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應該是酒玄峰的蘇白,我曾聽聞過他的大名。

「他資質極差,整日遊手好閒,不喜修鍊,如今恐怕鍊氣境界都沒有。」

「就是他?難怪長得如此好看。」

「上天是公平的,給了他完美的皮囊,卻剝奪了他修行的天賦。」

「嘖嘖,好看又有何用,修行一道實力為尊,天賦才是最重要的!」

這些新人弟子,既然選擇加入天元宗,那定然是做過不好功課。

其中大部分人都聽說過蘇白的大名。

整日遊手好閒,修行天賦極差,又不喜修鍊。

每日種花養魚,吃喝玩樂,不亦樂乎。

據傳聞,他是因為那副好看的皮囊才被酒玄峰峰主破格收入了門下。

此刻一見真人,諸多新人弟子都覺得這個傳言恐怕是真的。

但修行界講的是天賦和實力,長得帥又有什麼用,資質如此之差,早晚會被我們所超越。

這蘇白早晚會成為我們修行路上的一塊踏腳石。

起初的驚詫過後,這些新人弟子便不再多關注蘇白了。

「掌門師叔,弟子來晚了。」

蘇白執弟子禮,恭敬的鞠了一躬。

李長生看了一眼這個丰神俊逸,氣度非凡的弟子,心底微微嘆息。

若是忽略他的實力,這個蘇白各方便都堪稱完美。

可惜……

修行資質實在是太差了,入門這麼多年,今天一看境界還停留在煉體一重。

也不知道小師妹當初抽的什麼瘋,一向從不收徒的她,不惜力排眾議開後門收了這麼個資質極差的弟子。

結果這麼多年過去了,才堪堪修行到了煉體一重。

跟他同期入門的弟子,大部分都築基有成了。

這資質何止是差,簡直就是沒有!

小師妹也是,從來也不管。

「哎……」

李長生心底嘆息。

「既然十八峰都到齊了,那麼就開始吧。」

「是,宗主。」

一個青年弟子領著七名新人弟子走了進來。

這些都是從數千名新入門弟子中挑選出來,天賦出類拔萃的天才少年。

他們約莫十三四歲,一臉朝氣蓬勃,陽光滿面。

【宗門成長系統】開啟,檢測弟子天賦。

蘇白將視線掃了過去,眼波中隱隱有光暈流轉。

目光掠過一個個天才少年,天賦屬性盡收眼底。

這屆弟子質量頗為不錯,一連查看了幾個,資質都高於八十,遠超上一屆。

當視線掃過最後一個少女之時,蘇白愣住了。

【王夢瑤】:武帝轉生,資質一百。

【叮,任務觸發。】

【任務:將王夢瑤成功收入酒玄峰。註:如此風華絕代的女帝,怎能輕易錯過!】

【完成任務,宿主的修行資質將提升到一百(完美)。】

看清楚系統彈出來的提示,蘇白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世界分為煉體、鍊氣、築基、聚元、金身、神通、涅槃、神遊、超脫九大境界。

據聞除了這九大境界,超脫之上還有名為帝尊的境界。

俗稱,武帝。

武帝便是這方世界的修為絕巔,世界已經承載不了他的力量了,理應破碎虛空飛升上界才對。

怎會落得隕落轉生的局面?

難道飛升之後的世界,更加危險?

蘇白收回了目光,不再多想。

他本性慵懶,除了最開始的驚奇外,便不想多做思考了。

想得越多腦瓜子越疼,跟自己又沒有多大關係,何必浪費時間。

至於系統的任務,蘇白也沒太過在意。

酒玄峰什麼名聲,他在清楚不過了。

師傅不靠譜,資源極其匱乏,這麼多屆新弟子沒有一人願意選擇酒玄峰的。

更何況這些天賦出眾的天才少年了,誰不希望自己加入一個資源豐富的主峰呢。

就連二師妹曲冬兒,也是上一次陰差陽錯下被刷下來沒人選擇,這才被蘇白趁機撿了個漏。

否則,至今他酒玄峰都只有他一個弟子。

真是寒磣到了極點。

所以每次天才弟子的爭搶,酒玄峰註定都是走個過場,空手而歸。

這次蘇白也沒抱什麼期望,這個王夢瑤天資如此卓越,必定是各大峰主爭搶的首要目標。

她自己恐怕也看不上修鍊資源匱乏的酒玄峰。

至於任務獎勵的一百點完美修鍊資質,蘇白也毫不在意。

他有這麼多系統傍身,何必還費勁去修鍊,只需要躺平就夠了。

七位天才少年入場,王夢瑤鶴立雞群,她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俏臉看不出悲喜,卻又帶著淡淡的威嚴。

強大的氣場瞬間便引起了各大峰主的注意。

搬山峰峰主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愛之意,率先開口:「我見你氣血充盈,體質特殊,非常適合體修一道,你可願入我搬山峰?」

