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去死吧!」眾家族的族長見寄生人衝來,慌忙的抽出配劍,一個小家族的族長迎了上去,只聽一聲慘加,直接被那怪物打穿了身體。

「我的爹呀!快逃!」

趙明月與它打鬥時,眾人感覺不出它有多麼強大,以為憑自己也可以過上兩招,誰知道那個後天武者迎了上去,連一招都沒有擋下,就被秒殺了。

「你和我,一塊……」

那寄生人剛想離開,腳下卻被一人死死的纏住,是一名半死不活的士卒,它隨意的踢了兩下,竟然沒有甩開。

「噗嗤!」

趁著這個功夫,趙明月的銀槍插入了寄生人的腹部,對方呆愣了一下,緊接着就被挑下了城牆。

「快砍了它的腦袋!」

趙明月猛的將其扎入地下,其他人見制住了怪物,鼓起勇氣一劍斬下了它的腦袋,只見那寄生人沒了頭顱,抽搐了兩下,隨即沒了動靜。

「死了?不再生了?」

看着就這樣死去的屍體,趙明月覺得太過容易了一些,不對,不對,一定是我忽視了什麼,不可能這麼容易。

寄生人,寄生人,

寄生!

「它的頭呢?掉哪去了,把它的腦袋拿過來,快……」

趙明月似乎想到了什麼,剛才那傢伙的頭飛了出去,掉落在了人群中,

「魔淵,快,快告訴我,它藏在了哪裏……」

「魔淵,快說!」

寄生,一定是重新寄生到某人的體內了。

「最左邊戴着頭盔的那個人,」

腦海中傳來似靈似幻的聲音,趙明月下意識的往魔淵說的那個人衝去,果然是重新寄生在人群中,它想混入城內嗎……

「噗嗤!」趙明月還未趕到,龍命菲從那人的背後出現,直接一劍捅入了對方的腹部。

「嘶……龍命菲,你瘋了!你殺了紅玉!」

「她不是紅玉了!」

「你……怎麼發現我的……我是……不死的……」那個叫紅玉的軍士扭過頭來,腦袋轉了180度,斷斷續續的說道,她盯着龍命菲,想把後者的容顏印在腦海中。

「你不是不死的,只是因為沒有傷到你的痛楚而已!」「是時空渦流!必需逃出去,否則以我們現在的道行,渦流碎化時就會被泯灰。」

「我發現你懂的倒是真多。」

「承蒙誇獎,幸會幸會。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但為什麼都是一知而不會解?」

「停,你這個時候怎麼就話多了。快想想怎麼活命。」

「你有聽到啾啾的聲音沒?」

「啥?這裏還有其他生靈。這渦流是剛生成把我們給裏住的,當時只有我們在,現在怎麼會有其他聲音。」

「我發現這地方變小了。」

「楓哥,大哥,大哥大,你別嚇我了。」

。 對於不同的人,與其相處的方法也應當是不同的。

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隨着自身的獨特性,以及身邊所經歷的事物,最終形成的思想觀念也是千千萬萬。

前世,林羿看過《秦時明月》與《天行九歌》后,對鬼谷子相當感興趣,從網上搜索過相關的的信息,雖然沒有拜讀過這位真·智者的大作,但也了解過對方大作中的幾句。

『捭闔之道,以陰陽試之,故與陽言者,依崇高;與陰言者,依卑小。以下求小,以高求大。由此言之,無所不出,無所不入,無所不可。可以說人,可以說家,可以說國,可以說天下。為小無內,為大無外。益損、去就、倍反,皆以陰陽御其事。』

額,原句的意思,林羿也沒多少自己的理解,就這句原話,還是因為精神力的增強,令前世記憶變得清晰,才想起來,然後記錄在『圖書館』里的。

至於這句話的意思,前世網絡上是這麼理解的:在《鬼谷子》中,把世界分為陰和陽兩個方面,在這個基礎上,建立了捭闔之道。但是,陰和陽不是完全對立的,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在遊說時的馭人之道上,和不同的人相處的時候,應當採取不同的策略,要區別對待……

反正林羿就以此建立自己的縱橫之道。

對於唐昊與阿銀,只需要展現自身的善意與符合藍銀草弱小但頑強的意志與生命力,就能取得對方的好感(唐昊屬於附帶)。

對於唐月華這樣於人心與權謀方面有着建樹的存在,就需要在另外一方面打破對方的心理防線,使其將戒備之心放下,如此才能成功建立自身的人設。

對於唐月華來說,最能引起其心緒波動的,目前就是對方的實力方面!

