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蕭瑤華笑笑不語,來到近旁,順其自然地給他理了理衣襟。

「家中忙亂,辛苦你了。」初永年看着她說。

「身為主母,為夫君打理好內務自是瑤華應當的。」蕭瑤華垂目笑意動人。

初永年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淡,沒有人注意。

三個小孩都在院中等着他們說完,初佑康和初素菁都緊張得渾身骨頭綳起來了,初月晚卻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反而覺得這兩人看起來挺恩愛的,為什麼要說二皇兄不喜歡皇嫂搜?

但是隱約之間,她也感到那兩人似乎有些距離。

客氣,相敬如賓,但是稱不上愛意。

初永年和蕭瑤華說完了話,再次招手讓他們幾個過來,初佑康打頭,一邊領着一個小不點出門登車。

忽然他們停了下來,都望向了道中。

高大的五花馬昂頭抖動鬃毛,蹄聲踏地分外有力,乍一看便知烈性難馴。可就在這名貴豪壯的高頭大馬之上,一身銀白勁裝的雲錦書單手挽著韁繩,輕輕鬆鬆將它駕馭。

也許是雲小公爺的亮相太過張揚,初佑康和初素菁都看愣了沒動。

初月晚鬆開初佑康的手,提起裙擺跑上去:「小舅舅!!」

好久不見啦!

雖然前幾天才在宮裏見過來着!

荊叱快上一步,從地上兜起蹦躂的初月晚,直接遞到雲錦書馬上。

「晚晚,一個不留神,又跑到這兒來了。」雲錦書改用雙手牽韁繩,把小傢伙護在胸前。

「裕寧喜歡皇嫂嫂嘛……」初月晚戳戳手指。

「喜歡你嫂嫂,就讓她常常進宮看裕寧好不好?」初永年帶着兩個孩子登車,臨到了問她。

「好!」初月晚輕易地被收買了。

初永年輕笑一聲,鑽進車裏。初佑康緊隨其後,最後一個進去的初素菁仍在愣愣地盯着五花馬上的小公爺,直到車夫將車廂門關閉。

雲錦書勒馬在車前走着,荊叱也上馬跟在他們後面。

雪花飄落在初月晚兜帽前面,她還是第一次坐在馬上經過街頭。和在馬車裏面不一樣,這樣走着,能看到的視野變寬了,好多形形色色的人都會在道旁圍觀。

「小舅舅為什麼今天和二皇兄在一起?」初月晚問他。

「太子殿下的命令。」雲錦書實話實說,「我已經聽說了,肅親王攪和了太子殿下的遊園,最近得盯一盯,看看他還有什麼動作。」

「二皇兄有什麼動作?」

「沒有什麼。」

雲錦書說完揉揉她的腦袋:「真的沒什麼,肅親王照舊吃喝玩樂,鬥雞走馬,也沒再去煩太子殿下了,晚晚不用擔心。」

初月晚鬆了口氣,仰頭靠在他身上。

「上次——」她忽然想到,「小舅舅說還有一個人不希望太子哥哥成親,是二皇兄嗎?」

。 今天是他們兩個5周歲的生日,所以上面有一個數字5的蠟燭。

「喜歡這麼大的蛋糕嗎?」

兩個小傢伙一起點了點頭。

「喜歡!」

「那我們來吹蠟燭切蛋糕吧,然後你們可以再許一個心愿,今年允許你們許多一個心愿,這個願望是可以說出來的,這樣會更容易實現哦!」

兩個小傢伙立刻雙手合十的,閉上了眼睛,開始許願。

辰辰的心愿是,「我希望媽媽很快可以原諒喬叔叔,這樣就可以當我們的爸爸了,以後我們就可以每天在一起,不分開了。」

露露甚至沒有取其他的心愿,也重複同樣的心愿。

「我也是,我也希望喬叔叔可以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以後會變成我們的爸爸!」

看著兩個小傢伙全部都在為他著想的樣子,喬夜宸也不知道為什麼眼眶突然有些紅潤,心裡有種說不出的酸澀和感動。

以前他不知道自己以後當了爸爸會是什麼樣子的,但是現在他總算明白了,原來天下父母的心愿都是一樣的。

都是希望孩子可以健健康康的長大,都是希望每天可以和他們在一起。

許完願他們一起吹了蠟燭。

喬夜宸在心裡暗暗的對自己說,這個心愿一定會讓他實現的,他一定會讓路棉心重新回到他的身邊,然後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吹完蠟燭,喬夜宸又拿出了兩個禮盒分別遞給他們。

「這是送給你們的生日禮物,快點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禮盒的包裝十分精美,打開了外面的包裝,裡面的禮盒印著某奢侈品牌的logo。

