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從他們的記憶之中,柳無邪搜到很多有用的消息,目光中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氣。

「砰!」

第一尊血族憑空炸開,直接被龍爪碾碎,化為一團血霧。

吞天神鼎祭出,將血族的精氣吞噬進去。

很快,吞天神鼎深處,出現一座血族世界。

血紅色的霧氣,開始瀰漫。

恐怖的是,這些血色霧氣竟然能增加柳無邪的血液強度。

血族體內的血液,蘊含極其恐怖的能量,一般人難以吸收,卻難不住柳無邪。 「居然有五個都超過了二十五級,不錯,不錯,看來今年的小怪物不少嘛。

我這是最後一關,通過我的考驗,你們就能正式成為史萊克學院中的一員。

不過,我的考驗可不是那麼容易通過的。實戰經驗是每一名魂師實力必須要擁有的。我所考核的,就是你們在這方面的能力。」

微笑著的目光從唐三四人身上掃過,趙無極溫和的看著四人。

「我叫趙無極,既然你們五個都是免測通過二、三關的,那我就親自陪你們玩玩吧。現在我給你們一柱香的時間相互了解、商討。

一柱香之後,測試開始。

測試的內容,是你們五個人聯手抵擋我的攻擊一柱香時間。只要有一個人能夠堅持到最後,都算你們過關。

我希望你們明白,不要試圖取巧,沒有人能夠用速度逃離這個範圍的。同時,我也提醒你們不要妄圖一個人沖關,不抱團,你們必輸無疑!」

作為一名七十六級的強攻系戰魂聖,同時又是史萊克學院的副院長,趙無極在一群十二歲的小崽子面前說什麼都不為過分。

路上早就知道了規矩的唐三等人自然是不無不可。

只是……

「葉問,小舞,你們倆神神秘秘的也瞞了這麼久了,現在是最後一關沒外人,也該是時候讓我們和趙老師知道知道你們的實力了吧?」

戴沐白熬了許久,現在到了第四關,這件事終於可以堂而皇之的說出來了。

他可是賊想知道能夠一招擊敗自己的葉問到底多少級來著!

至於小舞?

那只是個陪贈品。

聽到戴沐白這麼說,在場的寧榮榮,朱竹清,甚至就連眯著眼重新躺下來閉目養神的趙無極都好奇了起來。

「咋?沐白?這倆孩子你不會沒測武魂和魂力就把他們直接帶到第四關了吧?!」

趙無極仰著身子,語氣聽上去有些不太友好。

這不是胡鬧嗎這?

「趙老師,在索托城裡,葉問曾經以一招,就一招,就擊敗了我……」

旁邊,戴沐白低下頭苦澀的說出了這一不願面對的事實。

「什麼???」

眾人紛紛震驚!

這事真是大離譜!

無怪於趙無極和寧榮榮她們不信。

戴沐白的武魂絕對是上上之選,魂力也高達三十七級,一身的魂環配置雖然不如唐三剛剛展現的那麼妖孽,但也是最佳配比。

等閑之人沒有四十以上的魂力,絕對不可能穩勝於他!

現在,他竟然親口說出葉問以一招之能,就擊敗了他,並且看樣子,還是心服口服!

這怎麼可能?

妖孽如唐三,怕是也不行吧?

「沐白!你難道是想單練?莫要唬老師!」

趙無極皺著眉頭聽著戴沐白這很不靠譜的話,沉聲道。

「……老師,我真沒騙你。」

「……葉問,你小子別磨蹭了,快點露一手給趙老師看看,要不然我就慘啦!」

戴沐白看著握緊拳頭,分分鐘就要找他單練的趙無極,臉都嚇綠了!

「嘖……小舞,看來趙老師和大家都是非常不相信我們的實力呢,要不,你就先開武魂,讓他們掌掌眼?」

葉問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古井無波,只是這說出來的話,不似裝B,勝似裝B!

「好呀,我都聽你的。」

小舞揪著剛剛編成的馬尾辮,爽快的應了。

這下,包括唐三、趙無極、戴沐白、寧榮榮、朱竹清、以及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香腸專賣車拉過來準備做生意的奧斯卡,都把目光聚焦在笑意盈盈的小舞身上了。

區區一個十二歲的長腿少女,魂力能有多………

草了!

