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莫均笑道:「三弟那股沖子勁兒,要是真遇着點事,指不定被歹人騙到哪裏去了。」

這時候莫放走了過來道:「二哥又在數落我了罷?有甚麼不能當面說的,非得在背後嚼舌根?」

周氏笑道:「你們兄弟倆真是從小就拌嘴斗舌的,也不膩?」

莫寒聽到這裏,忽地想起,先前自己一直不解的,大哥莫征究竟去了哪裏?這幾日更是半點影子都見不着他。

莫寒忍不住,便即問道:「大哥哪去了?」 「秦董,你別管我……你快走……!快走啊……!我賤命一條,死了也就死了,你就別管了!」倪金雨面色悲慘,視死如歸,大喊道!

他試圖往白若霜的槍口上撞,對白若霜大吼道,「白若霜……有種你就開槍!開槍啊!」

倪金雨這是要激將法,逼白若霜開槍。

他不想拖累秦蒼穹。

寧可自己一死了當。

可。

倪金雨這般視死如歸。

秦蒼穹又怎可能,放任他不管呢。

白若霜說的對。

他的確,太重情誼。

為兄弟,兩肋插刀。

這,是他這一生,最大的弱點。

「哎。」秦蒼穹嘆息一聲。

「冤冤相報何時了。何必呢。」

他倏然抬頭。

望著走廊對面的白若霜。

而後。

他的右手,輕輕一抬。

罡氣,席捲而出……!

內勁外放……!

「轟……!」白若霜整個人,措不及防,只感覺身軀,被一股無形的氣浪掃中。她的嬌軀當場直接被掀飛出去……!!

秦蒼穹一步一步上前。

來到倪金雨身旁。

四周,那群保鏢們面色猙獰,試圖上前動手。

秦蒼穹眼眸一凝。

「滾。」一聲喝,一字之威,瞬間席捲!

「呯、呯、呯……!」那群保鏢們根本來不及抵抗,直接被震飛出去。

他,抬手,搭在倪金雨身上。

「倪兄,以後選老闆,記得要看準一點呢。」秦蒼穹語氣平靜,淡淡提醒道。

這一刻,倪金雨的面色已是無比難看,羞愧難當。

他恨啊!

恨自己,選錯了人。

最後,竟會被白若霜如此要挾,當槍使。

而,就在此時。

不遠處的白若霜,突然顫抖著地上爬起來。

她拾起地上那柄槍,猛地對著秦蒼穹,狠狠一槍開火!

「去死吧!秦蒼穹……!!」白若霜此時,長發凌亂,面色猙獰,手中槍械,瘋狂摁下扳機!

子彈『呯、呯、呯……!』接二連三,朝著秦蒼穹瘋狂爆射而去……!!

這個瘋子,能抵擋住第一個子彈,難不成……還能抵擋住連續數十顆子彈不成?

白若霜此時已經徹底猙獰,瘋狂了。

她要一不做二不休,當場擊殺秦蒼穹這個瘋子!

數十顆子彈,劃破虛空,朝著數十米外的秦蒼穹,暴襲而去……!

全面,前所未有之猙獰!危機!

而,面對那數十顆飛襲而來的子彈。

秦蒼穹,卻只是眼眸微微一凝。

下一秒。

他的右手,輕輕一抬。

『鐺鐺鐺……』無數子彈,被他徒手之力,一顆一顆,齊齊抓住!

剎那間,數十顆子彈,都被他捏在了掌心中。

場面,剎那死寂一片!

在場所有人。

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這?!

徒手之力,直接,捏抓住了……十幾顆射出的子彈?

這??

怎麼可能!

『嘎啦!』秦蒼穹的右手抓著子彈,用力一捏。

無數子彈彈頭,齊齊被捏爆,化為滿手的金屬碎屑。 江南曦和宋顯回到江南曦的家,還是把遇到許文昌的事,告訴了喬伊。

江南曦說:「伊伊,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我覺得許文昌也肯定不好受,你不如見見他,把話說清楚,你們再決定以後該怎麼走。」

喬伊卻搖頭:「我現在見不得他!」

她望著江南曦和宋顯:「喬喬就擺脫你們了,就讓我當幾天逃兵吧。」

兩個人只能答應:「你不用擔心喬喬,我們會照顧好的。」

江南曦說道:「你在唐城,如果遇到什麼事,可以去找我的好朋友林雯,她在唐城第一醫院上班。我還有許多同學,也在唐城,他們都會幫你的!」

唐城是江南曦的傷心地,但也是青春烙印最深的地方。

她回安城之後,和江家以及夜北梟鬧出了那麼多新聞,在唐城的林雯也看到了,費盡周折,找到了江南曦的電話,才和她取得了聯繫。

林雯還邀請江南曦去唐城,被她婉拒了。

她把林雯的電話,給了喬伊,喬伊存在了手機上。

喬伊的情緒比較穩定了,宋顯也就走了,畢竟還有兩個小的,要他去照顧。

他覺得,自己可以改行,做專職奶爸了!

他剛出江南曦的門,就和夜北梟走了個碰對面,兩個人都是一陣錯愕。

夜北梟冷聲問:「你來做什麼?」

宋顯也不示弱:「你又來做什麼?」

夜北梟理直氣壯:「我來看我的女人!你呢?」

「我……你胡說呢吧?你來錯地方了吧?」宋顯絕對不相信,江南曦這麼快就和夜北梟和好了。

說和好也不對,江南曦之前就沒有和夜北梟在一起過!肯定是夜北梟對江南曦死纏爛打!

宋顯有些生氣:「夜總,做事不要格調太低了,強扭的瓜不甜!」

他說著,還擋在了門前,不讓夜北梟進。

夜北梟冷笑一聲:「我倒覺得,挺甜的!」

他說著話,大手扣住了宋顯的肩頭,就要把他甩開。

宋顯也不示弱,扣住了夜北梟的手。兩個人較著勁,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江南曦發現了門口的動靜,走了過來,看到這架勢,連忙喊道:「夜北梟,住手!宋顯,住手!」

在江南曦面前,兩個人都收了手,卻互不服氣。

江南曦說道:「夜北梟,宋顯是我的朋友,你以後對他客氣點!」他可還在給你養著兒子呢。只是這句話,她沒好意思說出來。

夜北梟的臉上瞬間溢出笑意,說道:「好,聽你的!」

他轉頭對宋顯挑挑眉,心說,你明白了吧?

宋顯震驚地望著江南曦:「你,你和他……」

江南曦有些不好意思,點頭:「嗯,我們在一起了!」

她心裡還有些納悶。她昨天不是告訴江小狼了嗎?他沒有告訴宋顯嗎?

她不禁頭疼,估計宋顯被江小狼給坑了。

她對宋顯更不好意思了,無比愧疚:「宋顯,對不起啊!」

宋顯想笑,卻扯扯嘴角,笑得必哭還難看。他知道會有這一天,卻沒有想到,這一天來得這樣快。

看來,他徹底沒有戲了。

他轉身就走,快步到電梯里,江南曦卻追了上來。

電梯一直向下,宋顯一直面對著電梯的門,一張帥氣的臉,緊繃著。

江南曦望著他有些難過。她知道,雖然她一次次拒絕他,可是他一直都沒有放棄希望。 狂風捲起碎石,形成一道道猙獰的惡魔虛影,尖嘯著奔騰在這座彷彿印滿無數世紀辛酸與恥辱的浮空城廢墟上。

「轟隆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