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藍天安看向大針蜂女王的眼神有些不對了,這完全就是白富美下鄉體驗生活啊!

但是在大針蜂女王看過來的那一刻,藍天安又恢復了正常,一副懵懵懂懂的樣子,這讓大針蜂女王的心中更加的失落了。

不管他有多麼的特殊,但是從來沒有去過人類社會,又如何了解人類世界呢?

自己對於他的傾訴,也不過是毫無意義的舉動罷了。

大針蜂女王強顏歡笑,「我想,樹果全部掉落之後,就是我要離開的時間了!」

藍天安頓了頓,此時正是秋收時節,樹上碩果累累,等待所有樹果成熟之後,已經臨近秋末了,也就說,再過兩個月,大針蜂女王就要離開了…

突然的,藍天安感覺到一陣的失落,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大針蜂女王是自己第一個遇到的高智慧生物。

絲毫不顧忌會和飛天螳螂種群起衝突,將自己帶回了大針蜂的種群。

除此之外,還將族群中最好的資源給予了自己,拼盡全力幫助自己進化,對於自己也有毫無保留的信任,這些,自己一直都記在心中。

沒想到,在自己剛完成進化,有能力報答的時候,對方卻要離開…

對於藍天安自身來說,大針蜂女王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寶可夢,更是和自己一樣的「人」!

……

領地中,數百隻鐵殼昆被掛在了樹枝上,等待著進化,而那些獨角蟲們,則是得到了大針蜂最好的照顧。

對於這些即將要迎來進化的獨角蟲,蜂王漿無疑是最好的營養物品,或許在進化之後,兩個大針蜂種群會共同迎來一波資質提升的狂潮。

只是可惜那些鐵殼昆了,潛力基本已經定型,唯一能夠改變資質的方法,就是寄望於進化,可惜,那種概率,簡直渺茫。

不遠處,藍天安將大針蜂們聚攏在一起。

兩個種群之間還是有不少的隔閡,甚至從體型,花紋,顏色上都能夠看到不同,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取消兩個種群之間的不和諧。

最起碼,不能產生敵意!

此時此刻,藍天安多麼希望,能夠冒出一些不長眼的敵人,來轉移一下大針蜂種群內部的矛盾,比如,之前的比雕種群。

當然,這是不現實的。

所以……

除卻藍色資質的大針蜂受到藍天安和女王的特殊照顧之外,其他資質等級的大針蜂,必須要進行協同作戰。

當然,由於資質的不同,學習水平必然也是不一樣的,所以藍天安並沒有將綠色和白色的大針蜂混合在一起。

白色資質大針蜂未來的線路,就是【憤怒】+【雙針】,如果運氣好,或許還會多個【聚氣】【追打】,四個技能,這很有可能是它們這一生所能夠擁有的了。

綠色資質的大針蜂就比較好一點,基本等級能夠到達的技能,它們都能夠學習,而且上限比起白色的也更好一點,就連壽命也要長一點。

【高速移動】,【惡意追擊】,【致命針刺】,這些都是它們需要掌握的,不過由於等級還未曾到達,所以這些技能還只是鏡中月水中花。

而特意被大針蜂女王和藍天安拉到一邊開小灶的首領級別大針蜂,就完全不一樣了。

高資質的它們,很有可能能夠學會【劍舞】之類的高難度技能,這個技能對於大針蜂的改變,可不是一星半點。

而且還可以將大針蜂的優勢發揮到極點。

其中還有一隻擁有隱藏特性的大針蜂,藍天安對其極為地上心,這幾乎就是下一個大針蜂女王!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說一下大針蜂種群的現狀。

拋開那些還沒有完成進化的幼蟲,現在大針蜂種群的資質分佈如下:

紅色資質:1隻。

藍色資質:7隻。(不包括大針蜂女王)

綠色資質:55隻。

白色資質:805隻

沒錯,比例就是如此的懸殊。

原本屬於大針蜂女王種群的資質比例並沒有差別到如此巨大,但是在另一隻大針蜂種群加入之後,整個族群的資質水平就下降了一大截。

可以說,有三分之二的白色資質,都是來源於剛加入的大針蜂種群,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中,這些白色資質的大針蜂們,才會是種群中最為普遍的成員。

如何協同作戰?

