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大約一刻鐘的時間后,已經下到山澗的侍衛的聲音傳來:「已經安全落地,可以下來。」

慕胤宸隨便便要下懸梯,暗一卻搶先一步,邊從懸梯上往下爬,邊說道:「太子爺,我先下,你隨後來。」

在暗一的保護下,慕胤宸也平安下到山澗中。

冠榮華和許願跟慕胤宸的人聲音接上頭后,兩人都很興奮。

「姑娘,太好了,太子來了,我們人多肯定能找到養魂芝。」

「一定會找到的,只是我擔心太子的身體……」

冠榮華知道慕胤宸身體情況,對他能來山澗,驚喜之餘是深深的擔憂。

「姑娘不怕的,咱們有養魂芝。」許願不知她的心思,以為她只是單純的擔心。

冠榮華點點頭,並沒有解釋什麼的,起身說道:「我們去找他們吧。」

說着,她用手撐着地,準備站起來的時候,卻按到一個東西,很冰,就像冰塊一樣,下意識的,她將手縮回來,並扭頭去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紫色的荷花竟然就在她身邊擱著,剛才她的手就是按在荷葉上。

「怎麼可能?許願,你看……」她使勁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看到的是真的。

許願循着她的聲音望去,看到那株紫色的荷花也驚呆了,下意識的四處張望,卻依然沒有看到什麼人。

「姑娘,紫色荷花怎麼會在這裏?誰放到這裏的,我們怎麼沒有看到?」回過神來,他驚聲問道。

冠榮華喃喃說道:「莫非是他們會隱身術?被我們虔誠求助所打動,把紫色荷花給我們了?」

她話音剛落,便有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請你記住你說的話,給你養魂芝,願意為此付出任何的代價!」

冠榮華聞聽,瞬間石化了。

回過神來,她忙舉手發誓:「前輩仙人請放心,我冠榮華會謹遵諾言,若有違背,天打五雷轟。」

卻無人再回應她的話。

許願則驚喜的凝視着紫色的荷花,小心翼翼的自言自語:「這真是養魂芝?」

冠榮華肯定的點頭應道:「連我心裏想什麼都知道的仙人,說是養魂芝一定是的。我們趕緊帶着養魂芝去找太子,他等不了太久了。」

說着,她小心翼翼的將養魂芝捧起來,卻忍不住喊道:「好冰啊,怎麼這養魂芝就像寒冰一樣,這麼寒,難道真的能……」

話沒有說完,她意識到不對,忙剎住了。

既采之則信之,不能有半點的疑問,否則便是對神草的褻瀆。

如此想着,她又轉口,虔誠的說道:「對不起啊,神草,希望你能根除太子體內的毒,他是全天下最好的人,將來也一定是一位有道明君,救他就是拯救天下蒼生。」

許願在旁靜靜地看着她,被她對太子的感情深深地打動了,一個大男人眸中竟然有晶瑩的東西。

兩人順着溪水往上走,順利跟慕胤宸等人匯合了。

「胤宸……」

「華兒……」

兩人張開雙臂飛奔向前,臉上都掛着喜悅的淚水。

慕胤宸將撲上來的冠榮華緊緊地抱在懷裏,臉貼在一起,旋轉着……

這一刻,任何言語都是蒼白的。

慕胤宸轉暈了,順勢抱着冠榮華躺在草地上。

他捧着她的臉,喃喃說道:「華兒,我們回家。」

冠榮華含淚迎視着他,點頭笑道:「好,我們回家。」

「回家,我就娶你。」

「不許反悔奧!」

「絕不反悔!」

暗一和許願等人遠遠地看着他們,都不覺勾唇微笑,被他們的感情打動了。

而在更遠處的層林中,紫衣女子站在樹梢上,俊俏的臉上凝著一層冰霜,雙眸卻噴射出憤怒的火焰,聲音宛若地獄中傳來的一般陰戾森然:「哥!為何!」

站在她身側的白衣男子,面若桃花,眸光溫潤,和風細雨的搖頭輕語:「暖玉,哥的話,你總是當做耳旁風,哪能明白哥的用意?」

「哼!直搗黃龍是莽夫行為,抓之戲之,令其自絕於世,方是行事最高境界,暖玉明白!可一看到那小賤人開心樣,我就恨不得一針了結她的性命!」暖玉絕美的小臉因憤怒變得扭曲,變得猙獰可怕。

「未入世,便出世,豈不是冤哉?切記,凡事稍安勿躁,這次跟哥出去,莫再意氣用事。若是那女子命喪你手中,我們出去便少了好些有趣兒的玩法。」白衣男子長發飄飄,跟暖玉站在一起,完全是另外一種不同的風格。

