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張無忌朗聲大笑了起來,說道,「哈哈哈…接下來才是硬仗。」 看着張靈生氣的背影,沈懿周很是無奈的拿起一顆草莓塞到了嘴裏,張靈的話,讓沈懿周很是難受。

他確實不能這樣一直把張靈帶着身邊,不能什麼事情都憑藉着自己的操控,畢竟張靈也是一個有思想,有行動的人。

想到這裏,沈懿周就覺得心好累,他這個樣子對她公平嗎?

張靈坐在床上生悶氣,一直在等著沈懿周來哄自己,可是張靈已經進來很久了,沒有聽到一點聲音,便很不開心!

『居然都不來哄我!』,張靈想着,很是氣憤的把耳朵伸向門口,可是也沒有聽到沈懿周有任何的動靜,想到這裏,張靈很不滿的在床上滾來滾去!

「沈懿周,你等著,你不帶我回去,我就自己回去!」。

張靈說完,就坐起來,打開手機準備訂機票,她才不相信,沒有了沈懿周,她張靈還什麼事情都搞不定了!

訂好了票過後,張靈就躺在床上,咬牙決定,要是沈懿周不和她道歉,她就絕對不出去!

沈懿周看着這麼久了,張靈都還沒有動靜,於是對着屋裏喊到,「水果要吃完了,你確定不出來?」。

聽到沈懿周叫自己,張靈得意的撇嘴笑了,她就知道,沈懿周和在一起,沈懿周永遠是先道歉的那個。

不過張靈就是一個吃硬不吃軟的性格,沈懿周讓她出去,她就出去,豈不是太沒有面子了!

「我不吃!我還要我氣一會兒!」。

張靈對着門口喊到,她可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聽到張靈的話,沈懿周就自己把水果吃了,好不容易在家休息一天,還要被張靈氣,不過他也是願意的。

周玉在搬家公司的幫助下,把東西搬進來王優以前住的家裏,當初王優賣房子的時候,寫的是周玉和王優兩個人的名字,而周玉的房子也是寫的兩個人的名字。

看着這熟悉的一切,周玉心裏很是難受,因為捨不得,周玉一直沒有把這個房子賣了,又因為不想在看見歐陽煜,所以就搬到了王優這裏來住。

周玉簡單的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洗了一下手,這個時候,就聽到了敲門聲。

「噹噹當~」。梅芳華看着周玉,很是開心的把自己買的水果遞給周玉。

「已經弄完了嗎?有沒有需要幫忙的?」,梅芳華看着眼前的這一切,心裏有一絲感嘆,這時間真的讓人很難受,因為它帶走了太多人們在乎的東西。

「不用了,快進來吧。」,周玉把水果拿出來洗了,準備和梅芳華一起吃。

自從王優死了以後,梅芳華就經常去看周玉,所以時間一久也就熟了起來。

周玉把水果洗好了過後,防到桌子上,「不錯,這個葡萄挺甜的,哪兒買的?」。

「就在小區門口。」。

「我們等一下去吃火鍋吧。」。

梅芳華看着周玉,害怕周玉會睹物思人,所以覺得還是把周玉帶出去好一點。

「可以呀,去哪裏吃?不過我明天要上班了,不能吃太辣了。」,周玉看着梅芳華,弱弱的說到。

「等一下浩峰下班了來接我們,然後我們還可以討論一下結婚的事情,到時候你可要幫我好好的整一下鄭浩峰!」。

梅芳華看着周玉,滿臉的幸福和憧憬,和鄭浩峰在一起一年了,她們也該結婚了。

想到這裏,梅芳華心裏挺難受的,如果沒有王優,她又怎麼可能會遇上鄭浩峰,現如今,她和鄭浩峰都要結婚了,而王優卻不在了……。

「你放心吧,我會的,我的伴娘服什麼時候到呀?」,周玉看着梅芳華,很是期待的問了一下,畢竟這是這兩年一來,唯一的一件好事情。

「明天晚上給你拿過來,你不要太激動哦。」。

梅芳華說完,對着周玉眨了眨眼睛,想着王優一定很幸福,有周玉這麼好的朋友,做王優的朋友可真幸福。

「周玉,以後我就是你的朋友,王優不在了,我們要好好的。」。

梅芳華說完,一把抱住了正在吃東西的周玉,她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周玉是王優的朋友,你們也就是她梅芳華的朋友,她能為王優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不希望王優走了都還不能放心。

