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別再任性了!」

歐陽極嘆了口氣,說道:「你要繼續任性下去,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么?」

「後果?」

歐陽安琪擦了擦眼淚,道:「知道啊,我身為人婦,未離婚的情況下,出軌了,愛上其他男人。我這樣的行為,會被戳脊梁骨, 但此間事蘇炎一無所知,他們正走了沒幾天,只見春回大地,萬物復甦,正是那,萬條垂下綠絲絛的季節。

蘇炎他們看準西行方向,走了七八天荒路,忽然有一日天色將晚,遠遠的望見一村人家。

看到這情況,蘇炎心裡知道這是到了高老莊了,豬八戒就在這裡,但他對豬八戒觀感不好。

雖說是天蓬元帥下凡,但一生下來就咬死了生母母豬,以後更是每天尋一個人吃。

就這樣知法犯法,把人當零食吃的妖怪,蘇炎打心底覺得噁心。

說什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蘇炎覺的自己是個粗人,怎麼想都想不懂這種歪理。

這是給那些做了虧心事,又想心安理得,占著便宜的人的辯解。

從來就沒有什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有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贖完自己應有的罪孽。

所以,蘇炎已經下定決心,要是能有機會不收豬八戒。

他肯定會竭儘儘力,不讓豬八戒進來現在的隊伍。

蘇炎正在想時,唐僧看著那村莊便問道:

「悟空,你看那壁廂有座山莊相近,我們去告宿一宵,明日再行何如?」

孫悟空聞言以手作罩,望了望遠,后回道:

「且等老孫,去看看吉凶,再作定奪。」

隨即蘇炎他們便等在原地。

孫悟空上千去,運轉火眼金睛,定睛觀看,真箇是:

竹籬密密,茅屋重重。參天野樹迎門,曲水溪橋映戶。

道旁楊柳綠依依,園內花開香馥馥。

此時那夕照沉西,處處山林喧鳥雀。

晚煙出細,條條道徑轉牛羊,食飽雞豚眠屋角,醉酣鄰叟唱歌來。

孫悟空看罷道:

「先生,師父請行,定是一村好人家,應正可借宿。」

唐僧聞言點點頭,催動白馬,他們一行人便來到村街口。

與此同時,只見一個少年,頭裹綿布,身穿藍襖,持傘背包,扎著褲子,腳踏著一雙厚底草鞋,雄糾糾的出街忙步。

他神色慌張,緊皺眉頭,在蘇炎天眼通下,能看到他身上飄著淡淡的灰色妖氣。

就連蘇炎都能看的清楚,那孫悟空就更別提了,他知道這少年肯定是家中有事。

因為跟了蘇炎混,看見人族有難,孫悟空也就順手,一把把那少年扯住道:

「那裡去?我問你一個信兒,此間是甚麼地方?」

那個少年見孫悟空面惡,凶神惡煞,哪裡肯說只管苦掙,口裡嚷道:

「我莊上難道沒人?只是我好回話?」

孫悟空現在脾氣好了不少,也不氣惱陪著笑道:

「施主莫惱,與人方便,與己方便,你就與我說說地名,左右不過幾息時間,又有何妨?又有何害?說不準,我也可解得你的煩惱!」

那少年不想回答,又掙不開孫悟空的手,越是用勁,越是鉗制的越緊。

氣得他亂跳亂叫,把那雨傘包袱扔在地上,實在是沒辦法了,才一臉委屈的回道:

「此處乃是烏斯藏國界之地,此地名喚做高老莊,只因一庄人家,有大半姓高,故此喚做高老莊。」

「好了,我都告訴你了,我家中有急事要辦,你放了我去罷。」

孫悟空聞言哪裡肯放他離去,這少年明顯是不信他可以除妖,越是不信,他越不想放。

正在掙扎期間,唐僧跟蘇炎已經下馬來到近前,唐僧有些不解的問道:

「悟空,人家有急事要辦,你卻是把他拉住不放,這是為何?」

蘇炎站在一邊沒有說話,而是運轉起天眼通,看向遠處的連面山脈。

果然在他不懈努力下,確實看到了一處山峰下怨氣衝天,黑氣遮天蔽日,形如烏雲,像傘蓋般罩在那山峰頂上。

蘇炎不禁在內心想到:

「想來那裡就是福陵山,雲棧洞所在了,豬剛鬣,豬悟能,豬八戒,呵…可笑…不過是一天庭的探子,知法犯法的神仙,現在有我,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探子進不進的來!!」

孫悟空也感覺到了蘇炎身上,突然冒出的濃濃殺氣,但他不知緣由,也就沒有多問。

他只想先把手頭上的事情處理好,所以他先對唐僧回道:

「師父,這少年急事,我倒是有幾分眉目,要是他實言告知,我便給他解決了,不用他再去遠足,省去不少時間,豈不美哉?」

唐僧聞言便不再多說什麼,時常與孫悟空玉龍他們這些神仙同吃同住,他也懂了一些基礎常識,那就是他肉眼凡胎,確實有些東西看不真切。

孫悟空也不會與他開玩笑,說是真的,那多半是真的。

孫悟空得了唐僧肯定的認可,他便轉頭對那少年又問道:

