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剛好,可以讓我的鮫肌再吃一點。」

西瓜山河豚鬼也再次拔出了大刀鮫肌,眼睛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

其他人聽到有人來,也沒有任何人表現出緊張情緒,一個個的不是沉默著就是露出興奮的神色。

「你可別現在就將對方的蟲子都殺了,讓它們先傳遞消息給它們的主人再說,讓對方自己過來找我們,不然我們也找不到對方。」

枇杷十藏這時也開口提醒道,他的斬首大刀此刻也是正興奮著呢。

「哼!對方怎麼可能會過來,在明知道是我們的情況下,有幾個人敢過來的?現在的木葉強者可都不在。」

「栗霰串丸說的是!」黑鋤雷牙回頭看了一眼枇杷十藏后說道。

接著便揮動了手中的雷刀·牙,頓時數道雷光閃過,伴隨著雷鳴,周圍的蟲子都瞬間被一閃而過的電流給擊斃了。

「切!」枇杷十藏見狀,有點不爽的扯了下嘴角。

事情解決后,幾人準備再次出發,卻在一瞬間,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陣心悸。

寒毛瞬間豎起,所有人的眼神都變了,來不及交流,但又都很有默契般的同時跳離了原地。

碰!一道劇烈的響聲傳來。

一個龐然大物,墜落在了剛才他們所站的位置。

前面的龐然大物全身都散發著淡淡的橙色光芒,在這黑夜中也能看的清楚。

忍刀七人眾此刻的神情再也不是之前的輕鬆樣子了,都緊張的抬頭望著那龐然大物。

「高層說的須佐能乎?宇智波千幻?」

「不是說對方現在在我們水之國嗎?怎麼會在這裡?」

「是不是搞錯了?」

所以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們眼前看到的須佐能乎,明明今天他們收到消息對方正在追擊他們霧隱奇襲部隊的。

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是得知他們七人要襲擊木葉東部大本營,就特意趕回來的?

不過這倒也是一個機會,他們都知道宇智波千幻才是進攻他們水之國的最強戰力。

如果他們能夠拖住宇智波千幻,那明天的戰爭他們霧隱可以說是百分百能贏。

但是他們七個能拖住對方嗎?

忍刀七人眾的七人都用眼神交流著,現在該是逃還是拖著對方? 前世地球上,從石頭到水泥,具體的有哪些操作,林青山不是很清楚,但有兩道程序肯定是少不了的,那就是破碎和煅燒。

破碎很簡單,不過是將石頭敲碎,而煅燒是有講究的,必須長時間維持上千度的高溫。

一般的爐火是達不到這種效果的,常見的爐子都是低矮開口的,大多數熱量會自然流失。

但鍊鋼的高爐肯定能滿足條件。

林青山打算讓工匠們利用現有的條件先試試。

廢石堆的石材有點像花崗岩,表面呈青灰色,但在石材的斷口,有明顯的灰白色,有點石灰的感覺。

林青山隨意挑選了一些石塊。

他命人取來大鎚,指揮讓工匠們將石材敲打細碎,再送進閑置的高爐,點火封爐,開始煅燒原料。

這個過程需要的時間比較長,只能明天再來看結果。

第二天一早,林青山帶着工匠們來到族地西邊的高爐。

爐火已經熄滅,林青山讓工匠取出昨日放進去的碎石料。

經過長時間高溫煅燒,碎石料模樣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它們的質地不再堅硬,變得鬆散起來,顏色也由青灰色完全轉變成了白色。

林青山心中一喜,這和他前世見過的石灰幾乎一模一樣!

石頭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鈣,碳酸鈣在高溫條件下會還原成氧化鈣,氧化鈣就是石灰,這個道理很簡單。

當然,雖然簡單,但林青山是絕不會跟族人解釋的。

「族長,這就是你想要的東西嗎?」一名工匠開口問道。

「是的,這是石灰。」雖然沒有進一步試驗,但他已經有了較大的把握。

「石灰?這些石灰有什麼用?」另一名工匠發出了心中的疑問。

「它可以幫助我們快速建城堡!」林青山笑着道:「你們都是懂建造的工匠,我希望利用這些石灰,改進現在的建造工藝。」

「族長,我們平時都是用黏土和青磚建造房屋的,這石灰能起到什麼作用?」

「具體我也不知道,所以需要你們來幫忙。」林青山思索了一下,又開口道:「可以試試在黏土中摻入石灰,或河沙之類的,看看效果。」

「你們儘管去嘗試,三天後再來找我彙報進展,如果你們試驗取得成功,重重有賞!」

石灰的粘結效果已經很接近水泥了,林青山給匠人們提點了些思路,剩下的工作就交給了工匠們。

作為族長,不可能什麼都親力親為,不然得活活累死。

不僅如此,一旦有了成果,功勞也會歸結到匠人們身上。

……

次日清晨。

「族長,兩頭海東青已經到了蛻變的瓶頸期。」林常業對林青山道:「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妖獸的成長過程,大體分為三個時期,幼生期、成長期、成熟期。

