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雲迅速解開鎧甲,將懷中襁褓露了出來:「雲,遵夫人之言,懷抱幼主突出重圍,賴主公洪福,幸而逃脫,現將幼主交還於主公當面。」

見懷中阿斗不聲不響,趙雲大驚失色:「這,方才在馬上幼主尚在襁褓中啼哭,此時卻不見動靜,雲,恐多不能保也。」

好傢夥,白忙活一場?

甘夫人一聽,這還得了!

忙起身奔了過來,接過襁褓掀開一看,瞬間就放心了,喜道:「啊,阿斗健在,夫君,真是天佑我兒也!」

劉備接過也看了一眼,只一眼,嘴就氣歪了,心說:「你這孩子也太沒心沒肺了,此時居然還能睡的如此香甜,可知你老爹我險些喪命否?」

一氣之下,劉備便拋掉了懷中阿斗。

趙雲眼疾手快,一個飛撲救下了阿斗,抬眼望向劉備,一臉詫異道:「主公,這是作甚!」

方才正在氣頭上,其實劉備扔完就後悔了,畢竟是自己骨頭嘛。

面對趙雲的不解,劉備急中生智道:「哎,為了此子,險些損我一員上將!」

趙雲聞言,自是感動的無以復加:「主公!」

「哎……」劉備仰天一嘆,逼犯十足,心裡卻在盤算:「沒想到率自己兒子還能增加手下的忠誠度,真是意外之喜啊,以後得多多留心。」

至此,阿斗的成長經歷就變得十分坎坷加悲催了,簡直就是一部家暴血淚史啊。

將來,劉備得聞關羽敗走麥城身首異處之後,就當著眾文臣面狠狠摔了阿斗一日,當得知張飛意外身死,也是將阿斗喚來虐了整整一天,逼著阿斗不得不從小暴飲暴食,為啥?長胖了耐摔唄!

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卻說尾隨趙雲追趕而來的曹軍不久便到了當陽橋附近,見橋的另一端那長坂坡后煙塵滾滾似有伏兵,眾曹將不禁勒馬止步。

文聘扭頭詢問身邊的曹仁道:「將軍,劉備所部定在此橋對面,敢問何時進兵?」

曹仁還是很細心的,見了長坂坡地勢複雜,竟一眼望不到人影,便謹慎道:「不急進兵,眼前情況不明,恐有埋伏,當先通知丞相,請丞相定奪。」

眾人聞言不迭點頭,遂令傳令騎士打馬回去通知曹老闆。

這頭傳令騎士方去,那頭眾將便見張飛一人一馬從坡上緩緩騎馬下來,站在橋上怒視著眾人。

眾曹將面面相覷,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應對,只能與張飛玩起了乾瞪眼的遊戲。

張飛也是一愣,雖說心中發虛吧,但見眾曹將比自己還虛,不禁心中大樂,腹誹道:「就這樣,挺好的,繼續保持!」

好傢夥,張飛一人竟然拖了曹家大軍足足小半個時辰。

待曹老闆趕到,自然是一通臭罵:「僅一人一馬就將爾等攔在了當陽橋下,令十萬大軍裹足不前,爾等平日的膽氣何出去了?還不給孤殺將過去!」

丟臉歸丟臉,總比沒命強啊。

曹仁忙指著橋上扮蠟像的張飛解釋道:「主公,事出有因,且容末將細細稟報。」

「講!」

曹仁比劃道:「吾等十幾萬大軍自不懼張飛一將,只是這不遠處煙塵瀰漫,吾等恐有埋伏,若非如此,張飛也不敢單槍匹馬站在橋頭阻我軍多時,主公以為如何?」

「嗯,有些道理,且讓孤親自前去一會。」

這話,忽悠曹老闆剛剛好,誰叫曹老闆本就多疑呢,曹老闆聞言自是深以為然,認定劉備在坡後設有伏兵。

曹老闆打馬上前,定睛一看,果然是張飛一人一馬當著路霸。

張飛見曹操出現在陣前,暗道一聲糟糕,算算時間,也覺拖延的差不多了,便舉著蛇矛高喊道:「我乃燕人張翼德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