是兩套文具用品,雖然禮物很普通,但是很貴重。

他沒有選擇買玩具什麼的,覺得他們兩個肯定是不缺這類的東西,而且平時他也會送他們的。

「希望你們不要覺得失望,我送你們這些文具用品是希望你們兩個可以好好的學習,以後可以做很厲害的人。」

辰辰一直都挺崇拜喬夜宸的,看過他的個人簡歷,知道爸爸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他也希望自己以後會跟爸爸一樣厲害。

以前他的偶像都是那些科學家什麼的。

但是知道爸爸是一個成功的商人,而且還對國家做了很多貢獻,搞了很多科研開發的項目,從此他就把爸爸當成偶像了,希望以後也可以成為一個像爸爸一樣既可以開發科研項目,又可以賺錢的成功商人。

在沒有認識爸爸之前,他是希望自己以後可以成為一個科學家的。

可是打從認識爸爸開始,他的想法就在一點一點的改變,希望能夠像爸爸靠攏跟爸爸一樣變得非常完美。

小男孩大多數都會把爸爸當成偶像,辰辰也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樣,也把爸爸當成偶像。

「我很喜歡文具用品,而且我很喜歡學習,如果把爸爸送的文具盒和書本都放到書包里,每天拿到學校,這樣我會覺得爸爸一直在我們身邊的。」

說完這些,辰辰才反應過來,他把心裡想說的話全部都說出來了,竟然已經改口叫喬夜辰爸爸了。

喬夜宸也有些意外,呆愣愣地看著辰辰。

這個時候辰辰想著叫也叫了,那就只能頭皮解釋了。

「我真的很希望喬叔叔能成為我們的爸爸,因為我們沒有爸爸,以後我們可以直接叫你爸爸嗎?」

紫筆文學 喻色的手下意識的就鬆開了祝許的,然後,她只猶豫了一秒鐘,就對墨靖堯道:「你帶着祝許去超市等我,我很快回來。」

「小色,不要。」墨靖堯伸手拉住她,知道她又是菩薩心腸的想要救人了。

「墨靖堯,你去等我,這是我自己的事,我很快就回來。」掙開了墨靖堯的手,喻色轉身就衝過了馬路,往人群中走去,「讓開,我能救他。」

她這一喊,人群果然讓開了,讓她順利的沖了進去,一眼就看到了皮卡車挪開后躺倒在地的男子。

一身黑色的西裝很是考究。

第一眼看到的時候,喻色就覺得這西裝有些眼熟。

不過,喻色根本沒時間多想,衝過去就蹲在了男子的身前,頓時,一道訊息躍然腦海。

顱腦挫傷是這男子最致命的傷,同時還伴有肌肉拉傷和骨質多處損傷。

很嚴重。

「小姑娘,你能救人?」看到她蹲下去一臉凝重的審視着男子,一旁的人關切的問過來。

因為發現她實在是太年輕了。

而男子的傷顯然很重,他們這些年紀大一些的看着都束手無策,一個小姑娘能治嗎?

所有人都是深深懷疑的眼神。

120還沒到。

但最快也要十幾分鐘才能趕到。

但看這男子,隨時都有可能呼吸停止的樣子。

因為,他頭部流血了。

在正常人的認知里,一個人傷了腿腳都能活,但是傷了頭部和臟器就不好說了。

喻色忽而站起,打開了隨身的斜挎小背包。

這還是墨靖堯送給他的。

也是這個時候,她慶幸自己前幾天買下了這一套銀針。

之所以備有銀針,是因為她腦子裏越來越多的關於針灸的灸法。

她覺得備了也沒什麼壞處,最多就是閑置在包里罷了。

沒想到,這一刻用到了。

「把他放平,然後你們讓開。」喻色吩咐著靠前的人。

「小姑娘,你真的要醫治他?」人群里的人看着她滿臉都是質疑。

「嗯,我來,把他放平。」

堅定而沉穩的聲音,與女孩的年輕很不匹配的感覺,但是,讓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要聽從她的請求。

男子被放倒了。

平穩的躺在地上。

人群也讓開了。

場地開闊了一些。

喻色深吸了一口氣,隨即將一個裝滿銀針的布包鋪在地上。

長長的一根銀針在手,只是瞬間就沒入了男子頭部一側的太陽穴。

緊跟着又一根銀針沒入了他的又一側太陽穴。

眾人看呆了。

就見一根根的銀針很快沒入了男子的頭部。

不過半分鐘,男子的頭上已經有幾十根銀針了。

而眾人,全都被喻色快狠準的手法驚呆住了。

這不是在救人,更象是在表演雜技似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