只見小舞抬頭傲立場中,馬尾辮用力一甩,整個人就隨著飄搖的髮絲輕飄飄的轉了一圈,粉紅的兔子武魂自身後活靈活現的展現,可愛又活潑。

還沒等眾人讚歎。

黃、黃、紫、紫、黑、

五圈顏色各異的魂環便圍著她修長的嬌軀冉冉升起。

她,

竟是一位五十級以上的五環戰魂王!

「嘶嘶嘶………」

一連串的抽氣聲瘋狂響起。

第四關二百多平的空間,竟然一時間好似被吸的空氣都有些不流暢了起來!

「認識一下,我,小舞,武魂兔子,五十二級強攻系戰魂王。」

身上纏繞著五圈魂環,帶著極致的危險氣息,小舞的目光緩緩的掃視了一圈。

所有人的目光都有些獃滯,顯然是不能在這種天方夜譚一樣的事迹面前,成功的保持住理智。

寧榮榮痴了,趙無極傻了,唐三驚了,戴沐白也驚了,正推著烤腸小車車的奧斯卡香腸都掉了。

只有冰雪聰明有所準備的朱竹清看上去還算正常,但也是久久不能合嘴。

畢竟這事,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如果唐三算是斗羅大陸最頂尖的那一撮絕世天才的話,那面前的小舞就已經不算是斗羅大陸上能出現的人才了。

這樣的少女,你確定她不是神靈轉世?

真是活久見!

即便是這樣,葉問對於小舞的魂環配置其實還是很不滿意的。

也怪小舞每每晉級時都不讓別人靠近,生怕大家發現她是十萬年魂獸轉世重修,所以魂環都是按照大陸上的最佳配比來凝鍊的。

如果她願意接受葉問的天地奇石,未免不能像唐三一樣,第二魂環就突破百年的極限達到千年。

奈何……

葉問也無所謂了,反正她是魂獸,魂環差點也無所謂,魂力提上來就行了。

「咳!趙無極老師是吧?小舞的魂力魂環您也看見了,有沒有資格連過三關我就不多說了,聽說您是七十六級的魂聖?嗯,葉問不才,想要斗膽改變一下測試規則,不知道趙老師能否給個面子?」

葉問輕咳了幾下,喚醒了愣神的眾人,試圖推進劇情,要不然這些沒見過世面的賴皮蛙肯定要把這點事情拖到天黑!

回過神來的眾人和趙無極再也不敢輕視葉問和小舞,畢竟連小舞都是個魂王了,那更加神秘的葉問又該何等強大?

尤其是寧榮榮和朱竹清,前者正在為自己剛剛的幻想而羞慚不已,後者則是給自己靈貓武魂的眼光大大的點了個贊!

這麼年輕的魂王少女,真實的戰力值肯定也爆表!

不怪自己看之不透! 崑山宗外圍已經成為一片混沌。

無數法術神通爭相耀眼,魔煙仙光糾纏,好一派末日景象。

正魔雙方似乎早有準備,大戰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

此時的戰場一片混亂,大致還能分成五個區域。

其中元嬰大圓滿一個區域,他們擋在最前方。

舉手投足間,天地翻卷,散發着無邊威勢。

元后修士,一般元嬰緊隨其後。

大戰爆發出的氣勢依舊令天地失色,靈元破碎。

另外便是金丹中後期,以及金丹初期的戰場。

相比元嬰之戰,聲勢雖然弱了很多,但是廝殺最是慘烈。

至於築基練氣,根本沒資格參與這次大戰。

恐怕他們一進入戰場,身體就會被混亂的罡風撕成粉碎。

而在這五大戰場中,有兩個地方最為顯眼。

其中一處,就是百鴆道人的嬰后戰場,中年道人一改平時的冷漠自矜。

此時在戰場上,就如同正在爆發的火山,恐怖的魔威籠罩全場。

一身元嬰八成的實力發揮到極致,崑山宗諸多元后大修接連上場,居然無人是其一合之地。

凶威赫赫,魔焰滔天。

如同一尊從九幽走出的蓋世凶魔!

另一處就是金丹中後期的戰場,只見一個金丹魔修如地獄中爬出來的殺神,渾身煞氣繚繞,眉心的殺生線閃動着驚心動魄的光。

一個個金丹修士如割掉的麥稈一樣倒下,無不是被人洞穿胸口,捏碎金丹而亡。

隨着金丹死亡越多,那人身上的血氣就越濃郁。

最後縈繞在周身的血氣猶如實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