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剛剛那個人,關係很不好是嗎。」

一眼就能被她看穿。

坐了過來,手也伸了過來,原以為她會像之前一樣,挨着他就要靠過來。

也沒有,還是靠在她那個車窗邊上,面上沒什麼生氣。

主動向她靠近,說話語氣加深。

「看見我和蘇瑜言關係不好,心裏不好受?」

他向她靠近,她伸出手來,卻將他往外推了推。

「你不要過來,好難聞的味道,不喜歡。」

無論是哪樣的她,確實都不喜歡他身上沾煙味。

脫了身上的西裝外套。

「就抽了一根,再聞聞,味道是不是淡了點。」

染上的東西,怎麼會這麼容易就去掉呢。

她緩緩搖著頭,睫毛下垂。

聰明的她,這時候不想談論任何令她不舒服的話題,因為她知道,眼前這個人,他肯定是不會認真回答她的。

「阿容,我好餓,想吃東西。」

她說肚子餓,他便答應馬上就帶她回去,回去吃頓家常菜。

車在路上緩緩開着,突然,車速漸緩,卓航撥了內線電話到後座。

「容總,顧小姐的車。」 「刷」李二郎把面具掀開,面具裏面的臉並不是王城長,是他的手下,陳彡。

「嗯?」李二郎他可以算是一臉的震驚啊。

「啊這……」看到九筒的面具被摘下,移師爺也是大吃一驚啊。

李二郎瞪着移師爺怒道:「怎麼是陳彡,麻匪呢,麻匪呢?」師爺往後退了幾步;「李老爺我我我,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就見到了一堆屍體躺在這裏,我就去找你了。」因為是蹲著的所以師爺一往後退他就摔了個大屁蹲。

李二郎叫他的手下把屍體的面具全摘了,果然全都是李老爺家的家奴。

「有死人你去找我,不去報警找城長?」李二郎說着從衣服內袋裏掏出了一把手槍,並站了起來。

「別別別李老爺別別別」移師爺揮手求饒。

李二郎的左邊閃了下白光。

「轟!」這時一聲雷聲震天響。

李二郎剛要扣動扳機。

只見「陳彡,就是麻匪!」

從泥路外的樹林里傳出來了聲音。

一排穿着黑色西裝的人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李二郎他們的對立面。

「殺害城長夫人,綁架豪紳。」

又一陣閃光把前方的人照的清清楚楚。

「禍害雲夢澤百姓的就是你李老爺家的陳彡!」

為首的人正是那「王城長」,他的旁邊站着老三幫他拿着傘。

「我說你怎麼不出錢剿匪?原來你是賊喊抓賊啊!」

王城長一步一步的靠近李二郎他們。

李二郎剛把手槍往王城長走過來的方向指著,直到王城長他們正是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沒把槍放下。

「你拿槍指着我。」王城長現在的聲音很平靜。

李二郎好像是被驚懵了,並沒有把槍放下。

「你你拿槍指着我?」王城長的聲音充滿著威嚴!

「你想跟我火拚?」

「轟」此刻又一聲閃電驚雷,將局勢燃到了高點。

李二郎當場就把槍對準陳彡

「磅磅磅磅」開了三槍。

並信誓旦旦破音的開口說道:「你們看到沒有?這就是當麻匪的下場,就算是我的親爹也得死!

死有餘辜」

然後他又補了兩槍。

「早晚。」

王城長把帽子摘下道:「麻匪陳彡又被李老爺你槍斃了五回,大義滅親?

