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地頭蛇嗤笑:「道歉?我打你應該!不打你悲哀!」

幾個小痞子揮舞棍棒,沖向阿星!

咔嚓!

阿星一腳踢斷了砸來的木棍,又轉身旋踢,踢碎了另一根木棍!

第三個小痞子剛攻過來,臉被阿星的右腳擋住,強勁的腳風吹起小痞子的頭髮。

顯然,阿星腳下留情,否則,小痞子的臉會成為漿糊。

林宇故作驚喜:「哇!阿星的腿法太牛了!我跟他學功夫,跟對了!」

一個抱著足球的小痞子,嚇得足球掉落急忙叫喊:「哎!你不要動啊!你說過,不打架的!」

阿星順勢踢中足球,擊飛小痞子。

「我不是來打架滴!我是來踢球滴!」阿星朗聲說著,擺出李小龍的格鬥造型。

頃刻間,達叔的眼睛倏地發亮!

林宇心想,電影劇情即將進入「少林功夫加足球」的階段,不知《萬界燒烤系統》會發布希么樣的任務?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的雷霆權杖,我的雷帝法身……」

林凡驚呼!

雷霆權杖,他不常用,那是因為使用習慣重戟的緣故,但雷帝法身與他的小世界相融,此時,他的小世界缺失了一大塊,至少萬里,林凡深感事情的恐怖與嚴重。

雷主眼神眯起:「小子,為何你會得到我雷族的重寶?在後世,你對我雷族做了什麼?」

葯祖哈哈一笑:「你在未來得到的東西,但此時已經來到此世,雷霆權杖,就在雷主手中,雷帝法身也被他相融,所以,當然是不可能在出現。」

林凡皺眉:「那為何我的《葯神秘典》還在?還刻在我的腦海中?」

「那是因為《葯神秘典》是無形之物,且被父親以印記打入,故而不受時空影響。」葯祖解釋。

「《葯神秘典》都在這小子身上?看來他與我們這些族群都有大因果。」雷主定心,不再殺氣蓬勃,至少從葯祖的表情上就可以知道,面前這小天帝,絕對不是以邪惡手段得到那兩樣東西。

幾人在此,葯祖與雷主都在追問未來之事,其實從話里行間,都能聽出,他二人是想從林凡口中得知關於雷神與葯神的點滴。

但很快他們皆都失望,在未來,好像已經沒有多少人知曉他們的存在,只有最頂尖的那群人能夠得知只鱗片爪。

林凡則是在詢問有關於雷神與葯神的點點滴滴,想要從其中得知道一些線索,從而推測出一些東西。

但每每說到最關鍵處,那些最關鍵的字眼與信息,都會被詭異的力量堵在二人的唇齒之間。

最恐怖的是,這兩人已經是臨神,只差一步就是神祗的大物,都不能抵擋住這種莫測的力量。

但林凡也並非是一無所獲,至少林凡肯定,雷神的消失與葯神攜子出征,應該都是因為用一件事,或者是同一個目標。

且,越聽,林凡越是驚悚。

只因,從葯祖口中得到鼎證,葯神的八個隨他出征的兒子,那時候已經成神!

這就打破了某些他知道的謠言,一世只能一人成神。

而更恐怖的是,九尊神祗一起征戰,最終死掉八人,葯神的八個子嗣盡皆被滅掉,而葯神的神火一直搖曳,已經黯淡到最虛弱的極限,像是隨時都會徹底的熄滅。

但這也是葯祖一直等待的原因,至少證明此時的葯神還未隕。

「我不敢確認我看見的那副畫面時那個紀元之事……但的確看見葯神逆天而戰,最終所有能見的星辰都成灰,大宇宙破滅,只有葯神的鼎墜落。」林凡嘆息,道:「之後通天鼎被我得到,在那一戰中與敵俱滅。」

