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裁判急忙讓人去查看葉楓身上的壓制還在不在,結果顯示還在。

「他沒有做,結果有效!」

貓女愣了愣,沒做?怎麼可能?

「我不信,我要親自查。」

她又跳上了台,想親自查一下葉楓。

裁判皺了皺眉,對她的行為很不滿,他看了看葉楓,詢問葉楓的意見。

葉楓笑了笑,看着貓女,不屑的說道:「你不曾見過光明,就認為這個世界都是黑暗的嗎?

你沒有見過強者,就認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垃圾嗎?」

他呵呵一笑,毫不在意的將自己紫紫黑的魂環釋放了出來。

魂環一出,整個場地都是靜了靜,眾人都是驚呆了。

貓女一臉錯愣的看着這三個魂環,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

葉楓笑了笑,說道:「不要像個井底之蛙一樣,這個世界的強者很多,紫紫黑只是正常配置而已!」

貓女呆了呆,正常配置嘛…原來我連正常都不如嘛!

葉楓說完,也不管她怎麼想,他牽着小舞的手就往台下走去。

哥雖然什麼也沒做,但今晚,索托斗魂場將留下哥的傳說。

一個十二歲的魂宗強者,身上是紫紫黑黑的基木配置……… 王天華本以為對方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卻沒想到實力竟如此強悍,竟能徒手藉助對方的飛箭!

連那黑袍也是不由得臉色一變。

「我那鶴頂紅的毒也是你解開的吧?真是沒想到,這王家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高人坐鎮!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跟王家是什麼關係?」

黑袍面色凝重,急切地想要知道陳軒的身份。

陳軒卻是冷笑一聲,「你之前不是說過嗎,對於一個死人來說,你已經不需要知道這些了!」

這是黑袍之前對王嘉森說的話,如今卻是被陳軒送回給了他。

黑袍勃然大怒,「狂妄!我倒是要看看,等你死在我的手下,還能不能狂得起來!」

說罷,黑袍抬手。

嗖!

一道寒芒再次朝著陳軒疾射而來。

「小心!」王天華驚呼。

陳軒卻是不退不躲,手中運起全力,直接一箭射出。

呯!

兩支飛箭竟是在半空中精準地撞在一起。

針尖對麥芒!

旁人無法看清,王天華卻是清楚地看到,黑袍的那支飛箭在碰撞的那一瞬便被陳軒的飛箭破開了方向。

陳軒那支飛箭卻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扶搖而上,直取黑袍!

「不好!」黑袍大驚。

他想要閃避,卻為時已晚。

下一瞬。

噗!

飛箭應聲刺入黑袍的額頭。

黑袍悶哼一聲直接倒地,斃命當場!

他雙眼睜大,臉上還保持著死前的驚恐與不甘。

他怕是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最後竟會死在了自己的箭下!

一旁的眾人也都是驚詫不已,尤其是王天華,臉上更是充滿了不可思議。

只一招便將這實力高強的黑袍解決,眼前這人屬實強悍!

「敢問先生如何稱呼?」

解開了身上的軟骨散后,王天華便趕忙對著陳軒拱手詢問。

陳軒沉聲說道:「我是誰不重要,我只希望以後你能夠謙遜處世,不要輕視任何人,這樣才不會有更多人因你枉死!」

王天華看向地上那兩名護衛的屍體,頓時一陣心痛。

年輕氣盛無所畏懼一直都是他最大的缺點,今天經過這次之後,他算是徹底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天華謹記先生教誨!」王天華由衷說道。

陳軒卻是沒再理會,不顧王嘉森的挽留,直接開車離去。

看著陳軒離開的背影,王家眾人一陣感嘆。

今日若不是有如此貴人出手相助,那他們王家怕是真的要家破人亡了!

「爸,今天到底怎麼回事?這些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你動手?」

王天華此刻最為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

王嘉森面色凝重,「這些人都是羅剎侯派來的!」

「羅剎侯?」聽到這個名字,王天華猛然一驚。

連王天華這個四品戰官都知道,這羅剎侯乃是江湖之中頗有名聲的一個人物,卻還沒想到竟然會對自己家裡動手。

「這個羅剎侯非同小可,爸,你怎麼會跟這種人扯上關係?」

王嘉森嘆了口氣,「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總之,我跟這個羅剎侯結下仇怨的時候,他還不叫這個名字,他也只是這淮城一個普通人物,名叫羅鼎天。」

說實話,連王嘉森也沒想到,當年如同喪家之犬般敗走淮城的羅鼎天,竟然就是江湖上頗有威名的羅剎侯!

