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此刻,他的親生骨肉,七歲的女兒……竟在大陸國內,遭受…如此欺辱毒打?

這…!

簡直!

秦蒼穹強忍著怒意,他輕輕伸手,撫摸了一下秦小鯉的臉頰。

秦小鯉輕輕縮了縮腦袋,似乎是有些怯畏。

「孩子,別怕。」

秦蒼穹聲音輕柔,看著自己女兒,緩緩說道。

「乖乖閉上眼睛,父親…要處理一點事情。」

秦小鯉遲疑著,終於還是聽話的,閉上了那水汪汪楚楚可憐的眼睛。

她不知道『父親』為何要讓自己閉眼。

只是莫敏的,她感覺這個男人不會害自己,所以她很聽話的照做了。

而此時!

秦蒼穹終於,猛地轉身。

他目光,直直盯著林雅。

下一秒,秦蒼穹身軀…猛地爆閃而上!

揚手,直接狠狠一巴掌!

「啪……!!」

林雅整個人,如遭雷擊!

那絕美的俏臉…猛地一顫!

而後整個人直接被一股劇烈扇飛出去!

「噗……!」林雅在半空中噴洒出一串殷紅血水,嬌軀狠狠撞在牆壁上,轟然落地。

猛地又是一大口牙齒混雜著血水噴涌而出。

她的臉上,同樣浮現出一道劇痛紅腫的掌印!

秦蒼穹眸光冷漠,一步一步…朝著林雅走來。

林雅整個人凄慘顫抖,驚恐從地上爬起來,試圖逃離。

可她,根本來不及逃。

秦蒼穹的身軀,猶如鬼魅幽林般,猛地瞬移至她面前。

『咔!』一下!

伸手,一把…狠狠掐住了林雅的脖子!

林雅整個人,直接被懸空提了起來!

「呃……」林雅整個人被掐得……幾乎斷氣!

她那雪白的脖頸…瞬間被掐得泛青紫色…一路蔓延,將整個精緻俏臉都漲成紫色!

「誰,給你的膽量…動我秦蒼穹的女兒?」

秦蒼穹聲音冷漠如寒,盯著林雅,彷彿在看著一個將死之人。

林雅整個人被掐得脖子都快斷氣了,口中…一股腥紅溢出。

「我,我錯了…對,對不起……」林雅聲音虛弱顫抖,驚恐求饒!

她不想死啊。

可秦蒼穹,卻根本沒有鬆手的打算。

他手掌的力道,更狠一分。

那五根手指,幾乎狠狠掐得深陷進林雅的脖頸皮肉中!

「你,想要保險箱密碼,做什麼?那裡面,有什麼東西?」秦蒼穹掐著林雅的脖子,面色冰冷,叱問道。

林雅整個人,都在顫抖,驚恐駭然。

「裡面,是憐星的集團資產證明……我……我只是……只是……想替小鯉……照顧下集團財產……她還小……打理不了集團……」林雅驚恐解釋,只是……她的眸中,卻閃過一絲慌亂掩飾。

保險箱,是宋憐星出事前,早就準備好的。

她,將密碼只告訴了女兒,秦小鯉一人。

而後,她便出事了。

誰都不知道,保險箱內放著什麼。

就連女兒秦小鯉,自己都不知道。

但她知道,媽媽吩咐過,保險箱密碼,任何人都不能告訴。

所以,她絕不透露。

秦蒼穹絲毫沒有憐香惜玉,掐著林雅的脖子,冷冷問道。

「說,宋憐星,在哪?」

保險箱內,或有更大隱秘。

如今,當務之急,是找到宋憐星。

當面問清。

「我……我不知道……」林雅整個人被掐住脖子,幾乎斷氣,她雙腿懸空蹬著掙扎,聲音輕顫道。

「哦?你不知道?」秦蒼穹的眼眸,微微一凝,那隻掐著的手掌,力道更甚。

「你,身為憐星集團的副總裁,宋憐星的合伙人,你不知道,她在那兒?」

「七年前,我就曾警告她,只可惜她不聽。如今,你果然策反。」

秦蒼穹聲音冷漠,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殺機。

病房內,秦蒼穹…就這麼掐著林雅的脖子,沒有絲毫留情。

「你還剩三秒鐘時間,若回答不出,我送你上路。」樊勝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她發現葉曉激起了邱瑩瑩的怒火,就待在那邊開始看戲了。