將兩個種群混合在一起,每隻小隊之間將會進行一場戰鬥,一邊的吉利蛋們甚至都已經嚴陣以待了。

剛出生不久的小福蛋完全沒有意識到會發生什麼,嘴中發出不明意味的叫聲,但是可以看出,對方的心情很好。

戰鬥一觸即發。

紅色的氣息瞬間瀰漫在戰場上,一隻大針蜂散發出來的並不是非常地明顯,但是這麼多聚集在一起,頓時將這裡染成了血紅色。

【憤怒!】

藍天安到現在都沒有搞明白,為什麼普通大針蜂所散發出來的憤怒氣息是紅色的,而自己和大針蜂女王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則是綠色的。

而且,最讓藍天安有些意難平的是,憑什麼大針蜂女王是金燦燦的顏色,而自己還帶著點綠?這個顏色,自己很不喜歡!

【雙針!】

【雙針!】

兩方同時使用出這個技能。

但是很明顯可以看到,兩個小隊中,都有一部分大針蜂遲疑了一下,不用說,肯定是新來的,不過這場戰鬥或許能夠讓其融入現在這個大集體之中。

「嗡嗡嗡~」

嗡鳴聲不絕於耳。

兩隊大針蜂碰撞在一起,雙針的虛影在空中不斷地閃爍……

【PS】:這章問題很大,我要好好改改。 昆吾迥諾冰眸掃過剛才還喋喋不休,此刻卻瞠目結舌、心迷神馳的眾人,修眉皺起,心頭莫名的湧起一絲別樣的滋味,很是不快,便彷彿有人覬覦自己的寶貝一般,雖然知道那只是覬覦,無人敢奪,也無人能奪,心裡還是會不舒服。

眸光微寒,暗道一聲:這個火妖!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修小公子,從信蒼曲身後探出頭來,眨眨一雙大眼睛巴望著,目光賊溜溜的轉了一圈,也覺得有些心虛,又將腦袋縮了回去。

「安少寨主?」信蒼曲緋瞳一眨,猜測著面前之人的身份。

儘管相距咫尺,安歸明卻完全沒有聽到她的話,而那鑌鐵狼牙鑹猶在半空中舉著,不知該如何是好,也不知他的胳膊酸了沒有。

信蒼曲只當他是默認了,抬眸瞅瞅頭上的狼牙鑹,唇角微揚,勾起一抹笑,連帶著無數英魂也一併勾了去,看著安歸明,清魅的問出一聲:「安少寨主這是要同本上打招呼么?」

安歸明此時才猛然回神,心頭卻又是「噗通」一跳。

與此同時,就聽周圍頓起一陣似嘆息又似吸氣呼氣的聲音,彷彿大夢初醒一般,魂魄卻尚在遊離。

「我……」安歸明不知該說什麼,一時不由得臉紅耳赤。

「這打招呼的方式,倒是挺特別的。」信蒼曲又瞟一眼那狼牙鑹,笑吟吟的道。

「哦……不……不是……」安歸明趕忙將鑌鐵狼牙鑹放下,這才察覺到整條手臂又酸又麻。

「不是什麼?」信蒼曲帶著一絲好奇問他。

「不……」安歸明支支吾吾的,想解釋,卻又解釋不清,不禁很是尷尬。

「哥哥,他要拿那個破傢伙砸我!」這時修雷將腦袋探出來,指著安歸明手裡的狼牙鑹咋咋呼呼的道,「那麼重的大鑹,可是會砸死人的!我要是被他砸死了,哥哥你再去哪兒找這麼可愛的弟弟去?」

「哥哥?」安歸明眉頭一跳,怎麼把這個給忘了,那會兒在比武台上,這小子便喚蒼上『哥哥』,莫非是妖帝蒼上的義弟?若真如此,這回可就捅馬蜂窩了,臨行前爹爹千叮萬囑,頭一位不可得罪的人便是妖帝蒼上!