「那可是父親的神器,不可能毀壞。」葯祖搖頭。

林凡也皺眉。

越想越是覺得通天鼎的毀滅很不正常。

哪怕那時候,通天鼎不能盡展威能,且遺忘了諸多往事與神通,但終究是究極之物,豈會被區區帝境生物毀掉?、

此時越想,越是覺得通天鼎那是有意的退出他的生命,不過多的參與。

「小子,關於你所說的神庭,應該是我的六世孫所為。」

此時,雷主古怪開口,且看向葯祖:「你應該多出去走走,否則就不會一無所知。」

林凡挑眉。

雷主道:「以我十六世孫為首的一群小妖孽混在一起,足有七八人,自稱神庭,我一直以為只是胡鬧,但也任由他們去。」

很快,就不止雷主眼神古怪了。

林凡都嘖嘖稱奇。

只因,此時自稱神主的這個小傢伙,頂天了也就五六歲,但穿著金色的鎧甲,手中更是捏著一柄仿造的雷霆權杖,但鼻直口方,已經可以看出他的不俗。

「這就是後世神主?」林凡哭笑不得。

「正是本神主,你有何事?」

這小傢伙瞥向林凡。

林凡哈哈一笑:「我也是神主。」

「胡說,天上地下,只有我一人才配稱神主,我要與你決戰。」

這小傢伙怒叱,且他打出仿照的權杖,竟然真的噴出尺許的雷霆來。

林凡啞然。

雷主將他隔空攝來,又將他隔空送走。

林凡則是感覺,自己的認知被顛覆了。

日後鼎鼎威名的雷帝,竟然就是這麼個丁點大的小東西。

他一直認為,雷帝就是雷神,因為種種蛛絲馬跡都能得出這個推論,甚至很長時間,他都是以此為線索而去追尋一些東西。

但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以後的神庭會鼎盛到極致,至少攔阻了不止一兩次的天地大劫,殺得大界奔潰。」林凡開口。

雷主道:「那看來,這小東西無心插柳?」

他也很無言。

「叔祖的往事,我已經盡數告知,而且,在他未成神的年代,我們這一族被萬族針對,當然,除了洛神族與葯族,所以他在臨神時,就將我們封到了大淵下,他成神前的種種,我也只是後來得知。」

雷主開口,道:「當他成神后,也很少在族中,常常一人獨行星空,甚至打出這片蒼宇去,像是要追尋什麼,最嚴重的一次是消失了三千年,回來后渾身是血,腳步踉蹌。」

「雷神受創?」林凡驚訝。

「是的,他身上諸多神則流轉,流淌出的污血差點讓我們那顆星球死絕,那肯定是他控制不住自身才造成的後果,事後他很愧疚,還親自為枉死的萬靈送葬。」雷主補充。

「神也有敵……」林凡苦笑。

「但也是那一次他回來痊癒后,掀翻了幾尊神祗遺留的道場,覆滅了很多神祗留下的族群,惹得天怒人怨,而在之後兩千年內,他一直枯坐在一處大淵上,權杖就橫在膝上,像是在鎮守什麼。」、

「大淵?此時還在嗎?」林凡追問。

「在。」葯祖開口,隨後道:「我知道你想要做什麼,但最好別這麼做,那是絕地;就連我與雷主這個層次的生靈,若是一個不慎,都會身死道消。」

林凡蠢蠢欲動,但沒有冒進,仔細思索。

「其實上,外界傳言叔祖隕落,但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雷主繼續開口,道:「他消失前夜,向我傳訊,說的是他入深淵一探,但就此沒有回來。」

「兩位前輩,可敢前往深淵一探?」

林凡起身,他向葯族及雷主笑著。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熱門吧更新速度最快。 規律性的鍵盤敲擊聲,在燈火通明的攝影棚內響個不停。

除了幾名正在回收道具的工作人員,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監視器前的那道身影上。間隔幾秒就要往遲丹楓所在的方向看上一眼,互相交談時,也會將嗓音刻意壓低。

幾張桌椅和零食搭成的臨時休息處中,少女門和2PM的成員們中間用桌子隔開,分別坐在兩側。

海歸派的Tiffany和鄭秀妍兩人坐在一起,與她們對面的玉澤演聊著天,從她們臉上的笑容來看,氣氛還算融洽。尼坤時不常會來插上兩句話,與玉澤演打鬧一番,再做出幾個搞怪的表情,逗得Tiffany露出彎彎的笑眼。

金泰妍早在拍攝廣告時就耗盡了電量,坐在椅子上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身體東倒西歪的左右搖晃。鄰座的鄭秀妍幾次將身體前傾,臉拍向桌面的她擋住,最後乾脆摟住她的肩膀,讓她將頭靠在了自己肩上。