一個溫暖如玉,

一個卻是冷戾攝人魂魄。

「寒潭,你不過比我早出生片刻而已,為何事事受制於你?就不能讓我自個快意行之?」暖玉因生氣,聲音更冷了。

寒潭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抬手拍怕她的後腦勺,暖聲笑道:「傻丫頭,晚一息,也是小,長幼有序,你必須聽哥的。不許再直呼哥的性命,否則,哥不饒你。」

「哼!」暖玉跺腳,轉身在樹枝上輕掠而去。

寒潭扭頭望着她,臉上露出寵溺的笑意。

而山澗中,沉浸在跟慕胤宸重逢喜悅中的冠榮華絲毫不知,在她出皇城那一刻已然落入一張巨大的網中……

冠榮華帶着養魂芝跟慕胤宸順利從毒瘴森林出來,回到郾城。

郾城守城官早已經給他們準備了一處別院,派重兵把守。

而慕胤宸帶來的暗衛亦是隱藏在四周,晝夜換班守護。

只是,安全回到別院,慕胤宸便倒下了。

先前,他全是憑着一股勁兒及葯支撐,而今找到冠榮華,懸著的心,放回到肚子裏,身體便登時如繃緊的弦,終於抻不住,要綳斷了。

冠榮華給慕胤宸把脈,臉色登時瞬變。

她從脈象上把出他透支了體能,因而怕是連養魂芝都不能讓他徹底康復了。

暗一在旁見狀,忙驚聲問道:「姑娘,太子怎麼樣?」

冠榮華緩緩地將手移開,雙眸含淚,哽咽道:「我在毒瘴森林遇險,不該告訴他。」

「我去找周掌柜的時候,太子醒了,他一再追問,便瞞不住了。」暗一意識到太子情況不好,焦灼而又小心翼翼的問道:「太子沒事吧?」

許願亦是在旁出聲說道:「姑娘,不是有養魂芝嗎?趕緊給太子用啊。」

冠榮華不想告訴他們真相,一來免得他們擔心,二來呢,也不想太子真實情況傳到皇城太后那些心懷叵測的人耳朵中,讓他們以為又有機會,開始新一輪的奪權,到時怕又是百姓遭殃,生靈塗炭了。

她微笑着點點頭說道:「對,太子有養魂芝,還有我,不會有事的。」

許願和暗一這才放心的相視一笑,臉上露出難得輕鬆。

「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我準備給太子配藥。」冠榮華知道兩人這些天也沒有休息好,便出聲勸道。

待他們走後,冠榮華準備配藥的時候,這才想起來,她從皇城帶出來的那些葯,還在客棧中,便起身出別院準備去拿。

暗一和許願還沒有走,而是守在別院門口,正在叮囑侍衛們一定要守好,太子和冠神醫決不能在這邊有任何閃失。

許願無意中扭頭,看到冠榮華快步走來,驚訝的忙問道:「姑娘,你怎麼出來了?太子沒事吧?」

「你們怎麼沒回去休息?」冠榮華笑着說道:「太子沒事,我去趟先前住的客棧,把從皇城帶來的草藥拿來。」截止目前,通天教主獲得了最長的評語。

最引人注目的是底下兩段,這兩段的字體跟前面的字體不同,且透著情緒,似乎是有誰在造化天碑上動了手腳,將這兩段文字填了進去。

以一敵四,雖敗猶榮;然無氣運至寶,依舊無以為繼。前面這句話像是對通天教主的讚許,後面那句話則是對通天教主的提示。

《洪荒:苟到聖人的我竟被曝光了》第一百九十七章截教的出路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久而久之。

這,就形成了,讓人聞風喪膽的傳說…!!

……

而,此刻。

錢江。

飛機呼嘯降落。

外面,早有公司的人,前來接機。

「終於…回來了。」

此刻,宋憐星看着窗外,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而,很快。

蒼星集團,高層辦公室內。

秘書,敲門走了進來。

順便帶進來了一摞文件。

「宋總,您可算是回來了…」

她看起來神色疲憊,「這幾天的文件,需要您批改的,我都帶來了…」

唰!

看到這些。

宋憐星,都是有些發矇。

居然……這麼多?

但,她卻沒想到。

現在,公司處於剛剛創立的階段,上下都很是忙碌。

主心骨驟然離開幾天。

這,簡直…

不啻於一場災難!

而,現在。

宋憐星回來,終於……再度讓公司走上了正軌。

不過。

這一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