樊勝美的頭有些大,她跟關雎爾和安迪說白主管的壞話,邱瑩瑩已經知道了。

懷著滿腔憤怒的邱瑩瑩就是奔著她來的。

目前邱瑩瑩和白主管正處在熱戀期,白主管又是邱瑩瑩的初戀。

白主

《諸天之從四合院的傻柱開始》第246章撕,撕開她的真面目! 劉劍飛聽到這裡之後,立刻掛掉了遠程通訊器,然後,命令娜塔莎:「娜塔莎,將那一輛犀牛坦克開過來,咱們現在,有一個特殊任務,需要馬上出發。」

此時此刻,娜塔莎戰隊那一支鐵鴉聒噪得心煩氣躁,聽到劉劍飛的話之後,娜塔莎怔了一下,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向著劉劍飛說道:「主人,咱們那兩輛坦克,不是已經送給了谷領主了嗎?就這麼過去,該怎麼跟谷領主說?」

劉劍飛一驚,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恍然大悟的樣子,然後說道:「我還真把這件事給忘了。好啦,我也應該向谷領主說明情況,不然的話,如果不請假,就隨意地離開,又惹谷領主生氣了。走,娜塔莎,咱們這就到谷領主的那揀去。」

――――――――――――――――――――――――

現在,扣除不久之前,劉劍飛進行的那三次召喚所花去的費用,他的手中,還掌握著三萬五千金幣。劉劍飛心裡非常清楚,這三萬五千金幣在自己的手中,應該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三萬五千金幣,如果合成人民幣的話,應該是三十五萬。

曾幾何時,二三十萬人民幣,對於劉劍飛來說,那絕對是一個天文數字。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想當初,自己身無分文,甚至債台高築,窮困料到,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不用說三十五萬,就是三萬五萬,三千五千,對於他來說,那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可是現在,就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在這一款紅警在線遊戲之中,劉劍飛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同時,也找回了久違的那種慷慨激昂的感覺。當然,他也知道,這三萬五千金幣,如果放在基地建設和主城建造的時候,並對就不值一提。接著,就算是在戰鬥之中,花錢跟流水一般,不過,有了這三萬五千金幣遍地的話,應對一場小型的戰爭,特別是這樣的一場小規模的衝突,那自然不在話下。

--------------------------

就這樣,劉劍飛帶領著娜塔莎,踩在娜塔莎的肩頭,則站立著那一支鐵鴉,一路之上,仍然聒噪不止,嘰嘰喳喳,似乎給娜塔莎有著說不完的話。儘管,娜塔莎對她總是冷眼相待,可設,對於那一支鐵鴉來說,這根本就不算什麼,因為,只要能夠近戰在那他手下的肩頭之上,那麼,就算是娜塔莎對她破口大罵,他也心甘情願。對於這一點,就算是劉劍飛也是不由的非常佩服,這一支鐵鴉,他娘的臉皮也太厚了。

-------------------------

不久之後,劉劍飛他們終於來到了谷幽蘭的指揮部門前。由於劉劍飛跟谷幽蘭的特殊的關係,因此,數門的那幾個首位,在見到了劉劍飛之後,只見向著劉劍飛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微笑著問道:”舞刀飛劍閣下,您不是剛從這裡離開嗎,怎麼,有什麼事情又回來了?谷領主正在裡面冒著工作呢,是不是需要為你通過一聲?”

