到手的小錢錢飛走。

更何況她還指著這筆錢還債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25章孩子!

劉婷面無表情,看着她這個操作。

米蘭看着翻滾的紅湯和漂出來的熟肉。

她拿起一塊熟肉,放在劉婷的碗裏。

很成功的看到,劉婷警惕的眼神。

米蘭拿起一塊牛肉放在碗裏。米蘭一邊往碗裏蘸食材,一邊說:「吃吧,真好吃。」

說完,便把肉放進嘴裏,一入口,眼睛微微眯起,慢慢吃着。

真好吃!!!

見她這樣,劉婷就拿起筷子,用筷子夾起碗裏的肉使勁搖了搖,然後又搖了搖碗裏的材料,半信半疑地放進了嘴裏。

這個入口…

劉婷:肉質鮮嫩,香氣濃郁,醇香清新。我只覺得這種味道應該在天上找得到。世界上我能聞到多少次?

沒等米蘭招呼,劉婷就去鍋里拿起肉來吃。

嘖嘖~吃火鍋的樣子和第一次吃火鍋的樣子一模一樣!

哈哈的笑…

米蘭看着翻騰的紅湯和白湯。

記得有人曾經說過,吃火鍋就像經歷人生,從最初的平靜,到大火的沸騰,再到小火的煨制,最後到回歸平靜。

和人生的起起落落、波瀾和沉悶是一樣的。

劉婷吃着嘴裏美味的肉,心想:肉和蔬菜在鍋里燙過之後,那麼好吃,那麼旁邊的那個,淋上牛奶,冰淋上水果,應該也很好吃。

心不如行。劉婷拿起勺子,舀了一點,放進嘴裏。

嗯~清涼可口,嘴裏的辣味也消退了。

真的好吃之後,我把一個大勺子放進嘴裏吃了起來。

看到他正在享受美食,米蘭不再去想這件事,加入了吃火鍋的行列。

兩個人吃了幾口肉和蔬菜,再來一勺冰沙,真是神清氣爽!

……

半小時后。

劉婷擦了擦有點麻木的嘴唇,明朗地笑着說:「非常感謝王業送的生日禮物。這是反派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

也是第一次收到生日禮物……(男養母沒給男家長?生日。)

米蘭喝了一口水,在嘴裏來回沖洗,才咽下去。

保護好牙齒后,我笑着說:「怎麼樣?別提了。我的國王也感謝你吃了這個火鍋。」

劉婷挑了挑眉,笑着說:「太子說這叫火鍋,對不對?」

米蘭淡淡地點點頭,「是的。」

劉婷看着眼前這個暈倒的女人,竟然想問?詢問火鍋的做法。

算了,還是自己做?檢查一下!總會有記錄的。

……

黎明緩緩開啟,又是一個五彩繽紛的早晨,給世界帶來新鮮感。

米蘭像往常一樣,坐在梨樹下的亭子裏看書喝茶。

劉婷坐在她旁邊,手裏拿着一本食譜。

昨天還在戰鬥的梨花,昨晚也隨着晚風散落到了地上,給地面增添了一絲潔白。

一個侍女從外面走了進來,恭恭敬敬地說道:「大人,主角送您進宮了。」

米蘭聞言只是淡淡點頭。

「嗯,國王知道了。」

當主角點名原主人為戰王時,他說原主人不用去早朝。

也就是說,如果她想上法庭,她就會上法庭;如果她想不出來,就不用上法庭了。

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架空原主人和他對國家大事的理解。

十有八九,主角把她介紹給了劉婷。

米蘭並沒有立即進入皇宮,而是在午飯後才進入。

說到這裏,自從上次主角拒絕·經營慈善會館后,她就再也不想進宮了。

不為別的,就因為覺得宮裏那麼無聊壓抑,她怎麼能舒舒服服地跟宮裏斗?

沒多久就到了皇宮。

米蘭的馬車可以直接坐在宮殿裏。

下了馬車后,在侍女的帶領下,他向主角的皇家書房走去。

一路走來,我又一次看到了宮殿裏一個極度奢華繁華的角落。

一樓五步,一樓十步,玄關腰背,屋檐牙高啄。

藍天下,故宮金色琉璃瓦雙檐頂,在陽光的照耀下,給整座宮殿披上了一層華彩,格外燦爛。

假山四面環水,浮萍遍地,碧綠清澈。路邊裝飾著各種各樣的鮮花,隨着微風帶來陣陣清香,讓人心曠神怡。

劉婷吃着嘴裏美味的肉,心想:肉和蔬菜在鍋里燙過之後,那麼好吃,那麼旁邊的那個,淋上牛奶,冰淋上水果,應該也很好吃。

心不如行。劉婷拿起勺子,舀了一點,放進嘴裏。

嗯~清涼可口,嘴裏的辣味也消退了。

真的好吃之後,我把一個大勺子放進嘴裏吃了起來。

看到他正在享受美食,米蘭不再去想這件事,加入了吃火鍋的行列。

兩個人吃了幾口肉和蔬菜,再來一勺冰沙,真是神清氣爽!

半小時后。

劉婷擦了擦有點麻木的嘴唇,明朗地笑着說:「非常感謝王業送的生日禮物。這是反派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禮物。」

這也是第一次收到生日禮物…(男方的養母沒有為男方慶祝生日。)

米蘭喝了一口水,在嘴裏來回沖洗,才咽下去。

保護好牙齒后,他笑着說:「不客氣。我的國王也感謝你吃了這個火鍋。」

劉婷挑了挑眉,笑着說:「太子說這叫火鍋,對不對?」

米蘭淡淡地點點頭,「是的。」

劉婷看着眼前這個暈倒的女人,其實是想問問火鍋的做法。

算了,還是自己查吧!總會有記錄的。

……

黎明緩緩開啟,又是一個五彩繽紛的早晨,給世界帶來新鮮感。

米蘭像往常一樣,坐在梨樹下的亭子裏看書喝茶。

劉婷坐在她旁邊,手裏拿着一本食譜。

昨天還在戰鬥的梨花,昨晚也隨着晚風散落到了地上,給地面增添了一絲潔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