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趙青之外,鬼頭寨太上長老,同樣也是紅衣教之人,正是藉助了紅衣教的幫助,他才能夠得以突破,進階爲先天之境。

是以,這一次行動,有着先天境層次的太上長老和鬼頭寨三號人物趙青的串聯,才致使的鬼頭寨幾乎傾巢而出,並且同意黑虎幫,金山匪等勢力,進駐陰溝嶺,一同設伏的。

很快,鑑寶畫面消失。

通靈寶鑑,判級定品。

仙級上品,七十五刻度。

“七十五刻度了。

距離九十九圓滿,不遠了。”

陳少君眼睛發亮。

頓時毫不停留,繼續開始鑑寶。

很快,第二件寶物被他擺在了面前。

這一次,是一柄大刀。

刀身寬厚,刀長也有五尺,重達百斤,一般人別說使用了,就連擡起來都難。

不過,在陳少君手中,卻也是輕若無物。

靈眼術一掃。

煞氣不重,唯有其中的真氣氣息,顯得有些猛烈。

果然,鑑定之時,一道刀芒衝出,幾乎凝成了實質。

但在無人觀看的情況下,陳少君一身實力可以完全展現,根本沒有絲毫俱意,伸手往前一拍,就將刀芒拍散。

然後如法炮製一般,寶物就被他輕鬆鑑定完畢。

通靈寶鑑,判級定品。

仙級上品,七十八刻度。

然後是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

而疊加符之上的鑑寶進度,也隨着一件件寶物的鑑定出來,緩慢而又鑑定的增加着。

仙級上品,七十九刻度,八十三刻度,八十五刻度,八十八刻度……

一件件寶物被他鑑定而出。

馬車之外,東方白也在陳少君將寶物鑑定完畢之後,順勢開始傳票,然後很快就有一個個人興奮的跑過來,隨後歡天喜地的將自己拿過來的寶物領走。

一番試驗觀察,都十分滿意,莫名對陳少君的鑑寶實力,無比信服了起來。

確實。

經過陳少君鑑定之後。

他們驅使武器之時,再也沒有了原先的那種凝滯感。

也再也不需要如以往一般,因爲捨不得去官府陳兵閣請專門的鑑寶師鑑定,而需要忍受那些兵器原主人的駁雜的真氣氣息和煞氣干擾和折磨,以至於需要花費短則一兩個月,長則半年以上的時間去適應。

而且,就算當真適應之後,也不見得能夠將那些兵器驅使的如臂使指,運轉自如。

因爲,那些煞氣和原主人的真氣氣息始終存在。不會因爲他們的驅使,而消散一空。

這也是爲什麼,很多有錢人,更樂忠於自己親專門的鍛造師,打造趁手的兵器的原因。

因爲,那些兵器,纔是真正屬於自己,能夠被自己發揮出全部威力的趁手兵器。

而經過陳少君的鑑定之後,這些兵器,就相當於他們請專門的鍛造師重新鍛造了一柄新的兵刃一般,對於他們的實力的增長,也是實實在在的。

“仙級上品,九十七刻度了。

快了。

總算,快要圓滿了。

如今差的,就只有一件寶物。

只需要再有一件寶物,這疊加符,就將被我積蓄圓滿。

而我,也隨之能夠藉此,開出一件新的,獨屬於仙級上品圓滿的獎勵來。”

再次將一件寶物鑑定完畢之後,陳少君看着通靈寶鑑之上,因爲疊加符而做出的顯示,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欣喜之色。

