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個女人瞳孔劇烈一顫,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神宗御也看出端倪了,當即,他也走了過來:「司爵,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霍司爵這才收回了目光:「沒什麼,先去查吧,大哥是軍人,能輕易將他放倒的,絕對不是一般人,而且,這酒店裏那麼多女人,就那麼湊巧,剛好把她拖進來了?」

他最後那一句,那鋒利的目光,已經直接射向了對面的女人。

霎時,站在那裏的陳世媛,又是感覺到一陣刀刺般的恐懼后,她狠狠一哆嗦,差點就連站都站不穩了。

這樣的眼神,太可怕了!

她怎麼就忘了?

現在的神家,已經多了一號這麼可怖的人物!!

她開始後悔參與這件事了。

——

神鈺最終還是先被帶走了。

神宗御安排了人去查這件事,至於陳世媛,他也讓人把她給帶回去了,就等結果出來。

「沈副官,你說,如果查出來的結果,真是神鈺少爺奪走了陳小姐的清白,老爺子那邊會給她一個什麼樣的交代?」

「什麼交代?當然是讓兩人成婚啊。」

留下來監督這件事的沈副官聽到了這個后,隨口就答了一句。

而事實上,神宗御也確實就是這樣打算的。

本來,陳世媛就是他替神鈺物色好的聯姻對象,上一次溫栩栩他們的接風宴,這個陳世媛就是以那樣的身份出現的。

所以,真的木已成舟,成婚那是必然的。

「可是,不還有個霍小姐嗎?神鈺少爺要是跟她結婚了,那這個霍小姐怎麼辦?」

親衛隊的人想到了之前一直跟神鈺走的很近的霍司星,忍不住又問了句。

沈副官皺眉。

霍司星?

怎麼現在這個女人也會進入他們這些人的視線里了?

他明顯的有些不悅了:「這個人,你們以後就不要再提了,神鈺少爺就算是娶任何人,也不可能會跟她扯上關係的。」

「啊?為……什麼呀?」

「傻嗎?她是霍家人,神鈺少爺的父母,怎麼說都是因為小少爺才死的,你還讓他娶他姐姐?是要讓他的父母死不瞑目嗎?」

他的回答,竟然跟昨天給霍司星打款的那個人說得一模一樣!

霍司星「咚」的一聲,重重跌到後面的牆上了。

她不願意承認,這一刻,她最終還是敗給了現實,哪怕是她早就猜到了有這種可能,可是,當她真的親耳聽到這些。

她還是如同被刀狠狠捅進去一樣。

整個眼前都是黑暗的。

霍司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這個酒店的,她只知道,在出去后沒多久,她鑽進了車裏,然後就機械的拿起了電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聲巨響震撼着大地,那一刻,天翻地覆,硝煙瀰漫。

豪華的大廈和平整的地面頃刻間變為一片廢墟,到處是磚石和灰土的碎屑。

猩紅血肉凝結而成的巨型觸手,可怕而猙獰。

龐大的頂端生長著類似巨型海洋章魚的觸手吸盤,裏面佈滿了一圈圈一米多長的尖銳利齒,讓人毫不懷疑它可以輕易吞下一隻大象。

觸手的背部則是如同刺蝟一樣的骨質稜角,粗看上去,倒是有幾分狼牙棒的形狀。

雖然模樣奇怪,但是它的體積真的是太大了,大到羅森在它的面前簡直成了微不足道的螞蟻。

「淦。」

母巢在猝不及防間突然異變,讓一向冷靜理智的羅森也不由帶出了一句髒話。

嗖!

嗖!

三十多米長的粗大猩紅觸手頓時高高地衝起,扭曲的甩動着,滿布著利齒吸盤的觸手靈活地著在半空中蜿蜒搖曳。

同時,大量的血肉開始涌動,邪異暗沉的紅光隱隱閃爍,聚集在觸手周圍。

羅森一邊極速後退,一邊冷靜觀察著這隻怪物的弱點。

豈不料,一聲巨吼。

「吼!」

觸手凝聚的血肉像是煙霧般突然爆開。

一道道濃密厚重的血色衝擊波攜卷著大量的泥土碎石,向四面八方衝擊而去,威力駭人。

血色波浪所經之地,無論是地面上的汽車,還是路旁的街燈,都被海嘯一般的驚濤駭浪掀飛拋起。

曾經無比堅硬厚重的柏油馬路此刻也如同輕薄脆弱的紙板一樣,以觸手為中心,直接被撕成無數塊,露出了橫插在其中的斷裂鋼筋。

一時間,整個區域都變成了一片血色,狂暴的氣浪衝擊著羅森,將他和大量的感染者不分敵我全部撞飛了出去。

「呲——」

急速後退的身體與地面摩擦出一條長長的焦黑色痕迹。

羅森強行停下身體,神色凝重,冷冷的打量著此刻化身怪物肆虐的伊麗莎白·格林。

伊麗莎白作為病毒母體,雖然沒有像自己或是主角墨瑟一樣產生各種異變,但她可以製造一個巨大的怪物,即現在自己面前的這支猙獰觸手來作為身體的「鎧甲」。

如果不打破這層厚厚的血肉保護殼,就沒有辦法觸碰到裏面真正的伊麗莎白·格林,更別談吞噬吸收對方了。

不過這層外殼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攻克的!