金泰妍身側的林允兒幾人情況也和她差不多,雖然拍攝完成後仗著精力旺盛玩鬧了一陣,但如今幾人也都消耗完了過剩的能量,排成一橫排,趴在桌面上沉沉睡去。

這整齊的陣型到了長桌末尾,才被翻看著書本的徐珠賢打破。

筆尖摩擦紙張的聲音被Tiffany那邊的笑聲掩蓋,手握棗紅色鋼筆的她,正不斷在身前的活頁筆記上書寫著什麼。

突然,趴在她身側熟睡的林允兒抖動了一下,搭在她肩膀上的薄外套頓時滑落到了椅子上。失去了外套遮蓋的林允兒在空調的嗚嗚聲中縮了縮肩膀,嗓中擠出幾聲不滿的輕哼。

徐珠賢見狀放下筆,伸手把筆記本上方的課本翻到新的一頁,然後將一枚隱隱表面有些油亮的木質書籤,卡在了書頁中間。

起身拿起滑落的薄外套展開,正打算給林允兒重新蓋上,她皓腕上的一抹亮銀色卻突然吸引了徐珠賢的注意——樸素的手鏈在林允兒的手腕上繞了兩圈還略顯寬鬆,最底下的一圈貼在林允兒的唇邊,雪花狀的裝飾則剛好垂落在她手腕內側的橫紋處。

「嗯?好像沒見過啊,新買的?」

…….

攝影棚的出口處,金岷浩背靠牆壁,不時探身看向休息處中的少女們,觀察著她們一舉一動的同時,也在留意2PM成員的動向。

一枚狀若彈殼的銅黃色打火機被他握在掌心,拇指按住外套筒上下推動,蓋住棉線的頂蓋便會通過一根連桿的牽引不斷開合。

稍靠房間內側,一名看上去約摸三十多歲的男子不斷撫摸著褲兜上的方形凸起,喉頭微動,每次吞咽都跟著頂蓋的開啟和關閉,嘴巴好像乾咳的魚一樣不斷開合。烏黑的頭髮簡單做了髮型,鬢角的頭髮略微禿進去一些。寬鬆的圓領襯衫穿在對方身上緊繃繃的,金岷浩站在他身旁都被襯托的有些瘦小。

「我說岷浩,在室內又抽不了,你能不能別拿它出來勾人癮頭了。」他突然開口說道,聲音瓮聲瓮氣的,「打算抽的話就一起出去,趕緊抽一支進來了。」

「等善希她回來的,我現在分不開身。」金岷浩下推套筒關上頂蓋,將打火機放進衣兜,回頭用審視的目光在對方身上上下打量,「而且你不是戒了么,現在每天跟著你手下的藝人一起運動。」

看到金岷浩收起打火機,對方徘徊在衣兜附近的手才收回來。似乎是在惋惜這一支沒有抽上,對方撓撓下巴,吧唧吧唧嘴,瞥了眼金岷浩放置打火機的衣兜,從自己里掏出一包口香糖,拋給金岷浩一條后,又拆開一條扔進自己嘴裡。

「那也得分時候啊,我現在一個星期也就一包。」

「最好一包也少抽吧,我在冬天都被孩子們練出來了。」

金岷浩嚼著口香糖,身體彷彿置身於寒風中一樣抖了抖,「非讓我散了煙味再上車,還說什麼有羽絨服吸味道散不盡,讓我脫了吹風。這大冬天的,哪怕給我身絨衣也好啊。」

「你是太寵藝人了,要我說該訓訓該罵罵才對。」

對方雙手插在幾乎與肩同寬的腰間,下巴像是在嚼沒煮爛的牛肉一樣不斷活動,

「你看俊秀他們,節目上敢趁我睡著的時候,順了我的錢包和車,去KTV、夜店以及路邊攤消費玩。私下裡也關係不錯,經常一起運動之類的。」

話到這裡停頓了一下,他轉頭瞥了眼休息處的方向,「」

「你們那邊有收到這樣的消息嗎?」

「….嗯,我們也收到了上面這樣的指示沒錯。」

書閱屋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