「謝謝你,芳華。」,周玉抱着梅芳華,這兩年還好有梅芳時不時來看自己,給自己開導,陪自己一起散心,不然周玉覺得自己真的就是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北京了!

「謝啥,我們都是朋友。」,梅芳華看着周玉,很是感動。

「好了,我們下樓吧,浩峰也到樓下了。」,梅芳華看了一眼時間,鄭浩峰這個時候已經在樓下等着她們了。

「好。」。

友誼中學,謝唯一正在講台上給小朋友們上課。

孩子們朗朗的讀書聲讓鄉村的夜晚多了一絲喧囂。

「好了,同學們,今天的晚課就上到這裏,剛剛沒有背到的同學,今天晚上回去再看一下,我明天早上要來抽背哦?」。

謝唯一看着這些孩子,很是溫柔的說到,她已經習慣了在這裏的生活,有這麼多可愛的孩子,想着心裏很是滿足。

「老師再見!」。

班長帶頭站起來,全班齊聲對謝唯一禮貌的鞠躬說再見。

「同學們再見。」。

謝唯一說完,收拾東西,就準備去辦公室了,「班長記得鎖門哦。」。

「放心吧,謝老師。」。

班長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一頭烏黑的頭髮,是多少人羨慕的青春模樣。

謝唯一對着班長笑了笑,就去辦公室了。

「你們怎麼來了?」。

謝唯一走進辦公室,就看到了一個男人抱着一個小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着。

「媽媽。」,小女孩看着譚浩謝唯一來了,便想着從男人的懷裏出來,往謝唯一這裏走。

「謝老師,可真羨慕你,孩子這麼可愛,老公也這麼疼你。」。

辦公室的另外一位老師,看着謝唯一很是羨慕的說到,友誼中學誰不知道,謝唯一有一個愛自己的老公,和乖巧可愛的女兒。。 準確的說,劍九面前這兩條已經徹底乾枯了的河流,並不能算是真正的太陰太陽古河,真正的古河。

