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話還沒說完,只聽得身後一聲爆響,接著一股氣浪循聲而來穿過眾人。

「西面防禦被突破!準備接敵!」

伴隨著下面一人歇斯底里的嚎叫,接連兩道白色亮起,給昏暗的夜撕開了兩道口子。

「龍鳴彈!是龍鳴彈!所有人散開!三星人陣防禦!」

「啊~~~我的腿!我的腿斷了!」

「結陣!結陣!」

「……」

正是這三聲驚雷般的爆響加上下面傳來的慘叫,讓原本包圍住劉、於的幾人有些動搖。

「嘩啦~咔~~~」

屋樑再次塌陷,帶起的震動讓房上眾人站立不穩。

就在此時,於昊面前五人中有一人面前忽地光芒大盛,爆出一團人臉般大小焰火。

「結印失敗!好機會!」

劉一守心頭一振,趁對面二人忽然分神機會蓄力運氣,手腕一抖引著長劍閃過那兩人眼前,內功九神劍訣化成墨陽、棠溪靈力雙劍,攻向他們面前!

「合!」

二人使出同樣的一招,聯手打出風牆擋下了他的雙劍。

「嗤。」深吸一口冷氣,劉一守只能再度轉攻為守。

「啊!什麼人!」

「別讓他們過來!」

底下人聲漸亂,有打殺之聲。

「缺口在西!請從西面突圍!」忽有人高叫道。

又有人高喊:「東邊有敵情!他們有兩撥人!」

「二組向東!三組向西!一組準備接應峰組!」語氣洶洶,顯然是指揮者。

「……」

「缺口在西!請從西面突圍!」又是同樣的聲音,不過語氣顯然更加急促。

「擊退他們!把口子閉上!」

那道氣勢洶洶的聲音立馬回應。

房頂之上,混亂的情況中劉一守仍沒找到一絲突圍的機會。面前那二人雖說單個實力並不如他,但靠著聯手之間的默契配合卻死死壓制住了他。

不過於昊卻因此得到機會,只見他單手按出一洞空虛刀影,刀影順力而長,生出兩米多長刀身。

劉一守剎那間覺得呼吸停滯,周圍的空氣彷彿消失。

「如此功法!」

饒是戰鬥激烈,他也忍不住回頭去看,只見於昊奮力彎臂,若巍峨金剛挽袖鎮妖除魔,劈頭便蓋著那五人而去!

「嗡~~~~~」

巨力化為聲波,震得劉一守耳膜生疼。

房屋,發出聲怪獸般的尖叫,然後轟然倒塌!

