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聽到朱雀欠揍的聲音響起

「不就是幾個丹藥的獎勵嗎?你們別這麼拼了,讓本皇打打牙祭不好嗎?嗤,一個個的真小氣!」

炎曦月頗為無語

這朱雀,明明就是自己饞了。

她說呢

有隻鳥對着獎勵虎視眈眈

眾人還能不認真么

「咳!」

炎曦月驀地出聲

朱雀抬頭望天

「一炷香的時間內,所有贏了的人都有獎勵,反之…沒有」

眾人聽到炎曦月的聲音

渾身精神一振

不自覺的對對手更加防備了起來。

各自攻速也紛紛加快

只有一炷香的時間

自然得速戰速決

……

才過去半柱香的時間

眾人已經大汗淋漓

無論是胳膊還是腿都變得沉重

……

晚上

炎曦月再次進入空間

朝着高塔內走去

深吸一口氣

再次踏上了二層

第二次來此的炎曦月竟無端感覺到了一絲微弱的聯繫

她站在上次站着的地方

不得不說

上次的感覺簡直讓她印象深刻。

才剛來到此她就有種隱隱頭痛的假象。

微微搖頭

望而卻步可不是她炎曦月的風格。

腳步再次抬起

前進了一步

不出所料

壓迫感再次傳來。

已經有過一次經驗的炎曦月不再驚訝

她淡然自若的目視前方

一道紅色符文再次出現

……

隱秘的山洞裏

盤腿坐在陣法上的林悅詞已經變得面無血色。

氣若遊絲的耷拉着頭

見她已經沒有力氣再掙扎

那高影再次守在了山洞口。

而那黑袍人依舊保持着盤腿的姿勢沒有改變。

只是與痛苦的林悅詞相比

他看起來卻是好像在享受什麼一般。

那地上的陣法也源源不斷的閃爍著光亮。

許久之後

林悅詞終於支持不住

栽倒在地

而那黑袍人恍若未聞

反正

只要林悅詞不離開這個陣法

這陣法的作用就可以一直發揮作用

除非…

……

此時的柔福宮

姜柔坐至窗前的椅子上

口中淡淡出聲

「荔兒,將這瓶丹藥給太子送過去。」

四大宗門的選拔即將開始

她身為皇后自然要為自己的兒子做打算。

這進階丹能最大限度的保證逸兒通過宗門選拔。

婢女荔兒輕移蓮步

接過藥瓶后便退出了皇后寢宮。

東宮內

一群身穿紅衣的舞女正翩翩起舞

而身着一襲雲紋縐紗袍的軒轅朗逸表情略微煩躁的坐在主位。

怎麼沒有一人能將這紅衣穿出炎曦月那般的感覺?

全部都是庸脂俗粉

平庸至極!

軒轅朗逸也沒有了看下去的興緻

皺眉擺擺手

一眾舞女齊刷刷的退了下去。

最近一到夜深人靜之時他便會不受控制的想起那一襲紅衣慵懶魅惑的炎曦月。

只覺口乾舌燥

心中慾火難解

就連修鍊時也興緻缺缺

絲毫投入不進去

睜眼閉眼竟都是炎曦月的樣子。

正在軒轅朗逸煩躁之時

皇后的貼身婢女荔兒也來到了東宮

有人進來軒轅朗逸自是有所察覺

抬頭看去

竟是母后的婢女

他開口喚道

「荔兒姑娘…」

這般深夜前來,也不知母後有何急事?

荔兒上前俯身行禮

「太子殿下,皇後娘娘命我給您送丹藥。」

說着她將藥瓶交給一旁的榮青

遞到了軒轅朗逸面前

軒轅朗逸接過藥瓶

「據娘娘說,此丹名為升階丹。娘娘希望太子殿下能在不久之後的宗門選拔中盡顯光彩,拔得頭籌。」

打開藥瓶的一瞬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