「嗯?」信蒼曲緋瞳里掠過一抹異光,伸手一撈,一把便將身後的修雷拎到了面前,「小鬼頭,你又在搗什麼鬼?」

「唉呀、唉呀……」修雷兩條小腿一通亂蹬,掙了又掙,也沒能逃過信蒼曲的五指山,口中不服氣的叫嚷道:「沒搗鬼!我哪有搗鬼?」

安歸明一見,心裡登時對信蒼曲好感倍增,原本以為妖帝蒼上為所欲為,百無禁忌,定會護短包庇修雷,但事實卻並沒有。

「沒搗鬼?」信蒼曲的目光落在了修雷雙手抱在胸前的錦盒上,「你手裡的盒子哪來的?方才本上可沒見你出手呀。」

「我……」修雷看看信蒼曲,理虧答不出來,之後又用力蹬了蹬腿,撒嬌道:「唉呀,哥哥,你先放我下來嘛!」。被一隻傻鳥開口諷刺,克萊恩自是不能坐實了它的發言,立刻組織起語言回擊道:

「你是個什麼東西?愛麗絲呢?」

如果他沒聽錯的話,剛剛從樓下傳來的聲響分明是愛麗絲和梅麗莎、和班森的對話,怎麼上個樓的功夫,人就沒了?還變成了一隻莫名其妙的、開口就嘲諷他的鳥?

——等等,會說

《詭秘之主:魔女的滋味》chapter.72特別申請(求首訂嗚嗚) 但厚顏無恥之人,可以例外。

畢竟賽博瘋子和豁腦神經病到哪裏都不缺。

但不用怕,當你雙腳踏上購物街,早已設定好安保路線的電子保安不時揚起手中的真壓微核槍向你示意,你又有幾分膽子對他們豎起中指。

當柳乘風的雙腳剛踩上不夜區購物街的霓虹鋼模磚時,鋼模磚上出現一個又一個盛放的霓虹曇花,真是夠靚的。

這地面是一個由無數磚形顯示屏拼接的大屏幕,人走在上面,就像是在踩花。

而這條購物街的正門處,就站着一位穿着開衩露腿道袍的全息美女,目測有十層樓那麼高,身上的道袍像碎花一樣暴露,該露的地方是一處沒少。

嘴裏哼哼出甜美膩人的聲音:「歡迎來到踩花街,不夜區的購物天堂,你想要的應有盡有,也包括我。」

柳乘風的雙腳踏進踩花街的時候,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幾下。

正在為他介紹著稀奇物的柳秧詫異地看向了他,愕然發現他的電子眼裏出現放煙花一樣的跳幀現象。

「先人,你怎麼了?」

「這裏有古怪。」他的發音器也充斥着電流雜音。

特么,這裏到處是肉眼看不到的電磁脈衝。

而且是橫衝亂撞的脈衝,每一束都想像水流一樣涮了一遍他的腦仁。

柳乘風的大腦正在迅速過濾掉四周空間中肆意亂跳的電子數據。

電子眼彈窗上為這裏進行數字解構,一條條綠色的1/0線條在彈窗中寫出,整條踩花街在他的電子眼彈窗上變成了原諒色的世界。

可見電子數據的密集程度何其恐怖。

「有什麼古怪的?」她感覺良好,這地方她常來,從來沒發現有什麼古怪的。

「這裏是數據核窟。」他將自己察覺到的情況打了個比方告訴了她。

金屬眼球眨動的每一幀,他都能感受到比擬數據炸彈的脈衝數據從體表滑過。

「這裏有高手,而且是超級高手。」聽他這麼一說,神經敏感的柳秧眼睛一亮。

「什麼意思?」

柳秧分析起來:「數據之風就是人造靈氣,一旦密集聚攏,濃度超高的時候,也就表明有高手正在運氣修鍊,那麼他在哪裏呢。」

原來是這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