劉劍飛在看到這裡之後,向著那兩名守衛拱了拱手,然後說道:”我想,二位辛苦啦,就不麻煩二位通報了,我進去跟谷領主說一件事情,然後馬上就走。”

說到這裡之後,那兩個收費人員相互對視丁一眼,微笑著向著劉劍飛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然後,仍然立正站在門前,再也不做聲丁。是的,對於劉劍飛來說,他們知道,劉劍飛擁有隨意出入總指揮部的權利。而這種權利,在整個參谷幽蘭基地之中,確實是只有劉劍飛一個人擁有。

當然了,至於劉劍飛就請為什麼又有著如此牛逼的權利,作為守衛人員,他們知道無權過問。只是,他們隱隱約約之間,他們卻耳聞目睹,道聽途說,反正知道,劉劍飛單兵他娘的停駐谷幽蘭之間,存在著一種非常緊密的關係,或者說,是一種相當曖昧的關係,非常密切。甚至有的時候,讓人捉摸不透,顯得非常的微妙。不過,不管怎麼樣,劉劍飛災星谷幽蘭軍事基地之中的地位,可以說,絕對僅次於他們的領主谷幽蘭,對於這一點,他們每一個人都非常清楚。這是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事情,甚至,在深谷幽蘭軍事基地之中,這已經是一個已經公開的秘密。

------------------------

當然啦,劉劍飛倒也並沒有讓娜塔莎跟著自己一塊兒進去,這是規矩,劉劍飛自然也非常清楚。於是,娜塔莎和鐵鴉跟那兩個護衛人員一起站在門口,只有它劉劍飛一個人,大踏步走進了谷幽蘭的總指揮部。

果然,正像劉劍飛自己所預料的那樣,在見到自己再一次來到這一間總指揮部裡面之後,谷幽蘭有些愕然地抬起頭來,眼睛里充滿著疑惑。看到劉劍飛微笑的樣子,谷幽蘭最終說道:”郭尊敬的舞刀飛劍閣下,現在,可是上班時間,我想你的崗位應該是在礦石採集廠進行監督,可是,什麼風又把你吹到我這裡來啦?究竟有什麼事項,請趕快說吧,我這裡,還有一大堆的文件需要審批呢。”

聽到這裡之後,劉劍飛扔下來微笑著也向著谷幽蘭攤了攤手,習慣性地聳了聳肩膀,然後,休息無奈的象谷幽蘭說道:”谷領主,真是不好意思。我剛才,突然見到我的一個弟兄大來的遠程電話,說是他的軍事基地,遭受到一夥來歷不明的土匪的劫掠,情況非常危險,求我前去幫忙。唉,要知道,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我怎麼也不會揀去的。畢竟,這是上班時間,我拿著谷領主的工資,理應在這裡兢兢業業,全神貫注,全力以赴。可是,那一個兄弟,可是我的生死兄弟,曾經,他還救過我的命了。

。 食堂裡的人全都看了過來, 連飯都忘了吃。

陸瀟踩在凳子上,那姿勢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托盤裡的飯菜扣到別人腦袋上。

小胖子嚇得動都不敢動,肩膀微微發抖。

從進冬令營到現在, 陸瀟基本上不怎麼和別人講話, 只除了葉橙。

他看人的時候也沒什麼表情, 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下午訓練的間隙, 小胖子曾經試着和他搭話, 問他期末考試的排名。

陸瀟輕飄飄地掃了他一眼,丟下一句“關你屁事”就走了。

冬令營的人早在私底下嘀咕他一天了,說他凶神惡煞的, 像是隨時要打人的一樣。

這些人在學校的時候都是乖寶寶,但傳播起八卦來一個個都當仁不讓, 很快大家都知道他是十三中的了。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陸瀟會當衆發火, 平時表面和.諧慣了, 曾見過這麼混的小霸王。

一時間紛紛噤聲,沒人敢答他的話。

陸瀟又踢了一腳椅子, 發出咣噹一聲巨響,

“說話啊,怎麼都啞巴了?”

小胖子抖得更厲害了,連桌子都在晃盪。

樑墨雨看了看他們,沉默地低下頭不吱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