羅森估摸著,要是用普通的利爪刀刃攻擊,沒有二三十分鐘根本無法讓一直吸收血肉不斷自我恢復的觸手破裂。但是如果使用他目前掌握的最強能力,萬千觸鬚來攻擊,恐怕沒有幾下自己就先虛脫了。

想到這裏,羅森頭疼了起來,第一次他有些討厭生命力如此之強的黑光生物了。托的時間越久,墨瑟和黑色守望趕來摻一腳的可能性就會越大。

「該怎麼辦呢?」

「要不試試黑色守望的火箭彈坦克?還是賭一把再用那個?」

就在羅森思考破敵之計的時候,釋放了一波大招的猙獰觸手卻先狠狠地甩向了羅森,對他發動了攻擊。

嗖!

砰!

巨大的猙獰觸手砸空,轟然間砸在一座街邊的奢侈品店上,裝修奢華的店面頃刻間便被粗壯的觸手的恐怖力量砸得牆體塌陷下去,裂開大片的猙獰裂縫,碎石迸濺。

羅森則側身一躍,迅疾地避過觸手,靈活地閃躲著對方的攻擊。

猙獰的觸手繼續扭曲著甩動向他,如同猙獰的巨鞭一樣凌厲。

下方的母巢本體則猩紅一片,血霧洶湧澎湃,讓他誤以為自己是在血漿的沼澤中對付著一頭可怕的深海章魚巨怪。

砰砰砰!

巨型觸手瘋狂甩動,天崩地裂般的巨大轟鳴足以轟爆正常人的耳膜,地動山搖的響動中,斷裂的建築不斷發出鋼筋斷裂的聲音。

羅森那渺小的身影在龐大的觸手和大廈邊宛如脆弱的螻蟻,前後跳躍左右騰挪,時不時的碰撞讓人驚心動魄,害怕其在如此恐怖的撞擊中化為一灘肉泥。

「吼!」

敵人的躲閃讓觸手發出巨大的咆哮聲,猙獰的觸手高高豎起,尖銳的棱刺閃著森然的寒光。

「吼!」

它憤怒的狂吼著,血霧狀的狂暴衝擊波再次像是潮水般沖着四周涌動,同時甩動着血肉觸手狠狠砸下,如同一座肉山般遮天蔽日地朝着羅森撞了過來。

轟!

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整條街道似乎被導彈轟炸了一樣。

放眼望去半條街道直接凹陷斷裂,破損的大廈像是搭建的積木一樣轟然倒下,劇烈的震蕩影響着周圍,甚至讓遠處的高樓都有些傾斜,塵土飛揚。

不知過了多久,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震蕩才停下來,在羅森原來的地方上,倒塌的樓體廢墟已經將其完全覆蓋。

「吼!」

巨型觸手甩動着,好像在宣告它的勝利。

忽然被無數殘骸覆蓋住的廢墟卻輕顫了一下,聲音雖小,卻刺耳無比。

轟!

剎那間高聳的廢墟竟然轟然炸開,狂暴的氣浪,掀起無數的碎片爆射出去。

塵土飛揚中,一個人形黑影從塵土中走出。

這是一具被猙獰的黑紅色盔甲包裹起來的人形生物,暗黑色的盔甲呈流線型,血色的紋路然纏繞全身,隱隱散發出邪惡的氣息,就像是來自深淵的魔物一樣。

此刻,萬籟俱寂,唯有兩束懾人的寒光從生物裝甲的鮮紅頭盔中穿透而出,死死的釘在了觸手的身上。

「嘶吼!」

血肉觸手張開恐怖的大嘴,咆哮著,看來剛剛沒有殺死羅森讓它非常憤怒。

生物裝甲之中的羅森也不在遲疑,雙腿蓄力,瞬間彈射到半空之中。

砰!砰!

平滑的玻璃牆面上,飛快踩踏而過,藉助強勁的支撐力,羅森一舉飛躍幾十米的高空中。

鎧甲合體,半空中的羅森手持銀白色的巨刃,在生物充能的作用下刀刃飛速增長,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差不多將近有十多米長的時候,伴隨着怒喝重重的向下劈去。

「給我破!」

轟!

猙獰的血紅觸手被當頭劈下,頂端猶如遭遇了鑽地導彈一般被炸開了大片的血肉,像是被啃了一大塊爛柿子一樣。而觸手的根部受到如此猛烈的衝擊,頓時承載不了三十米長的沉重觸手,轟然間砸落下來。

「砰!」

鎧甲褪去,羅森利用敏捷的身形飛快地從塵土中飛掠,緩緩降落在了地面上。

雖然成功讓觸手受傷,但他依舊神色凝重,因為這點傷害並沒有對觸手造成太大傷害。

眼看倒下還沒有多長時間又準備重新活動的觸手,羅森神情冰冷,在對方搖搖晃晃即將扭動身軀的那一刻,他握緊雙拳,磅礴的生物能量猶如開閘的大堤再次迸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