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來的都是群俊男靚女,其後的高順與典韋雖相貌普通,但那身體格也彰顯著其人的勇武,絕對不容小覷。

村民們哪裡見過這等神仙般的人物,面對郭嘉一行人紛紛咋舌不已,對他們能有能力解決眼下的難題更是分外期待。

里長第一時間在旁人的攙扶下來到了郭嘉面前:「敢問,可是孔明先生?」

郭嘉忙制止老者行禮,開口道:「呵呵,老丈莫要客氣,在下並非諸葛孔明。」

「呃,這……」里長一怔,有些無語的看向了那報信的年輕人。

「這位先生雖不是孔明,但先生方才有言,有法助我等村民解圍。」小夥子趕緊解釋道。

里長恍然,他現在已經是病急亂投醫了,不管眼前的這位年輕人是否是孔明,只要能解決村民的問題,那就行了。

遂直言道:「哦,但不知先生有何對策?」

郭嘉四顧一圈,見眾村民皆帶著一臉希冀,也放下了故弄玄虛裝13的心思,認真道:「對策不難,只需里長能夠說服村民暫且聽我號令,布置一番即可。」

「先生儘管開口,老朽相信鄉親們一定會配合先生安排。」

「是啊,先生儘管開口吩咐便是。」群眾忙附和。

「敢問里長,稅官何時前來?」

「呃,老朽已勸說稅官三日後再來,實在無法,只能為村民拖延一陣,慚愧,慚愧。」

郭嘉微微一笑,指著腳下道:「好,那就三日後將全村的收成聚在此地供稅官隨意獲取。」

「這……」里長老臉一僵,心道:「這是什麼餿主意!」

「呵呵,老丈莫惱,我這兒有一番說辭,三日後再請老丈獻上一物,即便全村收成擺在稅官面前,其也未必敢收。」

「這,如何施為,又需何物?」

郭嘉回頭一招:「典韋,速收三根火折來。」

「諾!」典韋立即將自己腰間的火折取了出來,又就近問將士討了兩根,湊齊三數便來到了郭嘉身邊。

郭嘉取過火摺子鄭重交到里長手上,囑咐道:「若三日後稅官再來,里長請竭力挽留,可獻上此物並言近日田地間發現曹軍探子蹤跡,請求稅官代為駐守以防不測,如此一來,稅官必不敢停留,鄉親們自可安穩過冬。」

「這,當真可行?」里長不太確定,手中小小的一支火折竟有這麼大能耐?

「當然還需村民四處布置些假象,使之深信不疑。」

里長恍然:「哦,原來如此,先生當真好計!」

「呵呵,諸位鄉親父老,在下尚有要事在身不宜久留,這便告辭了!」說著,郭嘉就打算告辭。

里長忙追問道:「敢問先生大名!?」

「哈哈哈,在下潁川郭奉孝,告辭!」郭嘉大笑著回應道。

看著郭嘉一行人漸漸遠去的背影,里長感嘆道:「當真是高人哪!」。 「為什麼說要等待?」他的話讓羅格感覺到非常的困惑,畢竟安全的地方就是一個地點。在地球上學到的知識,安全的地方往往說明周圍會有一個實力很強的動物,它地領地在一定意義上就是安全的。

但羅格並沒有說明什麼樣的安全地點,那麼精靈說的地方就應該是絕對安全的地方。這對於現在的羅格等人來說是非常需要的。既然是那樣的一個地方,稍稍思索一下精靈的話就是大致可以想到。那是應該並不是一個固定的地點。所以需要等待。

「因為那是在天上的。」說到這,精靈指了指上方。

這是有些難以想象的,雖然很多的故事中都存在著懸空島或者浮空大陸什麼的,但是這裡的引力如此之大,那麼那種浮空的島嶼又會是什麼樣的存在?相對應的反重力就是需要大量的能量和機械裝置,但是這些精靈的武器上,羅格看不到多少金屬的存在。

就像是赤冰星上的情況一樣,這裡似乎對於金屬也是有著一種天然的排斥感。不過每一次看到那些精靈箭頭上的石頭的時候,墨然都是有種淡淡的迴避感。這種感覺不知道來自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只是想要避開那些弓箭。

「那麼大約需要多久的時間?」既然不知道原理的話,那麼久不去想。這就是羅格習慣的方式,在聽到精靈說起那個地方在半空中的時候,羅格就是想知道那樣的地方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大約需要一個半作息時間。」精靈這一次稍稍沉默一會,然後回答。當然這裡沒有日月之分,天地一直在星沙的照耀下閃現著一種柔和的光芒,所以很多地方都沒有黑影的說法。就像現在,羅格他們都沒有任何的影子。而既然沒有日月之分,那麼這裡的時間就是用另外一種計算的方式,那就是以精靈本身的作息時間來確定。

