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情況,他指定是沒法不管的,只好湊了過去,一會安慰這個,一會哄哄那個。

那叫一個手忙腳亂。

…………… 夜北梟的關注點,在江小狼的身體上,這讓江南曦心頭很暖。

她解釋道:「小狼從兩歲的時候,他就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特殊。我當時就給他檢查了身體,他沒有任何異樣,身體發育也完全正常。只要他的手不和別人的身體接觸,他就不會看到別人的未來。而且墨先生給他用特殊材料,製作了一副手套,必要的時候,他可以戴手套的。」

夜北梟驀地想起,第一次見江小狼的時候,高子羨就是對他的手套非常好奇。而他也看了那副手套,當時他卻沒有想到,眼前的小不點,會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他當時只覺得江小狼有點眼熟,卻沒有想到,他和自己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而他也想不到,自己會有一個兒子,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和江小狼相認!

現在想起來,他都有些追悔莫及!

他望着江小狼,有些愧疚地問道:「你當時看到了什麼?你當時就知道我是你的爸爸?」

江小狼有些得意地笑了:「嗯。你還記得嗎?我當時故意讓你看我的手套,我其實是故意摸你的手。但是我看不到你的未來,我也看不到媽媽的。所以,我覺得你肯定是我爸爸!」

夜北梟在江小狼的小屁股上揉了一把:「你當時為什麼不提醒我?」

江小狼撇撇嘴:「我討厭那隻鸚鵡!」

「鸚鵡?」

江南曦噗嗤一笑:「他說的是高子羨,他有點話嘮。」

夜北梟明白了,說道:「子羨是個好孩子,心思單純,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他對我說過,他很喜歡你,所以,你也不要和他有什麼隔閡。」

江小狼撇撇嘴,沒說話。

江南曦問道:「你剛才說,你爺爺吃紙灰,是怎麼回事?」

江小狼說:「剛才上樓的時候,爺爺牽了我的手,我就看到,他在睡覺的時候,一個老女人,把一張畫着奇怪的符號的黃色的紙,點燃燒成了灰,放在爺爺的牛奶中。爺爺喝了牛奶,就睡覺了!」

江南曦和夜北梟對視一眼,兩個人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但是他們能猜到,能靠近夜遠山,並且在他的牛奶里動手腳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劉敏華。

她燒黃色的符紙做什麼?難道是她要搞什麼歪門邪道?她到底要做什麼?

夜北梟雖然是痛恨夜遠山的無情無義,但是夜遠山畢竟是他的親生父親,他也不能看着他被劉敏華給害了!

因此,他說道:「你們在家裏休息,我回去看看。」

如果劉敏華敢到什麼鬼,他絕對不會放過她!

江南曦說道:「你一個人回去,恐怕會打草驚蛇。這樣,我們一家三口都回去,就說回去談婚事的。你爸爸走的時候,我感覺他態度不是那麼強硬了,所以,我們趁熱打鐵。」

夜北梟點頭:「也好。」

但是,他還是打電話,給自己留在老宅的人,問他們劉敏華最近這段時間,可有什麼異常的舉動。

那人告訴夜北梟說,劉敏華過幾天就會出一趟門。他曾經跟蹤過她,但是每次都跟丟了,因此也不知道她去做什麼。

其餘時間,她就在家裏,陪着老爺子,倒也沒有什麼事。

夜北梟蹙眉,罵了一聲廢物。讓他不要再跟蹤,有什麼情況,及時彙報就好! 聽著這些消息。

在場的每個人,面色…逐漸凝固!

這,這他嗎…

事情似乎,鬧大了啊!

整個錢江城,都被神秘隊伍,給包圍了…?!

而且,人數比他們還多?

還是全副武裝…?!

這你媽,消息一個比一個驚悚!

全場,逐漸死寂!

「也許,呵呵……也許是路過的呢…」

有人乾笑著,說了一聲。

但,誰都沒開口。

而,很快。

電話內的消息。

讓全場人的心,都沉進了深淵…

「對方,根本不讓放行…」

這,是要封鎖錢江城啊!

要對付誰。

簡直,不言而喻!!

……

寧家,宅院內。

此刻。

秦小鯉看起來,還有些悶悶不樂。

不過…

祝思源目前,已經脫離了危險,清醒了過來。

這,讓她鬆了口氣。

在醫院陪了一下午。

等一會,還準備過去一趟。

而,此刻。

早上。

餐廳內。

秦蒼穹享用著早餐。

「小心點。」

他探出手,給女兒擦了擦嘴角,那無意間沾上去的米粒。

而,很快。

早餐享用完畢。

秦小鯉衝進卧室,整理著書包。

而,此刻。

一旁,花木蘭俏臉神色恭敬。

「先生,網已布下。」

她的語氣,極為平靜彙報。

秦蒼穹淡淡點頭。

彷彿,這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小事。

「讓那五族,準備好棺材。」

「待明日一早,時辰剛好,我送他們一程。」

聞言。

花木蘭俏臉恭敬,「那些棺木,已經準備好了,馬上就會送去。」

「以及……」

她指尖一點,桌上…赫然多出了數張紙。

每一張,都蓋著紅印章。

赫然,是墓地產權證…!!

這,簡直…

是殺人誅心!

……

別墅內。

此刻,到處都是摔壞的傢具,瓷器。

一片廢墟中。

林雅面色慘白,緩緩走來。

看起來,就像孤魂野鬼一般,凄凄慘慘。

而,此刻。

她緩緩坐在了梳妝台前。

擦拭了下浮灰。

看著鏡子內,面色慘白,仿若女鬼的自己。

林雅怔怔出神。

就在這時。

咔…

抽屜間。

一張紙,緩緩飄落。

林雅一愣,撿了起來…

唰!!

她的面色,瞬間慘白無比!

無盡的驚恐浮現!

這,是一張…墓地產權證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