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嗷嗷嗷,落落小可愛叫他哥哥了!沉浸在興奮中的君瑾離完全沒聽到楚冰落後面說了什麼,在那邊笑的一臉蕩漾。

雲止寒在聽到那聲瑾離哥哥后感覺五味雜陳,酸痛苦辣咸都佔了,搞不清為何,暴力的拉過楚冰落的胳膊,面無表情的說,

「他和為師年紀一樣大,你應該叫他叔叔。」

楚冰落在君瑾離出現的時候就知道君瑾瑜沒事了,聽完師父的話居然仔細思索起來,越想越有道理,最終決定接受師父的建議,朝君瑾離咧嘴一笑。

「離叔叔!」

早在雲止寒那句話說出來他就知道要不好,看到小落落對她咧嘴笑他就知道要完,果然!

雲止寒一聽嘴角勾起,這才對嘛!

「小落落,你這麼叫是不對的,你看你喊我妹妹瑜姐姐,那我不應該是離哥哥?」

最後哥哥那兩個字咬的及重。

「那不一樣,瑜姐姐一百歲,你兩百歲,而且你是師父好友,嗯……是長輩!」

楚冰落覺得自己的邏輯對極了,說完還點了點頭。

君瑾離覺得自己被她說服了,不過叔叔聽起來比哥哥要老很多啊,都怪老寒!

雲止寒聽到楚冰落後面的解釋感覺怪怪的,卻又找不出錯處,想不通也不再思索。

可憐的水寒尊者未來某一刻對今時今日的糾正後悔的要死。

走之前楚冰落跑到金毛獅屍體跟前把妖獸晶挖了出來,八級,目前她可殺不死。

撕裂空間畢竟耗費靈力,雲止寒和君瑾離需要時間恢復,楚冰落也需要時間養傷,三人一起上了飛舟。

「小瑜,我們找到小落落了,她沒事,你自己回來也要注意安全。」

正在回魔殿路上的君瑾瑜收到自家哥哥的傳訊心裏大石頭終於落地,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晚上六時,正值下班峰期。

長長街道上車水馬龍、燈火輝煌,耳邊時不時響起尖銳的鳴笛響。

遠處,吊在半空中的軌道電車呼嘯而過,燈光里是一片片的影影幢幢。

椎名伊織和宮原渚並肩走在街上。

一個打開手機點着銀行賬戶里的錢,一個揣著小兜,小臉看似漫不經心的別過頭往四處看。

時不時偷瞥一眼身邊的男人,指尖摩挲貼在掌心的創可貼。

心跳仍未平復到正常水準。

這傢伙,真是的。

總是這麼輕易的撩一下,又把別人甩開。

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緊張的話,不就看起來像傻瓜一樣么!

宮原渚輕輕咬着唇瓣。

一言不發。

這回,一定要讓他先開口!

等到進了丸井百貨,椎名伊織熟門熟路的領着宮原渚進了三樓廚電區。

目光也從銀行餘額上抽離。

熟悉得像是回了家一樣。

「以後再來的時候,不要看一樓的推銷產品。」椎名伊織指一指樓下打着低價折扣的各類傢具,「這些人有不少都是臨時經營牌,不靠譜。」

「三樓賣廚電傢具,二樓是零食日常用品,這邊比網上買便宜一點,不過最好還是去小百貨……」

宮原渚聽到椎名的聲音,連他說什麼都沒管,心中乍然驚喜。

哼哼!

區區伊織,還不是臣服在我石榴裙下。

即便只是讓他先開口,也是從無到有的第一次勝利!

渚醬大勝利!

這麼樂觀的抱着阿Q心態想着,連帶聲音都變得愉悅了幾分:

「鍋就是在這裏買的嗎?」

「沒錯,以後要好好記住。」

椎名伊織的步伐像老頭子一樣慢悠悠的,一邊說一邊往四處看價格標籤。

正以過來人的身份指點着,椎名伊織看見一款性價比好像不錯的鏟子。

「渚醬喜歡吃煎蛋卷?」

「不啊,我是只會做那個。」

宮原一邊說着,一邊順着椎名的目光把那鏟子拿起來。

「你眼光還挺准嘛。」

椎名伊織看了眼從一排架子中間,將自己相中的那根鏟子取出的宮原渚,隨口誇了一句。

「哼~」

「伊織的心思,一眼就能看穿了。」

尾巴都像要翹起來。

宮原渚毫不在意,只是拿起那鏟子在手裏掂量。

稍微有些壓手。

不過,對她而言算是剛好。

「渚醬的讀心術是那什麼嗎?」椎名伊織回憶著記憶中的名詞,「血脈天賦?」

「那是什麼?當我是哪裏飛出來的巨龍嗎?」

宮原渚翻了個好看的白眼,把鏟子扔進自己拎出來的拖拽筐里。

「而且,都說了不是讀心術。」

「總之很神奇不是嗎?」

椎名伊織也試着像宮原渚那樣,在她臉上盯了一會兒,卻只能看到女孩澄澈的眸子,嘟起來想吹口哨卻怎麼吹不出聲的晶瑩小嘴。

目光也逐漸順着重力下移。

最終,沒看出渚醬的心思,反倒把自己的心思看透了。

嗯,我原來是**的那一派嗎?

「去死吧你!」

宮原渚突然抱胸,腳底下用力踢他小腿,臉色紅紅的後退好幾步。

「再說,在高中生里我的已經很大了!笨蛋伊織!」

「是嗎?」

產生了世俗慾望的椎名伊織內心自我反思,口中則不自覺的說出真話。

「這麼看來,這一屆高中生的發育情況不太行。」

「經濟衰退對國家整體大環境影響,果然還是很大的。」

「西內!(受死)」

「好疼好疼好疼……」

「笨蛋伊織!」

「是、是~」

兩人逗了一陣子,最終以椎名伊織尿遁敗退結束。

丸井這邊說是百貨,實際上可能是限於地租的原因,規模都不算太大,連帶着廁所隔間都相對較少,一排過去只有三個小便池。

椎名伊織今天一整個白天都沒去過洗手間,不過大概是因為腎好膀胱壯,直到現在才起了幾分尿意。

進了廁所,就開始解鬆緊帶。

跟在他後面,又進來了一個面貌兇惡、身材壯實,穿着一身筆挺黑色西裝,約莫比椎名還高了一個頭的男人。

丑壯丑壯的。

走過來,看到椎名的臉,他先是愣了一下,而後嘴角一咧,大步走到他旁邊的池子開始解褲腰帶。

中間,因為椎名的短褲鬆緊帶被系死,他又沒有留指甲的習慣,摳了好半天才終於解開。

此時隔壁的壯漢已經開始放水。

「吱吱吱——」

水流擊打瓷壁,發出一陣陣激響。

一邊放水,他還一邊裝作不經意的往椎名的方向瞥。

男人嘛,在顏值方向受到了打擊,就總會想着從其他方面給自己找回場子。

椎名伊織則沒太注意,也脫下褲子開始放水。

「嘩啦——」

像是下了傾盆大雨。

旁邊一身西裝的丑壯男人聽到聲音先是一怔,而後下意識的低頭瞥過去。

「嘶!」

大眼珠子都差點從眼眶裏瞪出來。

「吱吱吱——嘎吱!」

水流聲半路崩殂。

硬生生被打擊得憋回去了。

此子竟恐怖如斯。

但是,這種時候,反應越大越尷尬。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