爲了將這疊加符充能圓滿,他這段時間,可是努力的很。

孜孜不倦的尋找寶物進行鑑定。

甚至會花費口舌,專門去找人搭話,然後趁着搭話的機會,以妙手空空之術,神不知鬼不覺的從對方的身上收取寶物進行鑑定……

要知道,這妙手空空之術雖然神妙,但他也不是沒有暴露的風險。

一旦暴露。

那可就直接社死了,場景之尷尬,足可讓他的腳趾在地面上摳出一個窟窿。

當然更大的可能,是直接被報官……

期間,他所擔的風險,不可謂不大。

至於之後,發現鬼頭寨紅衣教的陰謀之事,就完全是一場意外了。

本心中,他並不希望有這樣的意外發生。

雖然也正是因爲這場意外,他才能夠得以,有這麼多的寶物進行鑑定。

總之,陳少君在這期間,對於疊加符圓滿,已經產生了執念了。

而此時此刻,疊加符當真快要圓滿了,自然讓他有些激動。

隨後,他就取出了一件寶物。

這是一柄蛇形劍。

所謂蛇形劍,其實就是一種劍身有如靈蛇一般,左右彎曲的長劍。

雖然幅度並不算大,但與傳統的長劍,明顯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這一柄劍,更讓他想起了一個前世小說中的一個江湖人物,金蛇郎君。

這柄劍,外形上與之有些相似。

這蛇形劍的劍身漆黑,因爲煞氣沾染的緣故,有些地方顯得有些殷紅,碧青,長劍兩邊,更有一些磕碰之後所遺留的痕跡,顯然這柄劍,久經征戰。

那一個個磕碰之後的坑洞痕跡,正式它的一個個戰績,徽章。

靈眼術一掃。

煞氣沖天,如陰雲蓋頂。

隱約間,更有一頭靈蛇,在那煞氣之中沉浮,隨着那陰雲欺負,而吐露信子,血紅的眼眸,則如兩個燈籠一般,十分顯眼。

“這劍,好像有些不簡單啊。”

陳少君眉頭微微皺起。

竟沒有從中,發現什麼真氣氣息,反而是在這長劍之上,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妖氣。

“妖氣?

妖?”

陳少君莫名有了幾分不好的聯想。

小心起見。

他沒有像之前一般,直接使用萬靈神解術進行鑑定,而是順手拿出三枚銅錢,往前一甩。

叮噹當!

占卜之術使出。

銅錢隨即落地,卦象生成。

吉!

“還好,沒有超出我的鑑定能力範圍。”

心神微鬆。

萬靈神解術很快就施展而出。

恐怖的精神力,隨即化作一個個精神構造,不斷涌入這蛇形劍之中。

頓時間,如烈火噴油一般,蛇形劍內那恐怖的煞氣,隨即化作沖天的血光,要與陳少君的精神力抗衡起來。

只是,陳少君的精神力太恐怖了,浩浩蕩蕩之間,足可攪動風雲。

這蛇形劍內的煞氣,根本不能撼動分毫,很快就被分化分解,消磨開來,化作一縷縷黑煙。

不過,到了這時,那煞氣中沉浮的蛇形虛影,頓時安耐不住了,迎風而漲之間,竟帶起濤濤氣浪,向着陳少君直衝而來。

那恐怖的煞氣,還有蛇形虛影衝出之時所形成的氣浪,在這一刻竟是令的整個馬車,都隨之晃動了起來。

這般動靜,讓得一直守在外面的東方白一陣心驚,旁邊其他人,也不由側目。

但想到陳少君之前特意提醒,鑑寶之時不能打擾。

是以他們就算擔心,卻也只能按捺下來,一臉緊張的望着馬車,卻不敢進去打擾。

“區區一縷蛇妖殘魂而已。”

陳少君臉色不便,精神力演化長刀,往前一斬。

嗤嗤!

那妖魂虛影,頓時像是遭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一般,被斬成了兩半,隨即很快消散一空。

緊隨其後,那沖天的煞氣,也隨着陳少君的萬靈神解術的分解,迅速消散一空。

如此,鑑寶完成。

蛇形劍表面恢復原樣的同時,鑑寶畫面,也隨之在陳少君腦海中浮現。

“這劍,果然不同尋常。

竟是蛇妖所鑄就的長劍。”

陳少君怔然之間,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