王天華沉聲道:「如果真是羅剎侯想要對您出手的話,那這件事情就有些麻煩了。不過父親放心,我一定會加派人手,時刻在這家中保護你跟媽周全的!」

「而且,如今眼看就要到了鄭戰王的晉陞大典,我相信,就算是他羅剎侯想要在這個時候亂來,也是要好好掂量掂量的!」

王嘉森點了點頭,隨即想到了什麼,「說到這戰王大典,天華,你此次回來是不是就要等參加完戰王大典之後再離開了?」

「沒錯,此次戰王大典都兩江來說意義重大,我剛好留在家中還能幫忙護衛爸媽周全!」

一旁的王太太想到什麼,感慨道:「剛才那位陳神醫實力高強,若是能請他出手相助,我們家的危機或許能更容易解決一些。」

「那位陳神醫今日已救我家數次,這份大恩都無以為報,哪裡還敢奢望其他啊。」

王嘉森略有所思,隨即想到什麼,「此次戰王大典非同小可,整個淮城的人都削尖了腦袋想要參加。天華你若是能夠多爭取到一個特等名額贈予那位陳神醫,也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了!」

王天華面露難色,「能夠參加戰王大典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特等名額更是早已內定,千金難求……」

不過隨後,王天華卻又一咬牙說道,「不過爸你放心,為了能交好到這位陳神醫,我想盡辦法也會爭取到一個特等名額的!」

王嘉森大喜,「如此甚好!」

另外一邊,離開王家后,陳軒便直接趕回了湖心別墅。

事實上,剛才他心裡就一直在記掛著別墅里的佳人,好在等陳軒回到別墅里,便看到韓婧婷依舊還在沉睡之中。

陳軒這才鬆了口氣。

正當這時,陳軒卻聽到韓婧婷的手機在衣服里響了起來。

陳軒看了眼,是丁麗娟打來的。

陳軒擔心吵醒韓婧婷,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可沒過多久,丁麗娟卻是再次打來。

如今早已天黑,丁麗娟許是因為擔心韓婧婷,所以才會接連打來電話。

陳軒也不想讓丁麗娟太過擔心,所以這次便直接去了外面接通了電話。

「喂,媽。」陳軒沉聲答道。

聽到竟是陳軒的聲音,丁麗娟頓時不淡定起來。

「怎麼是你?你怎麼會拿著婧婷的電話?婧婷呢?」

「哦,婧婷她睡著了。」陳軒也沒多想,如實說道。

「什麼?睡著了?」

丁麗娟激動得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自己好不容易才盼到女兒跟這個廢物女婿離婚的這一天,結果現在女兒竟然又跟對方搞在了一起,這讓丁麗娟如何能淡定!

「陳軒,我警告你,你跟婧婷都是要離婚的人了,不許你趁機占婧婷的便宜!」

陳軒一陣無語。

他跟自己老婆在一起,竟然就成了佔便宜,哪有這樣的道理?

丁麗娟窮追猛打,「你們現在在哪,我現在就去把婧婷接回來!」

陳軒心中不悅,故意置氣道:「我們現在在酒店,過得很好,不需要您老費心了!」

說罷,陳軒直接掛斷電話。

丁麗娟愣在原地。

什麼?在酒店?

自己女兒竟然跟那個廢物在開房? 陳寧帶着典褚跟八虎衛,不緊不慢的進來。

陳寧一行周圍,還有大批大批的青門成員,這些傢伙如臨大敵,團團的把陳寧一行包圍起來。

不過,不管是陳寧,還是陳寧的幾個手下,都是滿臉平靜,對周圍那些殺氣騰騰的青門手下,視若無睹。

葉振棠坐在高座之上,眯着眼睛,望着陳寧:「來者何人?」

陳寧淡淡的道:「我是陳寧,為龐德而來,我今晚只殺龐德,希望各位不要干涉。」

葉振棠冷笑:「呵呵,龐德是我的學生。你來我這裏鬧事,想殺我學生,卻還讓我不要管,你分明是沒有將我們青門放在眼裏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