從幼生期到成長期,或者從成長期到成熟期,都會有一次較大的蛻變。

林氏飼養的兩頭海東青,是海東青中的異種,玉爪海東青。

它們血脈堪比蛟龍,林青山估計這兩頭海東青進入成熟期后,會達到堪比紫府境的層次。

這是它們第一次蛻變。

在此之前它們一直處於幼生期,即便如此,它們的實力已經堪比開元境巔峰了。

最近幾個月來,林氏不惜代價,購買了大量培元丹,餵食兩頭海東青。

今天,它們終於要迎來幼生期到成長期的蛻變了。

可以想像,一旦蛻變成功,兩頭海東青的實力會有一個質的飛躍,到時候,林氏將增加兩頭強大的戰獸。

這等大事,林青山自然得親自去看看。

「走,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兩頭海東青最開始由林青雪負責飼養。

後來個頭長開了,林青雪的小院不再適合飼養。

林青山便讓族人另搭建了一座大棚子,裏邊放了些乾草,作為兩頭海東青的窩巢。

說罷,二人一起往海東青窩巢的方向走去。

片刻后,林青山與大伯到了海東青窩棚前。

此時,已有很多族人圍在了這裏。

自從將海東青遷到窩棚后,族人平時都可以來給它們餵食,這是林青山提的建議,不求族人們與海東青多親近,混個眼熟也好。

對於兩頭海東青,林青山的目標是將它們培養成家族的戰獸,為林氏開疆拓土。

族人們今後免不了與海東青並肩作戰,培養一些感情基礎是很有必要的。

「族長好!」

「常業長老好!」

見到二人到來,圍觀的族人紛紛笑着問好。

在林青山這族長的帶領下,林氏蒸蒸日上,族人們的月俸也是一提再提,大家自然很是愛戴於他。

林常業擔任家族內務長老多年,素來兢兢業業,公平公正,也頗受族人尊敬。

「不用客氣。」林青山對族人們微笑道。

「快讓一讓,族長、長老,你們進來看!」

族人們擠出一條道,林青山與大伯走了進去。

相較於去年年底,兩頭海東青個頭又長大了一截,它們翼展已經超過一丈,站在地上比成人還高。

黑白相間的羽毛如同一層鎧甲覆蓋全身,一雙晶瑩如白玉的爪子內蘊神光,格外顯眼。

此刻,兩頭海東的狀態青看起來有些奇怪。

它們體內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想要爆發,卻使不上勁,時不時有一縷縷青光在它們體表的羽毛上氤氳出來。

武者開真元、凝神識、辟紫府,每突破一個大境界,都需要打破一層枷鎖。

和人類相似,妖獸在進階的時候,也會需要打破一層束縛它們的桎梏。

兩頭海東青現在就處於這種狀態。

「明叔,它們這樣子多久了?」林青山轉頭對站在旁邊的一中年男子問道。

明叔全名林常明,家族安排他專門負責兩頭海東青的日常。

「回族長,大白和小白昨天夜裏開始出現異狀,到現在已經有四五個時辰了!」林常明回道。

林青山思索了片刻,衝擊體內枷鎖對於玉爪海東青來說也不容易,現在是它們進階的緊要關頭,或許應該助它們一臂之力。

「明叔,你拿着我的腰牌,去族庫取些有固本培元之效的靈藥來。」林青山對林常明道。

說罷,從腰間取下代表他族長身份的牌子,交給了林常明。

「好的族長。」林常明接過腰牌,一溜煙似的向族庫所以得公房跑去。

畢竟照顧了兩頭海東青幾個月了,現在它們進階,他比誰都上心。 周詩怡羞的臉頰通紅,將頭埋在他懷裏,心臟碰碰直跳。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外面與李子楓這般親密,儘管兩人已經定了婚,不過周詩怡還是緊張的不行,但也高興的很。因為她能清晰感受的到,李子楓是寵著自己的。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周詩怡並沒有掙扎,反而很是乖巧地靠在李子楓懷裏,不過這一雙眼睛卻仍舊不肯放鬆地滴溜溜地看着四方。

李子楓將她的舉動看在眼裏,伸手捏了下她精緻的鼻子,樂道:「你這樣子就算是一晚上都別想睡着,乖乖把眼睛閉上。」

「我……我不敢,一會有人來就糟糕了。」周詩怡緊張道。

「好吧,不逗你了。你快睡會吧,我在這兒守着你。」李子楓笑着說道,伸手抱起她放在身旁的牆角里,自己往外頭一坐,正好擋住了外面沾滿血跡的院子。

周詩怡自然也發現了李子楓的心思,美眸輕輕望了望李子楓,原來他是故意轉移我的注意力的啊。心裏一陣甜甜的,歪頭試探著靠在李子楓的肩上,又扭頭悄悄地偷看了他一眼,發現李子楓正打了個哈欠,也看向自己,嚇得她做賊似的連忙將目光移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