如今的唐月華,宗門勢力如日中天,父親是封號斗羅,大哥、二哥是享譽大陸的超級天才,距離封號斗羅也就一步之遙。

雖然嘴上說着自身對於語言藝術、權謀人心方面的應用,以及身後強大的支柱,所以對於自身實力無法寸進,顯得不怎麼在意。

但是,她是真的不在意嗎?

顯然不可能!在這偉力歸於自身的斗羅大陸,看着身邊的人日益強大,沒有實力的她,內心絕對會充滿了不甘與自卑!

只是情緒管理到位,同時也不想親人們擔心,所以才在平時表現的不怎麼在意。

如果到了幾年後,昊天宗隱世封宗之時,唐月華對於實力的渴求才是最強烈的!

如今,雖然不是對方需求最強烈的時候,但也不會令林羿的計劃效果差到哪裏。

對於林羿來說,有棗沒棗打兩桿,只要不會帶來危險,那麼在可以預見的好處之下,是可以嘗試的!

看着對自己越發欣賞的藍銀皇阿銀,林羿對自身接下來的話語出口后的安全性還是有十成把握的。

這種把握來自武魂的直覺,也來自前世書中人物的性格展現,兩相結合,才能讓穩健如林羿,進行下一波爆料鋪墊。

當然,林羿的一絲心神也時刻鏈接着『虛海鑰匙』里的時空門,準備隨時跑路倚天位面。實在不行,熬到唐昊落難的時候再跑回來,然後攢實力,強大之後在報復回來。

……

在林羿表示不說猜出唐月華身份的原因時,以唐月華的心智也能才到幾分原因。

內心對林羿的言辭有了幾分好感。

畢竟現在的唐月華,還是在父兄庇護下的昊天宗小公主,沒有遇到過挫折,也不是那個未來敢放言三兄妹聯手,發揮自己合縱連橫之能,有信心斗一鬥武魂殿的月軒軒主。

如今還是少女的唐月華面帶微笑,開口道:「不錯,心思細膩,加上不俗的推理能力,你的未來不會像你說的那麼弱小!我和二哥這次就是陪阿銀姐姐來看一看,能引起她的變異武魂感應的藍銀草武魂有什麼特殊之處的。」

此時,一直處於傾聽狀態的阿銀開口道:「林羿,聽你的意思,你們的家族是世代覺醒藍銀草武魂。對嗎?」

林羿知道,關鍵的時候來了,接下來將是第一次在斗羅大陸上表現出自身『聰明才智』的時候。

之前的推理只是小道,算是做個鋪墊。

就如苟聖成道前,穩健為主,但也並不怕事,而是根據敵我實力,選擇揚灰還是嘴遁!

林羿內心告訴自己:「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面上毫不臉紅的開始表演。

只見林羿道:「是的,我們家所在的藍銀村,世世代代都是藍銀草武魂,第一個擁有魂力的人就是我爺爺,他老人家先天魂力只有半級,硬生生花了三十多年時間修鍊到二十級,如今年近八十,依然還是大魂師!」

接着轉頭看向身旁的老林,道:「我的父親,可能是因為爺爺幾十年的努力有了回報,也可能是奶奶也是魂師,雖然只是十幾級的魂師。但是依然讓父親的藍銀草武魂如同變異了一樣,擁有了二級的先天魂力!」

說到這裏,林羿自嘲的笑笑:「呵呵,對於幾位平常接觸的天才與大勢力傳人來說,我父親這樣令全村都列為希望的先天二級魂力,會讓你們嘲笑吧!這就是我們這些斗羅大陸底層人員的可悲!更別說擁有的還是被所有人認為的廢武魂——藍銀草!」

聲音漸大:「但是!我的父親並沒有氣餒!而是奮發圖強,選擇繼續在魂師這條路上闖,哪怕碰的頭破血流,也依然無悔!」

旁邊的林有魂眨眨眼,內心有些懵逼:「這兔崽子是在說我?原來我在他心裏這麼偉大!嗯,要注意風度,不能在這些大人物面前丟人!」

做着表情管理的老林,面容有些發紅,而且稍顯彆扭。

看到林有魂所表現出來的表情,在對面唐昊三人眼裏,就像是面對誇獎而不好意思的老實人一般。

林羿沒有多搭理老林的自作多情,知道他性格的林羿知道,老林會這麼一直撐著面容到自己嘴遁結束。無他,緊張!