而一個半的作息時間換算成人類的時間卻有些不好計算了。在沒有明確的可以分辨時間的方式時,區別時間過程只能是上一刻和這一刻的區別。

即使是最簡單的滴水的方式計算時間,最後得到的信息也不是準確的,因為這裡的引力要比地球的大。

最後通過詢問,羅格用重甲中的計算機進行了簡單的計算。這些精靈說的一個半作息時間大約是三年的時間。

這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而羅格計算出來之後,隊伍中的眾人也都是能夠想到大約需要多久的時間。

「這些傢伙似乎很焦急。」兩名精靈低聲說著,枯木一般的面具遮住了他們的面龐。而他們在仔細打量著這些「巨人」。

「你說,他們手中的東西是奇物嗎?」低聲詢問旁邊的女精靈,「那些東西上可是有著那種銀色的反光,和神話故事裡面的很相似呢!」

「不知道,若是奇物的話,應該是會消失的。」女精靈有些不確定起來,在他們的神話故事中,奇物都是有著各種顏色反光的堅硬物體,因為違反了世界的平衡,這些東西都是被這個世界排斥。但是現在眼前的這些人,手中的東西和身上穿著的似乎就是神話中被世界排斥的那種奇物。

在他們的故事中,奇物會帶來整個世界的不平衡,所以世界將這些奇物排斥。

想到這,女精靈不由再次打量起那些反射著微弱銀色光芒的奇物。如果這些真的是故事中的奇物的話,那麼既然這些生物能夠擁有,那麼是不是說明他們也是能夠利用這些奇物?

想到神話故事中的那些讓人膽戰心驚的戰爭場景,女精靈就是有些心動起來。若是他們也是擁有這樣的奇物的話,那對於他們的部落又會有著什麼樣的推動?至少之後的部落戰爭中,他們將會擁有很強的防禦力量。想到之前接到的報告,那些奇物中會噴射出火焰還有雷鳴一般的轟響,和神話中的有些差別,但足以讓她動心了。

而這個時候的羅格卻是非常的猶豫,畢竟三年的時間,他們的給養就連三天都難以保證,而在這陌生的環境中,他們就連食物都難以去尋找。

「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羅格再一次詢問著,若是那裡很安全的話,那麼他們可以尋找一個可以有食物來源的地方等待,然後尋找回去的方法。

若是那種地方並不合適他們的話,那他們就需要另外尋找地方了。不過在考慮這些的時候,羅格並沒有考慮回去的事情。不知道是他疏忽了,還是其它原因。

墨然猶豫了,他是想到了這一點,但現在他們沒有任何回去的辦法。而遠處的紅山,現在看上去似乎更像是一個陷阱。

「那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一般的生物都是不願靠近那裡的。正因為其它生物不願靠近,所以那裡就很安全。」年老的精靈猶豫了一下,隨後回答。

這是一個讓人有些意外的回答,因為別的生物不願靠近,才是安全的地方,可能那裡是更加危險的地方,所以沒有生物願意靠近。在地球上,很多動物對於災害和危險的直覺是遠遠大於人類的。那些動物不願靠近的地方很少有對人類沒有危害的。

聽到這個答案,羅格很是猶豫。現在他需要考慮的並不是他一個人,而是整個小隊的安危。他做出的任何決定最後都會影響整個小隊的安危。

而這個時候,在精靈隊伍中那個女精靈就是上前和那名老精靈說了幾句。隨後又退了回去。

而羅格也是通過個人通訊詢問起墨然的想法。

「你說現在要怎麼做?」羅格蹙眉。畢竟他之前可從沒有做過這樣的決定。

「不知道。」墨然輕輕聳了聳肩,隨後看著那退回去的精靈。「我個人建議,還是不要完全信任他們為好,我們剛來到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小心別被帶到溝里去了。」

