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過就他所知,追風鳥雖然對情報感興趣,卻並不會將知道的所有都發出去。

比如在遊戲中發現有誰濫殺無辜,她會在半小時內發布消息;

如果發現身邊的人有什麼難以啟齒的小秘密,她卻會守口如瓶。

畢竟不是誰都喜歡分享自己隱私的。

正是這種有底線的職業標準,讓追風鳥在玩家中聲望很高。

這一世,安然提前改變凌霄宗收人標準,並且每天用傳送符觀察十萬公里內的情景,準確找到包括追風鳥在內十餘名潛力玩家。

然後再制定計劃,以追風鳥為突破口,將凌霄宗的名號打出去。

現在,由安然利用超前的知識,為追風鳥激活主線任務。

鉤軟餌香,不怕玩家不上鉤。

終於走到一處城鎮,安然笑道:「好啦,追風師妹,我們到了,不過天色暗淡,不如休息一晚,再做打算。」 第661章

羅妃兒說完回頭看着陳天選,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

在陳天選臉上,絲毫沒看出來。

逃跑是什麼。

洞口裏,那吼聲還在繼續。

鋪天蓋地,山林都在顫抖。

唐明傑也看傻眼了,這陳天選是瘋了嗎?

這還不逃!

不過,就在唐明傑的電話打回唐門的時候,唐門那邊也很快有了回應。

一句回應,讓唐明傑內心之中炸開波瀾。

「別着急,唐門的人,已經來了!」

記住網址et

「包括斷臂帝,也讓他來了。」

斷臂帝都來了。

唐明傑早在多年前,就聽聞過斷臂帝的厲害。那個傢伙,可是唐門的頂級高手。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聽聞他之所以在唐門,會和唐門一起前往永夜之地,只因為大夏之內,他無敵手。

也是因為斷臂,唐家的人才能在永夜之地披荊斬棘。

很快,山谷里便能感覺到有強大的氣息,正在靠近。

羅妃兒見狀,對陳天選說道:「有人還在靠近,看來唐家也不想讓你帶走藍蓮花。」

現在情況焦灼,內憂外患。

就連羅妃兒也罵道:「這個什麼狗屁唐家,根本沒想把藍蓮花給你。出爾反爾,真不是東西。」

倒是陳天選,很淡定。

大家族之中,爾虞我詐太正常。

不過,他依舊能在通往唐家後山的道路上,感覺到一股氣息。

那是,斷臂的氣息。

那個人的強大,毋庸置疑。

而且,是造成白兔這樣傷害,最重要的一個人。

當時他差點就要將白兔徹底打死。

陳天選很恨,但他更知道,一切事情要步步為營。

斷臂的實力尚且不清楚,他不能輕舉妄動。

現在前狼后虎,陳天選必須要想一個辦法,技能拿到藍蓮花,又能躲開斷臂的追蹤。

等治好白兔,再和他清算這一切。

眼看着斷臂一步步的逼近,陳天選突然做出一個決定。

朝着山洞深處,直接走去。

羅妃兒看着一幕,傻眼了:「你做什麼?不想反抗,不想救你朋友,要直接送死?」

陳天選硬著頭皮,迎著狂吼,直接朝山洞裏走去。

他眼神無比堅毅,說:「羅妃兒,你回去吧。你是羅老的孫女,他們不會為難你!」

語畢,陳天選徑直朝着山洞裏去。

頭也不回。

羅妃兒楞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

那洞口的吼聲,越來越大,像是要把這個世界都吃下去。

陳天選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走進山洞,冥冥之中,就感覺有一股力量在指引着他來。

「混賬。」

羅妃兒跺跺腳,又說:「本小姐才不怕。」

語畢,羅妃兒也跟上去。

很快,在山洞門口。

唐門一行人已經到了。

斷臂站在山洞門口,抬頭看着唐明傑,說:「這麼怕?」

唐明傑本來站在遠處,此時又看到斷臂帝,急忙跑過來,說:「斷臂帝,您來了,我們自然不怕了。」

斷臂帝輕哼一聲,說:「不過是一隻永夜之地的凶獸而已,看你們怕成這樣。」

唐明傑擦擦汗,忙說:「斷臂帝,您看……藍蓮花還在陳天選手裏,要不,您幫我們拿回來?」

斷臂帝嗤嗤一笑。

「不着急。」

「沒想到陳天選這麼怕,既然他這麼害怕躲着我進去山洞。那,我就守在門口。我倒要看看,陳天選能在裏面待多久。」

唐明傑一想也笑着,說:「那凶獸可不一般,估計待會陳天選被吃得乾乾淨淨。哈哈哈,不過也是,畢竟陳天選是帝宮面前的紅人,他如果被凶獸吃掉,那不是一石二鳥,我們也不用和帝宮交代。」