真正的陰陽古河,是大宇宙的本源道則,混合著天地間最純粹的太陰太陽精氣所化,不朽不滅,與天地共存,與大道共生,豈會因為一場大戰,就出現乾涸的情況。

眼前的這兩條幹枯的河流,只能算是真正的太陰古河與太陽古河的世間投影顯化,自主吸引天地間遊離著的太陰太陽之氣,溶於凡河形成的。

世間大部分的所謂太陰太陽古河之流皆是如此,就比如說石村附近的那條曾幫小不點躲過一劫的那條太陰大河就是如此。

看著眼前這兩條幹涸了的河床,劍九知道他已經到了。

按照曾經的記憶,劍九知道這片覆滅的生命禁區的深處還有另一面

之前的那一片廢墟,只能算是禁區外圍,甚至準確點說,都不能算是真正的生命禁區。

那些只是禁區之主調教出來的幾位弟子所留下的道統,雖然亦無比驚人,卻並不能算是真正的禁區。

真正的禁區,是白衣禁區之主棲居的地方,深藏無盡虛空,要通過一條驚人的古路,神秘無比,常人不可知。

知曉禁區之主存在的,並不在多數,除了他的弟子之外,大都也是仙王級別的存在。

站在太陰與太陽的十字交匯處,劍九凝神感應,隨後手捏劍訣,至陰至陽之氣纏繞在指尖。

「破」,只見劍九以指為劍,點向無盡虛空。

剎時,虛空破碎,聲震諸天,其中有無上威壓鎮世,無窮太陰太陽之氣翻騰湧現,碰撞之間甚至有混沌氣息蔓延。

虛空中出現兩條恢宏無比的河流,一條漆黑如墨,有無盡陰氣翻湧,是為太陰;一條光焰璀璨,熾熱無比,閃爍著至剛至陽的氣息,是為太陽。

地上那兩條幹枯的河道亦重新波濤洶湧,巨浪滔天。或陰氣翻騰,冰封魂魄,或金光璀璨,熾烈驚天。

天穹上,卻是沒有了絲毫的轟鳴聲,可謂是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劍九默默感受著眼前這兩條河流的氣息,平息心中悸動。

道衍陰陽,作為天地間最本源的大道演化,但凡是仙古的修鍊者都會有所悸動。

「他倒是選了個好地方」,劍九有些感嘆,雖然不是第一次感受,可還是不由得為這片神秀造化之地感慨。

憑空而立,站在真正的太陰太陽交叉之處,劍九抬起手,輕輕的敲了敲他面前貌似空無一物的虛空。

詭異的出現了一個門戶,混沌氣息纏繞,神秘無比。

門后只有一條青石鋪就的古路,只是因為歲月的腐蝕,原本清幽深邃的石塊都被染成了灰褐色。

古路無盡,彷彿通向深淵一般。

「咳咳,,」感受到身上那沉重如山的壓力,連劍九都不由地皺皺眉頭,肩頭微微沉了幾分。

好久沒有這般難受了。

以前來的時候,這點壓力算什麼,就算是第一次來,那時的劍九也有著極道至尊的修為,戰力堪比真仙,這點壓力自然不算什麼。

可現在不行了,涅槃重修,初初踏上修行之路的他面對這般壓力,也是十分吃力。

雖說他隨時能放出骨扇,鎮壓這片天地,輕鬆走過,可想了想,並未如此。

此間有神秘場域籠罩,壓力驚人,正好藉此磨合己身。

畢竟初生之軀,雖潛力無限,可連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自身情況,此前也一直未能實踐,畢竟不是仙王大戰就是虐菜天神,著實未能印證自身戰力。

如此想來,劍九便放棄了召出骨扇的念頭。

又是半日過去,壓力也愈發沉重。

「唉,以前也未曾感覺這條路如此之長」,劍九暗暗想到。

正思索間,這條古路也終於走到了盡頭,一片很空曠的戈壁出現在劍九面前。

劍九也不多停留,徑直向前走去。

不多時,便是一塊巨碑,警示來人,此地嚴禁踏入,是為生命禁區。

石碑后的禁區中,有葯田閃閃發光,香氣撲鼻,道蘊怡然,飄忽不定,似真似幻。

不過劍九卻知道只是曾經場景的映像,是偽非真,並非是真正存在

石碑上刻著「一元禁區」四個大字,取一元復始,萬象更新之意。

其中「一元」二字更是由仙文書寫,包含極強的道蘊,鎮壓諸天。

他記得這好像是禁區之主親自書寫的,仙古之前的文字,裡面蘊含著他的仙王大道。

如有天縱之資的天驕,或可從中悟出一門道法,可成為禁區之主的真正傳人。

不過此事殊為不易,在他的記憶里,半個紀元也僅有兩位年輕天驕成功領悟,還都是仙王血裔,天賦異稟,悟性驚人,更是常聽仙王講道,熟悉仙王道蘊,如此才可得以領悟。

也是因如此,這兩位都未選擇成為禁區之主的正式傳人,畢竟身後也都有著自己的家族與仙王傳承。

劍九雖然知道裡面只有三兩縷執念,可還是忍不住皮一下,慶祝這千百萬年後的重逢

劍只見他一邊遮掩著自身氣息,一邊伸手敲敲石碑,高聲沖著裡面叫著:

「裡面有人在家嗎?出來接客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