搬山峰峰主剛一開口,萬劍峰的峰主也坐不住了。

「師兄此言差異,如此嬌柔的女娃娃怎會走霸道體修之路,我看她來我萬劍峰才是最好!」

「呵呵,兩位師兄這是為何?」音潮峰的峰主站了出來。

她是十八峰內除了李青青外,唯一的女峰主。

音潮峰一向也只收女弟子,於是她嬌笑道:「都知道我音朝峰只收女弟子,那當然還是讓這位女娃娃入我門下最好啦。」

接下來又有幾位峰主開口,如此好苗子,各家自然也不願意放過。

各出手段,甚至連各種丹藥法寶都拿了出來,各家寸步不讓,於是局面就僵持了下來。

蘇白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看戲,沒有參與其中。

看著這宛如拍賣會現場一樣的局面,宗主李長生不得不出面制止了。

他擺了擺手,嘈雜的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好了,都別爭了,我知道你們都捨不得如此好苗子,但是這樣爭來爭去也爭不出個結果,倒不如讓王夢瑤自己決定加入哪峰。」

「大家意向如何?」

「那就依宗主所言,讓女娃娃自己選吧。」其他峰主也都點頭表示同意。

李長生將目光投向了王夢瑤,「那你想加入哪峰?」

王夢瑤目光平靜,絲毫沒有因為各峰爭搶自己而顯得興奮。

她紅唇輕啟,淡淡的問道:「宗主,我想知道哪峰弟子最少?」

「這……弟子最少當屬酒玄峰了。」李長生詫異了一下,還是開口回道。

「那我就選酒玄峰吧!」王夢瑤直接做出了選擇。 果然,沒過多久,姜陽便感覺到丹火再也煉化不動那些魔氣血絲了!哪怕讓丹陽催動丹火到了最強的狀態,那些魔氣血絲還是一絲變化都沒有。這讓姜陽鬱悶不已,明明已經找到了煉化魔氣的方法,卻由於丹火的強度不夠,只能半途而廢!不過倒也不是沒有好消息,至少姜陽的神魂強度也增加了不少,眼下這丹火雖然不能繼續煉化魔氣,但也將魔氣徹底壓制住了,唯一麻煩的是不能撤出丹火。這就意味着丹陽的丹火要暫時留在姜陽神庭之內了!

睜開雙眼,將情況跟丹陽細說之後,丹陽對於暫時將丹火留於姜陽神庭之內壓制魔氣的事倒是毫無介懷,只是對於姜陽神魂是否能承受住丹火的燒灼表示擔心。不過在姜陽表示自己的神魂強度已經完全不懼丹火之後,丹陽也就放心了!

「相公,魔氣真的被壓制住了么?」敖靈兒擔心的問道。

「真的壓制住了,煉化了一小半,剩下的暫時都被丹火完全壓制住,也能動用法力修為了!」姜陽拍了拍敖靈兒的小手道。

「小友接下來可有什麼打算?」丹陽問道。

「在下準備去尋找新的火焰,將這魔氣徹底煉化,雖然暫時是壓制住了,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有魔氣有所反彈,那時候可就晚了!」姜陽一臉鄭重的說道。

「看來小友與貧道想到一塊兒去了,丹火雖然能暫時能壓制住魔氣,但終究不是長久的事,還是徹底煉化乾淨了放心!只是不知道友可有關於火焰的線索?」丹陽緩緩問道。

「還請道友指點一二!」姜陽跟敖靈兒兩人異口同聲的行禮說道。

「小友二人不必多禮,貧道是有一些關於火焰的線索,只是是不太確定真假。」丹陽搖搖頭說道。

「哦,道友不妨說來聽聽!至於真假….先不管那麼多!」姜陽急切的說道。

「不知小友可聽說過太陽真火?」丹陽緩緩開口道。

「這個我倒是聽陸吾大哥說起過,說這太陽真火乃是天火之一,用於煉丹倒是事半功倍,只是難以煉化!難道道友說的線索就是關於太陽真火的?」姜陽一臉期翼道。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與傳說中的金烏有關…」

原來,丹陽所說的太陽真火,乃是指傳說中被后羿射落的九隻金烏有關。傳說海外東方有湯谷,谷中有一顆扶桑樹,上面棲居著十個太陽,每天太陽輪流升起,照耀大地。但一日,十個太陽一起出現在了天上,大地為此乾枯開開裂,草木枯死,天帝命后羿射下了其中九個太陽,大地才恢復了正常。這被射下來的九個太陽就化為了九處湯池,也就是溫泉。這九個湯池既然為金烏所化,那肯定是存在太陽真火的,哪怕只有一絲,也肯定比丹陽的丹火厲害無數倍。如果能用來煉化魔氣,肯定事半功倍!

如果是在以前,對於這后羿射日的傳說,姜陽肯定最多是當成一個神話故事來聽而已。但自從遇到敖靈兒開始,一些自己從前認定為神話故事的事不斷被證實為真,因此當丹陽說起這金烏化湯池的傳說時,姜陽不由得充滿了希翼!

一百年前,丹陽為了尋找更好的丹火,尋遍祖源秘境,終於在南方一處隱藏之地找到了一處疑是金烏所化的湯池,但卻因為修為的原因,根本進不去,更別說煉化其中的太陽真火了,失望之下的丹陽不得不放棄。要不是因為這次姜陽煉化魔氣的事,丹陽都差點忘記了。

從丹陽口中得知了這湯池的消息后,姜陽便打算即刻起程,畢竟體內的魔氣有如一顆定時炸彈一般,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炸,早點解決了才能安心!與愚茶几人說明情況后,姜陽敖靈兒便在丹陽的帶領之下向著那處疑是金烏所化的湯池飛去。不過這一次姜陽帶上了多多,自從多多跟着從崑崙離開后,基本上就一直呆在真武道場沒有外出過,這次外出尋找太陽真火,剛好可以帶他出去走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