滿含『孝』心的看了老林一眼,接着對唐昊三人道:「在不被人看好的境遇下,我的父親頂着諾丁城裏貴族少爺小姐們的嘲笑,堅持在初級魂師學院就讀,努力的學習著魂師的知識。」

「幸運的是,父親遇到了他一生所愛!我的母親!」

「一樣來自貧窮的農村,先天魂力更低,也不被城裏人所喜。」

「兩個人都被對方的善良與真心打動。於是,我的父親鼓起勇氣向我的母親表達了愛意,更加令人欣喜的是,我的母親心中也有我的父親。」

林羿將面前的唐大鎚在原著里,對兒子唐三所描述的『父母愛情故事』,結合自家老爹與母親的情況,給藝術加工了一下。

看到眼前唐昊那深有感觸,越發友善的神情,還有阿銀與唐月華對美好愛情的嚮往,林羿內心繼續組織著接下來的語言與應該表現出來的表情與動作。

一旁的林有魂內心戲也不少:「原來我與倩倩是一起愛上對方的,我當年的死纏爛打一定是倩倩對我的考驗,而不是其他人說的倩倩被我煩的沒辦法才答應我的。這小子肯定是在他老媽那裏知道真相的,回去我得和倩倩說說,竟然瞞了我這麼多年,還在孩子面前說,怪不好意思的!」

如此想着的老林,臉上露出幸福(痴漢)的笑容,更加讓阿銀三人對他們的愛情感到羨慕與祝福。

看到四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故事裏,林羿開始將話題往正軌上引。

林羿面帶笑容的道:「沒過多久,父親就與母親結合了,雖然有很多人(聖魂村民)反對,尤其是那些人的領頭人(老傑克),更是跑到我們家指責我爺爺沒有管好我父親,但是在爺爺愛子情深(?)之下,選擇支持我父親。」

「用一句話來形容我父親對母親的感情的話。」

「浮世萬千,吾愛有三。日,月與卿。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

唐昊三人被來自林羿前世的這句名言所震撼,至於老林…

(在兒子眼裏,我是這麼的愛老婆,雖然工作的時候,偶爾會看絲絲她媽媽的大白腿,但是!我的內心想到的依然是我的倩倩老婆!by自我催眠的老林)

「而我的母親,知道孕育我的十個月里,她那低微的魂力將沒有寸進,但是母親毅然選擇放棄曾經追求的實力提升,一年後,父母愛情結晶的我出生了!」

林羿深吸一口氣,知道關鍵來了。

「可能是上天對父母愛情的祝福,也可能是對於我們林家祖傳的藍銀草武魂弱小的補償,我從出生開始,精神力就異於普通嬰兒的強大。」

「強大的精神力讓我嗜睡,在着急的父母請教過城裏強大的魂尊后,得知是精神力方面的問題,才讓父母安下心。」

老林聽到這裏,想到了當年林羿剛剛出生時的場景,內心頗有感慨的點點頭。

「在我差不多一歲的時候,精神力與身體終於磨合協調,這也讓我心智早熟。」林羿接着敘說着自己的故事

「自我懂事起,身邊的人所談論的信息都在我的腦海里匯聚,令我開始對這個大陸漸漸了解,了解的越多,越發發現,這是個偉力歸於自身的世界,強者擁有一切,弱者終將被支配!」

「而我們林家的藍銀草武魂被稱為廢武魂,即使是母親的長青藤武魂也只是非常普通的武魂。我沒有、也不會怨恨父母武魂的弱小,父母賜予我生命,養育我成長,恩大如天!」林羿語氣堅定的道。

繼而語調上揚:「但是我不甘!不甘弱小下去,不甘以後我林家如牛馬一樣,被城裏的貴族老爺們隨意指使!」

「我明白,武魂,無論是藍銀草,還是長青藤,都不能抱希望了,但是我沒有放棄!武魂對於實力是重要的,但也不是一切!」

「我還有身體的力量!」林羿語氣顯得興奮:「即使是魂師,身體的力量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就開始想,如果我的身體鍛煉到如同魂獸一般強大,那麼,即使我的武魂無法帶來強大的增幅,我依然不弱於人!」

「並且,我還有天生強於常人的精神力,這令我下意識的模仿父母平時修鍊魂力的冥想方法。」激動的情緒漸漸平復(= ̄ω ̄=)

「很快,藉助強大的精神力,我總結出適合自己的冥想法,並且感受到了天地間有着莫名的力量進入身體。雖然沒有讓身體強大,但是也令我精神力緩慢的增加,而且我相信,那種力量不會在身體里消失!」露出自信的笑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