飛瓦落石之中,劉一守肩扛著葉真真如羚羊般左右跳躍,在快速墜落的磚石木樑上尋找片刻的立足之地;於昊則是借著最後一點力量完成彈弓式的反彈,高飛出去。

另一邊,抗下於昊一擊的五人顯然是身經百戰,只見他們迅速變換,伸出雙臂形成鏈條狀的陣勢,相互幫助間也跳躍在磚石木樑之上,卻是比劉一守他們多了幾分從容與默契。

「東面也被突破了!」

剛剛在沉澱完成的廢墟上站定,劉一守聽見了不遠處嘶啞的吼叫。

在他對面的二人在此刻已是不知何處去,於昊和另五人也不見身影。

他向肩膀上看去,葉真真不知何時緊閉雙眼,一言不發。於是忙伸手探向葉真真鼻底,呼吸平穩;放下粗略查看身上,並無外傷。

「她這是昏迷了。快從東面走吧,西邊人太多了,你帶著葉真真不方便。」

劉瑤瑤在此時鑽了出來,看向東面,「如果按那小於昊說的,現在過來的應該是他的人了。」

說話間,幾團黑黢黢的人影便從東面快速穿梭而來。

「止步!」

對方發現了側身隱蔽在半截石燈后的人影,立馬做出了反應。

「你們可是接應?」

雙方的距離並不太遠,從淡淡的血腥氣中劉一守感知到了警惕和殺氣。

「是!閣下何人?」

「是就對了!護我出去!」

對話間劉一守就要起身,對面又說道:「不知先前進來的兄弟如何?」

「房屋倒塌,我與他分散了。」

他立刻意識到對方的謹慎了,在沒有於昊的情況下,雙方其實都無法確定相互之間的身份。

「你們若不掩護我,我自己便出去了。」

劉一守看向身後,這裡充斥著的喊殺聲讓他一直覺得有些不安與壓抑。

「等等。」忽然有一道沙啞的中年男子聲音接上他的話,「我們掩護你出去。」

說罷便有兩人上前,迎上了他。

劉一守也不啰嗦,背著葉真真便快步朝著二人過去,借著銀亮色的月光,這群人的模樣勉強看得清楚。

這群人穿著夜行必備的黑色緊身服,臉戴面罩頭束髮帶,看起來統一無差,但是劉一守注意到,在為首那人伸手拉他時,掌心有著若有若無的熒光。

這是夜間行事者為了區分敵我的一種方法。

「他們很專業。」

劉一守的心中跳過這樣個念頭。

「兄弟,要走就得聽我的。」

聲音沙啞男子顯然就是為首之人,他一邊用那雙冒著精光的眼睛看著劉一守,一邊接著快速說道,「這裡的陣法很不好搞,要走最好就是從我們剛進來的地方,所以不管怎樣,出去之前定要跟住我們!」

「明白。」劉一守快速點頭,然後看了一眼肩上的葉真真,「我們現在確實要馬上出去。」

「西面的敵人已退!」

聲音在不遠處傳來,令他們幾人再度緊張。

「西面也是你們的人嗎?」看向為首那人,劉一守問出了這個問題。

「不,他們不是……難道不是你們的人嗎?」

回答他的是帶著些驚訝和疑問的聲音,「不過顧不得那麼多了!小鬍子發撤退信號!」

「不是?」這次輪到劉一守的語氣變得訝異了,他的目光重新投向西面,「那是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驪山,觀戰台。

此時,天色已晚。

始皇嬴政,在和眾大臣用過晚膳后,準備起駕回宮。

「眾愛卿,今天乃是比試的第一天。」

「三支新軍,現在應該還都處在初探階段。」

「朕估計,幾天之後,他們才能分出真正的勝負。」

「眾愛卿,今日便先到這裡吧!」

看到始皇嬴政準備起身離開,蒙羽鬆了一口氣想到:

【終於結束了。在這裡坐了一天,實在是太無聊了。】

【早知如此,就該帶隊進去和王賁他們玩玩去了。】

偷偷伸了個懶腰后,蒙羽向驪山的方向望去。

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嗯?有人出來了???】

已經轉身的始皇嬴政,聽到蒙羽的心裡話后,也好奇的回過頭來,向驪山的方向望去。

「有人出來了!!!」

伴隨著這一聲呼喊,所有人都紛紛回頭望去。

由於夜色原因,對方和他們還有一定距離。

所以,蒙羽他們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個身影,在向他們走來。

隨著這道身影的不斷靠近,有眼尖的人驚呼道:

「屠睢將軍,是屠睢將軍!!!」

【屠睢?這個時候出來,他不會被淘汰了吧!!!】

想到這一點,蒙羽心中微微震驚。

而聽到他新生的始皇嬴政,也是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淘汰,如果放在真正的戰場上,那就是被擊殺了。

一天的時間都沒到,作為一支軍隊的統帥就已經陣亡。

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注視下,屠睢由遠及近,來到始皇嬴政面前。

「陛下,老夫無能,辜負了陛下的期望,請陛下責罰!」

「屠睢將軍,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為何現在就出來了???」

看著跪在地上的屠睢,一旁的大臣們忍不住的發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