斷臂帝冷哼一聲,似乎根本不在乎這些。各位大佬,月底能不能均訂破千,就看大家的支持了,想不想下個月每天八千字更新,讓小弟做夢都想着碼字,就看你們的了。

有沒有土豪,助力一波,不要三百萬,一百萬就好,讓我感受一下百萬打賞的魅力。

《娛樂從搶流量開始》各位大佬求訂閱 降香很快就備好幾樣禮物,帶着艾葉和兩名宮女一同給三公主沐挽雪送禮去了。

雲拂曉在降香送禮物過去后,也沒有想到三公主沐挽雪會過來,她也沒有專門梳妝打扮準備會面。

她就穿着半新的圓領褙子陪着南宮珩和雙胞胎玩,卻不想送禮是艾葉先一步回來稟報,說三公主等下就過來向皇後娘娘請安。

雲拂曉聽了艾葉的稟報,怔了怔,一下子回不過神來,最後還是南宮珩搖着她的手,滿臉喜悅的叫道把她驚醒,「母后,母后,妹妹對我笑了。」

「喲,還真的是,看來妹妹很喜歡和哥哥玩哦,你記住以後要好好照顧妹妹和弟弟哦。」雲拂曉低頭一看,頓時笑了,她摸著南宮珩柔順的頭髮,適時的進行兄弟兄妹之間的感情教育,她真的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陷入皇位之爭,到時候拼個你死我活,她真的不想看到。

「恩,我當哥哥的一定會照顧妹妹的,恩,還有弟弟。」在雲拂曉一瞬不瞬的瞪視下,南宮珩不是很願意的加上弟弟。

但是他在心裏可是很鄙視弟弟的,身為男子漢,不是應該照顧妹妹嗎?怎麼還要他照顧,真嬌氣,這些可是南宮擎一直教導他的,他當然一切都按照南宮擎說的去做了。

如果雲拂曉知道他心裏的想法估計哭笑不得。

「乖,那你在這裏陪妹妹和弟弟玩一會,母后招待一個客人,等下再來陪你玩好嗎?」雲拂曉低頭在南宮擎的額頭和臉頰分別都親了親,很溫柔的和他商量。

「嗯,好吧。」南宮珩雖然不是很願意,但是還是很聽話的點頭,不過他有點不甘的追着說了一句,「母后要快點回來哦。」

「好的,母後會快點回來的。」雲拂曉抱了抱他,才放開他,順便也在雙胞胎臉上都親了親才離開。

在離開之前,她交代紫蘇和綠蘿照顧好他們幾個,她才帶着蘇葉往外走。

她先進了寢室換了一件會客的新衣裳,稍微綰緊了髮絲,插上兩支閃亮的金剛鑽髮釵,和一朵粉色的絹花,就去了會客的花廳。

因為南宮珩他們就在暖閣裏面,所以她只能改為在花廳招待三公主了。

沒一會外面就傳來通報聲,接着降香就請了三公主沐挽雪進來。

雲拂曉在沐挽雪進來的時候站了起來,微笑着向沐挽雪點頭,「三公主我們又見面了。快請坐。」

雲拂曉說完轉頭像旁邊的李蘭吩咐一句,奉茶。

「皇後娘娘有禮。「三公主沐挽雪一改之前的倨傲,很客氣的向雲拂曉行了一個禮。

雲拂曉微詫,她上前一步挽起三公主,「三公主快請起,我們又不是什麼陌生人,你怎麼那麼見外?」

按照份位,雲拂曉守她一禮也不算什麼,但是一想到還昏迷中的五皇子需要她手中的藥材,雲拂曉就不好意思受她的禮了。

打好關係才是,怎麼可能端起架子高高在上呢。

三公主隨着雲拂曉的動作站直身子,神情分外凝重的看着雲拂曉說道,「請娘娘幫我。」 當鄭奇事將骰盅掀開的時候,場間登時響起一陣嘩然聲!

眾人本以為霍格思的點數已經是最小的了,畢竟總共只有五個骰子,能搖出五個一點,着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鄭奇事不愧是賭王!

只見,鄭奇事竟將五個骰子搖晃成了一摞!

五個骰子疊羅漢似的,只有壓在最上面的一個骰子顯露出了點數。

而這個骰子,正是一點無疑!

鄭奇事,竟將五個骰子,加在一起,搖晃成了一點!

這是何等樣的賭術?

「賭王就是賭王,這份實力,令人嘆為觀止啊!」

「五個骰子,加在一起才有一點,別說搖了,咱這腦袋,想也想不出這法子來啊。」

「真牛啊!」

周圍眾人驚嘆連連,霍格思和宋諍等人對鄭奇事也是欽佩之至。

「鄭先生果然厲害,只可惜這樣的手法,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