羅格一怔,隨後點了點頭。

。 軒軒點開手機,調出一張容黛兒的手機,讓那個護士看:「你看看,是她的外孫女嗎?」

那個護士點頭:「對,是她,她長得和一個明星容黛兒很像,我們這的人都可喜歡她了,她對外婆特別孝順。」

江南曦和軒軒都是一愣,連忙問護士:「她叫什麼名字?」

護士說:「她叫容瑤,我們都管她叫瑤瑤。」

江南曦和軒軒同時鬆了口氣,他們都知道,容黛兒的本名就叫容瑤。

江南曦問道:「瑤瑤不經常來看外婆嗎?」

護士搖搖頭,說道:「她基本上一周來一次,都是周六上午來,陪外婆一天,替外婆交護理費。」

「這裡的護理費是按周交的嗎?」江南曦問道。

「不是,應該是按月交的,瑤瑤沒有錢,所以院里破例讓她按周交。」

江南曦和軒軒又是一愣,沒想到容黛兒這麼缺錢。

按說,她離開了劇組,應該接新的戲。現在沒有她拍戲的消息,那是在做什麼啊?

「那你知道她現在在哪兒里工作嗎?」

護士搖搖頭:「不知道,她每次來,從來不說她工作的事。但是每次見她,都感覺她挺累的,乾的活應該不輕鬆。」

「那你有沒有她的電話啊?」

護士再次搖頭:「我沒有,院長可能有。」

於是江南曦和軒軒找到院長,院長也沒有向他們提供有用的信息,他只說,他從來不聯繫容瑤,每次都是她很準時地來看外婆。

江南曦就留下一筆錢,做為容黛兒外婆的護理費,並留下來自己的電話,讓他把她的電話轉告給容黛兒。

她和軒軒告辭,離開了療養院。

在回去的路上,軒軒說:「真想不通容黛兒在搞什麼,她有困難可以告訴我啊!這也太不把我當朋友了!」

江南曦也是疑慮重重,容黛兒搞得這麼神秘,到底因為什麼?

軒軒看著她愁眉不展,就笑道:「不管怎麼說,也算是有收穫了,大不了下周六,我陪你再來一次。你餓了吧,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江南曦看了眼他,說道:「算了吧,你這張臉辨識度這麼高,我可不想和你上熱搜!你送我去江氏大廈吧!」

她已經很久沒有去公司了,今天下午沒事,也該去公司看看了。

軒軒說:「這好辦,我帶你去個人少的地方,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吃完飯,我再送你去公司!」

他竟然帶著江南曦,到了雲柔大飯店的門前。

江南曦一愣,怎麼又轉悠到夜北梟的地盤上了?

她堅決不下車:「換一家,不去這裡。」

軒軒說:「這裡用餐的人少,保證絕對不會有人偷拍,而且飯菜好吃!」

江南曦有些尷尬:「我已經吃過了,不好吃!」

軒軒一怔,恍然大悟。夜北梟曾經追求過江南曦,肯定帶她來過。

「那好,我們換一家!」

軒軒剛發動車子,卻發現有人敲車窗。

江南曦側頭看到,車外站著一位穿著漂亮的中年女人,似乎在和軒軒說,讓他把車窗降下去。

軒軒一扭頭看到那個女人,不但沒降車窗,反而一腳油門,開著車跑了。

江南曦有些詫異:「你跑什麼啊?熟人啊?」

軒軒還沒有回答,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軒軒尷尬地朝江南曦笑笑,接了電話,喊了一聲媽。 商業街上所有的底層在錢偉業帶領下一直鬧事,這邊的夏博輝在夏氏股東的威脅之下,馬上就要還撐不住了,同時夏博輝的壓力也很大。

但是正是因為這樣夏博輝才更加不願意放棄這次機會,他一定要讓李泉覺得後悔,也讓他自覺的放棄追求秦思雨。

這一邊在法國繼續學習的秦思雨目前還不知道,在國內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只是知道了夏博輝忽然就要回國但至於為什麼她沒有過問。

在夏博輝說要回國內的時候,秦思雨只是說:「祝你一路平安,順風順水,。」並沒有多說什麼了,畢竟夏博輝在法國總是纏着自己。

雖然夏博輝已經幫了自己很多,可是秦思雨畢竟心裏沒有他只是將他看成一個累贅,希望他能夠離自己遠一點。

而李泉這幾天一邊忙着處理要拆遷公司的這些事情,一邊又想着秦思雨自己在法國應該怎麼辦。

這些天李泉心裏都覺得不能讓秦思雨自己呆在國外學習,畢竟一個女孩子家也沒有人幫襯很不方便。

說句實話,之前夏博輝在法國的時候雖然自己的心裏還是不舒服,但是並沒有過於的擔心秦思雨,因為他知道秦思雨的心裏一直都是只有自己。

可是如今夏博輝回到了國內,而且一回來就給了李泉這麼大的壓力,這讓李泉差一點喘不過來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