這大嗓門,比之典韋更勝三分,嚇得眾曹將連連驚愕。

曹老闆板著臉道:「早聽張飛勇武過人,能於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當小心應對。」

見遲遲無人回應,張飛又道:「爾等在此,戰又不戰,退又不退,卻為何故?」

曹老闆疑心越來越重,索性道:「傳令三軍,暫退一里,待探子查探詳細,再追不遲!」

「諾,撤!」

「丞相有令,撤軍!」

張飛見此,分外開心,見曹軍灰溜溜打馬回頭,便放聲大笑道:「哈哈哈……」

行不出片刻,曹老闆一行正巧遇上趕來的郭嘉一軍。

郭嘉忙上前打探:「主公,為何回軍?」

曹老闆道:「啊,奉孝來的正好,我恐那劉備在長坂坡後設有伏兵,先行暫退,待查清情形,再做計較。」

原本,曹老闆還美滋滋的,心說:「如此安排定然萬無一失。」

卻見郭嘉一拍腦門,滿臉捉急道:「哎呀,主公中計矣,劉備大軍已被我軍擊潰,哪能組織起伏兵,即便真有設伏,又豈能抵擋我十幾萬大軍,怕是拖延之計也。」

曹老闆也是後知後覺,聞言趕緊掉轉馬頭,咬牙切齒道:「哎呀,不好,速令全軍,給我追擊!」

可惜,晚嘍,當大軍再次開赴當陽橋邊,那橋以被張飛放了一把大火,眼看著就剩下幾根木架子了,而劉備大軍,早已逃之夭夭。

「哎……」曹老闆望著橋頭長嘆了一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徐福隨便打開一個袋子看了一下,裡面裝著幾條眼鏡蛇王。

「中級野獸。」徐福搖了搖頭。

見狀,草帽壯漢不由得有些惶恐,徐福隨便一甩就砸死了寸頭壯漢,就這樣的實力,他很清楚,必須全力討好徐福。

「少俠!」

草帽壯漢連忙拿下頭上的草帽,連滾帶爬到徐福跟前,懇求道:「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三百零二章:山本雄二回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霍均曜沉聲問:「什麼事兒?」

周朗解釋道:「有個客人在大堂暈過去了,據大堂經理說,已經沒氣了,撥打了120,還剛好有個醫生在附近,正在搶救中。」

第一酒店入住的人,非富即貴。

在這裏出事,酒店也有責任,所以霍均曜直接開了口:「你去看看。」

「是。」

等周朗出了門,霍均曜從書房走出去,發現兒子不在客廳,他詢問:「小實呢?」

保姆回答:「小少爺去隔壁了。」

霍均曜:?

心底隱隱的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隔壁。

霍辰逸指著沙發上堆積如山的衣服開了口:「老大,這些都是給你買的!」

蘇小果驚嘆:「這麼多?」

「對,我去了幾個兒童品牌的店,直接讓他們把你的號碼全部打包了!」霍辰逸圍着他轉了幾圈:「以後打遊戲,你少懟我幾句吧?」

蘇小果望着可憐巴巴的小叔,眨了眨大眼睛:「我會努力噠!」

一打遊戲脾氣就不受控制,變身暴躁蘿莉,這也不能怪她嘛,誰讓小叔太菜了!

蘇小果嘆了口氣,隨便在衣服裏面翻了翻,忽然翻出來了一條粉色公主蓬蓬裙。

「裝錯了吧?」霍辰逸直接伸手,打算把裙子拿到一邊,卻見小侄子眼睛一亮:「好漂亮!」

霍辰逸:?

蘇小果開了口:「我要試一下!」

為了演哥哥,她天天穿成假小子模樣,嚴重影響了她的顏值!

蘇小果進入卧室,換上了小裙子后,對着鏡子左扭右扭,這時,手機忽然響起來。

她接聽:「哥哥!」

霍小實:「小果,馬上換回來。你用爸爸手機發了郵件,我要去清理掉痕迹,不然爸爸就發現了!」

「好噠好噠!」

蘇小果溜出了卧室,正準備出門,卻見霍均曜出了門,正準備過來,她急了:「我在小叔這裏,爸爸過來了!」

躲在樓梯間的霍小實,探出了一個頭。

如果小果被爸爸帶走,想要再換回來,恐怕要再等,可那樣手機被發現的概率會增加。

堵一把小叔的智商。

霍小實忽然從樓梯間竄出去,「爸爸!」

正打算扣響房門的霍均曜一愣,順着聲音,他往前看了一眼,就發現小實穿着公主裙,站在不遠處。

霍均曜:!!!

他一言難盡的帶着小實回了房間。

等兩人進門,蘇小果這才悄悄推開門,提着公主裙一溜煙跑到樓梯間,下了樓。

霍辰逸呆愣在原地。

小侄子竟然穿了公主裙回去了?!

過了片刻,他忽然想到什麼,慌不擇路的衝到隔壁,「大哥,裙子雖然是我買的,但是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

「砰!」

霍均曜狠狠將門關上,牙縫裏擠出幾個字:「離我兒子遠點!」

霍辰逸:「……」我是冤枉的!

霍均曜把罪魁禍首關在門外,回頭認真打量著兒子。

小實穿着公主裙,有些自然卷的短髮上,帶了一個粉色發卡,精緻的五官,再加上兒子今天給芭比娃娃梳頭時那一氣呵成的動作——

他終於產生了懷疑:「你真是我兒子?」

霍小實鄭重點頭。

霍均曜忽然詢問:「你三歲時,我給你買的生日禮物是?」

霍小實默了默:「……雅思英語,編程入門。」

「今年過年,奶奶給了你多少紅包?」

「……一千八百八十八萬。」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