殺人滅口?」

隨後王城長得出了個結論:「殺人滅口你就是麻匪的頭子,王麻子!」

李二郎的表情十分嚴肅,師爺也在旁邊,一臉震驚的看着。

「不過大義滅親嘛,那好辦」

城長指向李二郎:「你出錢。」

他又指向了自己:「我剿匪。」

聽到這李二郎笑了,不就是要錢嘛?給就是啦:「城長好說,好說,三天之後一定給城長一個驚喜。」

王城長也笑了:「移師爺,既然你覺得探案李老爺比我強,那我想請你翻譯翻譯,什麼叫做驚喜。」

「啊……」移師爺左顧右盼了一下「額……驚喜,就……就是驚喜呀。」

「翻譯翻譯。」王城長還在叫師爺翻譯

師爺懵了:「就驚喜嘛,有什麼好翻譯……」

然後師爺被打斷了:「我叫你翻譯翻譯什麼叫做驚喜?」

「就驚喜嘛!」師爺急了,他抖著身子,好像快要跳起來一樣。

王城長邊搶著話邊指着地板。「翻譯出來給我聽什麼他媽的叫驚喜,什麼他媽的叫他媽

驚喜!」

「轟」又一聲雷響。

李二郎出來打圓場了:「驚喜就是,三天之後我出一百八十萬,給你們出城剿匪。」然後他拍了拍他的大腿,王城長也看向了他。

「接上我的腿!」

眾人安靜的了幾秒

「翻譯翻譯。」王城長重新看向師爺。

「哎呀……這……他說,驚喜就是三天之後他出一百八十萬兩銀子,給你們出城剿匪」移師爺也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接上他的腿。」

王城長立馬走過去,跟李二郎握起手來:「大哥,原來這他媽是驚喜啊!」

握完手之後,他還不忘把移師爺拉了回來,李二郎擠出來笑容邊握手邊點頭。

幾人退了回來,在小雨中虎視眈眈的看着對方,現在的雨,已經成大雨變成了小雨,不過有些時候還是會閃幾道驚雷,把人嚇得不輕。

王城長拍著移師爺剛想說什麼,但一聲非常空靈的聲音傳來:「ねえ,今から晴れるよ。(吶,現在開始放晴了哦。)」

此刻雨停了,天晴了,本來應該是晚上的天,居然變成了白天。

本來五分鐘前才下的大雨,此刻居然像熄火一樣停了。

李二郎那邊的人蒙了,這是,靈能力?

王城長說道:「李老爺,我之前不知道你是替身還是真身,不過現在我早已瞭然。」

李二郎增大雙眼的問道:「你,什麼意思?」

雨還在下着,還是一樣的大。

小鹿阿瑤,和撐著傘的八歲兩米多高的小弟站在樓頂,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倆要殉情。

阿瑤雙手十指相或置於胸前,她可愛的臉蛋往下埋了埋,似乎在想着,似乎在說話,似乎在回憶。

從出生到現在。

因為她的出生算是一個富貴的人家,所以她可以說是感受到了親情,她上的學校是一個普通的學校,所以說她感受到了友情。

瑤從五歲開始覺醒了自己的靈能力,她的能力不能說強,也不能說弱,她可以讓天空放晴,因為成長的關係,她的能力越來越強,越來越強,直到了18歲,她的能力,已經變成了可以推動時間進行,不過代價很大,每次發動都需要「life(壽命)」於是她把這個能力的名字起成了「LIFE」

她們家是一個貴族,但是對於整個城市而言,是一種比較,友好的貴族,他們的孩子跟平民一起上學,支助整個城市的學校,讓所有的平民自己擁有着同等的權利,正是因為有這個家族的存在,你可以說正因為有這種自由的黨派存在,雲夢澤之前才會成為世界的中央,世界的燈塔,但是現在暴君的統治讓整個國家備受打擊,在小鹿的心目中,噁心的朝廷,因為錢,性,權力,整個國家都把平衡所丟掉了。

雲夢澤的王說,你們的黨派追求自由是吧。

好,王就讓你們自由,

於是東皇太一把所有人都殺了

除了她。

因為她的力量太過於強大了,而她小時候也在全城人民的面前,讓天放了一次晴,因為這股強大力量的關係讓她活了下來,但是被關進牢裏,被東皇太一所陷害。

雖然她死不承認,但是「法庭」上的「陪審團」還是一一律給出了有罪,死刑。

雖然說不是立即執行,但是他還是被關在了監獄里,受盡了獄警的凌辱,直到立行出現了

這個一直陪她從小玩到大的「哥哥」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監獄里,瑤也知道立行是一個雲中君,之前她們家是貴族的時候立行來陪它她玩,陪她耍,陪她一起看煙花,這樣是正常的,不過,現在她可是個階下囚,現在的立行來看她不是給自己招黑嗎?

不過小鹿還是去了,去到了那個探監室。

進去了寒暄差不多一分鐘之後立行竟然把後面的守衛打暈了,並被攝像頭看到了,警報響了起來整個監獄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這時他對小鹿說道:「我們走,開始越獄吧。」

於是他們從監獄裏面跑了出去,來到了那個農舍上空。

為了讓整個城市恢復平靜,為了讓全程的人們都感受到世界的溫暖,所以她要使用了「LIFE」,將時間拉到上午,並且將天放晴。

小鹿決定了,如果要將自己的生命奉獻出去,他寧願奉獻給革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