「你這樣行裝,不是個走近路的,你實與我說到底所為何事,我們從東土大唐遠道而來,絕非是坑蒙拐騙之徒,你只管說起實情,我要是能幫你,還少你走半晌路,豈不美哉?」

這少年無奈,又見唐僧,蘇炎兩人容貌端正,神姿勃發,衣袍無風自動,身下龍馬也是奇異稀有。

確實有幾分高人風範。

少年也就放下心來,只得以實情告訴道:

「我是高太公的家人,名叫高才,我那太公有三個女兒,大女二女已嫁於庄中人,而那小女兒,年方二十歲,不曾許配人,三年前卻被一個妖精佔了。」

「那妖整做了這三年女婿,我太公不悅,說道女兒招了妖精,不是長法,一則敗壞家門,二則沒個親家來往,一向要退這妖精。」

「那妖精那裡肯退,轉把女兒關在他后宅,將有半年,再不放出與家內人相見,我太公與了我幾兩銀子,教我尋訪法師,拿那妖怪。」

「可惜,我這些天不曾住腳,前前後後,請了有三四個人,都是不濟的和尚,膿包的道士,完全降不得那妖精。」

「高太公,剛才罵了我一場,說我不會幹事,又與了我五錢銀子做盤纏,教我再去請好法師降他。」

孫悟空聞言欣喜非常,知道這事兒他可辦然而他正要說時。

「哈哈,那真是…」

突然蘇炎卻從後面上前,臉色不太好的問道:

「你這小子滿口胡話,那妖精為何要關你家小姐,又為何會關她三年,再不實話實說,猶如此石,雷來!」

「轟!!」

蘇炎說完,伸手一指遠處那數丈方圓的青石,話音剛落。

便有一道丈粗紫雷落在上面,把青石轟的粉碎,連帶著砸出一道丈圓大坑。

這也就是天錄世界的好處,蘇炎雖然沒練氣,但天錄世界能產生的東西他都能用。

與他戰鬥,相當於在跟半個小世界戰鬥。

這也就是妙姍他們,境界所擁有的能力,小世界。

這一招,把孫悟空都嚇了一跳,他還從未見過蘇炎用出擁有道韻的神雷,這樣的神雷劈在真仙身上不死也重傷。

「啊啊啊啊,這…這…這…」

這樣的聲勢,是把這少年驚的話都說不出了,結結巴巴,支支吾吾,癱在地上,一時之間什麼都想不起來。

倒是高家莊有其他人,聽聞響動,驚為天人,都一個個來仙長叫著,把蘇炎他們帶到高太公家中。

一路上孫悟空都收了脾氣,不敢多言,他在內心裡疑惑。

「先生這是怎麼了,為何今天要大發雷霆?」

甚至還是,物理意義上的大發雷霆。

孫悟空悄悄傳音給玉龍,玉龍現在也是嚇得不輕,走的緩慢他哪裡曉得。

也就唐僧還能淡定走著,穩如泰山,但緊皺著的眉頭還是表明,他心中有很大的疑惑。

一行高家莊人,跟那高才入了大門,帶著蘇炎他們徑往中堂上走。

突然撞見高太公,太公見鄉里進來不知所謂,看這少年怎麼剛走就又回來,他怒上心頭見人多又收斂問道:

「怎麼不去尋人,又回來做甚?」

高才現在臉色蒼白,眼神指著蘇炎,顫顫巍巍回道:

「上告…告高公,小人才行…出…出街口,便遇…遇到這…這位仙長,他…他呼風喚雨,招雷御電…剛剛那…巨響就是仙…仙長招雷轟出!」

一口氣說完,高才再也忍不住的兩眼一閉,昏迷過去。

高太公大腹便便,滿臉橫肉,穿金戴銀,一看就不是好相與的角色,雖然確實是因為那聲巨響把他驚出,但他哪裡是聽信一面之詞的人。

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蘇炎他們,隨即又滿臉堆笑對鄉里問道:

「適才,那聲巨響震天動地,諸位來我府上,可是因為此事?」

「高太公,真是此事,時常聽聞您家中妖精所擾,我們親眼所見那白衣仙長,招來雷霆,將一幾丈方圓青石,擊滅成灰,如此才帶著仙長前來找您!」

高太公聞言點點頭,趕緊拱手相送,並招來家丁為每人送上一兩白銀。這是他苦於豬八戒無果之下,立得誓言,凡事有人來給予幫助,若是有效都予以一兩白銀。

這也是為什麼鄉里,會這麼積極把蘇炎他們送過來。

把這些事情忙完,高太公先告罪,轉嗎去換了身衣服,又招來家丁去安排好客房,馬廄,收拾好包袱。

專門把蘇炎他們請進廳內看茶,議事。 這時,王美玲繼續道:「各位同學,很高興你們加入這個班集體,希望你們能夠像兄弟姐妹一樣,和睦相處、互敬互愛,共同享受大學的美好時光。」

「作為班助,我會盡我的能力,以協助你們班主任做好督導工作,讓你們儘快融入大學的學習生活。」

「嘻嘻,美女班助,我更希望儘快融入到你的生活之中!」

突然,一道突兀的聲音自教室後方響起。

眾人回頭看去,卻見一個滿臉都是痘痘的男生,正咧著嘴噁心地笑著。

經過剛才的介紹,大家都知道他名叫鍾正。

這名字聽起來正派無比,謙謙君子般如沐春風,沒想他實則是個潑皮無恥的猥瑣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